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文 > 正文

算计,女孩性格张扬给人感觉

时间:2018-08-10 08:06:05 标签: 算计,张扬,女孩,性格,感觉

“很普通的一个人。

” 白不凡双眼盯中安和平张扬的简历着不远处的张扬,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红色的美酒荡起一圈圈水晕,轻轻抿了一口,重复一句,“很普通!” “是很普通,实力却并不普通。

” 海云天永远无法忘记当日在星夜之湾时,自己的木魑生魉被对方轻易揉碎,却依旧没能试探出他的真正实力。

“云天,你就是在他手中吃了一个暗亏?”白不凡眼睛更加灼亮,“那样的话,可真是很好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 突地。

白不凡神色微微一顿,看到不远处张扬突然一把将梦旋搂抱在怀中时,手中的高脚杯猛然一顿,里面的红酒扑哧扑哧开始剧烈沸腾。

“很好,敢杀风云和霸道王座,已然有几分胆色,竟然连梦旋也敢侵犯,很不错,非常让我意外的一个对手。

” 言罢,仰起头将沸腾第红酒一口灌入口中。

海云天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他和梦旋属于点头之交,但也清楚梦旋在裁判所的地位,虽然表面风骚,但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侵犯。

而且,他更清楚,梦旋这女人绝非善良之辈,狠辣程度绝不在他们之下,不然又怎能掌控裁判所一个分部,成为红衣主教。

“你说,那个姓张的是不是梦旋的……”白不凡森森地声音传来,似自语又似询问。

海云天微微沉吟,道,“他击杀了田雷和秦闯,梦旋连眉头都不眨一下,可我又调查过,他绝不是裁判所的人,想来有这个可能是……” “面首!”白不凡咧嘴似乎在笑,“其实我也很有兴趣呢,梦旋那个尤物被压在胯下的情形,我都梦到好几次了,真他娘的想看看她发骚浪叫荡妇的瘙样。

” 海云天不动声色,只是轻轻瞟了一眼自顾望着的白不凡,他能明白他话中的含义。

“姓张的虽然有点实力,但之前也是默默无闻,尽管表面上退出了战神军团,却又冒出个眼镜蛇蛇王,现在似乎又和裁判所扯上关系……” “那又怎样,这里是天网。

”白不凡说着,站起身向前走去,声音传来,“说不定可以一劳永逸呢。

” 海云天瞳孔一缩,瞬间收敛,脸上呈现柔和地笑意,相继起身,“你想怎么表演?” “先舍一杯酒,如行不通,舍一人足矣。

” 闻言,海云天轻笑一声,举目四望,喃喃道,“我也开始喜欢这个鬼地方了。

” 这里是天网神宫,不管是谁进入这里,必须都得遵守规矩,无论是裁判所的主教,还是地下八少煌,亦是功勋世家少爷,都不会轻易破坏规矩,因为他们很清楚破坏规则的下场是什么。

张扬固执的人

可是,同样是一把绝世利刃,借来的刀,同样可以杀人。

无论是海云天还是白不凡,能成就今天之地位,足以说明二人优秀乃是天之骄子,况且彼此出身都是不凡,对联邦之内的诸多规则都有涉及,思量权衡之间把握的相当精确。

“不知有没有没打扰两位。

” 虽是询问,无论是白不凡还是海云天都没有任何停顿坐在张扬对面。

梦旋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刚才看到白不凡领着人走向这里时,她便想拉着张扬离开。

并不是害怕,而是她知道,不论白不凡还是张扬,都不是安份的主,一个比一个狂,一个比一个胆大包天。

白不凡狂,乃是他身后有功勋血杀白家,而他自身实力同样不凡,不然的话,堂堂八少煌之一的海云天和他走在一起,却隐隐以他为主导。

况且,功勋血杀白家绝非寻常的功勋世家,而是天变之日才浮现的隐藏势力,更是一个古老的家族,绝非陆家那样的功勋世家,两者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就像是同在一个大殿,一方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而一方却是俯首称臣的臣子,白家绝对是功勋世家秩序中的帝王,但张扬女巨人个人照陆家却是连臣子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个把门的狗而已。

