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文 > 正文

眼红,馒头怎么做才松软好吃

时间:2018-05-15 08:03:53 标签: 眼红,馒头,好吃

二十、眼红 书生惊人一包子啥馅的好吃语,小包子却在心中煎熬万分,想来云上星这人甚好,若真是大侠刀剑辰,自己如何下得了手,这云上星拱手回道:「这位仁兄好眼力,在下隐姓埋名退隐江湖许久,兄台仍可认出,不知贵姓大名?何方高手?」 云上星这一回答,显然已经承认,小包子又想此人待自己之好,果然有大侠风范,看来江湖传言不假,可这杀父深仇不共戴天,其中矛盾仅在小包子心头纠缠,也还不动声色,那书生也拱手笑道:「书生一介无名小卒,哪有大名可报,今日亲眼一见大侠,足了毕生愿望,哈哈!」 陶新新看两人相敬如宾,有些好玩,也学着拱手道:「原来汉人哥哥便是大侠刀剑辰,汉人哥哥你怎么从没跟新儿说过?」 刀剑辰见他可爱之样,笑道:「因为新儿你也从没问过啊!」 陶新新脸颊一红,当下不再说话,刀剑辰与书生皆又莞尔一笑,却看小包子神色有异,孰不知小包子虽未说话,心中矛盾已然大战三百回合难分胜负,只暗想:「大侠固然是大侠,但爹爹就不是他杀的吗?想来若非他杀爹爹,娘也不会病重致死,史叔也不会苦蹲大牢数年、气极败坏身亡,而我现在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 小包子越想怒气越是高升,双拳紧握,牙齿紧咬,只觉体内湧现出源源不绝的热气,逐渐按耐不住,当下化气为力,双脚一蹬,竟撞向刀剑辰胸口,刀剑辰虽武功盖世,面对突来一撞,却也有些措手不及,立时催动「独门气诀」,凝气于胸,生生挺住撞击,小包子虽已学得神魔教至高心法「炼焰焚火功」,但学艺不到半天,仅仅学得皮毛,如何是刀剑辰这等高手的对手,撞上刀剑辰聚足内力的胸膛,竟有如撞上石墙一般,刀剑辰急道:「小包子,你包子皮的做法与窍门怎么突然撞来?」 小包子满腔怒火,也不管刀剑辰询问,看以肉搏毫无胜算,随手捡起地上马贼留下短刀,又再劈向刀剑辰,只闻陶新新见小包子突然发狂,满口尖叫,道:「小包子快住手!他可是汉人哥哥!」 这刀劈来,看似有气无力,但不知不觉中却已灌入小包子些许内力,「炼焰焚火功」其性至刚无比,注入刀中,竟显十足威力,刀剑辰看出端倪,却不知小包子奇遇,心中诧异,只是凝气于掌,将短刀格开,小包子丝毫未见气馁,短刀一举,又来一刺,此番刺向刀剑辰大腿,去势甚是凶狠,但刀剑辰练有「独门斗诀」,其中正有「细观敌意,化守为攻」之要旨,仅见刀剑辰身子一侧,快掌一出,轻轻顶在小包子肩头,小包子只觉肩头有如万斤石重,手中短刀竟抓不住,掉了出去,小包子当下左手接过短刀,扑身又是一刺,刀剑辰略皱眉头,暗忖:「这小包子出招无理,应无多少实战经验,但其势竟能如此流畅,难道曾有高人指点?」 原来小包子自学过孙子剑法之后,脑袋早已融会贯通,碍于身体资质不足,从未施展出来,这下学成无上心法,体内奇经八脉渐渐通畅,手脑已能并用,此时手中持刀,无形中竟已将剑法融入招式之中,方才灵机一动,却是孙子兵法中《势》篇要旨,以右手持刀为正兵,突换左手为奇兵,奇正相生,如环之无端。

