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灵异 > 我男友自冥界来

更新时间:2019-05-14 14:26:12

我男友自冥界来 连载中

我男友自冥界来

来源:黑岩 作者:语夜听澜 分类:灵异 主角:林襄

《我男友自冥界来》小说的主角是林襄颜柔,我男友自冥界来是由作者语夜听澜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我男友自冥界来小说讲述了:冥界有卷,名《大藏玄月经》,经中有云:冥界之主,永世永生,凡八万四千年一劫,传四部法脉,得其三昧者,为幽冥诸神,脱凡胎,制阴阳,号地师。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我男友自冥界来 03 寒门之女 免费试读

何岩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见了师父,师妹,当然还有六个小时前发生的事。

六个小时前,他的阴山咒第七重修炼大成,正在他收拾东西准备来林港的时候,一个黑人闯进了他的藏身之处。他仅用三个回合就打碎了那的胸骨,同时自己的右臂也筋骨寸断并且受了严重的内伤。

这并不是因为那多厉害,而是因为他刚刚修炼大成,正处在虚弱的蛰伏期。阴山咒共七重,每突破一重,都要经历一次蛰伏期。第七重是最高境界,他突破之后三天之内不可以用内力,用就骨断筋折,更不能用神通,用了就会被反噬。但是在那种危急之下,他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一记重拳,废了的同时,把自己也废了。

但,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倒下之后,他的两个同伴又冲了进来。对手就是算准了何岩的弱点,所以才为三个制定了添油战术,先进来一个废掉何岩的手,剩下的两个再进来要他的命。幸亏何岩够机灵,在他们冲进来的时候,他已经跑掉了。

从倒下到何岩跑掉,就是那么几秒钟的事,一切都是下意识。但这个下意识里,却没包括他的行李,所以他的钱包,证件,手机,全部都落下了。

何岩拖着断臂,信步走出胡同,上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去林港!”

路上,他借司机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找朋友帮他转账,支付了车钱。一路上他忍着断臂之痛,和司机谈笑风生,聊得特别开心,司机也没看出他有任何异常之处,直到出租车停到步行街,他走进了电话亭。

那一刻,他没有任何计划,他只知道,三天之内,绝不能让九头鸟的人找到自己!三天之后,就该他去找他们了。

他在电话亭里躲了一个多小时,断臂的剧痛和内伤的折磨让他简直生不如死。他并不用去医院,他只是需要一个能睡觉的地方,只要让他睡上一觉,第二天他就有精力和体力为自己疗伤了。可是那一刻,他除了身上的衣服,什么都没有了。

再后来,他看到了鹿小雨。

鹿小雨的颜值并不算太高,但是很耐看,身材高挑而匀称,线条很美,透着一股青春无敌的活力。何岩强撑着,鼓起内气,喊了她一声丫头,…前面的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天亮之后,何岩醒了,那个昨晚救他的女孩已经走了。她细心的在他的额头上敷上了湿毛巾,他的手脚也被她物理降温过,而在床边的柜子上,她还给他留了五百块钱。

那是鹿小雨钱包里全部的钱了。

何岩吃力的坐起来,活动了一下右肩膀,睡了一晚,右臂虽然还疼,但已经好多了。他拿下额头上的毛巾,闻了闻,他的嗅觉灵敏异常,能嗅到鹿小雨留在毛巾上的淡淡的体香,通过这体香,他闻出了女孩身上的诸多秘密…

“江南女子,阳光,大气,细心体贴,手上有颜料的味道,爱画画的姑娘…”他又闻了闻,“…”

何岩轻轻一笑,“挺漂亮的女孩子,竟然…难得…”

他突然想到什么,又仔细闻了闻,眼睛一亮,“火瞳纯阳!”

火瞳纯阳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命相,这种命格的女孩子百年难得一见。何岩嗅着毛巾,脑海里不由得闪过了当初师妹颜柔的那番话。

三年前,何岩被九头鸟黑手灵姑暗算,寒毒入体,几乎成了废人。幸亏师妹血菩提颜柔及时赶到,才算保住了他的命。颜柔告诉他,“你修炼阴山咒,身上阳元过于集中,久而久之,必然反噬,灼伤经络。除非有一天你能遇到火瞳纯阳体的女孩子,或许才能帮你化解…”

这些年,他一直在暗中寻找这种命相的女生,始终没有遇到,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在林港让他碰上了。如今他正在蛰伏期,如果能有这个女孩子在身边,那他就可以有条件的使用神通,也就不怕九头鸟了。

自从离开幽冥潭出师,七年以来,潭门å地师名震天下,同时也树敌无数。那些曾经的敌人们,有的被消灭了,有的变成了朋友,而还有一些,则变成了不共戴天的死敌。对何岩来说,九头鸟就是他最大的死敌。这个神秘的巫师组织有九个头领,所以叫做九头鸟,他们手段毒辣,在国际上令人谈虎色变。过去的几年间,何岩曾经数次重创他们,但都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因而每次他们恢复过来之后,就会寻找机会,对他进行报复。

而这一次,他的阴山咒大成,这三天成了他最后的蛰伏期,对九头鸟来说,这三天是杀潭门王何岩的绝佳机会,他们绝不可能放弃。因此,何岩必须找到这个女孩!

