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短篇 > 何处是归程

更新时间:2019-03-12 16:20:34

何处是归程 连载中

何处是归程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城里钟 分类:短篇 主角:苏枕段清琢

小说主人公是苏枕段清琢的小说叫《何处是归程》,它的作者是城里钟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为了苏枕,默默的陪着他十多年,成为一把锋利的羽刃,为苏枕博出一条大道,苏枕心安理得地承受着这份爱意。可后来段清琢要离开了,不想再过着只有付出,却毫无温柔回馈,看不到希望的未来。苏枕却强行困住她,困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何处是归程 第三章 主子 免费试读

清琢彻底丧失了言语能力。

钟簌本欲斩草除根,然而丧子之痛,岂能容对方轻易死去?

“既已哑了,那索性来个天残配地缺,”钟簌接过宫人递来的利刃,贴着清琢的面庞,“便连手脚也挑断了,省得你还能用书信告状。”

语毕,那雪亮刀刃已然刺进清琢的手腕,划开一道深口来,殷红鲜血直涌。

“啊啊啊—”

清琢张大了嘴,痛楚席遍周身,蔓延至四肢百骸,想要从钟簌手上挣脱,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只能承受着钟簌毫无技巧的蛮力刀扎。

许是嘲哳声音太过刺耳,钟簌微蹙眉头,终于还是松开了手,却转身吩咐道:“把她的嘴给本宫封上。”

清琢痛不欲生,然,连叫唤的资格也被剥夺,双手手筋悉数挑尽后,内侍欲再动手,门外望风的宫娥却骤然跑进来。

“娘娘不好了,陛下正朝此处走来。”

钟簌脸上血色倏然褪下,青白交加,双手一捏,掌心已是薄汗遍布。

她回头来瞧着清琢:“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崖香宫走水的时候,时值午正。

骄阳似火,又有东风相助,火势迅速变大,极快地升腾起浓浓黑烟。

陈国忠一眼认出崖香宫的方位,惊讶出声,待得回神时,苏枕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而去。

“陛下!”

钟簌迎面而来,发髻凌乱,双眸盈水,看起来好不凄楚可怜。

她一举扑进苏枕怀中,同时止住了苏枕仓皇无措的脚步:“求陛下为臣妾做主。”

“琢姑娘既已是陛下的人,陛下又将后宫琐事交予臣妾,臣妾为陛下着想,摒弃了琢姑娘谋害黄嗣之罪,方前来欲给琢姑娘一个名分,奈何…”

“奈何琢姑娘一定要皇后之位,并扬言要取臣妾性命,幸而臣妾得以逃了出来…求皇上,给臣妾做主!”

“她人呢?”苏枕已无暇顾及钟簌言语,“朕问你,她人呢?”

钟簌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反倒是赶到的陈国忠,一扬手中拂尘,神情凶恶,才逼得一个宫娥怯生生开口。

“琢…琢姑娘还在崖香宫内。”

苏枕推开了钟簌,尚未抵达崖香宫,已经将外衫脱掉。

望着越烧越烈的殿宇,苏枕胡乱舀了水缸中的水浇在身上,便一头扎进了火海当中。

那个女人,从她八岁起,他便叫人传授许多,又为他历经生死多回,这一小小的火势,又怎么能困得住她?

她分明是能够逃得出来的。

如今清琢还在火海中,只能说明,她本意不是求生,而是…求死!

他才是她的主子,是生是死,从来不是她说了算。

就因他在段明安的尸身前要了她,她便要如此来以示决心吗?

“清琢!”苏枕不知是急是恼,脸上沉郁得叫人胆寒,“你若胆敢死,朕便再将段明安的尸身拿来鞭笞,用他骨灰制成石砖,千人踏,万人踩…”

话语刚落,噼里啪啦的木头烧毁声中,耳边传来轻微的响动,足以叫他的身躯紧绷。

苏枕瞳孔皱缩,视线紧锁在角落里被火烧断的掉落椽木包裹的小小身影上。

“砰—”

电光火石之间,头顶蓦地掉下一根火柱,如同天堑,生生阻隔在两人之间。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