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文 > 正文

报恩知是谁,拜见宫主大人免费观看

时间:2018-05-15 08:35:47 标签: 宫主,报恩,拜见,观看,大人

第二章 报恩知是谁5宫主是什么 峰沉一脸的风中凌乱。

薄奚缓步踱至他身前蹲下,水灵灵的丹凤眼儿瞅着他,看了看他此刻散得七零八落的束发,又看了看他发际、衣襟处的羽毛,最后视线停留在他满是生无可恋的俊脸上,噗哧一声再也忍俊不住,纤纤玉指对着他高挺却被姑息撞得红通通的鼻子便是一顿大笑。

「山……山魈,哈哈哈,你现在……就像只山魈!」她笑得东倒西歪,白皙的脸庞也染上一抹嫣红。

峰沉第一次见她如此,竟是无论如何也生气不起来,原本还挺窘迫的心情瞬间烟消云散,默默抬起衣袖擦拭着脸,悄然挡去隐隐泛起红晕的双颊。

「小宫主,下次要餵姑息前,能否劳烦您先通报一声?」他别开眼,闷着声道。

这厢薄奚还在笑,她抹抹眼角笑哭的泪水,抬手往峰沉乱糟糟的头上丢去个清理术,原本散开的发丝瞬间回复如初。

「别担心,牠不会伤你的。

」她依然蹲在他跟前,双手撑腮望着他,泪水浸过的凤眼更显明媚生动。

峰沉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他偏过头,假装整理着姑息留在衣襟上的羽毛。

「非是峰沉受伤的问题,而是峰沉担心可能一时不察伤了姑息。

」 薄奚直勾勾地盯着他,水眸闪过一丝惊诧,「当真?」 这人是真蠢还是假傻?这种时刻担心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她的灵宠? 「自然当真。

」他还是偏着头的姿势,从薄奚的角度看去,隐隐感觉有些生。

她瞇起眼,有些不确定地轻声道:「你生气了?」 对常人时有的一些反应她向来不太熟悉,只能从他的举动猜测一二宫主娶我可好。

宫主的小说

峰沉答得很快:「没有。

」 「那你为何这个姿势?」想炫耀自己稜角分明的下颔线吗? 「什么姿势?」以为自己不敢看她的念头被拆穿,他干脆选择装傻。

「仰着脖子好像公鸡打鸣的姿势。

」薄奚一脸饶富兴味。

这家伙,实在太有意思了。

峰沉僵了僵,不情不愿地回过头来,甫对上她趣味盎然的凤眼,心头不知缘何又开始狂跳,惊得他连忙调开视线,秀逸的脸上复泛起一丝红晕。

不过薄奚没有察觉,只见她突然转开臻首左顾右盼,貌似在寻找着什么,末了,她霍地起身,举步走至一旁的桃树之下,一双凤眸来回扫视着树底下盘根错节的根部,右手捏诀,红唇唸咒。

峰沉望着她的举动,心上虽困惑却并不觉诧异。

跟小宫主相处久了,他已日益习惯那位神神叨叨的风格。

非礼勿言,非礼勿视,莫急莫慌莫害怕。

俄顷,忽闻一阵诡异的声响,好似有什么沉重的东西被人移开刮着地面一般,峰沉定睛一看,当即吓得不得了,原来竟是刚才那棵桃树正开始自个儿挖着自个儿的根脚,那阵声响便是桃树的百年树根从地底生生拉扯所发出的。

他眨了眨眼,额际一滴冷汗滑落。

「小宫主,敢问您这又是何贵干?」在让桃树自掘桩脚吗? 薄奚侧首睐他一眼,神秘兮兮地道:「在挖好东西。

拜见宫主大人在线观看

」 他复欲开口,却被她一个噤声的动作给打断。

好吧,就等等看是什么好东西吧。

片刻后。

薄奚噙着得意的笑容,双手捧着个偌大的酒甕,她招手叫来峰沉,拜见宫主大人百度云乐呵呵地拍了拍浑圆的甕身,凤眸闪耀着得逞的光芒。

峰沉认得这酒甕,那是师父埋在逃之夭夭好几坛名为桃花笑的酒之一。

敢情方才她让桃树挖的,便是这坛子桃花笑? 「走,咱们喝好东西去。

」薄奚道,也不待他回应便兀自往纸醉金迷走去。

峰沉只好摸摸鼻子跟上。

他跟着她来到纸醉金迷的院子里,薄奚随手将酒甕往石桌一放,衣衫一摆便坐了下来,「膳房里有何可配酒的都拿来。

」 那模样,可比李容亦来得更潇洒不羁几分。

峰沉认栽,他默默至膳房取回三四盘样式简单但不失精致的小菜,将食物放下石桌后本欲转身退去,却被薄奚一句话给拦了下来。

「去哪儿呢,坐下。

」她撑着脸侧,一脸淡定地将他看着。

拜见宫主大人在线观看

「小宫主,峰沉该去练剑了。

」他苦着脸道。

「今日酒未喝完,你哪儿都不能去。

」她扬起黛眉,话说得那样云淡风轻。

他一愣,瞟了瞟案上的酒甕,正欲回绝。

「你是我的护法,我在哪儿你就得在哪儿,我要喝酒你自然也要陪我喝了,怎么,我说的有任何不对吗?」她又习惯性地瞇起双眼,语带赤裸裸的威胁。

他张了张口,最终还是屈服于她的威之下,叹口气在她身侧落座,自发性地为她斟满酒盅。

不过…… 乖乖,这坛师父亲酿的桃花笑,闻着还真不是普通的香。

真格是只应天上有,人间只有此得闻啊。

「小宫主,峰沉酒量不佳,还望您今日海涵,可否放过峰沉一马?」他将斟满的酒盅放置她面前,拜见宫主抬起深邃的桃花眼儿,殷殷期盼地将她望着。

薄奚未答,她扫了眼酒盅,复凤眼汪汪地回视着他。

这景况要不说,外人瞧见还以为俩人在玩大眼瞪小眼呢。

未几,她馋道:「峰峰。

拜见宫主大人在线观看

」 闻言,峰沉撑在膝盖的手险些滑了一下,他好看的双眼霎时睁圆,秀气的脸上满是错愕,「小宫主说什么?」 他有点儿怀疑可能是自个儿的耳朵不好使了。

丹唇轻启,薄奚一字一字地又道:「峰峰,以后我便喊你峰峰吧。

」 白侯太生疏,白侯峰沉太冗长,峰沉又是满宫的人皆可以叫……虽然很少有人会这么喊他,而沉沉听着有些沉,她改叫峰峰可不正好。

峰沉眨眨眼,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应,语塞一阵方开口:「这不大好吧?」 薄奚沉吟,道:「或者你想叫小白?」 「那还是叫峰峰罢。

」峰沉道。

「还有,往后你也别叫我小宫主,说话也不要用敬语了,既是要长久相处,还是轻松点儿来比较自在。

」她臻首微低,凤眼儿从长长的睫毛下看着他。

他听得她这一席话,垂眸略微思索后,也认同此番确实颇有道理,不过心中仍有一个疑问,于是又道:「既是如此,那往后该如何称呼小宫主?」 薄奚挥挥手,「随意。

」 呃,「随意姑娘?」这么随意? 她瞟他一眼,神情似笑非笑。

峰沉会意,原来她不是这个意思,他只好点点头再换个叫法,「薄姑娘?」 思来想去,貌似这个称呼最为合适。

薄奚又盯着他片刻,而后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举起酒盅向他致意。

「日后便承蒙照顾了,护法峰峰。

」。

叫宫主的人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