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灵异 > 冥婚:鬼夫阴魂不散

更新时间:2019-05-11 14:46:04

冥婚:鬼夫阴魂不散 连载中

冥婚:鬼夫阴魂不散

来源:连城书盟 作者:花不语 分类:灵异 主角:南琴竹罗莉

《冥婚:鬼夫阴魂不散》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作者是花不语,小说主人公是南琴竹罗莉,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我天生一双阴阳眼,却只是一个半吊子的猎人—猎鬼师,虽然技不如其他猎鬼师,但是我有一腔热情。我进入大学当天,不小心划破手,血滴到那枚阴冷的玉佩上,暗结了冥婚,当天晚上就被一只鬼给压在床上缠绵不休,“娘子...展开

本书标签: 豪门小说 宫廷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冥婚:鬼夫阴魂不散 第3章 结下冥婚 免费试读

我回过神随即迅速拔出身边的短柄桃木剑,趁机一剑往前狠狠刺去,却扑了个空!

“娘子,你真的要伤我吗…”那阴冷的音调伴随着一丝恼意,冷幽幽从一侧传来。

我抿嘴撑起身子,往刚才传来声音的方向再度刺过去,却感觉手臂一麻,桃木剑随即飞出去掉落在地上,还发出无比清脆的声音,似乎在讽刺我的能力。

“哐当!”

感觉自己在被这只鬼耍着,心口被挑起了一丝不服气,我拿过一边的包包,掏出里面的帝钱。

“你是伤不到我的…”

我嘴里念着咒语,帝钱立即由我的掌心漂浮起来,叱喝一声,“去!”

红线连接的帝钱瞬间在床铺上方围绕成一圈,我摇晃着脚上的铃铛,那清脆的音调具有镇魂功能。

我忍不住一时得意嘴角微微一勾,猛然叱喝一声,“现!”

我转动着眼眸搜寻着周围,依旧看不见,不禁眉头紧蹙着,“怎么可能!”

今晚到底遇上的是什么东西啊!

“娘子…你的玩具真多!”

那道声音懒洋洋传来,颇有鄙夷的玩味隐含其中。

“你到底是何方鬼怪,为何不敢现身?”我被他那语气挑起了火气,对着空气怒吼着。

“可恶!”我愤愤的骂了一句,那一刻心底的怒火盖过了心底的惊惧。

我不信收不了你。

再度拿出了银质五角星符,一手在额前快手又划了一个五角星阵,一手往前一指,手上的五角星符立即飞旋到空中,“收!”

五角星阵连带围成圈的帝钱泛出金光不断往中间靠拢,紧紧的绕在我的周围,却依旧不见那鬼现身。

不是吧!这是最厉害的阵法了,为何他还是没有现身。

我心底惊悚着,布下的阵法顷刻纷纷消逝,那工具像天女撒花般掉落在床铺上。

我简直不敢相信,不禁一丝泄气浮上心间,敢情这只鬼是来玩耍我的。

真是可恨!

气恼不过,拿起了枕头倏然对着空气的周围横扫着。

倏然,一个拉力,我落入了一个冰寒入骨的怀抱,那触感除了没有温度外就跟人一般,坚硬有力,结实的胸肌,我忍不住瑟瑟发抖着。

“娘子,别玩了!为夫困了。”那冰凉的气息吹嘘在我的耳畔,无比暧昧。

我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一双白皙无血色手,骨节分明,环绕在我腰间,左手带着一只古老花纹的黑戒指,发着幽光。

我侧目一看,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枚戒指。

“好美!”我控制不住抬手抚摸上那枚戒指,在触碰上的那一刻,心猛然一震,不禁愣神。

“娘子!”冰冷的气息越加浓烈吹在我的脖颈处,随即感觉一抹柔软的薄凉印在上面。

一个激灵,我奋力挣扎,明明那白皙漂亮的双手只是轻轻松松的交叉在一起,可是我却怎么使力都掰不开他的手,反而弄痛了手指的伤口,没一会就气喘吁吁软倒在他冰冷的怀里。

“放开我!”他竟然现身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只鬼。

“娘子!为夫真喜欢你迫不及待的样子!”含笑的语调响起,极其享受,那冰冷的躯体更加贴紧了我娇柔的身子。

我身子发颤,怒吼道:“谁是子,松手!”

