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长文 > 正文

自然是杀人,霸道

时间:2018-08-10 08:03:23 标签: 霸道,杀人

在霸道王座看来,即便梦旋不会亲自动手将张扬拿下,也会号令在场所有人动手缉拿,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梦旋会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他喵喵的,霸道王座气的肺都要炸了,老子每年给你们裁判所送去大把大把的钞票,竟然是白眼狼。

而随着梦旋的声音,众人都不自禁地看向倒在地上风云的尸体,一时间,众人面色皆变得古怪,表情各异。

风云虽然死了,可是,他皮肤的表面却起了一层银色角质,更加令人恐怖的是,这些银色角质似乎是活的,依旧在缓慢地蠕动着。

而且众人都看得清楚,这些银色角质的形状,都和风云那个诡异的五朵云花的形状一样,极为形似。

这预示着什么! 很多人心知肚明! 毫不夸张地说,虽然联邦对变异人下达了击杀令,但是在地下世界中,植入变异种子和改造变异人的事件并不足为奇。

有时候就是这样,总有那么一小撮人在冒天下大不讳铤而走险,亦或是,根本就是绝大数人都在做着同一件事,但是在潜规则之下,暴露的便是所有人的敌人。

看着地上的风云,霸道王座骇然变色,足足愣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才反应过来,赶忙下意识地开口解释道,“大家不要多想,这只是某种精神秘技罢了,并非想的那样。

” 是不是如此大家心知肚明,没有人会当出头鸟,而霸道王座仅仅也是需要一个借口罢了。

为了转移众人目光,霸道王座顺势开口,“梦旋大人,这人已经被田雷和秦闯两位队长判定为异端,可惜被他偷袭击杀……” 这次,他的话依旧还未说完便被再次打断,打断他的仍然是梦旋。

“这件事我自会处理。

” 梦旋静静坐在椅子上,再次轻轻抿了一口红酒,淡淡地说道,“还是那句话,霸道王座还是先处理眼下的事情吧。

” 闻言,霸道王座完全愣住了,不可置信地望着梦旋,一时竟然无法理解梦旋这句话的意思。

第一次说出时,他原以为是暗指风云身体异变所带来的麻烦,可自己开口掩饰似乎并未在意,现在第二次说出这句话,难道…… 霸道王座的表情晴不定,思来想去,他认为梦旋这句话最大可能,便是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动手,暗示他处理,也就是当场将张扬击杀?她会在暗中出手 他的脑袋上立时顶着三个大大的问号,再次细细思量,越想越觉得是这种可能性最大,他可不认为裁判所能放过这家伙。

随即,心神大定,霸道王座这才抬起头狠狠地盯着张扬,坑坑洼洼脸上的肌肉都在跳动,“张扬,你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自然是杀人!” 张扬一袭大众装,声音很淡,甚至嘴角还噙着一抹浅笑,如果之前的话,肯定会认为他是白痴,可现在说出来,却让人感到莫名地惊慌。

“杀人?”霸道王座忽然仰天大笑两声,止住,“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跑到我这里来杀人,我看你是活腻了。

” 他嘴巴很强,但心下却极为忌惮张扬的实力,因为他完全看不透,而且他甚至怀疑之前暗中控制少年出手的就是此人。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他忌惮到了极点,可面对如此众多人和势力,他不得不站出来。

“你是白痴?”张扬浅笑横扫他一眼,淡淡道,“我杀都杀了,你还在说废话。

霸道

” “你别忘记了,这里是星海之湾,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属于风神庄园……” “老子踩的就是你风神!” “你……”霸道王座怒不可喝,“这样说来,你是专门来此挑衅我风神庄园?” “呵!”张扬嗤笑一声,眸子中却无半点笑意,凝视着霸道王座,“老子就是来挑衅的,怎样!” 哗! 闻言,所有人皆是大惊! 还需要说什么? 不需要!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与打脸,根本未将风神庄园放在眼中。

而且语气还是如此嚣张,行事如此横行无忌! 霸道王座那张丑陋的老脸更加狰狞可怖,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有必要在说么?即便是老辣如狼的霸道王座都难以承受。

