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宠文 > 正文

颜开年轻时候

时间:2018-07-10 08:28:24 标签: 颜开,时候

€ 第二章 塞琳目不转睛地看着聂睿韵律颜开庭跟王子的互动,眼眸里闪过奇异的色彩,但她很快就掩饰住了,走到聂睿庭面前,双手圈住他的脖颈,俏皮地说:「总而言之呢,我们的相遇是上天的恩赐,而你昨晚的表现也让我非常满意,不如我们交往吧?」 呃…… 听说血族的性观念都非常开放,但是被一个可以算是陌生人的女人告白,聂睿庭还是有点惊讶。

塞琳的身材很完美,胸前更是波涛汹湧,相对站着,聂睿庭几乎可以感觉到她压过来的胸脯,他已经穿好了衬衫跟西裤,领带打到一半,感觉到女人的手渐渐往下移,大有穿过领带滑入衬衫里的意图,他及时握住对方的手拉去一边。

塞琳的气势很强,所以他尽量让自己掌握主控权,微笑说:「被这么漂亮的小姐告白是我的荣幸,不过遗憾的是我已经结婚了。

」 「喔?所以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我们昨晚的行为只是酒后乱性?」 「虽然这样说对你很不公平,不过这个词的确形容得恰如其分。

」 「聂,你这样玩弄一个拥有尊崇身分的血族成员好吗?」 「抱歉,我会尽量补偿你的,不过交往这件事……」 「这话真不像是一个好男人会说的。

」塞琳仰头看着他,碧眼里透出受伤的色彩,但马上就展颜笑了,「不过我就喜欢坏男人,所以你样说,更对我的口味了。

」 呃,他的话竟然适得其反了! 聂睿庭脸上保持着微笑,心里却在暗暗咒骂——他这番话连他自己都听不下去,没想到塞琳居然不吃这套,正在脑子里努力思索其他的应对之词,塞琳忽然反手拉住他的手,眼神在他的指间打转。

「你的结婚戒指呢……嗯,无名指上完全没有印痕,证明你并没有戴过吧?」 聂睿庭再次怔住了,他没想到塞琳会观察得这么仔细,见她还要继续打量,他及时把手抽回来,支吾道:「怕弄坏,一直没戴。

」 其实是他跟颜开根本没有对戒——关系才确定没多久,爷爷跟大哥那边他还没找到机会坦白,所以当然也就没买结婚戒指了。

聂睿庭又开始头痛了,他发现在他接受颜开后,接下来要面对很多问题,光是怎么跟爷爷解释就够令人烦恼了,虽然爷爷从来没有主动说起过,但他感觉得出爷爷想要曾孙想得不得了。

塞琳察言观色,一脸哀怨地说:「聂,你真让我感到挫败,在我这样的大美人面前,你居然走神,是在想你家那位吗?」 无锡颜开不是……不,也不能说完全不是…… 就在聂睿庭琢磨着措辞的时候,塞琳耸耸肩,「好啦,不逗你了,这种一夜情在我们血族看来是很正常的感情交流活动,大家玩得开心就好,老实说,你上次假冒阿瑟利用我,我就知道你这人靠不住,所以昨晚你在床上说爱我什么的话我根本没放在心上。

」 聂睿庭一个激灵,连塞琳伸过来抚摸他的手都忘了推开,反问:「我真的那样说?」 「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想承认吧?」 「不是,就是我基本上不会在……」在床上跟人说爱的…… 至少在他的记忆中不曾有过,因为以前大多是露水姻缘,双方好聚好散,至于他跟颜开嘛,可能是太在意了,反而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他开始怀疑塞琳是在信口开河。

塞琳看他的表情就猜到了大半,拍拍他的脸颊,「无所谓啦,反正我也没放在心上,就知道你们这些男人都是随便说说的。

」 聂睿庭已经穿好了衣服,装作不经意地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塞琳的亲热接触。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 他说完就要走,王子汪汪叫了两声,窜到床边,用鼻头顶顶枕畔上的手表,聂睿庭跑回去拿了手表,也不顾得戴,直接放进口袋里,临走时塞琳又把他拉住了,笑吟吟地问:「连个离别吻都没有吗?」 聂睿庭及时按住塞琳的肩膀,以免她突然扑过来亲自己,故作镇定地说:「我们这边不流行这个,谢谢你的款待……还有衣服,回头我会还你的。

