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短篇 > 先婚后爱:狩猎冷情总裁

更新时间:2019-03-13 13:17:58

先婚后爱:狩猎冷情总裁 连载中

先婚后爱:狩猎冷情总裁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溪红 分类:短篇 主角:沈星羽唐靳禹

主人公叫沈星羽唐靳禹的小说是《先婚后爱:狩猎冷情总裁》,是作者溪红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颗肾,换三年婚姻。值不值?沈星羽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爱惨了那个男人!当年救命之恩,如今以命护之。奈何造化弄人……认错了人。将本该捧在心尖的女人伤害至深。沈星羽:放我走吧,就当我当初鬼迷心窍想要嫁给你,...展开

本书标签: 娱乐圈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先婚后爱:狩猎冷情 第十二章 唐家人手上不沾血 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唐家人手上不沾血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的电话已经挂断了很久了。

能活多久都是未知…

他踉跄着,狼狈着转身走到钢丝床的旁边,轻轻的掀开薄薄的毛毯,女人的额头出了薄薄的一层汗,脸上青紫红肿一片,不仅不好看,甚至可以算的上是丑陋。

紧闭的眼睛,微蹙的眉头。

眼角还能看见一道浅白色的泪痕,牙关紧咬着,浑身都在不停的颤抖着。

长长的指甲抠着掌心,指关节发白,可见是多么的用力。

他陡然想起几个月之前,他和这个女人坐在咖啡厅里,她姿态睥睨,眼角眉梢皆是风情,什么都不要,一颗肾换来了一段婚姻。

“喂,沈星羽,你没事吧。”

颤抖着声音,轻轻的用手指拍打着她的脸颊,却发觉,额头都是冷汗,就连嘴唇都变成了青紫的颜色。

呼吸都变得浅淡,几乎感受不到。

他顿时心慌乱了起来,弯腰一把将她抱起来,转身就急速的往房间跑去。

一进房间就将她放在床上,也不管她身上是否脏乱,直接就用被子将她裹了起来。

沈紫灵急匆匆的从门外小跑了进来,脸上尽是焦急的神色,声音都变得颤抖了起来:“靳禹哥,小羽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说着,便想要推开唐靳禹凑上去去看沈星羽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唐靳禹却没有让开,而是一把将她圈在怀里,薄削的唇贴着她的耳廓,轻声诱哄着:“乖,紫灵,别进来,你刚刚做了手术,不适合大喜大悲的,若是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也不要伤心。”

三长两短?

沈紫灵的身子猛地僵住,猛地攥紧手指,尖锐的指甲掐到掌心的嫩肉。

若不是想要给唐靳禹留下一个爱护妹妹的好形象,她此时恐怕要兴奋的尖叫起来。

这个**真的要死了么?

她要是死了,她和唐靳禹之间就不存在任何的障碍了。

她的身体,沈星羽的存在。

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是阻碍了。

这样想着,身体都因为兴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埋在男人的怀里,紧紧的圈住男人的腰。

唐靳禹却以为她因为担忧而情绪激动导致快要流泪。

连忙将她从自己怀里撕扯开来,拉着她的手腕,直接拉到楼下:“老王,送沈小姐回去。”

老王连忙点头:“好的,少爷。”

沈紫灵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唐靳禹,却发现男人紧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看着她,不由得愤恨的跺了跺脚,转身直接走出了唐家的大门。

坐在车上的沈紫灵,目光幽幽的看着这栋豪华无别墅。

心底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要成为这栋别墅的女主人。

唐靳禹又走回房间,床上的女人又缩成了一团,偌大的床,只有最边缘的位置微微下陷着,无端的显的有些可怜,莫名的,心底的烦躁愈发的剧烈起来。

这种情绪来的莫名其妙,却也不知道往何处抒发。

其实沈星羽对他来说,其实并不陌生,犹记得那时候他刚和沈紫灵确定恋爱关系的时候,这个女孩就一直出现在他们的身边,不声不响的,就连吃饭,都坐在最角落里,小心翼翼极了。

大约除了逼他结婚的那天情绪张扬之外,再也没有那样外放的时刻了。

想了想,还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唐海渊的号码:“四叔,你能到雪海居来一趟么?”

唐海渊正好开车到了这边,直接拐了个弯往雪海居开过去。

不到三分钟,车子便稳稳的停在了门口。

他一进门便被小女佣给带到了二楼唐靳禹的房间里。

站在门口,唐海渊看着里面的景象,不由自主的顿住脚步,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冷嘲的:“嗤。”

唐靳禹转身就看见穿着白衣的男人,长身玉立的站在门口。

“四叔。”他有些惊喜的看向他,连忙站起来:“你快过来看看,她一直在发抖。”

