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灵异 > 小隐幽居

更新时间:2019-05-11 16:07:40

小隐幽居 连载中

小隐幽居

来源:悠空网 作者:白钰儿 分类:灵异 主角:林烟苏格儿

《小隐幽居》是白钰儿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林烟苏格儿,书中主要讲述了:森林里有座鬼宅,鬼宅里住着一个少女。当然,没有鬼,就不叫鬼宅了!...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小隐幽居 第十五章 陌生女人 免费试读

苏格儿看着成了那样的玻璃,绝望地想自己是完了,整个身体不能自己的抖动不止,骨头和筋都蜷缩起来抽搐到不受控制。不出意外地,那玻璃突然整个掉落,落在了座位上,随即那个东西把头探了进来,又把整个身子往里爬。当他爬进半个身子的时候,另一边的玻璃也掉了,那个女同他一样往里面爬。

“啊…”她格儿满脸泪痕叫得嗓子都沙哑了,甚至觉得喉咙破裂已经流血了。但这呼唤声没有唤来人,也没有使他们停下来。那个男人的脸已到了她的不远处,嘴巴依旧是发不出声音,只用嘴型说着:替我赶路吧!

苏格儿摸到座位上的一本杂志朝他砸去,却无济于事。突然她想起了自己的玉佛。慌慌张张又颤颤巍巍地从衣服里掏出来,那东西见了果然有些害怕,停止了动作。她见起作用了,就一直把那佛像朝他举着。这时候那女过来了,两个人对视一眼,阴森地笑起来,一起朝前凑过来。苏格儿的玉佛或许威力太小,只能在离得很近的时候才能阻止他们的靠近,所以这个进那个退,一点点的朝她靠近了。

那两个东西离她不过一掌的距离了,完了,必死无疑。可怜自己认识神仙还认识厉鬼,最后却要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生命。接受吧,受死吧!

她闭着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突然听到了一点异动,不同于那两个人爬动的声音,而且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发现两个东西已经不见了。

“喂,你没事吧!”一个女声叫道。

苏格儿猛然一惊,差点跳起来,有些反应过来后,才看见没了玻璃的车窗处有一张带着头盔的女人的脸。

“你别怕,我不是坏人。”那女人说,“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

苏格儿听她讲话特别利落干脆,大大咧咧的很洒脱有个性,全然没有阴森森地鬼气,心里多少有些放心,但还是怀有深深地警惕。她擦一擦眼泪,声音嘶哑地问:“你…又是谁?怎么会来这里?刚才那两个呢?”

“我是我啊!”那个女人嘴里嚼着大概是口香糖的东西,朝左右望一望:“什么两个?两个什么?还有人吗?我刚下班,这是我回家的路,老远就听见有叫声,近了一看就你在这儿呢,没别人啊!你是不是遇上打劫的了?怎么这玻璃都给弄这样儿了?”

苏格儿完全不知是怎么回事了,明明就是有两个那种东西的,不可能是自己的幻觉啊!这个女人说的又是真是假?怎么她一出现那两个东西就没有了?

“你怎么样?有事儿没有?没事我就先走了!”那个女人又说。

那女人往口袋里掏了一下,拿出手机来看了一下,骂一声:“***,都这么几天了还没修好呢!前两天刮大风把这附近的信号塔给刮坏了,手机都用不了。扣钱的时候积极着呢,服务跟蜗牛似的。你着急吗?着急我带你去我家打座机,就前面那村儿。”

苏格儿犹豫了,这深更半夜的,就算她是个人,那也是个陌生人,怎么敢随便和她走呢!但是这车已经走不了了,就是叫拖车也得打电话啊!而且还有那两个东西在。

那个女人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苏格儿也看了一下,十一点多了,显然那个人的动作是提醒自己她急着回去。

她又踌躇了一会儿,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说道:“好,我跟你去你家里。”说着战战兢兢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借着车灯看见这女人穿着特别酷,一身红色缀了金属的短款红色皮衣,挂链子的紧身皮裤,马丁靴,旁边停着一辆特别有帅气有型的摩托车。

