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东江文学城 > 小说库 > 言情 > 相公:我有喜了

更新时间:2019-08-22 09:32:49

相公:我有喜了 连载中

相公:我有喜了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轻笑生 分类:言情 主角:秦珂东亭王

主人公叫秦珂东亭王的书名叫《相公:我有喜了》,是作者轻笑生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王爷,你这么晚把小爷请来到底何事?你再不吱声小爷可要走了,”秦珂懒懒打个哈欠,“困死了。”“你是谁的爷?!”东亭王怒不可遏,大掌一拍,桌子裂成几块,茶盏叮叮当当碎了一地。“哎?瞧您这话问的,人家可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公:我有喜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秦珂不知道他不自在什么,只道:“跟你长得很像?你最近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人长大了跟小时候可就不一样了。”

“嗯,这个,其实我每次出门,都会找机会约他见一面......”

“啊啊啊!”秦珂突地想起来了,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指着他的鼻子大叫:“怪不得你从不爱带我出去,就算带我出去也打发我去买这个买那个,合着你见儿子哪!”可是,见儿子也用不着偷偷摸摸的吧?又道:“老头儿,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见面?日后若是亲兄妹路见不识擦肩而过,像什么话呀?”

秦然摸摸鼻尖,神情更加不自在,嚷道:“你说像什么话?再说,你可不是我亲生的,别一口一个亲兄妹亲兄妹的。”他实在不愿承认,他是怕她祸害完他之后又去祸害他儿子。这回不得已之下让她投奔他,其实也是留了后手的......

“你”秦珂惊讶地抖着手,伤心他居然讲得出这样的话,“你什么意思?当我爹很委屈啊?”

秦然不搭她这茬,干咳两声拍拍她的手,从脖子上解下一块玉递给她:“他跟我长得很像,你肯定能认得出他。再说,他曾见过你几次,你拿着这个他定会认出你来的。”

秦珂接过玉揣到怀里,抿着嘴听他继续说。

“丫头,我大限将至,护不了你了。唉,你待在谷里再练两年武功,就出谷去吧。”秦然叹了一声,犹豫半晌,终于道:“丫头,你是我在山脚下捡到的,那时你的褥子破破烂烂,恰是被人从上面扔下来的。你......你莫要管我是如何知道的,反正你身份十分特殊,待在京城十分危险,尽量往远处走走吧。”

说着,在枕下翻了翻,摸出一个木制面具递到她手中,又道:“我闲来无事做了这个,你万万记住,若是留在京城,一定要带上它!”

秦珂点点头,接过一看,乃是半张面具,正正能遮住她的眉眼与半个鼻梁。面具雕刻得很精致,触手细腻,也不知他打磨了多久。

“丫头,你......”

“哎?”秦珂按住他,纳闷了:这都临死之人了,咋还这么精神?疑道:“老头儿你莫不是吓我的吧?这种事情用不着演练啊?”

秦然被她这么一说,怔了怔,显然也很诧异自己还有气儿。摸了摸鼻尖,试探道:“那,要不你去给我煮碗粥?我这会儿还真有些饿了。”

“好,你等着。”秦珂从容地收好面具,真就踏出房门,煮粥去了。

两刻钟的功夫,粥煮好了,她端着粥走进屋来:“老头儿,我跟你讲哦,我今天煮的粥可香了,我从来没把火候掌握得这么好过。”

“老头儿?”

“老头儿?”

“老头儿!”

床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秦珂诧异地搁下碗,走出房门。

院中也没有他的身影。

“老头儿?秦然”秦珂双手捂在嘴巴一圈做喇叭状,对着四周山林喊起来:“老头儿,你跑哪儿去啦?回屋吃饭啦”

她喊了半晌,也没有人回答。不由觉得诡异:难道被狼叼走了?

他刚刚虚弱成那样,怎么可能自己跑出去?思索间,将整个山谷翻了个遍,奈何就是没有他的人影。

不能真被狼叼走了吧?秦珂就不信了,哪有那么没品的狼,吃了肉还不算,骨头都不剩下?无论如何,以他虚弱得爬不起来的样子,不可能自己走远。

她将山谷翻了几遍,直到天黑,还是没见着他的影子,只得回了茅草屋。

天黑了,屋里就她一个人,少了那个温暖的大叔,还真有点冷。

秦珂反正睡不着,抱着腿坐起来,觉得真是奇了,他到底跑哪儿去了?

他,该不会是骗她的吧?她脑际一下子被闪电劈了般,锃亮锃亮:他,该不会是不想要她了,故意装病,凑这个功夫偷偷走了吧?

可是,嘛费那么大功夫?

她思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头绪。第二天,照旧满山谷地去找。

第三天,找。

第四天,找。

......

连找半月,仍旧不见任何踪迹,这才放弃。

郁郁葱葱的山谷忽然蒙上一层灰一般,再不能让她神清气爽,畅快欢乐。

第五章凤林见闻

三年后。

春风将整个冬的寒气全部融解,吹掉人身上一层层的厚衣,带来一阵阵的暖意。

凤林镇,大街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到处是冬眠出窝的旅人。酒楼茶馆里,坐着四处行走的商人和剑客。

“让你给爷捶腿,站那么远做什么?”凤林最大的酒楼,福满楼,坐了两桌不同寻常的客人。这两桌客人皆是男子,长得高大粗壮,眸色不是北夏国特有的漆黑,而是浓浓的茶色,泛着野性的光芒。

长得最高大粗壮的黑衣大汉,一把拽过两臂之外的瘦削青年,大眼圆睁:“说你哪,耳朵聋啦?”

这个瘦削青年长得更奇特,金发碧眼,皮肤白皙,五官深邃,是这片大陆上极为罕见的人种。他紧抿着唇,平静地蹲下身给那男子捶腿,暗暗祈祷不要再出现那样的事情。

然而他的希望落空了。就在他蹲下不久,黑衣大汉粗粝的大手顺势落在他脸上,一路往下......

“请您不要这样!”他虽被卖为奴,但毕竟是个男人,怎能忍受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瘦削青年侧身躲开他的手,压抑着怒气平声道。

“放亮你的招子!”黑衣大汉不屑哼笑一声,手掌更放肆地探下去:“还是说,你更喜欢每天被打的日子?”

瘦削青年用行动表达了他的抗议。他一把推开黑衣大汉的手,挣扎着站起身来,阔步后退两步站着。然而又不敢退得太远,仍旧与他两臂之隔。

黑衣大汉冷冷一笑,右腿闲闲地往上一抬,正对着他的胸口不过几寸距离:“不想挨打的话,乖乖爬过来。”

瘦削青年平静地低下头,既不屈从也不抵抗。

黑衣大汉见他不听话,瞳孔一缩,抬起的右脚缓缓收回,继而重重地踹向他的胸口,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瘦削青年被他狠狠一踹,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撞上楼门口的门扇都未停下,居然连人带门一起飞出,“哐当”一声落地。

门口一个刚要入内的少年嘴巴张得圆圆的,惊异地看着他嘴角汩汩流出的鲜血,内疚不已:要不是他闪身而过,要不是他没瞧清他是个人,他早接住他了,何至于让他摔得这么惨?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