他已经受伤,但身为势级,被普通人踩断手脚,方才一番恢复已经可以行动,虽心有忌惮,可他相信,裁判所的梦旋绝不会袖手旁观。

“风神绝杀阵,给我杀!” 霸道王座衣角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周身上下涌起一股无形的‘势’,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血煞之气透而出,肆意激荡。

嗖嗖嗖嗖嗖嗖! 连续八道身影如同矫健的猎豹,在地上划出一道道残影,四人在地,四人跃至上空,同时对张扬展开暴风骤雨地攻击。

这八个人的战力皆都不凡,都是霸道王座座下高手,而且长年练习合击之术,寻常情况下,即便是霸道王座独自面对都得小心翼翼。

一时间,八道身影仿若残影盘旋穿梭于场内,彻底将张扬围困在当中,暴风骤雨地对撞一刻都没有停止,噼里啪啦爆痘子般的声响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霸道王座也大吼一声,此时可不需要什么面子,心有忌惮之下,他只想着将这青年活活撕碎。

但凡熟悉霸道王座这个名字的人,都知道他修炼的乃是血煞之气,配合一套霸道杀拳极为凌厉,他也因此而得名。

而且,他刚刚突破势级不久,便已经隐隐领悟了‘大势’的门槛,出手便爆发着令人心悸的波动,一股凌厉而又恐怖的血煞气息迎面扑来。

虚空中仿佛有重重血浪染红当空,鲜红的血红色又像是血腥地火焰在腾腾跳动。

人未到,血煞先行! 重重血浪中,仿佛有无数的嘶吼滚滚激荡而来,竟然想直接穿过肉体,影响张扬的神经和脑域。

“轰!” 虚空都在颤抖,霸道王座带动着楼宇的大势而来,声势实在太过惊人了,一拳挥出,空气彻底扭曲,大势甚至能够影响空间,爆发出最强地力量。

大厅之内瞬间被血煞笼罩,只能听到那嗤啦啦霹雳啦啪尖锐地风啸之音,只能看到霸道王座那拳头当中闪烁着的红芒。

嗡! 一道涟漪轻轻荡起,下一刻大厅恢复正常! 所有人全都屏住呼吸,紧紧盯着。

场内,张扬的身影飘忽不定,完全陷入在了扭曲之中,诡异的是,他所走过的空间像是完全的变形,人们观望的瞳孔中,似乎有种隔着浴缸看人的视觉触感。

突地。

他的身影徒然静止,面对两位刚刚交叉补位而来的身影,闪电般抬起手臂,手掌如刀,连续抖动。

又在刹那间转身虚空一划,直接从身后偷袭而来两人的中间错身而过。

霸道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连续四声清脆地脆骨响传来,并且伴随着四声惨嚎,他们如同受到了不知名的重击,还在半空中便横着飞了出去,还未落地,已是没有了呼吸。

并没有完! 张扬的身体划过一道残影,出现时,已经到了另外两人身前,闪电般扣住他们的的手腕,猛地向着怀中一拽,松手,又在刹那间伸展双臂,向前跨出一步。

这一刻他身上的衣衫都在哗啦啦地响动,双臂如龙摆动,狠狠地轰在他们的胸前,肉眼可见的一道气浪浩荡,两人在卡擦咔嚓脆骨响声中,双脚拖着地面倒退出去十几米,轰然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此时,霸道王座地霸道杀拳已然袭来。

