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灵异 > 魂运

更新时间:2019-10-04 13:27:25

魂运 已完结

魂运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爱吃窝窝头 分类:灵异 主角:孙坤冯彤彤

小说主人公是孙坤冯彤彤的小说叫做《魂运》,是作者爱吃窝窝头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护士手中的婴儿只有一根筷子长,可沾着黏糊糊的血水的头发都比身子长两倍,长长的头发被血水黏在一起,像是扎的一条鞭子,垂在手中,还在往地下滴血水。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只眼睛血红血红的,另一只眼睛却是惨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魂运 第7章怪梦 免费试读

中年警察离开了。

啪!

这回这一巴掌可不是拍在桌子上了,这回是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我的脸上。

这......警察打人?

我孙坤从小到大是不喜欢惹事,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我的手虽然被拷在了椅子上,但是腿却没有被固定住,本来我就是蒙冤受屈,心里一肚子火气,这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就仿佛炸药点燃了引信,几乎是同一时刻,我的脚就飞起蹬向了对方的肚皮。

啪!

这不是我的脚面蹬在他肚皮上的声响。

啪—滋滋!

审讯室里的灯忽闪忽灭,一下两下三下,刷啦一下审讯室里突然就陷入了黑暗,而我却蹬了个空。

“啊......啊......啊啊......”

黑暗中,小警察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彻斯底里地哀嚎出声。

“沈书浩,沈书浩,你怎么了?”

可以听得出来,那个年轻的女警察也有些慌了,原来那个小年轻叫沈书浩。

咚咚咚,咚咚咚......彭!

审讯室的门被撞了开来,三五个人一窝蜂似的拥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呲—

审讯室的灯恢复了原来的亮度,太晃眼了,我暗骂一声,不得不又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见了沈书浩的侧脸,他的嘴里正往外吐着白沫,一双眼瞪大向上翻着只露着眼白,还有,在他被抬起来的那一刻,我看见了他的脖子上,竟然有两个漆黑漆黑的小爪印......那是......什么?

空气终于安静下来,沈书浩的同事们七手八脚地将他抬了出去,唯独剩下那个女警察收拾着桌子上的文案,她将文件用左手抱在怀里,伸出右手摸到了门把手。

“喂!”

我喊道。

她也停下了脚步。

“可以的话,帮我问问,蒋怀银死的时候,脖子上是不是有两道淤青。”

她没有回答,开门走了出去。

“爸爸。”

伴随着门关上的声响,突兀的三个字儿响彻我的耳畔,那么近那么近,我几乎能感觉到耳边的寒气,寒毛从上到下一根根得竖了起来,我猛得回头看去,身后什么都没有,可再一回头,一个小孩竟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坐在审讯的桌案上,双手摁压着桌案,一双小腿来回晃荡。

“爸爸。”

他笑了起来,惨白的小脸有巴掌大小,他一笑,嘴角就溢出了血丝,只见他张开了双手,朝着我猛扑而来。

“啊!”

椅子在地面上划出刺耳的声响,我无处躲闪,只得猛得闭上了眼睛。

过了半晌,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已经是空空如也,左顾右盼地看了一圈,我自己竟是毫发无损,脑袋里绷紧的那根弦终于慢慢慢地松弛了下来,我的身体也好像是漏了气的气球一般瘫软在椅背上。审讯室的灯熄灭了,一切又恢复了黑暗,我的大脑就在这黑暗中逐渐失去了运转,我睡着了。

“爸爸,爸爸。”

我的身体被什么所晃动着。

“爸爸,爸爸。”

我猛得站起身来,发现自己竟然脱离了手铐的控制,而在自己地身侧,那个孩子正拽着我地衣角,我的面前有一个女警察,准确的说,是我身子底下的身体面前,我与自己的躯壳分开了?

女警察对我的躯壳说着什么,打开了我的手铐,而我的躯壳也站起了身来,紧随其后,她的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我那躯壳木讷地点着头,他们开了门走了出去,来不及讶异,我身侧的小孩一蹦一跳地追了上去,还冲着我招了招手,于是我也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得往前走着,有个人路过还和女警察耳语了一番,目睹“他们”走出了派出所,小孩撒腿跑了起来,他跳起来抓住了女警察的帽子,丢在了马路上,女警察摸了摸头顶,嘟了嘟嘴,小跑上马路准备把帽子捡起来,而就在她蹲下身的那一刻,小孩肆无忌怛的大笑起来。

一辆小卡车飞驰而来,将她卷进了车轮底下,一瞬间血肉横飞。

“不!”

我大喊出声,睁开眼来,面前的女警察给我解开了手铐。

“你可以回去了。”

她这样说道。

我怔怔的点了点头。

“如果你不是犯,我为沈书浩的莽撞向你道歉,但你仍然有很大的嫌疑。”

我仍然没有回过神来,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境吗?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你送回你的住处。”

“谢谢,谢谢。”

我下意识地附和着她说的话。

“走吧,我的车技很一般哦。”

她转身向门口走去,我紧跟上去,心中不免有些惴惴。

我跟在她的身后,只见迎面而来的,另一个和她一般大的女孩停在了她的身边,附在了她的耳边轻声耳语了几句,这才和我插肩而过,这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剧本一样按部就班。

“哎......”

我刚想开口说话,她人儿已经走出了大门口。我赶紧追了上去,冲在她前面将她的帽子扯了下来。

“干什么啊?你?”

她柳眉倒竖,对我的行为十分不解。即刻伸手去抢,我连忙躲闪,一来二去,我竟失手把她的帽子甩了出去,也不知为什么,那股力道竟把她的帽子带到了马路上,我伸手去抓她的手臂,她猛得挣脱开来,跑上了马路。

“别去!”

我大吼一声,追了上去。

嘀—

我脚下猛得发力,将她狠狠得扑到在地。就在我们面前,一辆小卡车疾驰而过,把那顶警帽压成了片状的“布饼”

我连忙将她拉了起来,拽着她回到了路边。

“你到底怎么回事?你懂不懂交通规则,真不知道你这种人是怎么当上警察的。一个帽子比命还重要吗?”

她低着脑袋半天没说一句话,而后她好像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杏眼圆瞪。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的帽子被不好的东西惦记了,好了不要问了,我现在头疼的很,行行好,我坐你们的车把我送回去吧,这鬼地方我可待够了。”

我看着西边的太阳懊恼不已。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