“今天出来没带多余的头盔,你将就一下,很快就到。”她说着跨上了摩托车,手指朝后一指,让苏格儿上车。

苏格儿望了望漆黑的四周,心里有说不出的恐惧,生怕那两个白衣人突然冒出来。她坐到了后面,感觉这座位有点挤。

这女人车开得很快,苏格儿本来穿得就少,只一件毛衣加一件短呢子外套,又一条单裤。车一开起来,寒风瞬间就吹透了,刺进骨头里,滑过脸颊更像刀一样,冻得直发抖。

只一小会儿,不过四五分钟,就看到前面出现了亮光,那女人告诉她说到了。

“不是村子吗?怎么就这一处有灯?”苏格儿问。

女人笑说:“你们这些城里人就不知道了吧,在农村这个点儿人家都早熄灯睡觉了。又不像你们城里到处有路灯,有夜店,那些招牌灯火的。亮着的那地方就是我家,我家就我跟我妹妹两个人,她胆儿小,我没回家,她害怕不敢睡觉。”

苏格儿听她说的有道理,又问:“就你和你妹妹两个人?”

女人毫不隐瞒地说:“是啊,我爸妈都过世了,就我们俩相依为命。”

苏格儿有些尴尬和抱歉,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

不一时,她把摩托车停在了那处亮着灯的院子外。把头盔摘下露出一头短发和一张精致的脸,在大门上拍两下,叫着:“圆圆,来开门。”

很快,门被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十四五岁的扎着马尾的小女孩儿,看了看她又看看苏格儿,没有表情地说:“你带人来了。”

短发女人说:“她车坏半道儿上了,来咱家打个电话。”说着请苏格儿进去。

院子里灯火通明,看起来颇为精致干净的小院子,长着几株树,但因为季节都光秃秃的,又有一口水缸,不知道里面装的是水还是腌菜。屋子里很素净,桌子、凳子、柜子的没有太繁琐。苏格儿觉得和她去过的农家比似乎是更洁净些。

“那里,电话在那儿,去打吧!”那女人指着电话和她说。

苏格儿看到了,不及说其他,抓起电话拨了宜言的号码,可电话里传来的是忙音,连拨几次都是这样。

“怎么打不出去?”她说。

那女人过来试了一下:“怎么回事儿啊!”又朝外面叫:“圆圆,这电话怎么了?是不是你又瞎鼓捣弄坏了?我这妹妹啊,就喜欢瞎拆东西,收音机,手机,电视都拆了个遍,简直不像个女孩子,以后上大学去学电子机械最合适。”

那小女孩儿走进来,看看苏格儿,还是那样面无表情地说:“你今天交电话费了吗?”

“呀!”女人叫一声,懊悔地拍着头,“这个脑子啊,忘得死死的!嗨呀!真是不好意思啊,让你过来了结果…要不你先坐着,我去敲邻居家的门,看看谁家没睡,到他家去打一个。”

“我和你一起去吧!”苏格儿说。

她摆着手说:“不用不用,黑灯瞎火的你走不了我们这里的路。等会儿谁家能打我再来叫你。圆圆,给这个姐姐倒点红糖水喝,穿得这么单薄,刚才过来冻得不轻。”

小女孩儿听了也不说什么,和她一起出去了。苏格儿别无他法,只得一个人等在房间里。她坐在一张凳子上,怯生生地打量着四周白色的墙壁,非常白,没有一点儿装饰在上面,干净地像是才刷上去的。电话放在一张玻璃圆桌上,旁边还有一个钟表,滴滴答答地走着,时间是十一点半。她裹紧衣服,吸了吸要流下来的鼻涕,觉得这家的房子不太暖和,好像哪里透风一样。

不一时,小女孩儿回来了,双手捧着一大碗红糖水,也不说话,直接把碗递到她面前。苏格儿看看她无喜无悲的脸色,小心地把碗接过去。怎么要用碗来喝水,没有杯子吗?又想是自己太穷讲究了。看看水的颜色,黑红色的,冒着白气。

碗稍稍有些烫,对她冰冷的手来说很温暖。热气扑在脸上,有点儿淡淡地香味。她把鼻尖凑上去闻了一下,很芳香的味道,像花粉的气味。怎么糖水是这个味道的?不该是香甜吗?

