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灵异 > 鬼夫阴缘

更新时间:2019-07-08 17:36:55

鬼夫阴缘 已完结

鬼夫阴缘

来源:有书阁 作者:十里 分类:灵异 主角:冉曦零

主角叫冉曦零的小说叫做《鬼夫阴缘》,本小说的作者是十里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在拍摄墓葬结束之后购买一块血玉手镯,紧接着被鬼压床,本以为是幻觉,但是从此之后我便看到一些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我无奈之下和鬼结冥婚,却牵扯更多的事件。玄阴之体……道家分支……千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鬼夫阴缘 莫名的死亡 免费试读

路远看我的那一眼明显意味深长,我不禁有些担心,上次路远就对我上次能够看到沉在河底的汽车这件事感到奇怪,这一次我又离奇的出现在了柳斌遇难的现场,如果说我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凑巧,这话连我自己都骗不过去啊。

只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在这里着急也没有什么用,我叹了口气,默默的躺回了床上。

我和路远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他也还不至于会怀疑我。反正现在已经累了,索性先休息休息,车到山前必有路嘛。这样想着,我紧绷着的情绪逐渐松弛了下来。我伸手打开了韩阳送过来的果篮,抽出一只苹果打算拿去盥洗室洗一下来吃。

医院里的病号并不是很多,我经过了一道长长的走廊,竟没见几个病房里有人,我不禁觉得有点儿奇怪,这个医院是市里最好的医院,平时周围城市的人有什么大病都会来到这个医院接受治疗,怎么现在病患会这么少?

难不成,现在的人都不生病了么?

怀揣着满心的好奇,我来到了盥洗室里,拧开水龙头开始洗苹果,一边洗一边在心里面吐槽这医院还说是重点医院呢,病房里连卫生间都没有…

洗着洗着,我不经意间一抬头,正好看到了面前镜子里的自己。因为这几天接连收到惊吓,我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眼眶下面生出了一圈儿青色的黑眼圈。我摇了摇头,打算出院之后好好保养一番。

但就在这个时候,不知怎的我的心跳突然没由来的漏了一拍,紧接着,一种莫大的压迫感从我的身后传来,一时间我整个人都好像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心跳的很慢,好像濒临死亡一般!

这种感觉在我之前的人生中从未遇到过,就连遇到阮海这样的凶鬼时都没有感到如此的恐慌。

啪嗒一声,我手中的苹果掉到了洗手池里,溅起的水花儿洒在我的手上。那水很凉,但是此时的我已经感觉不到水的温度了,我整个人的体温都下降到了冰点!

索性的是,这种令我很是痛苦的感觉只维持了短暂的一两秒,之后很快就消失了。我的心跳也恢复的正常。恢复之后我第一时间跑出了这个令我感觉很不好的盥洗室,但刚走出两步我就感到全身瘫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的腿软的不行,甚至无力支撑我站着。我无奈之下只好依靠着墙壁一点点蹲了下去,瘫坐在地上。

“冉曦!”路远的声音突然传来,随后我听到了他冲我跑来的声音。

“冉曦,你怎么了!”路远一边说一边冲过来把我扶住:“没事吧,你怎么在这里?”我想要说自己没事儿,但话已经到了喉咙口却没有力气说出来,最终只能有气无力的冲路远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儿。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我先带你回去!”路远一边说一边架起我的胳膊,半抱半拖的将我送回了病房中,他叫来了医生给我检查一番,医生说我是低血糖引起的昏厥,而且之前在悬崖边有轻微的脑震荡,建议留院观察一段时间。

躺在床上的我只觉的一阵天旋地转,我勉强睁开眼,想要告诉路远我不要住院,但此时的我只能够看到路远一脸担忧的和医生交谈,他们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能听的清清楚楚,但就是没法开口说话。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鬼压床了一般,令我越发的不安起来。冥冥之中,这医院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不想让我走!

也不知道医生是真的觉得我病的严重,还是想要留我住院好多赚点药费,他把我的病说的严重无比,好像随时都有晕到的可能。路远也很担心,但他犹豫了一会儿,却突然用很强硬的口气说:“不用了,不住院!”

我心头一喜,紧接着路远走过来,说道:“冉曦,你应该没多大的事儿,不住院了好不好?”