他打定主意,把毛巾扔到一边,闭上眼睛,开始疗伤。

因为修炼阴山咒,何岩不仅拥有了堪称人间最强大的嗅觉,更是拥有了对环境超强的感知力,想找到昨夜救他的姑娘并不难。只是他并不着急,眼下他最重要的是赶紧疗伤。

三个小时后,满头大汗的何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试着动了一下右臂,断骨已经接上了,虽然仍不敢太用力,但是基本活动自如了。他起身下床,脱掉衣服,走进了浴室。

卫生间内,外套还没全干,何岩并不介意,放水洗了个热水澡,穿上自己的衣服,拿了鹿小雨留下的钱,开门走了。

退房的时候,女服务员把三百块钱押金给了他,这一来,他有八百块钱了。

何岩看着手里的八张百元大钞,无奈的一笑,装好钱,离开了宾馆。

不出鹿小雨所料,一回到学校,她就被三个八婆围住了,着实一通审问。昨晚为了照顾那个男人,她几乎一晚没睡,早上在回学校的路上,她已经想好了解释的理由。

“昨天多唱了几首,回来学校大门都关了,所以就自己开了个房,睡了一晚”她坦然地说。

“肯定是在外面睡了一晚啊”八婆一号魏丹丹笑眯眯的看着她,“问题是,你是自己睡的,还是跟别人一起睡的,老实交代!”

鹿小雨耸耸肩,“你看呢?我昨晚失眠了,像是跟人一起睡的么?”

“哼哼哼…失眠…”八婆二号韩娟眉毛一挑,“那更有问题了!”

八婆三号杜冉是个急性子,“哎呀你们别废话了,小雨,你说实话,是谁呀?是不是冯宁?”

冯宁是他们的师兄,院学生会副主席,鹿小雨的追求者之一。

鹿小雨一脸尴尬,“怎么可能是他…你们别乱猜了好不好?”

魏丹丹嘿嘿一笑,对那俩八婆道,“瞧见没?心虚了!定是冯大帅哥!”

韩娟智者似的一笑,“是不是冯宁不好说,但有人是肯定的了!”

杜冉下结论,“实锤了!我今天见到冯宁,一定问问他!”

鹿小雨哭笑不得,“你们别闹了好不好?我就是自己开个房睡个觉而已,怎么到了你们这就成新闻了?谁还没个第一次?”

“哎呦!第一次!”三个女孩眼睛同时亮了,逗她,“你看,承认了吧!哈哈哈…”

鹿小雨无语了,无奈的背起画板,忙不迭的逃离了寝室。

三个女孩见她走了,笑的更开心了,杜冉提议,“今晚出去聚餐,我请客!”

“好,庆祝咱们寝室最后一个女光棍成功脱单!”俩女孩说。

杜冉坏坏的一笑,“就这么定啦!”

鹿小雨深知,海有多深,女孩就有多八卦,她自己也挺八卦的。不过对冯宁为首的一干追求者的追求,她却并没有动过心。她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有问题,为什么周围的同学都成双成对了,而自己的感情却如同一片荒原。她是个挑剔的姑娘,不会轻易让谁进入自己的领地,除非有一天有一个人,真的让她心甘情愿。

在走进A6教学楼的时候,她迎面遇上了正从楼里出来的冯宁。

冯宁冲她一笑,“小雨,早啊!”

鹿小雨想起刚才寝室里的一幕,脸一红,说了一声早,就走进了教学楼。

冯宁发现了这个细节,心里一热,他追上鹿小雨,“小雨,我想跟你说点事,你有空么?”

鹿小雨脚步不停,“不好意思,我得去上课,一会迟到了。”

“就几句话!”冯宁说。

鹿小雨无奈,停下脚步,“你说吧。”

“学工部今年换届,我想让你试试,你考虑一下,好么?”冯宁殷切的看著她。

鹿小雨挤出一丝笑容,“师兄,我要赚钱凑学费,学工部的工作很复杂,我恐怕不合适的,谢谢你了。那个…时间差不多了,我真的得去上课了”说完她不等冯宁说话,转身走了。

“哎,小雨…”冯宁有些失落,他本想借这个机会让鹿小雨进入学生会,这样就可以借工作之名增加很多接触的机会,却没想到,鹿小雨对此不屑一顾,轻描淡写的就给他婉拒了。

进入学工部,对很多学生来说,那可都是机会啊!

但只可惜,他面对的是鹿小雨。家境优渥的冯宁不会了解寒门之女鹿小雨的心境,对她来说,赚钱凑学费,踏踏实实的毕业才是最现实的,至于什么学生会,对她来说,根本就是无感的。

冯宁看着鹿小雨姣好的身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时,身后有人一拍他肩膀,他回头一看,是杜冉。

“哎,兄,昨晚开心不?”杜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冯宁不解,“昨晚?什么开心?”

杜冉一愣,自言自语,“哦,感情不是你啊…那小雨是跟谁啊…”

冯宁一皱眉,“你说什么?小雨跟谁?”杜冉意识到自己话多了,赶紧捂住嘴,摇头,“唔…没…没什么…我去上课啦,兄再见!”

她转身跑了。

冯宁瞬间宛如掉进了冰窟,整个人都傻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