张扬呢! 梦旋不知道他究竟还有怎样的背景,但此人的轻狂绝对没有下限,对上白不凡同样胆大包天的家伙,真不知会发生怎样的碰撞。

当然,这些都不是梦旋关心的,她所在意的是这里的环境,这里乃是天网神宫,没有人敢挑衅这里的规则,万一打起来…… 梦旋不敢在想下去,或许,最后的结果是,白不凡仗着白家的脸面不至被轰杀,可张扬呢?依靠眼镜蛇?别开玩笑了,天网连裁判所面子都不卖,何况眼镜蛇。

还有更担心的,那就是张扬的性格,这家伙绝对属于诡异型的,即便在这里动手,也要讲究事出有因,主动挑衅和被动出手的后果绝对是天差地别。

看到梦旋愣神,而张扬却是低着头把玩发送器,白不凡柔一笑,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听闻阁下几日之前曾经击杀霸道王座和风云,其实我很佩服阁下的胆量……” 白不凡脸上笑意愈发明显,手腕翻动,凭空出现一个高脚酒杯,杯中是黏稠血红地红酒。

旁边另外一张桌子上的一位打扮妖娆的女子会意站起身,接过酒杯,摇曳着曼妙的身姿走向张扬。

“不论敌对与否,我白不凡一向敬佩胆量大之人,阁下有资格让我敬你一杯……” 正说着突然停止,因为他发现对面的这个人似乎并没有在听自己讲话,甚至连看也没有看,依旧把玩着手中的发送器。

无论是白不凡还是海云天都是人中之龙,他们的性格或许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不容任何人无视自己。

比之海云天,白不凡更甚。

张扬固执的人

“你不是想回去么,走吧。

” 反观张扬忽然站起身拉着梦旋向外走去,刚才的一切对他来说仿若都不存在,比之空气还要空气,直接与迎面而来的妖娆女郎错身而过,原本女郎笑吟吟的表情变得不知所措。

嗖嗖! 跟随白不凡的另外两位女子霎时拦住了去路。

身后,白不凡柔的笑音传来,“从来,从来没有敢如此无视我白不凡,朋友,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句话还没有弄懂啊。

” 梦旋下意识地挽着张扬的胳膊,她怎能看不出白不凡的用意,自己这方都这般容让了,竟然还咄咄逼人,如果不是碍于这里是天网神宫不好发怒,否则,她绝对会一巴掌拍过去。

身后那位身材饱满的妖娆女郎,再次缓缓转身,端着酒杯摇曳走到前面,忽然伸出芊芊玉手拦住了张扬的脖子,另一只手上的红酒向着他口中送去。

突然! 妖娆女郎感觉手腕处传来锥心的疼痛,脸色瞬间煞白,原本妩媚妖娆的脸颊顿时变得森起来,看到这一幕,白不凡瞳孔一缩,正欲开口,张扬的声音却是传来。

“这玩意儿对我不管用!” 啪的一声! 张扬扣住妖娆女郎搂着自己的手臂,顺手夺过手中的酒杯,啪是一声,将满满一杯红酒甩到了她地脸上。

诡异地是,原本黏稠像是鲜血一样的红酒,像是活了一般,竟然在女郎的脸上蠕动,随即变为密密麻麻极其微小的红色线虫。

“变异噬虫!” 梦旋倒吸一口冷气,脸色顿时冰霜密布,猛然转身盯着白不凡,声音异常冰冷,“白不凡,我发誓,一定会亲自光临白家!” 白不凡的脸色亦是晴不定,他原本的打算是先舍一杯酒,酒中自然是改造过的变异粉,如若成功自然好说,如若对方拒绝,那么只有舍弃一人,直接动手。