」 塞琳没再勉强,看着他匆忙离开,在后面笑道:「不用了,就当是我送你的定情礼物好了。

颜开702

」 聂睿庭脚下绊了一跤,还好他已经走出房门了,否则这副狼狈模样被塞琳看到,又要大笑不止了。

房间外是一条铺着红地毯的长走廊,王子出来后,就箭一般地冲到了对面。

聂睿庭跟着它走过去,走廊尽头是纯黑色的螺旋形楼梯,从楼梯栏杆往下看,就见大厅装潢得富丽堂皇,大型水晶吊灯吊在正中,发出耀眼的光辉,各式具有中世纪欧洲风格的家具错落有序地摆设着,整个氛围透着浓浓的高贵气息,既显出了富有,又不会带给人土气感。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太华丽,聂睿庭站在楼梯口上,觉得眼睛都快被闪晕了,他没敢多看,一口气跑下楼,在往外走的时候,目光不经意地瞥向旁边的墙壁。

壁上挂着很大的油画人像,看似有些年颜开的成语头了,画像里的人长相清瘦威严,鹰钩鼻子高高竖起,让他的气质看起来很高贵,却充满鸷感,令人不易接近。

好像是雷福德?不,不太像…… 这些吸血鬼的长相都差不多,聂睿庭认识的吸血鬼数量又有限,所以说到有气质的那几位,他首先就想到了阿萨迈家族的首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想着赶紧离开。

跟以往几次逃离女鬼身边的经历不同,聂睿庭今天也在努力奔跑,只不过不是为了逃命,而是想尽快远离是非之地。

厚重的玄关大门被推开了,外面的阳光进来,可能是在昏暗的地方待久了,聂睿庭有一瞬间的眩晕,他情不自禁地抬手遮住了眼帘。

门外是个小玫瑰花园,当中铺着鹅卵石甬道,甬道尽头设置着墨黑铁门,聂睿庭出了铁门,又往前走出一段路后,才有馀裕转头去看。

乳白色的小洋房坐落在花园当中,虽然面积不大,但看起来精致气派,挺配塞琳的气质,不过周围除了这栋房子外什么都没有,显得有些孤单。

不知是不是眼花,聂睿庭看到小洋房二楼某个窗口里有人影闪过,想到自己正在被窥视,他不敢久留,转头快步离开。

暖暖的阳光晒在身上,让聂睿庭觉得自己太疑神疑鬼了——塞琳是吸血鬼,怎么敢不惧阳光站在窗前偷窥他?便放弃了胡思乱想,大声呼唤自家的宠物。

刚才王子跑得太快,一出门就不见了,偏偏这片路段聂睿庭不熟,叫了半天都不见王子跑回来,不由得有些急躁。

王子一直都很听话,可是今天它的状况太反常了,聂睿庭担心它是不是迷路了,生怕它出事,看到前面的车道,急忙跑了过去。

路上来往的车辆不多,聂睿庭没跑几步,就听到前方传来刺耳的车轮摩擦声,一辆计程车在急刹车后停在了道边。

聂睿庭的心猛地一跳,生怕是王子横穿马路被撞到了,他立即冲过去,绕到车头前查看,还好没有发现王子,只看到挡风玻璃的另一边司机大叔满是惊吓的一张脸。

聂睿庭只好转去驾驶座那边,刚好司机大叔从车里跳下来,胖胖的身体趴在车身下看个不停,看完这边,又转去另一边看,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

无锡颜开

好半天,他都看完了,这才注意到聂睿庭的存在,他误会了,问:「先生你要坐车吗?」 「哦……是的。

」 聂睿庭不认识这里的路,坐计程车对他来说比较方便,点点头,韵律颜开正想问司机有没有看到狼犬,一抬头,透过后车窗,就看到王子乖乖蹲在计程车的另一边,他气得跑过去,训道:「小死狗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乱跑很危险的?」 「呜……」被主人骂了,王子拖长叫声,低下头,一副认错的样子。

