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玄幻 > 天道诛神记

更新时间:2019-04-15 20:12:21

天道诛神记 连载中

天道诛神记

来源:微小宝 作者:群青_ 分类:玄幻 主角:楚言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天道诛神记》的小说,是作者群青_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四海五湖,无数海妖兴风作浪!群山深处,亿万妖族秣马厉兵!蜃迹之内,五脉神族虎视眈眈!看楚言从微末崛起,踏天道前行,斩妖诛神!...展开

本书标签: 鬼怪小说 玄幻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天道诛神记 第四章 颠倒乾坤 逆转阴阳 免费试读

城西一处大户人家的柴房中,擦去双眼血泪,大口喘着粗气。果不其然城门已经被封锁,如果真到了那里才是自投罗网。还好自己自小混迹文阳城城西,这里的每一条巷子、每一条小路都已经被自己摸清,这才甩掉了追兵。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己所在宅子的主人是当朝一重臣金屋藏娇的地方,普通人根本找不到这里来,自己可以暂时静下心来思索退路。

然而此时的楚言没有看到,风雪中有一只小鸟目光投向自己所在柴房,随后身影再度隐匿在黑暗中…

邵叔在自己眼前死去,自已失去了这个世上最后一个亲人,已经是无家可归。每想到天下之大,而自己已经无依无靠,楚言甚至都有一股冲动就此了结自己性命。然而,在了结自己之前,楚言有一件事必须去做—复仇!

杀邵叔之人,正是那个领头的年轻人。楚言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敢直接在帝都如此行事,身份必然不一般。那人的来因楚言内心无比清楚,必定是因为春姑娘。然而为此当街行凶,纵然有千般万般理由,楚言也咽不下这口气。然而,自己该怎么才能报仇呢?

靠别人?楚言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自己在文阳城举目无亲,没有任何人能帮到自己。既然如此,那只能靠自己了。

楚言的功夫是邵洵教的,那年轻人显然是修行者,邵叔在他面前一剑都撑不过,楚言并不觉得自己比邵叔更厉害。就算暗中刺杀,但楚言听闻修行者六识远超常人,自己恐怕还没近身就会被发现。

楚言内心一阵绝望,难道自己真的只能向那高高在上的修行者屈服吗?

就在此时,一股凉意从楚言小腹传来,自己此前逃亡带来的疲惫瞬间消减了许多。

“对!还有最后一条路!春姑娘在我体内留下的神通!”

“既然他是修行者,那我也成为修行者!”

然而一想到自己的气海平原,再加上春白雪当时所说的话,楚言不禁有些犹豫。

“自古以来,从未有人成功过。”

楚言并不怕死,如果能够以命换命,楚言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楚言怕的是自己死后无人为邵叔报仇!

文阳城西城门上,守军统领傅骏神色恭敬地向梁潮生禀报:“梁公子,青鸟已传来,您所要找的人现在在离这里不远的怡秀园的柴房里。”

傅骏身为文阳城守军统领,按理说不必对这一个年轻后生如此恭敬。但傅骏知道,眼前的这位梁潮生公子不但是大周异姓王梁王最喜爱的孙子,而且年仅十六,刚开始修行就已经是凝气中期的修为,自己这个城门统领也只不过是比他高出一个大境界而已。更重要的是据说梁潮生凝气之时,气海海岸足有五尺高,前途不可限量。

梁潮生冷哼一声说道:“这小子真是属泥鳅的,我王府家兵抽调出来三成都让他跑了。要不是离的太远,最开始我就跟杀那酒馆掌柜一样一剑把他杀了。”

傅骏提醒道:“梁公子,这里毕竟是文阳城内,当街可能会引起监天司不满吧?”

“家祖早已和监天司打过招呼,就连国师大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梁潮生起身,边走边说:“再说,一个捕快而已,杀就杀了。”

柴房内,楚言还在犹豫,突然听到风雪呼啸声中传来一声鸟雀唳叫。顿时楚言仿佛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尾,这大风雪天气怎么还会有鸟雀!楚言此刻想到在衙门时听别人说过,文阳城城卫军豢养有一种名为青鸟的飞禽,能忍受各种恶劣天气传讯。显然,自己之前为了从王府家兵手中逃脱,忽视了那双天空之上的眼睛。

楚言正准备起身离开,听到外面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心中一沉,自己已经被包围了。隔着一堵墙,楚言甚至已经感受到了外面的肃杀氛围。外面隐约传来宅子仆役骂骂咧咧的声音,但很快消失不见,显然是被了。

该怎么办?楚言大脑飞速运转。自己此前是因为围观人群众多,自己借助熟悉地形的优势才侥幸逃脱。然而此刻听声音楚言判断出最少有八十人围在此处,更别说还有那个可以驭使飞剑的年轻修士。

九死一生!唯一那一条生路,就在自己的气海平原上!

楚言不再犹豫,盘坐起来,屋外甲士随时可能冲进来,自己只能赌,赌自己能在那之前成功!至于成功之后能否脱困,楚言已经无暇顾及,唯有拼死一试!

金色气海平原之上,那一瓣雪花静静伫立,散发洁白光芒。楚言感知不到自己的气海,但是能感觉到那一股强大的力量。

“邵叔,爹,娘,春姑娘,请保佑我。”楚言心中默念,随后心念一动,去引爆那一股能量。

刹那间,那一瓣雪花在楚言气海中爆发出耀眼光芒,化作海量元气凝聚在上空方,仿佛形成了一片白色的天空,与金色的气海平原对应。

白色的“天空”风云变幻,四周元气逐渐往一点凝聚,片刻之后,形成了一座上宽下尖的山峰,倒悬于气海平原上空,而山尖之上正是那一小瓣雪花!

