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文 > 正文

女性安全期计算器

时间:2018-05-15 08:36:03 标签: 计算器,女性

第一章 第一话   女性手机    游戏开始 白色的床铺、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空间,除了一些简单家具外,小小不到十坪的单人病房纯白的毫无杂质,连一丝灰尘也看不见,可见暂住这间房的主人是个十分爱干净的人。

虽然偶尔嫌弃病房的气味,但是浓重刺鼻的消毒水充斥在整个房间各个角落,就算打开通风,那也只不过是暂时的流动空气,不到片刻那无所不在的消毒水又萦绕在鼻尖,随着气管潜入到肺部。

久而久之,这味道闻习惯后就像是没有感觉一般,大脑也不再发出任何的评价。

「咲,你也多吃点东西吧?这样你的身体太虚弱,会恢复得慢的。

」 柔和的女性嗓音里面参杂着一丝担忧,但更多的则是无奈,如水般的眸子带着请求看着躺在床铺中央的女孩,手上拿着还冒着蒸气的白粥,散发着勾人食慾的香气。

只不过女孩对那努力想要刷存在感的白粥一点眼角也不给,女性那乞求的目光更是眼不见为净。

「咲......」 「妈,我的身体我很清楚,已经快不行了。

」打断了自家母亲的话,轻轻将手上的书本翻过一页,淡漠的语气彷彿这件事与他无关一样,嘴边弯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容,「不可能了。

」 女性眼眶里蓦地出现了水雾,捧着白粥的双手有些打颤,红润的双唇微微抿了抿,想要开口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将尚未看完的书本阖了起来,「妈,不用担心了,反正我肯定活不过这个礼拜了,拜讬,不要责怪你自己。

女性健康

」 这句话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女性抖着手将碗放置在一旁的桌面上,双手掩面,肩膀一上一下微微颤着。

「咲,对不起,都是妈妈的错......」 带着哭腔的话语轻落在空气上,让一旁的女孩再度叹了一口气。

明明她已经说了无所谓,为什么她这个女性生理周期水做的妈妈总是哭个不停呢? 她从来都不会怨恨她的妈妈,就算她给予她的身体不是如同正常人一般健康。

没错,现在在的地方是医院,而她是一名先天性白血病患者。

也就是说在她发病那一刻,这个疾病将伴随着她一路成长,啃食她的生命为养分,一点一点蚕食着她的时间,分裂出的不正常白血球一点一点充斥在她的全身上下以及器官,阻挠红血球正常的运作,最后让她的身体迈向衰竭一途。

活到现在,这十几年来为了这疾病挂了多少急诊她也记不清,她只记得为了这件事父母到底了多少心,白了多少头发,辛苦赚取的大量金钱也全部花费在她的身上,明明知道只能治标无法治本,却还是坚毅不拔的想要延续着她的生命。

十八年了,她很确定的感觉到,这次恐怕过不去了。

闭上眼睛,她还可以想起五年前她的主治医生告诉母亲,有一位与自己相符的捐赠者愿意捐出骨随,但是到了当日,那位捐赠者却突然间反悔,无论医生怎么向那位说她到底多需要这分骨随,那位捐赠者说什么就是不愿意,甚至她的父母跪下来求情,那位依然狠心拒绝。

那时候的她多恨自己是多么无力,如果那时候的她没有因为病发昏迷在急诊室里面,就算要她来跪下请求,她也绝不会愿意让一直呵护她的父母跪下他们的双膝,让自己变的卑微不堪。

当她知道这件事,还不是父母告诉她的,而是在一旁目睹一切过程的护士偷偷告诉她的,那时候的护士眼底里充满了同情与哀叹,似乎是怜悯她的遭遇,也或许是因为父母为她付出了自己尊严而叹息。

但是这件事后,不知道医生对着母亲说了什么,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因为一次跌倒而昏迷,被紧急送医后做了手术,醒来后医生居然笑容满面地告诉她,以后白血病再也不会干扰她的生活。

