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宠文 > 正文

再入沉宝湖,大明雍王

时间:2018-10-09 08:02:30 标签: 雍王,宝湖

秦时鸥在休斯便利店买了水大明雍王果,休斯跟他说,这些水果都是纯天然的,黑莓和蓝莓是镇上的人采摘后卖给他的,不是农田种植的货色。

告别岛在加拿大属于南方地带,气候比较温和,很神奇的,全年都有浆果生长。

尤其是到了夏秋季节,在路边就能采到蓝莓、黑莓等等,而且当地人还不吃,因为路上车来车往,他们很傲娇的嫌弃路边浆果不干净。

买好东西,秦时鸥在镇上待会一会,坐在便利店里一边和咖啡一边和休斯聊天。

两家化工厂的搬离,让镇民们都空前乐观起来,秦时鸥看到的每一个人都笑容满面。

“秦,我得谢谢你,给大家带来了希望。

”休斯真挚的看着秦时鸥说道。

秦时鸥被他这么一说,心又提了起来,道:“这件事和我没什么关系,是两家化工厂自己作死的。

” 休斯将他的咖啡杯填满,道:“是的,但是即使没有了化工厂,我们这里也没有鱼,是你在渔场引进了那么多的鱼苗,还是放养的。

这样以后会有鱼苗迁游到公共海域,我们都能打到鱼了。

” 原来是这件事,秦时鸥举起咖啡杯道:“这是我应该做的,而我用的钱是我爷爷留下的,所以我们应该感谢我爷爷。

” “秦老先生是个好人。

”休斯的妻子感慨道,“我还记得,我和休斯结婚的时候,就是借了他的游轮去环海旅游的,可惜那艘船被政府拖走了。

” 秦时鸥想打听一下二爷爷秦洪德这个人,一个黄种人,七十多年前漂洋过海来到加拿大,白手起家能挣下这么大的一个渔场,那几乎可以说是逆天之举。

如果说秦洪德没有什么帮助——比如海神之心,绝对不可能。

这个海神之心,是秦时鸥十年前收到的,当时只是说他素未谋面的二爷爷留给他的,并没有说别的,而秦洪德也是十年前恰好去世,若说其中没什么联系,那才有鬼。

他不明白,这个海神之心,为什么给了自己?难道因为自己是老秦家单传的独苗?为什么不是给父亲或者姐姐?而且将海神之心送给自己之后,为什么没有当时就让他来继承渔场? 其实,自从奥尔巴赫去对他公布遗产,他心里就有一系列的疑问。

可惜,休斯等人对他的二爷爷了解不多,秦时鸥知道的都是生活规律、饮食爱好之类,休斯说如果想知道什么私密事,那得问奥尔巴赫,奥尔巴赫是他爷爷资助出来的,上学时候学费和生活费,都是秦洪德给的。

在这里待了一会,秦时鸥乘车回去,看到沙克和海妖正往车上收拾渔具,包括弓箭、鱼枪等等,他问道:“你们干嘛?” 沙克咧嘴笑道:“今天没什么事,b,所以我和海怪打算去鱼,你知道,现在亚洲鲤鱼嚣张的很,它们要到交配季节了,必须得在它们产卵之前搞掉一批,否则沉宝湖真就完蛋了。