此时刀剑辰聚气于指,出手扣住小包子左手,化去其劲,登时夺走短刀,小包子也不停手,伸手要偷刀剑辰手中宝剑,刀剑辰瞧出其意,大退一步,两人已有十尺之遥,小包子顺势向前一滚,又往刀剑辰身上撞去,刀剑辰正要如法泡制,却见其手中发出阵阵冷光,细神一看,原来小包子包子面粉和酵母的比例向前翻滚瞬间,又已拾起地上其他短刀,心下惊道:「小包子反应之快,攻势之流畅,确是练武奇才,倘若让他再练数年,恐怕足以与我并驾齐驱,只怕走入歧途,误练了旁门左道。

我得好好将他制伏,再详细问他为何发狂如斯。

包子皮的做法与窍门

」 刀剑辰心有结论,当下不想再与小包子缠斗,运起浑厚内力,行于全身,要直接压制小包子连番攻击,阻止其脱轨行为,小包子实战经验不足,此刻又被仇恨冲昏了头,哪里看得出刀剑辰已要认真应对,道是其尚未发现自己手中暗藏短刀,只消插在他胸口,那此等深仇大恨便可报得,就在两人将要交锋之际,竟又有一飞快人影跳了出来,挡在两人之间,左手顶住小包子额头,使他不得再行向前一步,右手一掌拍向刀剑辰,刀剑辰见突来袭击,也不慌不忙,顺势一掌拍去接下此掌,双掌相接,顿时四周竟有尘沙四起,足见两人内劲深厚,刀剑辰心中惊想:「这人一手顶住小包子,一手竟能运起如此浑厚掌法,这内功与外功的运用已到炉火纯青的境界,看来此人武功决计不在我之下,而我却从未耳闻,真是惭愧!」 而此时小包子见有人从中作梗,怒气霎时少了五分,便不再使力,抬头一看,竟是方才在神魔教所遇怪人,只见怪人与刀剑辰对掌,两人皆面显苦色,小包子猜想:「这怪人竟能与人称大侠的刀剑辰斗的平分秋色,正好是我小包子报仇良机!」小包子见机不可失,提刀又要来刺刀剑辰,但这回书生已然赶到,一把抓住小包子持刀之手,陶新新也已挡在刀剑辰前头,张手阻挡,俏丽小脸生气说道:「小包子你发甚么颠?不准你杀我汉人哥哥!」 小包子再被两人阻挠,心头怒火又被浇熄三分,当即不再作势复仇,看着陶新新美丽脸庞,也不多说甚么,只是静静望向正在对掌的两人。

高手对掌,内劲于掌间流窜猛烈,旁人却难以察觉,刀剑辰与怪人对掌已有半晌,体中内力迅速流失,皆汗流浃背,一旁三人也不敢作声,更遑论近身半吋,小包子方才连番出手,想起体内湧起无比的热力,心想:「那讲故事的说我学得神魔教心法确是不错,否则我哪有这般精力?」 想到此处,顿时觉得全身发烫,灼热之感从体内迸发出来,乃至皮肤四肢,最后连舌尖、指尖皆感火辣痛楚,一时支撑不住,痛倒在地,书生与陶新新见了大惊,陶新新原来不敢出声,但担心之甚,只好放声尖叫,书生忙来把脉,疑道:「小包子,你何时中的毒?」 小包子原想是那心法有诡,才让自己痛不欲生,书生一提,这才想起自己体内确有金血教所留毒药「金银红血丸」,从服用至今,确实将近一年,没想到竟然在此时发作,便在剧痛之中,隐隐说道:「金…血教…金银…红血…丸…」 书生一听,甚是讶异,道:「你怎会吃到这般毒药,这药就算书生我略懂医理也解不得,该如何是好?」 陶新新听书生所言,担忧更剧,泪珠从两颗夺人双瞳汪汪流下,哭道:「小包子你别死,我不要你死。

」 突然身后一声嘶吼,那怪人竟然大力将刀剑辰推开,转身又推开书生与陶新新二人,凝气于指,在小包子身上接连点了几个位,又运气从小包子指尖灌入,小包子只觉灼热之感渐失,身体渐渐舒畅起来,道是这怪人正在替自己急救解毒,待要起身答谢,那怪人突然又呼啸一声,此声甚是惊人,刀剑辰赶紧摀住陶新新耳朵,而书生则自摀双耳,小包子反应不及,竟被啸声震得头昏眼花,又倒了下去。

馒头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