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灵异 > 缝尸人

更新时间:2019-06-25 16:37:27

缝尸人 已完结

缝尸人

来源:掌文 作者:刘校长 分类:灵异 主角:肖鼎腾冲冲

主角是肖鼎腾冲冲的书名叫《缝尸人》,本小说的作者是刘校长所编写的悬疑推理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天灾之后,全村人的头颅不翼而飞。我随救援队前往,却被死人咬掉一块肉……...展开

本书标签: 古代小说 古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缝尸人 第17章 房梁悬尸 免费试读

我笑着回握了一下“也祝我好运。”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回想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暂时有结论的就是腾冲冲三人和我所求一致,可以暂时当成朋友信任。

腾建民老奸巨猾,目的不明,还得提防。

再者和我之前设想有出入的就是,我一直以为这是鬼神的报复,又或者是诅咒之类。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和一个短暂存在两百年的国家兴亡有关。

我开始怀疑我爸在这件事里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是受害者还是主动参与者。

第二天一早,我们几个准时出发。

有了之前进山的经验,这次每个人都备足了手电筒,驱蛇水之类的野外必备品。

一路上气氛倒是格外轻松,有说有笑。

腾冲冲这个人虽然执拗倔强,但是心思单纯,说起话来没有顾忌。本来我们五个还只是刚刚认识的关系,但是因为腾冲冲的调和,气氛很快开始融洽。

在山中绕了半天的路程,终于在一片林子之后看见了屋檐人家的影子。

老孟喜出望外,说什么也要去歇歇脚,说自己再也走不动了。

看见了人家,就有了找到道观的希望,大家的步伐都不自觉得开始加快。

考虑到我们人多,所以特意寻了一处看起来高门大户的人家。

廖考上前去敲门,发现大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便大敞开。

一股难闻的味道从里面飘出来,呛得所有人都捂住了口鼻。

老孟一脸出事了的表情看向我,我也二话没说马上冲进了院内。

我俩对这味道都再熟悉不过,是死人,而且绝不是一具尸体能散发出来的味道。

这庭院还采用老式民宅的建筑方式,大门进去是前院,穿过院子是前厅。

我一脚踢开前厅的门,一副极其惨烈的景象暴露在我们面前。

十几具尸体吊在房梁上,看样子死亡时间足有一年以上。皮肤表面的水分已经流失,但皮肉却没腐烂,如蜡纸一般的覆盖在骨骼上,变成了干尸。

随着门外吹进去的风,干尸开始微微飘动。屋内散发着奇臭,闻一下便令人头晕目眩,忍不住作呕。

穗禾这时已经忍不住冲到门口狂吐,腾冲冲吓得,一把抓着我的衣服袖子,哆哆嗦嗦的藏在我身后。

虽然我也不久前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但是这种场面却是我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廖考一开始还勉强硬撑,后来老孟看出了他的不适,劝说道“想吐就吐吧,不丢人,我头一次看见死人的时候吐得胃粘膜都粘鞋上了。”

廖考终于没绷住,跑到穗禾旁边哇的一声也吐了出来。

我打发老孟去叫人,这边拽着腾冲冲离开了前厅站到了院子里,好不容易等到廖考和穗禾两个人都平静了下来,老孟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对我道“没,没有人了。”

“啥意思?”

“这个村子空了,一个人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一阵阴风吹过来,前厅里面传来啪的一声。

我本来并未注意,还是穗禾越过我的肩头看向里面,指着其中一人,声音带着哭腔对我道“肖,肖鼎,那个人的鞋好像掉下来了。”

我转头看去,发现确实有个人的一只脚光着,另一只脚却穿着鞋。

我想走近看一样,腾冲冲却拉住了我的胳膊“别去了,咱们赶紧走吧。”

“没事的,你们在这等我。”

我刚迈进门,一具尸体噗通一声从房梁上就掉了下来,正好掉在我面前。反关节摔在地上,小臂的骨头从手腕处支了出来。

我被吓的出了一身冷汗,正当我想要往里面再走一步的时候,那只手突然一把拉住了我的脚腕把我拖倒在地,接着像一条蛇一样,缠着我的手顺着柱子往上爬,把我朝房梁上拉。

我猛烈的挣扎,却根本抵不过他的力量。

奇怪的是,等在外面的老孟他们对我这里发生的情况视而不见,还在踮着脚朝屋里看。

我这边已经被倒着吊到了房梁上,他们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救命啊!还看个屁啊,赶紧救我啊!”

