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文 > 正文

唐灵飞经小楷字帖

时间:2018-04-15 08:06:19 标签: 唐灵飞,小楷,字帖
”洛苇琛捏着他的脖子就想用力,唐灵飞知道他这一次就不会是掐了,大概会直接扭断他的颈骨,把头一侧,低声说道:“那你杀吧,反正我没爸也没妈,也没人在意我,莫凯也死了,你杀了我,也没人在意的,更没人记得我,唐灵飞挣了一下,想挣脱洛苇琛的手,没挣开,叫了起来:“洛苇琛,我们谁也别想出去,在里面耽搁的时间太长了,涨潮的时间到了,现在

25 你们一个个的,最后都要离丛林璇儿开我。

你们都说得冠冕堂皇,要让我活下来,可是,最后来承担一切罪责的,永远被内疚和后悔折磨的,仍然是我。

洛苇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



的眼前,仍然是一片水雾。

身边的火,越来越大,他已经觉得浓烟呛鼻了。

他最后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些在火里燃烧的白骨。

这一次,他们总归能安息了吧。

洛苇琛站了起来。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条水道上。

他可以确定,在黑暗里突然出现的唐勤礼,他肯定是从水道进来的。

唐灵飞也是从水道离开的,唐灵飞是跟他们从同样的地方进来的,但是,他一定知道出路。

水道里一定是有机关的,但是,既然唐勤礼和唐灵飞都选择从那里进出,那么,现在,肯定是会畅通无阻的。

唐勤礼和唐灵飞都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洛苇琛看了一眼手表。

离刚才唐灵飞离开,不过五分钟,但他的感觉,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似的。

这时候,水道里面的水,已经淹过了步道。

快要涨潮了。

洛苇琛不再去思考了。

他觉得自己想得实在太多了。

他脱了外套,跳进了水里。

水非常冷,但再冷,也冷不过洛苇琛的心。

船不如人游得快。

唐灵飞坐在船头,脸上的神情是模糊的。

他看到洛苇琛的时候,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什么反应。

洛苇琛对着船头一扳,那小木船就翻倒了,唐灵飞一伸手,抓住了岩壁。

唐灵飞无声地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是我对不起你们,我背叛了你们的信任。

……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动手吧。

” 洛苇琛突然笑了。

他盯着唐灵飞,一字一字地说:“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心里想的,是怎么处置你?” “不知道。

”唐灵飞简单地回答。

“我应该打断你的腿把你留在这里,让你慢慢地等死。

”洛苇琛的声音,跟流过船边的水一样冰冷,“然后把通向外面的通道都毁掉,我倒想看看,你也是受过特训的,你会要多少天才会死掉?” 唐灵飞打了个寒噤。

他的声音,低到几乎不可闻。

“……给我个痛快吧。

” 他的脸色惨白,眼珠却是碧绿的,在黑暗里熠熠闪光。

洛苇琛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忽然说:“而且,我真的很想

唐灵飞经翻译

把你那只跟maker一模一样的眼珠子给挖出来嚼碎了吞下去!” 他果然说到做到,一只手揪着唐灵飞的脖子,另一只手就去抠他的眼睛。

唐灵飞发出了一声惊喊,他的头撞到了石壁上,额头上立刻鲜红一片。

洛苇琛看到,又莫名地有些不忍心。

究竟有错的是谁?始作俑者难道不是我自己吗? 他忽然一把扯住唐灵飞的衣领,把他拽了起来。

唐灵飞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睛看着他,洛苇琛狠狠地说:“跟我走!” 涨潮了,那水已经淹过了步道。