唐海渊眯着眼睛睨了他一眼,这才站直了身体走到床边,从随身的药箱里拿出检查的东西,开始为她检查身体。

掀开被子,看着还穿着睡裙的女人,睡裙因为唐靳禹的之前的粗鲁,而直接拉到了腰眼处。

呈现在两个人眼前的,就是一双笔直洗白的双腿,和一个**的,穿着粉色小可爱的**。

唐海渊眉宇微挑,脸色未变,倒是唐靳禹猛地伸出手,一把就将被子又盖了回去。

“四叔,等会儿,我给她整理一下衣服。”唐靳禹笑的有些牵强。

没有掀开被子,而是直接伸手进被子,给她拉裙子,却不想,却一下子触碰到她**的**上面。

细腻的微凉的皮肤一下子透过他的掌心传到了他的心底,不由自主的搓了搓牙齿。

尽管他和沈紫灵恋爱好几年了,但是沈紫灵身体不好,他一直都没有什么逾越的举动,在这方面,他也算得上是新手了,压抑着想要再次抚摸的欲望,僵硬的将裙摆给他拉好了。

这才又将被子给拉开了。

这次长长的睡裙,将她的双腿包裹的只剩下两个脚丫子。

唐海渊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这才带上听筒开始听心音。

越听眉头蹙的越紧,最后抿直的唇线,显然是真的生气了,转过头来,抬起脚,对着自家侄子的腿狠狠踹了一脚。

突如其来的疼痛和力道,唐靳禹狼狈的摔倒在地毯上,剑眉猛地蹙起,刚准备开口训斥,却突然想到,踹自己的不是别人,是自己的四叔。

强势起来的气势一瞬间一落千丈。

看向唐海渊的眼神茫然无比。

“混账东西,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们唐家人的手上不允许沾染人命。”唐海渊的声音不大,就连语速都不快,偏偏让唐靳禹觉得这位四叔是真的生气了。

只是…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唐海渊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将他拎到床边,狠狠的摔了下去。

身为军人的气势将唐靳禹压制的不敢反抗。

“我不管你们当初是因为什么结婚的,你愿意也罢,不愿意也好,但是既然你娶了她,那么她就是你的,一个男人,连属于自己的都背负不起,你还能背负的了什么?”

唐海渊是真的生气了。

他虽然是个医生,却也是军队出生,这辈子,两个肩膀,一肩扛着国家,一肩扛着。

却没想到,回家后才发现,家里的人都已经歪到了亚马逊去了。

“打老婆快活不?一巴掌下去多快活啊。”唐海渊眯着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唐靳禹被唐海渊的一顿臭骂给镇在了原地。

“四叔,你先给她治疗行不,我们的事情我们之后再说好么?”

他没办法反驳唐海渊的话,但是他现在更关心躺在床上生死不知道的沈星羽。

唐海渊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这才开始伸手将黏在她脸上的头发给拨开,脸上的青紫更加的狰狞,唐海渊又忍不住的瞪了唐靳禹一眼,这才冷着声音哼了一声:“她的药呢?”

“我去拿。”

唐靳禹连忙起身下楼,将餐桌旁边的小药瓶给拿了过来。

唐海渊伸手接过药瓶,倒了一颗,刚准备塞进她嘴巴里,却突然发现这药丸外面包裹的粉末似乎意外的多,不由得眉眼凝了凝,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靳禹,你现在去最近的医院再买一瓶这个药过来。”

“什么?”

“这个药有问题,暂时不能要了。”

什么,药有问题?

唐靳禹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原本因为看见唐海渊而削弱的气势在这一瞬间,又变得凌厉了起来。

如果这个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沈星羽的药里下药的话,那就难保不会在哪一天在他的饭里面动手脚,这样一想,唐靳禹不由得觉得后怕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沈星羽,更是为了他自己的人身安全。

“雪海居已经不安全了。”唐海渊也脸色凝重了许多:“而且,这人还是冲着沈星羽来的。”

说着,不由得凝目看着唐靳禹的脸:“你知道是谁在伤害她?”

明明是疑问句,却偏偏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是那个沈家的大姑娘?”

“不是!”

唐靳禹大声的反驳道,色内厉荏的厉害,一双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唐海渊的脸。

似乎只要他坚持,唐海渊就能收回刚刚的话一样。

“呵呵。”唐海渊冷笑一声:“你说不是就不是吧,我要给她治疗了,你不想她死的话,现在就去买药。”

唐靳禹手指猛地攥了一下。

他想要大声的告诉唐海渊,沈紫灵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的可爱,多么的乐于助人。

曾经是怎样将身为陌生人的他悉心照顾。

可是只要触及唐海渊那双漆黑的眼睛,他就说不出话来,张了张嘴,最后只能狼狈的抓起车钥匙转身快速的跑了出去,开着车就直奔市立医院。

唐海渊则是从自己的药箱里抽出一针护心针,这是他在下午接到唐靳禹的电话时,特意塞进包里的。

没想到,还没过几个小时,就用到了。

直接将床上的女人翻过身去,给她的**扎了一针。

细长白皙的腿儿再次暴露在眼前,在**的**上面。

唐海渊冷哼一声:“不让我看,这不是就看见了么?”

唐靳禹回来的时候,沈星羽的情况已经好了不少。

至少脸色已经不是泛着铁青了,虽然还是苍白,却不是死气沉沉的那种惨白。

唐靳禹小声的喘息着,将手中的药瓶递给唐海渊,男人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从里面倒出一颗药给沈星羽喂了下去。

眼看着沈星羽的眉宇舒缓了下来,唐靳禹这才舒了口气。

唐海渊收拾东西:“走吧,我晚餐还没吃呢,饿死了,让你家厨师做点吃的。”说着,便拎着药箱出了房门,走到一半,突然脚步顿住,侧过身子看向他:“你也过来一起吃吧,正好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