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职场 > 长河魂

更新时间:2019-07-11 16:17:47

长河魂 连载中

长河魂

来源:掌中云 作者:王雨 分类:职场 主角:卢作孚蒙淑仪

新书推荐,《长河魂》是王雨最新写的一本职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卢作孚蒙淑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有四个实业界人士不能忘记,他们是:搞重工业的张之洞,搞化学工业的范旭东,搞交通运输的卢作孚和搞纺织工业的张謇。长篇小说《长河魂》,描写了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以一艘小船“民生”轮起家,进入川江、一统川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长河魂 第14章 免费试读

人们咂嘴叹息、议论纷纷。

“所以,继我们在合川药王庙办了电灯厂、在总神庙办了电厂之后,又在重庆江北租用水月庵,建起了‘民生机器厂’委任陶建中为厂长。虽然只有两间破屋、10来个员工、4台车床,可我们的机器厂是会发展扩大的!因为我们有办好这件事情的决心,更因为我们有民生人,有像你们这些经过培训的人才!”

场内气氛热烈,大家鼓掌。

卢作孚挥挥手:“同学们,我要送给大家一些话:人生的快慰不是享受幸福,而是创造幸福,不在创造个人的幸福,供给个人欣赏,而在创造公众幸福,与公众一同享受。最快慰的是且创造、且欣赏、且看公众欣赏,这种滋味不去经验不能尝到。平常人以为替自己培植一个花园或建筑一间房子,自己享受是快乐的,不知道替公众培植一个花园或建筑一间房子,看着公众很快乐地去享受,或自己亦在其中更快乐。”

坐在后面的翠月边听边在小本子上记录。

“今后每人应练习其思想,使遇一问题即能分析清楚而求其适应之方法…”

卢作孚讲完话,各训练班即列队离开,甲板上还坐着个人,正勾头在小本子上写字。卢作孚走过去看,发现是翠月,她还在本子上记录他刚才的讲话。

卢作孚笑道:“翠月,你啷个也来了?”

翠月才发现卢总过来了,立即起身子,红脸道:“我,我刚才来给表哥和许师送麻糖,正好遇见你训话,就坐下来听,你讲得好好啊!”

卢作孚身后的孙正明怨艾道:“你不守纪律。”

“是,是。”翠月立即取出布包里那包麻糖来,“卢总,你也尝尝!”

卢作孚就拈了块麻糖吃:“嗯,好吃,湖北麻糖就是好吃!”对孙正明,“你啷个不吃,别个翠月是跟你带的。”

孙正明就吃麻糖。

卢作孚笑道:“翠月,你这个学生不错嘛,还不忘记你许师呢。”四处看,“呃,这个许五谷咋个跑了?”

“没跑,卢总,我在这里!”许五谷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笑嘻嘻地,“卢总,翠月这麻糖我最先吃到。”

卢作孚笑道:“你不仅要教她茶技,更要教她热心服务的精神。”

许五谷道:“现今翠月的茶技和服务都比我好。”

卢作孚呵呵笑:“那就好,那就好!”他下午要赶去峡区图书馆开会,是筹办10月10号开运动会的事情,“对不起,我不陪你们了,得先走一步,我要赶去北碚开会。”转身大步流星往汽船码头走去。

孙正明看看翠月,回身跟了卢作孚去,他要去送送卢总。

卢作孚确实忙,身为峡防局局长的他,是必须要时常驻北碚搞乡镇建设、剿匪、训练的,亦还要去合川料理公司的事务。重庆、北碚、合川三地跑,他常常是清早坐上水汽船去北碚,晚上搭木船来重庆,就在船上睡觉。或者是,下午由北碚步行或骑马去合川,次日晨搭汽船回北碚,午后由北碚乘船到悦来场摸夜路到重庆,晚上处理重庆公司的事务。现在又加上航务处处长的差事,就更是要忙于在三地往返。北碚的不少事情他都委托卢子英等人帮助办理。现在时间已过正午,这会议他还必须得亲自赶去主持。

卢作孚和孙正明走后,偌大一个趸船顶层就只剩下翠月、许五谷两人。翠月笑嘻嘻拈麻糖给许五谷吃,许五谷吃了个满面通红,他心里有鬼呢。天气热,他二人的衣裳都汗透。他看着身前的翠月姑娘,就想到家乡那熟透的葡萄,摘在手里软软地亮闪闪地。可眼前这熟透的“葡萄”是只可看不能吃的,心里就好难受。

“许师,你在想啥子?”翠月笑问。

“啊,我…翠月,你在‘民生’轮上还好不?”

“好呃,‘民生’轮船比起我爷爷在的那个‘厂口麻秧子’木船大好多,除了几道滩口要绞滩上行外,根本不需要人拉船,还开得风快。比起我在‘御锣’队也好,闲下来的时候,我可以站在宽敞的船尾对了流水和青山唱歌。”

许五谷听过翠月唱歌,歌声脆悠悠的,好听得很:“翠月,我就喜欢听你唱歌。”

“好呃,那我就给你唱。”

翠月边说边走到护栏边,许五谷跟随了去。翠月就面对了流水放歌:

清风吹来凉悠悠。

民生轮船下涪州。

一艘轮船变三只。

风里浪里走码头…

翠月展喉咙唱时,送了卢作孚回来孙正明走过来,在他俩身后兴趣地听。他很喜欢翠月,不只兄长般关照她,还有另外一种感情。精灵的爷爷孙魁亮早看出来,觉得他们这对表兄妹年龄是相差大了些,可也还般配。

翠月见表哥来了,胆子更大,又甩开嗓子唱:

喜洋洋,闹洋洋。

涪城有个小姑娘。

御锣班子唱春歌。

端端是个乖姑娘。

少爷公子她不爱。

心中只有船上郎。

翠月这歌唱得两个男人心里痒丝丝地,都鼓掌称好。翠月好得意,就硬要孙正明也唱。她晓得孙正明拉过船,会唱川江号子。孙正明推诿不过,就说,要得嘛,川江的滩口多,就唱段《数滩》吼叫了唱:

“朝天门”开船两条江。

“大佛寺”落眼打一方。

“茅溪桥”瞟见“杨八滩”

“黑石子”流水下“寸滩”…

孙正明这《数滩》唱得沙哑了喉咙,翠月高兴得跳着鼓掌。要许五谷也唱一段,孙正明也说,五谷,你唱一段。许五谷那心动了,他是在嘉陵江边长大的,时常听船工喊川江号子,红脸一阵笑,搜肠刮肚想起一段川江号子,唱道:

小河涨水大河清。

打渔船儿向上拼。

打不到鱼不收网。

缠不上妹不收心。

许五谷这么一唱,翠月那脸就红了,看着许五谷汗流的脸想,他还唱得好呃。话却是这么说:“哎呀,许师,你咋对人家女娃儿唱这个?”

许五谷嘿嘿笑:“我是听拉船人唱的。”

孙正明笑道:“要得,唱得好,拉船的人辛苦,喊这号子消疲劳。”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