” “我也去。

”秦时鸥说道,“要不然我们用枪吧,自动步枪,爽的很。

” 奥尔巴赫帮他将秦洪德的老爷爷枪证转移到他名下了,这下子他可以购买和使用自动武器了。

海怪摇头道:“那我们图的是什么?子弹那么贵,鱼又不是连贯性跳出来的,一梭子子弹也就打死一两条鱼,太浪费钱,还不如让这些该死的鱼繁衍呢。

” 这就是理念的不同,秦时鸥是觉得鱼是娱乐活动,也可以带回来做着吃,所以花钱无所谓。

告别镇的人认为,鱼是一项公益活动,他们是为了保护沉宝湖中的土著鱼才这么做的,如果要花钱,那就不干了。

加拿大和美国人,在谈到钱的时候更一丝不苟,比华夏人还不肯吃亏。

秦时鸥拿上自己的滑轮弓,跟着沙克和海怪一起上了车,这次他们带了一艘普通木渔船,因为这种船最省油。

沉宝湖广袤宽阔,得有十平方公里,属于五大湖区的一个xiao湖。

加拿大的水资源太丰富了,占全球淡水资源百分之二十的五大湖区,有一半是在她的境内,导致了很多地方都有大大xiaoxiao的琥珀。

秦时鸥一行人到达的时候,湖上还有几个人在鱼,这次不是全镇性活动,所以没有震荡仪使用,要惊扰鱼类,只能通过船舶制造的噪音。

海怪在船尾挂了个水下音箱,打开之后能看到水面波纹荡漾,也能祈祷震荡仪的作用,惊吓到水下的鱼。

船入水之后开了一会,就有两条半米多长的黑草鱼跳了起来,沙克赶紧拉开他的英格兰长弓,结果只听‘唰’的一声,一支利箭从他身边出,穿一条鱼带入了水中。

“干得漂亮,b!”刚端起鱼枪的海怪哈哈笑道。

秦时鸥耸耸肩,将鱼拖了回来,一边往下拉箭一边说道:“还不错,总算没有愧对我前些日子为了练习弓箭所付出的努力。

” 另一条鱼落入水中之后没有离开,还焦灼的在旁边游荡,沙克随手拿起鱼梭,往水里一看,稍微将枪头往下方调转,强壮的手笔一甩,鱼梭就了出去,‘唰’的一下子进水中。

沙克将鱼梭拉回来,枪头正好插在鱼头上,秦时鸥也赞叹道:“你将这狗niang养的爆头了,伙计,看不出你还是爆头狂人!” 知道这些鱼也是可以吃的,沙克和海怪就不再浪费,他们准备了一把剁鱼刀,到大鱼之后,直接手起刀落,砍下鱼头和鱼尾巴,鱼身放到船舱,用准备好的冰块镇起来。

大明雍王

渔船慢慢的游荡在湖泊上,四周是清澈碧绿的湖水,风轻云淡,阳光灿烂,秦时鸥往水中看,清澈的湖水仿佛能倒映出他的灵魂。

不远处,有鱼的人唱起了加拿大民谣,秦时鸥心里一动,也扯开喉咙开始吼:“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碧绿的草原,这是我的家哎耶……” “奔驰的骏马,洁白的羊群,还有你姑娘,这是我的家哎耶……” “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 这首《天堂》是草原歌王腾格尔的力作,旋律简单,很好上口,可是对歌唱者的嗓音要求很高,音带要宽、肺气要足,以前秦时鸥也只能哼一哼,要这么吼唱出来很难。

现在不一样,海神能量对他的改造,其实是让他能更好的适应大海,现在他的肺活量很高,否则前天打球的时候,他爆发力那么强,吸收不了足够的氧气也是白费。

这样吼起来,秦时鸥唱的比腾格尔还要豪迈,而且他是见景抒情,歌声之中是有他的感情,唱的很是动听。

沙克和海怪都不懂汉语,可是这不妨碍他们欣赏这首歌,秦时鸥放声歌唱,两人也不鱼了,放下弓箭和鱼枪,开始拍打着拍子和着他的歌。

一曲终了,两人好像看戏的观众,一边鼓掌一边高声吼道:“好,b,唱的真棒!” 周围鱼的人也都怪叫了起来,有人撑着渔船靠近,对秦时鸥叫道:“秦,再来一首,太好听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真人唱汉语歌曲呢!” “你唱的歌是什么意思?”沙克问道。

秦时鸥向几个人翻译了一下《天堂》,海怪略为遗憾的说道:“唉,可惜咱们这里是渔场,不是草原,我还没去过草原呢。

” 沙克白了他一眼,道:“你个蠢货,这首歌的重点在于歌唱家乡,是哪里不重要!” “改编成渔场也很简单,”秦时鸥笑道,“只要换几个词就行了,把碧绿的草原换成深蓝的海洋,把奔驰的骏马换成奔驰的渔船,很简单。

” “那换一下吧,然后教我们唱这首歌,今年镇庆日的时候,我们可以去表演。

”海怪有些兴奋的说道。

镇庆日就是xiao镇诞生纪念日,别看告别镇又xiao又破,其实这个镇子历史悠久,建镇都有一百五十多年了,巅峰时期也有上万人在这里居住,可惜,随着纽芬兰渔场的衰败,镇子也衰落了。

秦时鸥笑道:“这没有问题,以后咱们搞一个大合唱,惊呆你们的xiao伙伴。

” 没人控,渔船慢悠悠的飘荡着,慢慢靠近了湖中岛,沉宝湖不是那种很纯粹的大湖,是地下水积攒而成,湖中有些地方曾经是高地,后来被淹了。

但每年春天湖水水位浅的时候,还会露出来,这些高地上长着诸如水杉、红杉之类的树木,即使一年到头被淹在水里也不会淹死。

现在露在水面上的湖中岛得有上千个平方,一些杉树茂密的生长着,秦时鸥看了看,说道:“我们上岛上去看一看怎么样?”。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