聂睿庭拿它没办法,拍拍它的头,这时司机大叔已经上了车,打开后车门请他上车,聂睿庭拉着王子的项圈,探头问司机。

「你的车可以载狗狗吧?」 「喔……可以是可以……」 司机转头看他,又看看他身旁,话说得有点含糊,聂睿庭怕他拒绝,抢先拉着王子上了车,又报了富贵公寓的地址。

「富贵公寓离这里很远的,」司机很健谈,开着车,说:「而且这里打电话叫车很麻烦,附近又没有巴士站,遇上我算你走运,否则你步行去车站要花很久的时间。

」 「是啊,这里看起来挺荒凉的。

」 聂睿庭随口附和着,看向车外的风景,道边不远处有一个大墓园,他忍不住想塞琳住在这附近还真应景,不知道这些吸血鬼有没有躺棺材的习惯。

司机大叔还在说个不停,「刚才真把我吓到了,车开得好好的,突然一只狗从道边窜出来,撞上了我的车,害得我还以为撞死它了。

」 难怪刚才司机一副吓得惊魂的样子,原来是王子闹的。

聂睿庭拍拍宠物的脑袋以示责备,对司机说:「抱歉,是我家狗狗太调皮,王子,快给人家道歉。

」 王子本来眯着眼趴在座位下,听了聂睿庭的训斥,它眼皮抬抬,发出不情愿的呜呜声。

司机愣了一下,透过后视镜看看聂睿庭,又急忙摆手说:「还好还好,只是虚惊一场,应该是我看花眼了,这附近都是公墓,偶尔会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我同事都不喜欢跑这段路,不过钱不少,所以我都不在意的。

」 「不干净的东西?」 「哦哦,我不是说你的狗狗,我是指其他的东东,你也知道墓地附近都很邪门的嘛,前几天我半夜经过这里,听到墓地里很吵,还有不像是人类发出的惨叫声,太可怕了。

」 「那你还半夜过来?」 「没办法,这周围的客人都很有钱,为了赚钱养家嘛哈哈。

」 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聂睿庭聊着天,聂睿庭觉得他好像对自己很好奇,总是瞅空观察自己,还好现在是白天,否则大概司机会把他归类为吸血鬼或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富贵公寓到了,司机把车停在道边,颜开的成语跟聂睿庭报了车费,聂睿庭掏钱付账,手伸到口袋里时才猛然想到这套衣服是塞琳送他的,他走得太匆忙,忘了跟塞琳要钱包。

司机见多识广,看到聂睿庭紧张的样子,就猜到了几分,聂睿庭不想被误会,急忙摇手解释:「我不是要坐霸王车,我只是……」 「只是忘了带钱包嘛,我懂的。

还有什么颜开

」 「对对对。

」 聂睿庭用力点头,说完后就见司机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他感觉自己越描越黑了,正着急着,忽然看到有人在旁边匆匆走过,身材魁梧精干,正是黑铁树,他立刻落下车窗,叫道:「黑铁树!黑铁树!」 黑铁树步履匆匆,看到聂睿庭,他起先有些惊讶,接着脸上露出喜色,跑过来,问:「二少,你知道拉夏尔的消息了?」 「小夏?消息?你在说什么?」 聂睿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这反应让黑铁树失去了耐心,转身就要走,被聂睿庭一把揪住,「不好意思,能借我点钱吗?」 「哈?」 「我忘了带钱包!钱!借钱!」 聂睿庭精简说话,王子也跳起来,踩在他的膝盖上配合着他汪汪叫,不知道黑铁树是听懂了还是懒得多问,从钱夹里掏出钞票丢给他,转身就走。

聂睿庭趴在车窗上叫:「你去哪里?最近都没看到你们,小夏是不是出事了?」 黑铁树的步履更快了,又打开手机接听,对聂睿庭跟王子的叫声不闻不问。

聂睿庭只好放弃了,摸摸王子的头,猜想小夏可能是遇到麻烦了,否则以黑铁树对王子的喜爱,不会连看都不看它一眼。

他把黑铁树的钱递给司机,司机重新绽放出笑颜,说:「谢谢惠顾。

」 他接了钞票,对着阳光仔细打量,聂睿庭下车时听到他低声嘟囔,「不会是假钞吧?」 感觉到聂睿庭不快的目光,司机急忙收起了钞票,冲他嘿嘿笑道:「没事没事,是我神经过敏,呵呵。

