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恐怖 > 石藏洛书

更新时间:2019-07-03 18:28:30

石藏洛书 已完结

石藏洛书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夜未至 分类:恐怖 主角:叶菩丹子

主角叫叶菩丹子的小说叫做《石藏洛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夜未至创作的悬疑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冒险家的爸爸对我说他发现了一个秘密,那个秘密,比任何宝藏都要来的重要! 为了那个秘密,他再也没能回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石藏洛书 石藏洛书第3章 大山,石棺床 免费试读

挂断电话,我心神依然震撼,无法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对了,花山!”

迷迷糊糊,我像是想起什么,飞快穿好衣服,锁好店门,往家里赶去。

很快到家,我直接进了老宅子的储物室,从一堆满是灰尘的箱子里,翻出一本笔记。

这是我那失踪老爹的寻宝笔记,从我小时候起,我爸就会将自己的寻宝生涯记录下来。

我紧张的翻看笔记,最后果然在其中一页翻到了线索。

“没错,我爸在出事前,的确去过花山谜窟!而且还是不止一次!”

我颤抖的认真观看,看到我爸在笔记上记录了一些字眼,类似什么歙县烟村,废石坑之类的词语。

还有几幅类似地图的图案,上面有一些只有我们叶家人才看得懂的标记。

不知多久,我合上笔记,闭上眼眸,心潮起伏,无法平静。

“石胎!”

这是我爸笔记上唯一提到过的线索,在后面打了个问号,想到石胎,我就想起那天那个少年尸骸从石头里解出来后,姿势是双手抱膝,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就好像婴儿在母体胎盘里一样,十分的古怪。

“难道,石胎的意思,是指胎盘,倒也有几分说的过去,人在石头里不吃不喝,靠着石头里的神奇液体存活…”

我精芒闪烁,大脑飞速运转。

那个失踪的少年,为何会出现在一块石头里?

花山谜窟开凿出来的石头,究竟去了哪里?

那种神奇的液体,究竟是不是玉髓?服之真能长生?

我爸又是缘何失踪,和这花山谜窟,和这像是翡翠原石一样的石头,又有什么关联?

种种疑惑,让我心乱如麻,但很快我就明白,想要证明所有事情,就必须从最开始的线索查起。

“老白,躺那么久身子快躺退化了吧?该干活了!”

我一个电话打给老白,那头顿时传来兴奋的声音:“老大,终于有行动啦?”

“叶家人无利不起早,但这一次,我有直觉,我爸失踪,可能跟一个大秘密有关!”

“花山谜窟,我去定了!”我声音低沉而又充满决心,眼中渐渐浮现一抹光芒。

“我订机票。”老白嗷嗷大叫,显然很兴奋。

“要快,必要的装备让徐三准备着送过去,最主要是我那把千机弩,必须带上!”

吩咐完老白,我就开始收拾东西。

典当行也暂时歇业,至于其他的,找好律师,写好,将我名下的财产,分给我亲近的亲人,一部分则捐出去用以慈善。

这是跟我爸学的,每次出发寻宝探险,都会把身后事交代好。

这也算是我们职业寻宝人的悲哀,风险中求富贵,跟摸金盗墓行当一个原理,都是提着脑袋行走天下。

三天后,我和老白到了黄山境内。

花山谜窟坐落在黄山市屯溪区域与歙县交界处,如今已经被旅游公司为石窟景区,我们到了地后,发现来这里旅游的人还不少。

当然,我们探险寻宝的人,和游客逛荡的地方可不同,景区内开放的景点都是当地政府向让游客看到的,如果是探险寻宝,则是不走寻常路,都要往山沟子里跑,总之行里话,越偏的地,反倒越有戏。

“老大,这里就是烟村,前面那区域都是景区,基本上都被了,咱们寻不到什么关键,反而是这个烟村,沿着新安江一路往大山里走,有不少未的石窟,我从当地人那里打听到了,说这花山谜窟,有可能是拜火教神坛,咱找老爷子失踪的线索要紧,可顺路要是真能找到这拜火教神坛真正的位置,指不定又是一宝地呢。”

老白拿着个手表,校准卫星定位,一边朝我乐呵呵道。

“想的倒美,拜火教的神坛哪里那么好找,咱们还是先瞧着眼前的东西吧。”