“你都收下我的聘礼了,还不承认是我的娘子?”那慵懒低柔的音调倏然带着一抹怒气,冷寒的气息越发的强势,带着一股芬芳浓郁的花香飘逸而来,令人沉迷!

这鬼,太强了!

“什么聘礼?”我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我都被他冻的牙齿打颤了。

难道是玉佩!

一道光闪过,我讶异不已,想到血滴到玉佩后,就遇上这些,我心间一阵了然,我们结下冥婚了!

“那不是我自愿的,我是不小心血碰到了,你可不可以放过我?”我急忙解释。

不见他做声,我心底憋闷的很,这冥婚真的是不好解开吗?

我怎么就摊上这事了呢?

许久过后,他轻柔抓过我的手指,轻轻抚揉,一道幽光闪过,手指上的痛觉随之消逝,我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好了,就跟没有一般完好无缺。

“竹儿?”他俯靠在我肩上,直呼我名字,声音空灵凄冷动听,蛊惑着我的心弦,似千万年之前传来。

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我内心无比惊颤。“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倏地,他翻转过我的身子,还是被他紧紧的压在床铺上,我抬眸看去,却只见模糊的轮廓,一双唐突的赤红瞳孔在夜色中无诡异!

“你是我娘子,我如何不知?”语气傲然,露出森然的牙齿。

我瞧不清楚他的容貌,心却砰然乱序的跳着,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别的,眼眸下意识的眨了眨。

随即他袖子一挥,黑暗的寝室瞬间转变成古代婚房。

我们躺在红色锦被上,柔软舒适,红色的床帏垂挂在四周,红烛照耀着雕梁画栋,一切都是红色…

“你弄这些做什么?”见他没有敌意,我的胆子又大了点,伸手推着他,不喜被他靠得太近,实在是冰冷的很。

即使有烛光,可是我除了看见他大致的面容,却还是看不清楚他真切的容貌,心底不禁有些气恼着他不敢露出真容。

他定定的俯瞰着我,手掌附上我的腰身,还不安分的抚摸着,冷冰冰,毫无温度,唇角一勾,“当然是洞房!”

我张嘴正想呛声,却被他一堵,那冰冷软糯唇瓣顷刻压下,灵动的舌头猛然塞进我的口中,恣意掠夺着口中的芬芳。

“唔!”

我挥手抗拒挣扎,却反而被他搂的更紧,身上的睡裙被他的指甲划破,那冰冷的手不安分的一路滑下去,睡裙瞬间掉落在地,白皙富有弹性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冷寒的唇瓣转而如雨点般的落下,带着冰冷,落在我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引起难言的火热,包括最羞涩柔嫩的地方,都被他亲了个遍。

“…走开!”羞涩又恐慌,我出声阻止他,却被他撩拨的细汗淋漓,身子发颤着,语气变了调。

“唔…”

烛光摇曳,他越来越过分,火热与冰冷交织,我却只能难受的任凭他恣意欺凌,心沉到了地狱。

“娘子,你真美!”

他完全覆盖下来,重重的压上我,瞬间带着冰感的痛意传遍全身,我拼命拍打着他,抗拒着他,眼角落下了屈辱的泪水。

看到我脸上的泪水,他身躯一顿停住了动作,赤红的眸底闪过一丝不悦。

“不喜欢为夫这样?”

“谁喜欢啊!”我羞愤不已的狂吼着,眼泪落的更凶,无委屈。

谁喜欢被一只鬼侵犯啊!

还看不见脸,我堂堂一个猎鬼师,今天竟然被这只鬼给收了,还结下了冥婚,我真恨不得此刻狠狠的把他收拾了,可惜我法力不够,只能任他欺负。

“多做!就喜欢了。”耳边飘过他冷幽幽的声音,邪魅霸冷,却诡异的暧昧。

他冰冷的指尖勾起我下巴,带着刺骨寒冷的唇亦即俯下,含住我哭颤的唇瓣。

伴随他带来的痛感,心觉羞辱,羞愤不甘,我一时怒火攻心随之昏睡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