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灵异 > 葬尸人

更新时间:2019-04-09 16:15:37

葬尸人 已完结

葬尸人

来源:追书云 作者:血糕 分类:灵异 主角:李天赐秦雪

主角是李天赐秦雪的书名叫《葬尸人》,本小说的作者是血糕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叫李天赐,因为贪财,十八岁那年挖开了一座阴坟,从此怨气缠身不得安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葬尸人 第十六章 婴儿啼哭声 免费试读

听到我这话之后,李虎喝奶茶的动作猛地一滞,抬起头来看着我,我明显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些许的慌乱。不过,那丝慌乱之色并没有持续太久,李虎再度恢复了平静。

“她不该逼我!”李虎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这就算是间接的默认了何婷婷的死和他有关系,只不过我搞不懂他是用什么办法害死的何婷婷。

“你让我离开这里,离开这座城市!”我看着他,沉声说道:“如果我不走,你会不会像对付何婷婷那样对付我?”

“天赐!”李虎突然吼了一声,站起身来,双眸充满血丝,攥紧了拳头,他的身体有些颤抖,嘶声说道:“你不要逼我!”

李虎这突然的举动,引得茶餐厅内一些客人的注目,服务生急忙走了过来,说道:“先生,请不要大声喧哗,以免打搅其他客人用餐!”

李虎没有理会那个服务生,看着我目光很复杂,嘴角抽搐着说道:“天赐,我有我的苦衷,以后咱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说完,李虎直接转身就走。

我正想追出去的时候,却被那服务生拦住了,他很客气的说道:“先生,你还没买单呢!”

我来到这里连口水都没喝,买什么单?

那服务生指了指李虎的那杯奶茶,没有吭声。

我黑着脸付了钱,跑出茶餐厅的大门之后,已经找不到李虎的踪迹了。我拿出手机,拨打李虎的电话,结果那家伙直接关机了。

今天李虎喊我出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我尽快离开这座城市。

我搞不明白,为什么?

我要是不离开的话,难道他还能真的杀我不成?

嗯,不好说啊!

何婷婷的死就是个例子,死的太过蹊跷,主要是我不知道李虎是用什么办法害死何婷婷的。

他说何婷婷不该逼他,难道何婷婷用肚子里的孩子逼什么事?

联想到前两天在工地那女人对李虎说的那番话,我感觉后背有股寒气直冲后脑勺,头皮发麻,莫名的有种阴森的感觉。

算了,不想了!

我不可能因为李虎的一句话就放弃学业跑到外地去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多想无益。

我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学校了。

回到学校宿舍,我们这一层很安静,没有了前两天的喧闹声,有点死寂的感觉。这很正常,毕竟大一的新生都已经去军训了,这半个月的时间只有我独霸这一层了。

来到我们宿舍门口,我摸出钥匙打开宿舍门,在宿舍门推开的那一刻,我正准备迈进去的脚步顿住了。

九月初的天气还有点闷热,但是在开启房门的那一刻,房间内竟然传来了些许阴凉的风。若是在以前,或许我不会太在意,但是现在…

我的心跳加速了一些,一只手伸进怀中,捏住怀中的一张符箓。另一只手摸向宿舍的开关。

开了灯,宿舍里空荡荡的。

我没有放松警惕,扫视了宿舍里一圈之后,将目光放到了卫生间的方向。

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卫生间的门,走进卫生间内,这里的温度又下降了一点,像是进入了空调房似的。

我拿出符箓,冷冷的看着洗漱台上的大镜子,森声说道:“出来吧,别藏了!”

镜子那边没有什么动静,我冷哼一声,说道:“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不愿意出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我抖手甩出手中的符箓,同时默念咒语。

这张符箓名为驱邪符,就是那天晚上我在图书馆后面小树林对付那白衣女鬼所用的符箓。

符箓飞到镜子上面,贴了上去,随后化为一道火光消失了。

卫生间内的森凉之气渐渐消散了,我有些愣了,挠挠头,自嘲的摇摇头。

疑神疑鬼,自己吓自己!

虽然确定了房间内没有那种脏东西了,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之前肯定有脏东西进过我们宿舍了。

我第一个就想到了前两天遇到的那个白衣女鬼,不知道她跟汝华是什么关系,上次我伤了她,她来报复我了!