我淡淡一笑,将准备好的千机弩取出,四四方方一折,便变成一个烟管子,被我巧妙的藏在右小腿处。

穿上一件黑色冲锋衣,里面别着三十六根小巧的弩箭,以中碳钢铸造,出自浙江龙泉宝剑厂,又以亮石磨制,从粗磨到细磨再到精磨,足足花费数月之久,三十六根小巧弩箭,一旦射出,青光耀眼,不说一招毙敌,但百米之内,足以自保。

更巧妙的是,给我设计这件武器的,还将三十六根弩箭并排,形成一件类似锁子甲的防御器具,足以护住胸口,五脏六腑等重要器官位置。

“走吧。”

准备稳妥,我朝老白淡然一声,这小子哦了一声,麻溜的跪在地上,朝东南方磕了个响头,像在祈求神明,庇护此行一帆风顺。

随后,我和老白一人背上一个大驴包,往大山里迈了进去。

黄山这块地,毕竟还不像神农架野人沟子,昆仑山那种人际荒芜的地境,所以一路走来,我和老白都还挺放心,不像在其他探险的区域,要紧绷心神。

老白有点神经大条,一路上欣赏青山绿水,就这样走了约莫半个时辰,我们总算碰到了此行的第一个停靠点。

“老大,前面有个石窟,小的那种。”

老白在前面转悠一圈回来,说道:“我还发现有牛车的车轱辘印,附近应该有当地人。”

“先去瞅瞅,晚上找个地扎营。”

我抬头看了看天,朝老白发话道,刚走了几步路,我突然停下脚步,面带狐疑的扫了眼身后。

“老大,咋了?”老白奇怪的看了我一眼。

“老白,你有没有发现,好像有人跟着咱?”我眯起双眼。

从小跟老爸天南海北的闯荡,土库曼斯坦地狱之门,堪察加半岛死亡谷,罗布泊生命禁区,我都曾进行过徒步探索,在大自然面前,我锻炼出超于常人的敏锐第六感,这一刻,我敢断定,身后一定有人!

“谁!”

老白不愧是跟我搭档了好久的伙伴,见我一个眼色投来,立刻不动声色的拐向身后一颗大树,刚准备扑过去按倒那人,瞬间又顿了在原地。

“老白?”

我眉头一皱走过去,跟着跟老白一样傻眼了,就见大树后,一个穿着朴素的山里姑娘,头上绑着蓝色丝巾,手腕上挎着个采摘山菌子的篮子,正一脸惊恐的望着我俩。

“呀,老大,你搞错了,是个水灵灵的大妹子!”

老白欢喜的叫了一声,跟着笑嘻嘻的凑上去,说道:“大妹子,你别怕,我们是驴友,来山里转悠的。”

“原来你们是来山里玩的啊,可把我吓坏了。”

那姑娘拍了拍小胸口,可爱的吐了下舌头,跟着好奇的打量了我一眼。

我一直不说话,看了她好久,在我的目光下,姑娘脸越来越红,最后羞得别过头去,好像用山里俚语嘟噜了一句,至于什么意思我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话就是了。

“你好,我叫叶菩,这是我朋友白轩。”

我走过去,突然笑了笑说道。

“你这人好没礼貌,就知道盯着人家看。”姑娘嘟噜一句,转身就要走。

“等下。”

我叫住她,走上去道:“能请你做个向导吗?带我们在山里转悠一圈,看看那些石窟,另外,我们晚上还需要个住的地方。”

“给钱?”

“当然。”

我示意老白,取出一千块钱,姑娘见到钱顿时眼睛一亮,欢快的接过钱,跟着小嘴一噘:“那行,跟我来吧。”

我和老白对视一眼,同时跟了上去。

后面通过对话,我才知道这姑娘叫丹子,在县城里读过几年书,高职毕业后回了老家,和她爷爷相依为命。

“偌,前面那石窟,村子里人都叫天门洞,也没啥稀奇的,你们要想看,我就带你们去。”丹子一边走路一边蹦跳着,有点黝黑的皮肤呈现一种健康色,跟城里那些看腻的人工美女十分不同,到处都透着天然的味道。

走了一会路,丹子把我和老白带进一个石窟里,绕了一圈,也没啥可瞧的。

“老大,我看了下,这里的地质很有意思,岩壁上的石料子,和之前那玩意一模一样。”

小石窟里转了一圈,老白走到我身边,捡了几块石头,准备带回去用作研究。

“丹子,这大山里,还有多少处这样的石窟啊?”