我嚷嚷的这会功夫,那干尸已经把我绑在了房梁上,紧接着像一条蛇一样在我身上游走,最后脸贴着我,两条干枯的胳膊慢慢的缠上了我的脖子。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闪过,生生的割断了那干尸缠着我的两条胳膊。

一个利落的身影翻身跳到房梁,手起刀落砍断了束缚着我的绳子,我就这么大头朝下猛地栽了下来。

落地之后我才看见那把稳稳立在地上的骨伞,我惊喜的看向来人,竟然是那日不辞而别的余念!

并未给我寒暄的机会,本来一直安静倒挂在房梁上的干尸此刻全都开始摆动,势要全部从房梁上挣脱一样。

余念从房梁上跳下,把那把刀扔给我“把院子里面那几个人带出去。”

“那你怎么办?”

我话音刚落,余念便唤起地上的骨伞,指尖一挥打开伞面。骨伞刚一张开便形成一道凌厉的光刀,瞬间收割了两个人头。

“好吧,算我废话。”我爬起来朝老孟他们跑过去。

奇怪的是等我迈进院子之后,老孟他们似乎就能看见我了,还埋怨道“你干嘛呢站在里面半天不出来,哪来的刀这是。”

我回身望去,果真只看到厅里面挂着的那几具尸体,根本看不到余念困在其中。

这前院和厅里之间的某一处好像设置了单向的屏障,里面的人看得到外面情况,但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

我也没有时间解释,赶紧带着老孟他们出去。

安置好大家之后,我很快返回院里,刚一推门就看见余念收了伞从前厅走出来,后面只剩了满地的狼藉,我甚至有点心疼那些巴巴、麻麻赖赖的尸体们,碰见余念,也算是职业生涯惨遭滑铁卢。

时隔多日,再看见余念,她好像又轻减了许多。

说来也奇怪,每次见她都是一副疏离又冰冷的脸,但我却好像看见了一个多年好友一般的安心。

“你说咱们俩是不是有缘,怎么走到哪都能碰到。”

余念淡淡的看向我“有缘吗?那为什么每次见面,你都要坏我的事?我看是有仇吧。”

我跟着她走出门外“这话从何说起啊,我又坏了你什么事?”

余念瞟了一眼院子里道“你们刚才看到的这些,叫做尸匪。都是一些生前罪大恶极,死后不收的人。平日里就伪装成一般尸体的样子,吸引人靠近。有人靠近之后就第一时间抓人做替身,自己便能投胎转世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怎么能是我坏了你的事。”

“屋子里的这些只是一半,我守了三天,本打算等另一半回来了之后再一网收尽,谁知道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去做替死鬼。”余念定定的盯着我,看得我属实有些不好意思。

“那说明你还是关心我,舍不得看我送死。”毕竟余念刚刚又救了我一命,所以不管她说什么,我都还是嬉皮笑脸的插科打诨。

老孟看余念来了,挤眉弄眼的问我“咋样,你俩和好啦?”

我连忙干咳打岔,生怕余念听出来我吹的。

余念对我俩的话题并不感兴趣,从我手里拿走自己的刀抬脚便要走。

在刚走到腾冲冲身边的时候,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一把掐住腾冲冲的肩膀,反手就从她背包里拿出了那个九重宝函。

余念脸色瞬间一沉,厉声“这宝函你是从哪弄来的?”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