」 神经病,好像从他一觉醒来,周围每个人都不正常,还好有王子。

聂睿庭带着王子走进富贵公寓,下午进出的人很少,偌大的电梯只有他一个人乘坐,快到家了,他突然感到紧张,琢磨着该怎么跟颜开解释自己的夜不归宿,又想要不要先回本家陪爷爷,但躲着不是办法,他总不能躲颜开一辈子。

裤腿传来蹭动,聂睿庭回过神,低头一看,见王子正在咬他的裤管,他蹲下来,捏着它的耳朵,问:「宝贝,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出颜开702去住几天,等彼此都冷静下来再见面?」 不知王子是听不懂,还是听懂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停下磨牙的动作,歪着头呆呆地看他,聂睿庭想了想,自己找到了答案,「我们还是先去公司吧,男人还是要以工作为主,先把事情做完再……」 「二少爷,我都不知道您现在这么有责任心了。

」 冷冷的话语从身后传来,聂睿庭没防备,吓得一下子跳起来,又因为没站稳向前栽了一跟头,王子很灵敏地窜到一边,以免被他压到。

电梯里的温度骤然降低,聂睿庭站稳后,还抱了一丝期待以为是自己幻听,但是从电梯墙壁上映出的身影打消了他的幻想——一身玄衣的恶鬼执事站在他身后,银发随着冷风的吹拂微微飘起,再配上他出众的容貌,端的是沉静清雅,但这改变不了他的鬼魅身分还有他倏来倏去的惊悚行为。

聂睿庭先是心脏被吓得砰砰乱跳,在确定是颜开后,他又稍微感到庆幸,至少他不需要费脑子找下台阶跟颜开说话了。

「颜开开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总是利用鬼的便利突然冒出来,」他转过身,训斥道:「就算我不被吓到,也请你考虑下警卫们的心情好吧?」 颜开没理他,聂睿庭有些讪讪,觉得自己的口气是不是太重了,摸摸鼻子,放软声调问:「你要去哪里啊?上楼还是下楼?」 颜开还是没说话,聂睿庭看过去,发现他的目光落在王子身上,王子在蹭他的腿,又仰头看他,发出呜咽的叫声,像是在外面受了委屈,一回来就跟主人告状。

电梯里的空调好像又冷了一些,聂睿庭却因为紧张,额头冒出了汗珠,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心虚地想鬼会不会懂犬语,如果王子把他跟塞琳见面的事汇报给颜开的话,那他就死定了——字面上的意思,他一定会死的…… 这么一想,他就顾不得再跟颜开计较鬼魂突然出现事件了,把王子拉到自己这边,在它头上一阵乱揉,问:「王子你不是饿了吗?我们马上回家吃饭哈,你乖乖的,我给你吃你最爱的小骨头饼干……」 「二少爷,您昨晚去哪里了?」 「啊对了,骨头饼干好像吃完了,我们现在就去买……」 「二少爷!」 叫了两声聂睿庭都没反应,颜开直接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揪了起来——这就是力量悬殊的好处,这种事聂睿庭也想对颜开做的,但他没那个能力…… 胳韵律颜开膊被掐得生疼,可见颜开没有特意控制力道,还直接把他顶到了墙壁上,导致他的后背也被撞痛了。

想到昨天颜开的种种霸道行为,聂睿庭反感起来,之前的歉疚之心一扫而空,皱眉对他说:「我想去哪里是我的事,一定要跟你汇报吗?」 听了他话,颜开的语气变得更严厉,再问:「去哪里了!?」 ——去哪里也不用你管,你以为你是谁啊? 聂睿庭很想这样回答,可是颜开此刻的气场异常冷冽,眼瞳晦暗,大有一言不合就化身厉鬼之势,在聂睿庭的记忆中,这种状况不多见,就算有也不是对他表现的,所以老实说,他现在一点都不怕是假的,张张嘴,最后还是老实回答了。