虽然没有什么凭据,但是我感觉我的猜测应该不会有错。

什么东西,要是真敢再来,被我碰上了,绝对饶不了她。有了前两天对战的经验,我信心十足。

说归说,也不能太过松懈,该做的一些防范措施还是要做的。

我拿出两张符箓,一张贴在了宿舍门后,一张贴在了窗户上,不敢说能起到阻拦脏东西进来的作用,但是能起到一定的预警作用。

弄完之后,我洗漱一番,睡觉了。

晚上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听到了一些动静,瞬间惊醒,噌的一下子坐起身来。

看到门框上和窗户上的符箓完好无损,我稍稍松了一口气,正当以为自己是做梦的时候,我清晰的听到门外有一些细微的动静,像是有人在门外来回踱步。

夜深人静,这栋宿舍楼的这一层只有我自己,谁会在大半夜的在门外溜达?

我心中瞬间警惕起来,快速穿上衣服,拿出符箓,死死的盯着房门,没有吭声。

房门外,那细微的声音持续不断,越来越清晰。

我皱着眉头,大喊了一句:“谁在外面?”

应该是那个白衣女鬼,十有八九是来找我报仇了,不过我虽然紧张,但是并不害怕,毕竟之前已经和她交过手了,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如果她冲进来的话,绝对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而就在我盘算着等会怎么用手中的符箓埋死她的时候,房外的那种细微的声音消失了,再度恢复了死寂。

嗯?

被我吓走了?

等了一会没听见动静了,我哼了一声,那白衣女鬼挺上道的,知道不是我的对手,连个面都没见就…

“砰砰~”就在此时,我贴在门框上和窗户上的那两张符箓传出两道细微的闷响,瞬间化为火光消失了。

紧跟着,宿舍内的灯光时明时暗,房间内的温度急速下降。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房门外传来了一道声音,不再是之前那细微的声音,而是婴儿的啼哭之声!

不错,就是婴儿的啼哭之声!

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懵了!

因为这个声音我实在是太熟悉了,两个月前的那晚,是我的噩梦,已经成为了我的心理阴影,一直被我压在内心的最深处。

没想到两个月后,我竟然又遇到了。

我此时感觉我的脖子隐隐生疼,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下意识的伸手摸在脖子上,那里还有几道狰狞的伤口,是曾经的那个大头婴儿留下的。

这时候,反锁的宿舍门悄无声息的开启了。

那对母子,出现在了宿舍的门外,静静的看着我。

婴儿啼哭声消失了,大头婴儿埋在那女鬼的怀中,满口獠牙咬在她的雪白胸脯上,大口吞吸着那黑色的血液。

看到这对母子的那一刻,我的心都凉了,头皮发麻,全身的汗毛孔都炸开了。

虽然手中紧握符箓,虽然我这两个月跟邋遢老头子学习了不少驱鬼的办法,但是当面对这对母子的时候,我打心眼里感到发颤,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可是,这对母子堵住了宿舍门,我要是想逃的话,只能跳窗了。

这里是三楼,楼下是水泥地,运气不好摔死都很正常。

我一步步退后,退到了窗户边,死死的盯着那对母子。若是她们有什么异动的话,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从窗户这边跳下去的,我的这些符箓对这母子俩有没有效果我不知道,反正逃跑路线只能是从窗户这边了。

不过,奇怪的是,这对母子并没有立即对我动手,不像两个月前那样见到我就露出一副怨毒狰狞的模样。此时的她们,很平静。

正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对她们扔出手中的符箓快速跳窗的时候,那女鬼突然开口了。

“那个老道士去哪里了?”

这平静的语气和问出的话题,让我为之一愣。

老道士?什么老道士?

或许是看出了我脸上的疑惑,女鬼平静的说道:“就是上次救你的那个邋遢老家伙!”

原来她说的是邋遢老头子啊!

我不知道她问这个问题是几个意思,不过我能感觉出来这对母子似乎和以前有点不太一样了,至少对我的态度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

我轻轻的摇摇头,依旧很警惕,有些紧张的说道:“不知道,他喜欢在市里转悠,谁知道他现在跑到市里什么地方去了!”

我撒了谎,我并不知道邋遢老头子去哪了,不过这对母子应该很忌惮邋遢老头子,这时候只能扯邋遢老头子的大旗了。告诉她邋遢老头子就在这城市中,也不知道能不能唬住她。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