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官场 >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

更新时间:2019-07-03 09:26:35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 连载中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

来源:连城书盟 作者:南天星 分类:官场 主角:柳月江峰

主人公叫柳月江峰的小说叫《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天星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刚参加工作的小记者,喝醉了,醒来睁开眼一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 第011章 继任者 免费试读

我不由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柳月的继任者,年龄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几岁,身材很好,皮肤很白,打扮地很艳丽,胸铺还算不错,说她是少妇,主要是因为她脸上露出几分成熟女人的味道,显得和年龄有些不大相称。

不是我自卖自夸,这女人除了年龄比柳月有优势,别的地方没有能比得上柳月的,虽然也很漂亮,但那气质、风韵、仪态和柳月没法比,不在一个档次上。

而年龄,对于那些老男人或许很重要,老男人都喜欢找小的女人,从他们那里来找回青春,但是,谁能确保那些小女人不给老男人弄顶绿帽子戴戴呢?

对于我这种血气方刚的小伙,年龄算什么呢?我从没有将年龄当一回事,我反倒感觉特别依恋比我年龄大的女人,那种风韵和温存,那种风晴和妩媚,是幼稚的女孩无法拥有,也无法给予的。

看着妮妮的小妈妈,看着这个40岁的男人,我心里暗暗祈祷这个小女人给他戴顶绿帽子。

我觉得其实我很坏。

男人的脸色很快恢复了正常,脸上露出了微笑,那种很宽厚很居高临下的微笑:“呵呵…谢谢你,谢谢你来看妮妮。”

他甚至向我伸出了右手。

我立刻也伸出了右手,既然他这么大度,我当然也不能小气,我现在大小也是个国家,党报记者,不是一个月之前畏畏缩缩的学生了。

我和他握手,他微笑着,但我分明看到了他眼里的轻蔑和阴冷。

我也微笑着,我的笑很简单,是专门硬堆积出来的,不是对柳月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老男人和小男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说他是老男人,其实并不老,只是比我老了很多。

在他盛气的目光和神态下,我没有任何自卑,我觉得我比他幸福,比他强,因为柳月喜欢我,和我在一起,能和柳月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事情。这个男人,失去了柳月,说明他没福气。

我们松开了手。

我觉得和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还有他后面的那个小女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准备离开,向他点了点头:“再见。”

说完我看不看他们,错身就走。

刚走了没两步,迎面过来一个穿西装的50多岁的人,在两个白大褂的陪同下,正眼看都不看我一眼,直冲我身后而来,脸上堆满了笑容:“宋局长,您亲自来了。”

我身躯一震,依旧往前走,但放慢了脚步,的,这鸟人是个局长,的。

我边走边竖起耳朵听。

“马院长,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果然是妮妮爸爸的声音。

“哪里,咱自己卫生的孩子,还能让委屈着,再说了,您又是咱们主管局的一把手…”

我明白了,妮妮的爸爸是市卫生局局长。

市卫生局局长叫宋明正,我前几天在市直各部委办局领导内部通讯录上见过这个名字。

柳月的前夫叫宋明正,还是个正县级,很嘛!我不禁有些愤愤然!想起他带给柳月的痛苦和忧郁。

那时,我没有什么社会和生活经历,根据自己所了解的知识,理所当然认为在宋明正、柳月和小女人之间,无疑是一个升官发财死老婆、小三鹊巢鸠占的故事,害的无疑就是我的月儿。所以,我很生气,我很厌恶宋明正,还有他的小老婆。

而宋明正呢,我看不出他对我有多么喜欢,老子正好也不稀罕他喜欢。

走出医院,孩子平安,我舒了一口气,就得等柳月找我告诉她这,她可以放心工作,不用再专门赶回来。

我先去邮局给柳月寄信,去办公室赶一个稿子。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都出去采访了,只有刘飞正在看报纸。

刘飞其实很年轻,看起来也就比我大个5、6岁,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颇有一副文人的架势。

新闻部是报社学习气氛最浓厚的部室,其他部室上班时间聊天喝茶的比比皆是,只有新闻部,很安静,除了外出采访,大家都习惯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赶稿子,或者看报纸,悄声讨论写作心得和技巧。

为了防止其他同事来骚扰,刘飞专门写了几个大字贴在进门正对的墙上:“无烟部室,谢绝闲聊。”

我自然要遵守规矩,想抽烟的时候就去外面的走廊,边抽烟边琢磨稿子的思路,琢磨地差不多了,就回来继续写。

写稿真是一个清苦的工作,那时,正值中国报业刚步入市场经济轨道的时候,报社的经营很一般,我们刚刚告别了铅与火,报纸由铅印变为了胶印,还没有告别纸和笔,记者写稿都是用手写,统一的圆珠笔,统一的新闻纸制作的稿纸;改稿子都是红色的毛笔,再用手抄写在统一的稿纸上。电脑那时对我来说很新鲜,报社只有印刷厂微机室才有电脑,都是386之类的。