只是他没想到对方根本不吃这一套,简直嚣张到了极点,而且令他疑惑的是,就算红酒中有变异粉,但是已经完全融合,怎么可能又被凝聚为变异噬虫? 旁边,海云天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看,他知道白不凡向来狠毒辣,也能隐张扬固执的人隐猜测他的动机,但是……怎么说呢,这东西暴露出来可就真不好说了。

谁都知道联邦对变异人下达格杀令,而且不论是光明秩序,还是地下秩序,绝对响应这个号召,可暗中却有不知多少人都在试验和改造着变异种子,久而久之形成了默认地一个规则。

没有暴露,大家相安无事,一旦暴露,那就是所有人的敌人,谁都不想被牵连,哪怕是血杀白家这样的功勋世家,也不愿轻易招惹眼镜蛇。

两人都在思索着该如何解决时,脸上爬满红色线虫的女郎则是凄厉尖叫一声,闪电般生出两根手指,直袭张扬双眼。

她知道,这样的场合,自己已经被当作了弃子,但那又怎样,为了少爷,她甘心去死。

张扬却是一笑,抬手,一把握住女郎的手指,上下一拖一抖,喀嚓喀嚓,妖娆女郎的手臂当即被他废掉,安静的大厅顿时响起凄厉的惨叫声。

嗖嗖嗖。

同一时间,白不凡以及海云天全部与张扬拉开了距离,而梦旋同样松手,向着旁边退却几步,脸上骇然苍白,双眸之中充斥着难以置信。

张阳上将

让她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张扬真的在这里动手,梦旋虽然欣赏张扬,但并不是脑袋不清晰之辈,不久前她还犹豫不定,这一刻,心中虽然纠结,但还是下意识地拉开了距离。

白不凡和海云天正不知如何收场,看到这一幕,心下顿时松了一口气,心中暗喜,虽然过程有点小状况,但目的总算达到了。

敢在天网神宫动手,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好,很好!” 白不凡心中虽喜,但面色铁青,双眸寒光涌现,他立身之地像是有一道无形的气浪在涌动,长发无风自动,衣角猎猎作响。

轰! 夹杂在四周的桌子突然破碎,一股冷的煞气袭来,啪的一声,白不凡身后的椅子破碎成碎屑,随即,海云天哒哒后退不止,心中暗暗惊讶白不凡的实力。

“张扬!你找死,敢伤我的人!” 白不凡的声音完全是牙缝中咬出来的,怒视着张扬,冰冷彻骨。

与此同时,听到轰响声的众人全部都望向这里,几乎是个人都知道这里的规矩,看到张扬正扣着一位凄厉惨叫的女郎,皆是惊讶连连。

这是谁?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敢在这里动手。

“伤人算什么。

” 张扬嗤笑一声,再次向着怀中一拖,松手,闪电般扣住了女郎的脖子,用力一捏,咔嚓一声极为响亮的脆骨响在大厅内突兀响起,她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已是暴毙而亡。

看到如此一幕,在场所有人脸色无不是惊骇,双眼瞪着凸大。

在天网神宫动手已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而那青年不止如此,竟然当场杀人,如此胆量何止是大,简直是无知的没边了。

完了!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这人的下场已经注定,谁都救不了他。

将手中女子轻轻推开,张扬浅笑地注视着白不凡,“这不正是你想要看到的么,你的表情装的一点都不像,像个小丑!” 哗!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投向白不凡,目光中充斥着诸多复杂,但其中畏惧居多,都说白不凡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现在看来,比传闻还要夸张,连自己身边的人都能舍弃。

“杂种!” 被一口戳破,任谁面子上都过不去,白不凡更甚,霎时,周边的上空出现出多血影,隐隐有无数渗人的嘶嚎响起。

“住手!” 声音苍劲,震耳欲聋,大厅门口出现二十馀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老者,面色肃然,大步流星。

看到来人,白不凡和海云天虽然都怒极的神色,但瞳孔中的惊喜却是一闪而逝。

梦旋则是越发担忧,心中微微叹息,心情纠结复杂,看向张扬的目光充斥着惋惜之色。

女孩性格张扬给人感觉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