我吃力的点头,路远紧接着说:“我还有点儿事情,一会儿韩阳会回来照顾你的,让他带你出院吧。你先睡一会儿。”

路远说完用毛巾给我擦了擦被汗水浸的刘海儿,之后看了看手机,急匆匆的离开了我的病房。他走之后护士来给我打了一阵葡萄糖,我昏厥和无力的感觉才好转了一点儿。

此时我心里很清楚这个医院绝对不干净,我很想要舅舅,希望他能够帮我。但是我身上穿着的是病号服,既没有手机也没有钱,舅舅也肯定不知道我在住院的事情,我哪里的上他?

就在我着急的时候,韩阳优哉游哉的回到了我的病房之中,我一看到他立即拿过他的手机拨通了舅舅的电话号码,但是打了好几次,都是没人接的状态。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我的心一点点的凉了下来。韩阳看出了我表情的不对劲儿,低声:“怎么啦,出什么事儿了?”

“要出事,我感觉很不好。”我皱着眉低声说道:“韩阳,你快带我出院,我要回家!”

我说着就想要去拔输液的针头,但是我的手刚接触到针头,脑袋就一阵眩晕,几乎要立即昏倒了。

一刹那间我的眼前是一片黑暗,耳朵里隐约能够听到韩阳惊叫的声音,那声音忽远忽近,缥缈不定。

更可怕的是,我听到了一系列的杂音。杂音很是尖锐,像是人声,而且是人的声音被录下来之后,以接近十倍的速度快速播放的声音。断断续续,一字都听不清楚,但却能够感觉到说话的人的悲愤和歇斯底里…

在这种噪音的折磨下我很快昏了过去,再醒来时,我看到韩阳和路远站在我的床边,还有一个小孩儿坐在他们身后的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

“你怎么回事儿?她怎么会突然晕倒呢!”路远指着我冲韩阳发火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说了多少遍了我刚进来,她就说要我带她回家,我还没来得及劝她在这里好好休息几天,她就忽然晕倒了!”韩阳的声音很是委屈,他的确是无辜的。

路远重重的摇了摇头,我看到他身上穿着警服,应该是在出警。路远在屋里转了几圈之后叹了口气,说:“医生刚刚检查也说不出她有什么毛病,只是说心律不齐而且有心跳骤停的症状。这病可不容小觑,本来…唉,看来她只能住院了。”

路远说着说着欲言又止,紧接着朝我的方向撇了一眼。

韩阳冲他一皱眉:“本来什么?”

“本来我要带她离开,不想让她住院的。”路远叹了口气:“我半个月前接到命令出警,是有一个农户家的厨房着火引发生了火灾,有几个人伤的比较重,是送到这家医院来治疗的。”

“是啊,我也知道这事儿,可这和住不住院有什么关系啊。”韩阳说道。

“你们记者只知道这件事的十分之一,还有很多事情是你们不知道的。”路远压低了声音,凑到韩阳耳边说道:“我跟你说的可都是警方的内部资料,而且也有我推测的成分,在法医公开证明之前,你这小记者可别到处乱说,否则我可是要被处分的,知道了吗?”

路远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路远继续。

火灾之中,伤的最重的是一个小女孩儿,她是在厨房里被救出来的,发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而且法生说她身上不仅是烧伤,好像还有别的伤痕,有几处伤疤已经开始腐烂了。

但是因为烧伤太过严重,盖过了身上别的伤疤,所以也不清楚那个腐烂的伤是怎么来的。不仅如此,法医还说经过解剖证明她是在着火之前就已经死了,因为那个女孩儿的肺里没有一点儿烟尘…

路远说道这里韩阳的表情就有点儿不对劲儿了,但他没有插话,示意路远继续说下去。

着火的时候哪一家人没有一个人在家,都到隔壁村子去串亲戚去了。虽然法医鉴定结果是这样,但是那家人固执的说那个女孩儿在他们早上出门的时候都还活蹦乱跳好好的,就是被火烧死的。

这一家人都出门走亲戚,为什么只留一个小女孩儿在家里?而且还在厨房里?

这很可疑,但是硬要解释也说的过去,因为毕竟农村的孩子早当家,留在家里做饭也有可能,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儿诡异了。

农村人盖房子都是木质结构,所以一家着火其余的人家很容易也被烧到,周围几个邻居的家也都被烧了。但是那几个邻居虽然但是伤的一点儿不严重,顶多是破皮而已,一两个月就能完全恢复。

但是在女孩儿死后的一个星期内,所有人的伤口都开始恶化,包括为了把女孩儿带出火海而的那个警察。要知道那些人的伤根本就是皮肉伤,就算是一个人走背运死了,但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倒血霉啊。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