就在此时,楚言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

“小子,如果你听到这段话,那说明你有了向死而生的理由,去踏入修行之路。我不知道你的理由是什么,但一个抛弃了生死的人,值得我敬佩。”

“接下来,我留下的神通会强行凿开你的气海平原,这个过程没有人经历过,但气海破碎之痛,唯有大毅力、大信念之人才可忍受。”

“如果你失败了,我会在月下敬你一杯清酒。如果你成功了,那我们再见之日,或许可以预见。”

楚言嘴角微微上扬,心中默念:“谢谢你,春姑娘。楚言,纵死无悔。”

下一刻,倒悬山峰直直往下坠落,同时不断旋转。如果不断放大山尖之上那瓣雪花,可以看到上面显现出无数深奥纹路,隐隐约约闪烁光芒。

倒悬山峰触及气海平原的那一刹那,盘坐的楚言瞬间感觉一阵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袭来,仿佛有万千蚂蚁在噬咬自己的灵魂。楚言双眼紧闭,面色狰狞,浑身在不自觉地颤抖。

倒悬山峰不断旋转,然而气海平原却是纹丝未动。雪花上的光芒从隐约闪烁变为稳定,然而却没有丝毫作用。疼痛再度加剧,楚言双手被自己紧握的手指掐出鲜血,衣衫早已被汗水浸湿。

楚言没有看到,柴房之外,风雪骤然停下,乌云消散,天空之上传来阵阵轰隆声,仿佛有东西要出来。

就在此时,雪花纹路上光芒大作,倒悬山峰再也支撑不住,轰然破碎,再次化作元气。紧接着这些元气不断涌入洁白雪花中,在所有元气全部被雪花吸收之后,金色气海平原直接崩碎,在楚言丹田内发出漫天金光。

楚言再也支撑不住,一口鲜血直接喷出,倒在地上,随后七窍流血,浑身抽搐。

“对不起啊,邵叔,春姑娘,我终究还是失败了。”楚言满是鲜血的嘴中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候梁潮生破门而入,径直走进柴房,身后跟着数名甲士。看到楚言整张脸几乎全部被鲜血覆盖,如一条老狗一般在地上抽搐,表情依旧冷淡,没有丝毫的怜悯。

梁潮生直接掐住楚言脖子把他摁在墙壁上,不带一丝感情地开口:“那个女人在哪里?”

楚言嘴唇微张,发出不知名的声音。梁潮生把耳朵凑近,再度:“那个女人在哪里?”

“在…在…”

梁潮生把耳朵贴到楚言嘴边。

“在…在你楚爷爷我心里…嘿…”用尽全身力气吐出这句话,楚言觉得无比疲倦,缓缓闭上了双眼。

一股怒火在梁潮生胸中燃起,腰上长剑自动出鞘,悬在楚言眉心前。梁潮生冷笑说道:“以为死了就没事了是吧?那我再让你再死一次,把你的尸体和那个酒馆掌柜的尸体一起挂到城头。”

就在此时,原本黑暗的天空凭空雷声大作,有道道金光从黑暗中刺出,仿佛有诸神屹立于金光之中,身姿高大,俯瞰世间万物。无数纹路在天空上浮现,隐约间传出阵阵大道梵音。无数凡人百姓被金光惊醒,以为神迹,纳头便拜。

楚言体内原本崩碎的气海好像被一极点吸引,再度凝聚,随后中间向内凹陷,形成一个深达十尺的湖泊。此时文阳城上空无数天地元气以楚言为中心形成漩涡,向其气海湖泊蜂拥而至,瞬间填满,溢出。

颠倒乾坤,逆转阴阳,不外如是。

随后,楚言体内某个黑暗之处,一双眼睛缓缓睁开。文阳城所有修行者都感觉到自身元气运转突然一滞,再加上此前天地异象,不明所以。

梁潮生看到楚言浑身上下突然浮现出紫金色纹路,惊疑不定,直接驭使佩剑刺向楚言眉心。然而紫金色纹路发出光芒,飞剑仿佛刺到了金铁之上,直接被弹开。随后楚言身上紫金色纹路从四肢开始逐渐消失,最后到楚言双眼汇总之处,彻底消失不见。

楚言缓缓意识重新回归,他从未觉得自己这么强大过,也从未觉得自己这么冷漠过,仿佛体内的不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杀戮无数的灵魂。他缓缓睁开了双眼,梁潮生觉得自己看到了此生最为冷漠的一双瞳孔。

“你配吗?”楚言嘴里轻轻吐出三个字,右手放到梁潮生头顶,下一刻,一道天雷从天而降。楚言周身数丈方圆处瞬间变得空无一物,梁潮生连同所有甲士,全部化为齑粉,仿佛从未存在过。

“邵叔,我给您报仇了。”楚言看向屋外金光,喃喃自语,眼中没有丝毫欣喜。

天地异象在惊动了天下无数修行者之后逐渐消失,文阳城上空天地元气也归于平静。

已经离开大周王朝的春白雪遥遥望向文阳城方向,刚刚有一小瓣雪花从远处归来,她知道那个小子动用了自己留下的神通,去尝试那必死之路。

蜃迹阴阳照中,感知到自己的封印已经被破开,老人神色担忧。

而此刻的楚言早已离开文阳城,捡起梁潮生佩剑一步踏到城外长尧山顶,望着天上明月,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在一点点消失,原本气海内近乎无穷的元气也逐渐溢散,最后只剩下了一尺多一点。

随后,一个声音在楚言体内响起。

“千载生灵灭,哭。”

“楚家何人,将本座唤醒?”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