唐灵飞挣了一下,想挣脱洛苇琛的手,没挣开,叫了起来:“洛苇琛,我们谁也别想出去,在里面耽搁的时间太长了,涨潮的时间到了,现在……想出去,就是潜在水里出去。

你一口气能有那么长?” “不试试怎么知道。

”洛苇琛冷冷地说,“别告诉我你不会游泳。

深吸一口气。

” 他说完这句话,就拖着唐灵飞,把他拖进了水里。

洛苇琛一直拖着唐灵飞没放手,他最后从水里冒出头的时候,也觉得精疲力竭了。

他们出来的地方,是海边。

天色已经黑了,海浪正拍打着海滩。

对面就是s山,让洛苇琛吃惊到极点的是,s山居然燃烧着大火。

虽说森林失火在干燥的夏天,是常有的事,但洛苇琛实在不认为,s山的漫天大火,会是一个巧合。

洛苇琛呆呆地看着面前那一片大火,半边天都被映红了,只见一片血色凄迷,仿佛他第一次来到m岛的时候,看到的那漫山遍野宛如要烧起来的石蒜。

如今,石蒜早已凋谢,血色不再,只剩下淡淡的一片朦胧的灰,仿佛大火燃烧完后的灰烬。

唐灵飞从海边又呛又咳半天才爬了起来,一身衣服都湿透了。

唐灵飞一转头,看到海对面的景象也惊呆了,过了半天,叫了一声:“阿琛……” 他不开口还好,他一开口,洛苇琛一股血就往脑子上涌。

他冲过去一把把唐灵飞揪了出来,按在海滩上就用力去掐他的脖子。

唐灵飞使劲想掰开他的手,但现在他自己也筋疲力尽,

唐灵飞经局部六

哪里掰得开? “阿琛……” 唐灵飞挣扎着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就说不出话了。

洛苇琛眼睛都充血了,歇斯底里地叫道:“为什么活下来的是你?!为什么李文楠死了,陆则舟也死了,偏偏活下来的是你?为什么死的不是你?我在意的人都死了,你为什么还活着?!” “你……你要杀我,就不应该救我……”唐灵飞趁他大吼的空隙,手松了一松,挣扎地说出了这句话。

“我能救你,我就能杀你!”洛苇琛捏着他的脖子就想用力,唐灵飞知道他这一次就不会是掐了,大概会直接扭断他的颈骨,把头一侧,低声说道:“那你杀吧,反正我没爸也没妈,也没人在意我,莫凯也死了,你杀了我,也没人在意的,更没人记得我。

” 他这话总算让连眼睛都红了的洛苇琛,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你……” “你这是迁怒……阿琛。

”唐灵飞低声地说,“我没有想过要害你们,我要害你们,早就害了。

我……” “行了,你不用解释了。

”洛苇琛放开他,坐起了身。

他远远地望着对面s山的漫天血色,喃喃地说,“这是你们干的吗?……” 唐灵飞摇了摇头。

“我真的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叔叔会来,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 洛苇琛的眼神冷冷地盯着他,像看着猎物。

“那,告诉我你知道的。

” “……这得从几年前说起。

”唐灵飞沉默了半天,才开口说,“你已经知道了,我跟莫凯——不管他之前叫什么名字,你们知道他这一个名字就行了——我们是同学,也是好朋友,我们都是研究生物病毒的。

我受过特训,我家族对我是寄予了希望的,但是,我并不喜欢。

我跟我叔叔,并没有多深的感情,当然,我也断断续续地从他口里,听到了一些关于当年maker的情况。

” 洛苇琛盯着他。

唐灵飞又接着说:“maker即使是在圈内,也是个禁忌话题。

我叔叔即使对我,也只讲了一些片断。

我上一次,在s山见到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你就是当年最后一批人中间,最后的生存者。

那是因为你那时候……还掩饰得很好,真的很好……你已经完全就是洛苇琛,这个名字就是属于你的,你完全接受了这个名字,这个身份,你忘记了过去,不再是过去的你。

但是,从来到m岛开始,你就渐渐地开始苏醒,你蜇伏的记忆开始复苏,你身体里沉睡着的那些本能也开始跃跃欲试。

最后,你在走进那个地下坑道之后,你终于睡醒了,你爆发出的本能让人惊讶。

” 洛苇琛不带笑意地笑了一笑。

唐灵飞突然冷笑了一声,说:“你以为,这是巧合吗?”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