虚空中仿佛有重重血浪,赤红血芒腾腾跳动,翻涌着滔天血煞,汹涌而来,轰然一声巨响,霸道王座一拳带动着浩荡血煞冲向张扬。

轰! 没什么花俏,只是绝对力量地碰撞,张扬同样以铁拳相迎,如同金铁交戈之音传来。

两人之间,一股极其狂暴的气浪浩荡开来,一层一层连绵不绝,将大厅内的桌椅红酒全部倒卷在半空,又在坠落中崩碎。

“啊……” 霸道王座双目赤红,如一头凶兽般咆哮,连续轰出十八拳,这就是霸道杀拳,一拳比一拳重,第二拳又叠加第一拳的力量,伤人伤己,霸道之极。

然而,张扬似乎根本没有觉察,每一拳都毫无花俏的相应过去,恐怖的波动,在剧烈翻涌,血煞的红芒,可怕无比。

四周,观战的众人全都骇然失色,这种战斗实在激烈无比,他们自问根本无法匹敌。

同时,场中最后两人也借此机会,闪电般袭杀向张扬身后。

“去死!” 霸道王座愤怒咆哮,挥动铁拳,打出了他最强一击,这已经是霸道杀拳力量的极致,不但有叠加效果,更是带动着四周大势蛮横压迫而来。

狂暴无匹的强大气浪浩荡,崩碎一片又一片的地面,这里像是遭遇了可怕的狂乱雷击一般,漫天都是飞舞的尘土碎屑,在刺目的红色光芒中,全部爆碎。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被如此威猛的杀拳掀的后退不止,有人甚至已经瘫软在了地上,面露骇色,难以置信。

场内,唯有梦旋以及旁边的海云天还安安稳稳坐在那里,两人周边的一切都完好无损,无论是桌椅还是酒杯,都没有破碎,可见两人的不同寻常。

霸道王座最强杀拳已然轰出,且涌动着血煞奔雷之势,不知如此,另外两人也在同一时间袭来。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场内中央张扬身上。

轰! 一瞬间。

当霸道王座最凶悍的杀拳触及张扬拳头时,当那两人的拳脚已然袭在张扬肩膀时,发出雷霆般的彻响。

霸道

嗷吼……吼……吼…… 徒然间! 一道苍茫的吼声不知从哪里响起,只见张扬周身黑芒涌动,那些黑芒宛如一条神龙一般在他身上盘旋环绕。

喀嚓喀嚓! 两个已经击中张扬的高手还不知怎么回事,只感觉一股磅礴到仿若可以撼动天地的力量反震而来,两人发出凄厉的惨叫横飞出去。

“啊……” 紧接着,传来霸道王座的惨嚎声,众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整个大厅都开始剧烈摇晃起来,被一片黑暗所笼罩。

砰砰砰砰! 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一刻也未停止,天花板徒然破开一个五米粗的大窟窿,紧接着又破开一个,四周的墙壁地板均是发出偌大的声响,像是末世在摇动。

砰砰砰! 梦旋和海云天周边的桌椅刹那间崩碎化作齑粉,两人手中的酒杯砰然碎裂。

哒哒哒! 两人被这股气浪连续冲击着后退出去十几步才堪堪站稳身形。

梦旋那双妖娆的眸子中震惊骇然,但转瞬之间就变得惊喜莫名。

而海云天那张英俊飘逸的脸上,阳光般的笑意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双眸中充斥着骇然,脸色晴不定。

能在千万人中脱瘾而出成为八少煌之一,海云天的自然具有一定眼力,可正是因为如此,他心下才有诸多的疑惑。

他能清楚分析出来,张扬的力量并不强,似乎是界级后期,但是对方那可怖的战斗意识,却让他和身为势级的霸道王座不分上下。

尤其是出拳的空档和时机,把握的极其精确到了毫厘之间。

刚才看似两人在对轰,实际上,海云天看的清楚,霸道王座每一拳轰出后,拳头上的力量在旧力失去大半,新力还未生出时,就在那样的时机,张扬出拳与其对轰。

毫不夸张的说,海云天自问施展秘武技,虽然可以将界级力量放到最大,但力量的运用却无法达到轰碎这里所一切的效果。

这人真是一名普通的自由军? 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联邦有这么一号人物! 他面相如此年轻,最多不过二十六七,可展现出来的实力,却让海云天隐隐嫉妒,甚至忌惮! 砰砰砰砰! 爆裂声停止,大厅之内已是一片狼借废墟,哪里还有半分豪华奢侈的痕迹,众人皆都骇然,向着场内望去。

那人,那个青年,那个曾经的自由军,依旧静静的站在场中,就仿佛从未动过一样。

在他对面,霸道王座也静静的站在那里。

张扬的唇角已然高高扬起,但绝不是在微笑,双眸深邃却闪烁着肃杀和恒古的冷漠。

而霸道王座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碎不堪,捂着胸口,那张坑坑洼洼的脸上充斥着难以置信的骇然,整个身体微微颤抖着,像是看到了什么大恐怖的事情。

霸道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