「去酒吧……啊不,去俱乐部喝了两杯……」 「见过什么人?」 「嗯……没有,就喝了两杯,后来困了,随便找了家旅馆睡下。

」 「哪家旅馆?」 聂睿庭不说话了,因为不管他说哪里,只要颜开回头去一查,就露馅了,他正琢磨着怎么结束这个话题,颜开又接着问:「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一直在找你……」 不知是不是跟墙壁贴得太紧,聂睿庭觉得脊背都被汗渗透了,颜开没用敬语,被他这样盯着,聂睿庭有种谎言被看穿的错觉,为了掩饰心虚,他色厉内荏地反问:「你是不是不信我说的话?还是你对自己这么没自信,一定要将我所有的行动都控制在手,才觉得心安?」 这招反守为攻奏效了,颜开没再质问他,而是将他一把抱住了。

喜色颜开

聂睿庭的身体一僵,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亲热表示,他有点手足无措,正想着要如何应对这一反常状况,唇上传来温感,颜开搂住他,将吻送了过来。

「喂,我们这是在电梯里……」 后面的话被吻淹没了,颜开今天的表现很奇怪,亲吻热切到了几近粗暴的程度,聂睿庭感到了被咬啮的刺痛,他一开始还以为颜开是在为他的不告而别而气恼,但很快就发现比起气恼,颜开更多的是紧张跟暴躁,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担忧。

跟颜开认识的时间不算短了,这还是聂睿庭第一次看到对方表现得这么慌乱,他有些怔愣,不由自主地顺从了颜开的行为。

电梯到了顶楼,在电梯门打开之前,颜开随手一拂,用意念将门关上,又顺便停止了电梯的自动运转,继续加深对聂睿庭的热吻。

就这样,他们在封闭的空间里尽情地享受亲吻的快感,聂睿庭颜开的成语最初还有点心不在焉,但没多久就被颜开的热情感染了,抱住他就势一转身,反将他压在墙上,改为主动送吻。

「会被看到吧?」聂睿庭恢复了风流公子的做派,舐着颜开的嘴唇,调笑道。

颜开的回应是借着他的力道靠在壁上,重新咬住他的舌尖捲动蹭腻,「不会,我把监视镜头停掉了。

」 想像着警卫室那帮人看到电梯监视器突然变黑屏的反应,聂睿庭叹了口气——有个任性的情人真不是件有趣的事,偏偏这位情人还拥有高超的法术。

电梯里传来暧昧的吻吮声跟衣物的摩挲声,王子在旁边待得太无聊,低声叫了两下,发现没引起主人的注意,它只好把头撇去一边,蜷起身子假寐。

随着亲吻的升温,聂睿庭感到了来自腹下的灼热,颜开跟他一样动了情,那话儿了起来,顶在他的小腹上。

这种性器官的亲密接触轻易地刺激了情慾,聂睿庭呻吟起来,热吻中他忘了所处的地方,有了想做的冲动——这样的反应让他惊讶,他没想到在一夜激情之后,他这么快就又起了性慾。

一想到与塞琳的接触,聂睿庭原本还在翻腾的慾望突然间降低了,出于某种微妙的倦怠感跟懊恼,还有对颜开的歉意,他往后微微退开,想结束这场激战,颜开却不允许,继续吻着他,手从他的西装下摆探进去,在抚摸中低下头,沿着他的下颌一路向颈部吻去。

聂睿庭的心猛地跳起来,颈下好像有吻痕,如果被颜开发现,那他大概就『死得其所』了,急忙按住在自己身上抚摸的那只手,提议道:「先回家吧。

」 手被反压住了,颜开没在意,继续着亲吻,随口道:「这里不会有人看到的。

」 假如不是有昨晚那件事,聂睿庭一定不介意在公众场合玩激情,但他现在没这个心情,避开颜开的吻吮,说:「我有点累了,我想回家。

」 这次他拒绝得很明显,颜开停下动作,向他看过来,目光扫过他的颈部,聂睿庭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额上的冷汗冒得更多,还好颜开只是问:「您换香水了吗?」 可能衣服上沾了塞琳家里的香气,聂睿庭暗地里松了口气,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镇定,说:「没有,大概是旅馆里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呵呵……」 「您昨天出门时穿的好像不是这套衣服。

」 颜开伸手帮聂睿庭整理衣领,他的手指有点冷,聂睿庭不由得联想了一下鬼片里的经典场面——负心人被厉鬼锁喉,刚好他的情人就是只厉鬼。

喜色颜开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