我礼貌地冲刘飞点了点头:“刘主任好。”

刘飞冲我微笑了一下:“江峰,我正在看你今天发出来的稿子,写的不错啊,语言很简练,主题突出,层析分明,文笔流畅,嗯…不错。”

我心里很高兴,忙谦虚:“刘主任多指点。”

“柳主任经常在我面前夸你,你刚来新闻部一个多月,适应地这么快,难得,别松懈,继续努力,争取做名记者,写名作品…”刘飞鼓励我:“我们都还年轻,我们新闻部是报社平均年龄最年轻的部室,你呢,又是我们部室最小的同事,有志不在年高,你的潜质很大,好好干…”

我心里很感激刘飞:“嗯…刘主任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刘飞点点头:“其实,咱们要做一个合格的党报记者,除了要会写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必须要讲政治!讲政治是做好一个党报记者的首要前提…”

我认真听着,默默记着刘飞的话,我觉得刘飞其实真的是一个不错的人,一个善良宽厚的老兄。

这时,放在门后三抽桌上的电话响了,我忙过去接:“你好,江海日报新闻部,我是江峰。”

这是柳月给新闻部定下的规矩,做文先做人,放下记者的臭架子,从细节做起,接电话,上来先要自报家门。

“你好,江海大学外语系,我是晴儿。”电话里传来晴儿模仿我口气的声音,是嘻嘻的笑声:“峰哥,是我!”

听到晴儿的声音,我心里一阵发汗,这两天,如果晴儿不找我,我都没想起她。登时觉得心里非常愧疚,充满对晴儿的不安。

不过,此刻是在办公室,在这里闲聊显然不大合适,我想起柳月提醒我的话,想起柳月接电话的办法,扭头看了下正起身要往外走的刘飞,装作认真的口气:“哦,许主任,你好,你说,我听着…”

晴儿在那边显然是懵了:“神经啊你,什么许主任,我是晴儿,你提拔我当主任的,是系主任还是办公室主任…”

我不说话,眼角看着刘飞,装作在听电话的样子:“嗯…嗯…”

“嗯什么啊,说话啊,傻了?”晴儿在电话那边莫名其妙。

刘飞一出去,我顺手关上门,说话立刻变了语气:“死丫头,电话怎么打到我们办公室里来了,刚才办公室我们领导在,我怎么和你说话?我刚来一个新单位,是不能有很多私人电话的,接多了大家会烦的,知道不?”

晴儿劈头盖脸被我说了一通,半天没说话,一会有些委屈地说:“你好几天也不给我打电话,我想你了,就给你打电话了…你们那都是什么臭规矩,我们学校里就没这些事,我在系里,随便什么人给我打电话都可以…”

“废话,学校里怎么能和报社比,报社虽然是事业单位,和机关办公没什么区别,再说,你在系里都很熟悉了,大家当然不会说你了,我刚来,电话多了,会给人家不好的印象,这是新人的不成文的规矩…”我教育晴儿,又说:“我这几天事情很多,没时间和你打电话啊,这样好了,以后想找我,就给我打传呼…”说着,我把传呼号报给了晴儿:“126—5997992…”

“你有BB机了?还是汉显的!”晴儿在电话那边很惊奇,又很兴奋:“从哪弄的?”

晴儿知道我是肯定买不起BB机的,我们刚参加工作,我和晴儿家境都不富裕,我们都是属于旧毡帽朋友的行列。

“嗯…是的,汉显的,我…这是我们新闻部统一配置的,工作需要…”我对晴儿撒谎道。

和晴儿确定恋爱关系后的4年大学时间,我从没有对晴儿撒过谎,可是,最近,我已经连续对晴儿撒谎了,而且连眉头都不用皱一下,思路很快,随口就来,我刚发现我原来还有这个天赋。

“太好了,以后我要是想你了,想找你了,我就呼你…嘻嘻…做记者真好,真为你高兴…”晴儿在电话那边很开心。

“嗯…我这是办公室电话,一会同事回来看见我抱着电话聊天影响不好,先这样,以后不要打我办公室电话,明白了吗?”我对晴儿说。

“明白了,大记者—”晴儿拖着长音:“你这幸亏还没当大官,要是当了大官我要找你,是不是还得专门登记预约啊…”

晴儿的话把我逗笑了,我说:“好了,就这样吧。”

“你办公室现在是不是就你自己啊?”晴儿问。

“是的,不过很快就会有别的同事进来。”我眼睛盯着门口。

“亲我一下。”晴儿命令道。

“啵…”我对着话筒亲了一口。

“嗯哪…”晴儿在电话那边满意地笑着:“啵…再见,峰哥,周末见。”

我刚放下电话回到办公桌前,刘飞回来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