“这糖水好特别啊!”苏格儿说。

小女孩儿看着她说道:“亲戚带来的糖,好的!快喝吧,别凉了。”

苏格儿对这水有种不好的感觉,但那小女孩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盯着她,似乎非要亲眼看着她喝进去才罢休。她朝小女孩儿地笑一下,迟疑良久,又吹了一下才把嘴凑上去抿了小口。水一到口腔里她就皱起了眉头,一张脸也皱起来,这是什么味道啊!闻着还是香的,可喝到嘴巴里又酸又涩又腥气,像泡过鲜苦胆的醋水。

“怎么这种味道,什么糖啊!”苏格儿把碗放在旁边说。

小女孩儿还是那副冷脸,对她说:“你冻得久了,舌头冻麻了,喝完就好了。”说着又把碗捧起来给她。

苏格儿这次说什么也不喝了,甚至怀疑自己进了贼窝,碗里一定是喝了会的药水。想:她们如果不是人贩子,就是割人器官,或是强迫妇女的,说不定还有其他人。想到这里她的恐惧又再度回来,心脏乱撞个不停。

这时候那个女人回来了,看着捧着碗的苏格儿说:“太晚了,都睡了,找了几家都没叫开门,要不你先住下吧,明天天亮了就好办了。”

苏格儿心里又一阵发寒,果然是这样的套路,心里想这次是必死无疑了。而那个玉灵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能听见自己的心思吗?为什么不来救自己?

但她表面上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得应付着假笑:“不用了,我…我车还在外面呢。我男朋友见我不回去会出来找我,我去车里等他。”

那女人笑着说:“男朋友啊!那是该回去等着,不然以为你出了什么事。行,这碗别光端着了,快点喝了我送你回去。”

“我不渴!”苏格儿又把水放下。

“一碗水,两口的事儿。沏都沏了,不喝不是浪费了?呵…怎么,你是嫌我们的碗脏?”女人笑着说。

苏格儿忙否认:“不是,我…我现在想上厕所。”她想出去趁机逃跑。

“哦,这样啊!我们这厕所都在院子里,里面的灯坏了。让我妹妹先去找下手电筒,你先把水喝了,等会儿我们出去就不用回来了!”

一直劝说自己喝水,这水肯定有问题,她坚决不喝。那女人见她这样脸色慢慢变化了,刚才的热情的笑变成了阴狠的笑。

她说道:“不想喝早说啊,浪费了人家的糖又说不喝,这可不行。”说着把水凑到了苏格儿的嘴边,硬要她喝。苏格儿害怕的后退着躲避。

这时候那小女孩儿突然从背后抓住苏格儿,她力气大的离谱,手像铁钳一样卡主骨头,使人无法挣脱。

苏格儿紧紧闭着嘴巴,发出“嗯嗯”的鼻音,躲着那碗碰到自己。那个女人一把捏住了她的嘴,就要往她嘴巴里灌。正当这时候屋子里的灯光一下黯淡了下来,这两个女人都停止了动作。抓着她那小女孩儿的依旧是冷冷淡淡,没有什么反应。而那个女人则是紧张的到处看,接着又再次把凶狠地目光看向苏格儿,咬着牙,恶狠狠地给她灌水。

突然间,她尖叫一声,手里的碗掉在地上,自己也躺在地上抽搐起来。抓着苏格儿的那小女孩儿也放开手,安静地站立在一旁,动也不动。苏格儿得到了解脱,但也一时恍然无措,全然不知又是出了什么事。

正发呆时只见一个人走进来,熟悉的白衣玉带,衣袂的男人,使得她提到喉咙的心一下就放了下来。

“玉灵!”她叫了一声赶快跑到他身边去紧紧地抱住他。刚才惊吓得不敢流出的眼泪,这时顺着脸颊落下来,凉冰冰的。

那女人在地上翻滚了几次,挣扎着站起来看着玉灵:“什么人要多管闲事!”

玉灵不吭声,只把泛着凉意的眼睛看着她。

那女人见状突然叫着呆立不动的小女孩儿:“去!把她抓回来!”

小女孩儿转身朝后看着苏格儿,伸手来抓她。不及碰到,一道光芒闪过来,小女孩儿的身体从上往下,竖着被劈成了两半。分配得相当平均,一边一眼、一耳、一手、一脚。而那女被光芒击中晕死过去。

苏格儿见状惊骇得睁大了眼睛,还未及叫出声来,突然听到身后怪异的声响,回过头去随即又看到了更可怕的一幕。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