那时候她还未了女性生孩子视频解医生所说的话,而站在一旁的母亲直接扑过来,抱着她哭了整整一夜,直到父亲将眼睛哭肿的母亲哄睡后才握着她的手,静静地说着她昏迷时发生的事。

听说,在她昏迷的时候有一个人愿意捐赠出骨随,而这分骨随又刚好与她的血型契合,所以紧急手术就变成了骨髓移植。

而这个人是谁,没有人知道。

但是她看着父亲在淡淡叙说的时候,她清楚看见了父亲眼底的欢喜与哀伤两种不同情绪交错着,只是走进来的医生听闻后,告诉了她,骨髓移植并不能完全根治,三年以内若是没有复发才能够真正的放心。

过了不久,确定真的没有任何血液排斥后,医生才允许她出院。

那时候她再一次体会何谓跑跳,再一次知道原来人不是一点风吹雨淋就会发烧,再一次了解原来一个正常人不会随时身体哪里会痛。

真的很快乐,原来失去后才能清楚发现任何人都能拥有的一切原来这么珍贵,所以在那之后就算复发,她也不会因此怨恨上天对她如此不公平。

因为她已经体会过当一个正常人是这么快乐的事。

她是一个很贪心的人,也希望时间能够再长一点,甚至停留在健康的时候,但是如果上苍真要收回这段时间,那么她也毫无怨言。

女性手机

这是命,不是吗? 既然强求不来,那么就顺其自然吧。

只是...... 摇摇头没有想下去,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妈,不要难过了,起码我体验到了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勾起一抹微笑,与刚刚的自嘲全然不同,是真心诚意的笑容。

将脸埋在手心里的女性听闻抽噎声越来越大声,让咲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总不能叫母亲安静吧? 而且,她也没有那个资格。

为人父母者最难承受的一大憾事,无非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妈,可不可以帮我买饮料?」虽然现在不会渴,但是不知道母亲出去晃晃心情会不会好女性安全期点。

希望回来的时候可以不要再哭了。

女性微微颤了颤,慢慢地抬起头来,布满泪痕的脸庞不但没有损到女性一点韵雅,反而衬托出了我见犹怜的模样。

女性健康

女性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免强勾出一抹微笑,「好,如果饿了先吃桌上的粥,如果想睡的话先躺一下,妈妈等等再叫你。

」 咲点了点头,而女性抽了一旁的卫生纸抹了抹,再拿了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照了照确定不会吓到人后才站了起来,整理整理心情走出了病房。

目送自家母亲的背影消失在门后,觉得终于能够放松的咲大大吐了口气,眼角扫了桌面上有些冷掉的白粥,歪头思考了一下。

不到片刻,选择休息一下再说的咲拿了放置在一旁的黑色手机,再抽了被她抛在枕头旁的耳机,随便放了首歌就将耳机戴上。

手在动作的同时,人也扭了扭屁股从坐躺的模样转成整个躺下来,而空出的手揉了揉眼睛,眼皮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完全不想反抗周公招手的咲打了个哈欠,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轻快的英文歌曲在耳边歌唱着,隔绝了外面一切声响。

「ding   dong i   know   you   can   hear   me open   up   the   door i   only   want   to   play   a   little。

」 原本静静躺在咲身旁的浅灰色影子忽然像是有生命般扭曲着,不到片刻便刷上一层淡淡的暗红色,而属于脸部的下巴位置拉出了一抹如新月般弯曲的线条,似在微笑,也似在轻蔑。

『游戏开始。

女性手机

』 属于孩童稚嫩的嗓音嘻笑着,打破了室内原有的静谧,若有若无的笑声不停回荡在白色的空间里。

在无人的空间,窗帘像是被人拉上一样刷的一声关上,掩盖了外面湛蓝的天际与刺眼的金色光芒。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