我朝丹子。

“这就不晓得了,总之政府里的人来看过,除了现在景区那一片,烟村方圆4平方公里的200多座小山包里,也差不多有近百个石窟,大小不一就是了。”

丹子擦了擦额头的秀汗,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时回头瞄着我。

一下午的时间,丹子带我和老白转悠了将近十几座石窟,后面休息的时候,我取出一张画好的地图,指着上面一个标记,朝她:“这里知道怎么去不?”

丹子凑过来瞄了一会,摇摇头,声音清脆道:“我在山里这么久,还没听说过这地方,又是靠着悬崖又有清泉的,你莫不是随便画着来跟我开玩笑的吧!”

“哪里会。”

我见她不像是骗我的样子,笑了笑把地图收回。

“丹子,天色不晚了,能给我俩找个住的地方吗?”

后面又转悠了一圈,依旧没有任何收获,这些个石窟,看着就像是普通的石头洞,哪里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那成,去我家吧。”丹子爽朗一笑。

丹子把我和老白带到她住的地方,靠近山腰子,荒山野岭的,也难为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居然住在这种地方。

这是一个篱笆墙围绕起来的小院子,两栋砖瓦房,中间院子几只鸡咕咕的叫着,还有一条大黄狗,吐着老长的舌头,呼哧呼哧凶狠狠的盯着我和老白。

“阿黄,别叫,是客人。”

丹子过去拍了拍那老黄狗,老黄狗这才重新趴在地上,眯上浑浊的老眼。

随后丹子先招呼我们吃了晚餐,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我和老白对视一眼,站起来朝丹子:“我们住的房间在哪?”

“跟我来吧。”

丹子起身走在前头,带我俩进了另外一栋矮平房,刚推门,我和老白吓得寒毛都倒立起来,就看到五六平米的屋子里,前后摆着两张石棺材,又大又黑,乱葬岗般森寒的气息迎面而来,有一种莫名的心悸。

“这是什么!”老白直接失声大叫起来。

“晚们睡的地方啊。”丹子掩嘴笑了笑,看着我和老白那煞白的表情,咯咯笑道,“山里人命贱,别看是石棺床,但反而有讲究,你想想,整天睡在鬼门关口,反倒不收你。这多好哩!”

丢下这句话,丹子跟我俩说了声晚安就关门离去。

“老大…这不是开玩笑吧!”老白慌得声音都在打抖。

我皱了皱眉,走过去,用力推开棺盖,果然看到棺材里铺着一层被单,里面还有一床棉絮被子,挺暖和的样子。

“不就是睡棺材嘛,慌什么。”

瞪了老白一眼,我故作镇定的爬进棺材里,别说,这里头环境虽然阴森森的,但把棺木盖子一合,瞬间四周安静了。

“老大,那…那我也进去了。”

老白一脸哭丧,硬着头皮翻进另外一口棺材里,没一会,就传来轰隆隆的打鼾声。

“这家伙…”我无语的笑了笑,随即也闭上了眼睛。

半夜,我正睡得迷迷糊糊,但突如其来,我身子一震,整个人一下激灵了,睁开双眼,听到屋子外面传来极其缓慢的‘哒…哒…哒…’的脚步声。

“老白,有情况。”

我连忙跳起来,狠狠拍打了下隔壁那口棺材,老白揉着惺忪睡眼探出头,刚开始还一脸不爽,后面察觉到什么,整个一下警醒了。

“老大,抄家伙不?”

老白凑过来,从裤兜里摸出一把短刀,我和他对视一眼,同时蹑手蹑脚的往门边走去,偷偷打开一个门缝往外瞧去。

一刹那,我整个人手脚冰凉,从脚底到脑壳,一股凉气嗖得蹿起,而老白,吓得两腿打颤发软,脸煞白得白纸似的,三魂七魄都快跑没影了。

夜色下,一个瘦骨嶙峋的白发老头佝偻着身体,**着脚丫,步履蹒跚,缓缓的踏进院子里,背上背着一块直径足有两米的巨大山石!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