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宠文 > 正文

百我撞车了,相学最有福气的7种鼻子

时间:2018-11-14 08:01:32 标签: 相学,有福气,撞车,鼻子

给小桃心挂了电话以后我就鹰钩鼻和驼峰鼻的区别回宿舍去了,没一会鹰钩鼻就来了,他跟我说让我下午跟他收拾人去。

我说谁啊,鹰钩鼻说有几个班的人不太服他,好像跟高二高三的都有点关系,我说行,鹰钩鼻说他知道上次我俩的人是谁了,我问他谁,鹰钩鼻说还能有谁,圆脑袋呗,我一想这王八蛋是真不怕死啊。

鹰钩鼻问我干他去不,我说一会我找俩人就去了。

鹰钩鼻说找啥人啊,直接到他们教室去,咱俩还打不了个他,我说行,然后从床底下摸了一根棍子就跟鹰钩鼻出去了。

到圆脑袋他们教室的时候他们正上课呢,我跟鹰钩鼻说在这等着吧,鹰钩鼻说等啥啊,我说人家上课呢,好歹等人家下课,鹰钩鼻说他等不了,说着从我手里抢过棍子一脚把教室门给踹开。

他们老是正在讲台上讲课呢,这一下给他吓得不轻,他指着鹰钩鼻问我俩哪班的。

鹰钩鼻的男人

说咋这么没规矩呢,鹰钩鼻说你少跟我bb啊,不管你事,你该干啥干啥,说完就喊了一声圆脑袋,我也往教室里瞅去,就看见圆脑袋那怂b往桌子下面钻,心想已经这样了,也顾不得那么多,我俩过去就把圆脑袋从桌子下面揪出来,鹰钩鼻拿起棍子对着圆脑袋就是一顿打,圆脑袋一边喊着他错了一边说不管他的事,我俩从第四排一直给圆脑袋打到最后一排,我说你不服是么。

圆脑袋摇摇头说他服,他服,鹰钩鼻指着圆脑袋说听说你家挺有钱是么,然后说从明天起,每个礼拜给他那二百块钱来,圆脑袋点点头说行,行,只要我俩不打他,啥都行。

鹰钩鼻骂了句怂b,然后就跟我走了。

出教室的时候圆脑袋他们都没敢看我俩,我问鹰钩鼻说打人就打了,你管人家要钱干啥,鹰钩鼻说反正他家也不差这点,说现在高二高三的都跟学生要钱呢,不给就打,比他狠多了,我说出来混是要还的,鹰钩鼻说那就下辈子还吧,他这辈子还没嚣张够呢,我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呆来亩扛。

从圆脑袋他们教室出来以后鹰钩鼻说要去我们班,我说去我们班干啥,他说去看看那个亮哥对象去,说想勾搭勾搭,我说你都快成种马了,鹰钩鼻说你懂啥。

鹰钩鼻手术多少钱

到教室以后鹰钩鼻问我哪个是,我说那不是就那个,鹰钩鼻看了一眼然后对着齐刘海吹了个口哨,齐刘海抬起脑袋看了一眼,对着我笑了一下,鹰钩鼻说看那小婊子跟他笑呢,我说你可拉jb倒啊,人家对我笑呢,鹰钩鼻问我说你发现没啊,她笑起来跟陈兔真像,我说没仔细看,鹰钩鼻说齐刘海她要定了,然后跟我说让我哪天吧齐刘海约出来,我说你自己不会约啊,鹰钩鼻说这不是有你呢,我说我可不管啊,你别回头再整我一身骚,我说不管,鹰钩鼻说我不够意思。

我跟鹰钩鼻说行了吧你,先忙你的正事去吧,鹰钩鼻说也对,还让我帮他看着齐刘海,说有人对齐刘海有想法了就让我往死里打,有事他担着,我说人家齐刘海在学校也有人呢,一般人还真不敢招她,鹰钩鼻说谁啊,我说好像是高三的一个吧,鹰钩鼻说她打听打听去,说不行就先那那人开刀,看齐刘海到时候跟不跟他,我说你省省啊,人家没招你没惹你,你把人家打了,也算是你惹了高三的人了,到时候你这高一老大的位置能不能坐稳了还是个事,鹰钩鼻说那就完了再说吧。

回宿舍的时候冷漠然给我打电话了,因为鹰钩鼻在跟前我,我也没接,鹰钩鼻还问我谁打的,咋不接,我说唐瑶,鹰钩鼻哦了一声没再问我,后来鹰钩鼻说他要出去玩,说他最近下面有点痒了,问我去不去,我说不去,鹰钩鼻说行,说一会回来给我叫好人给我打电话,我说行。

鹰钩鼻走了以后冷漠然又给我打来电话了,我心想不是有啥事吧,也就鹰钩鼻手术多少钱接了,冷漠然问我干啥呢,为啥不接电话啊,我说那会鹰钩鼻在呢,冷漠然说哦,她问我陈兔回来了?我说是啊,你咋知道的,冷漠然说她爸那会带她出去给她妈抓药了,好像看见了,不敢确定,才给我打了电话,我说你爸?冷漠然说陈兔她爸,我心想这么快就改口了,我说是啊,昨天回来的,我问冷漠然在哪见陈兔了,冷漠然说在新天地那边,跟一个男的,我说他俩干啥呢,冷漠然说在逛街呢,我一想就知道是李雪飞了,这狗日的,我给冷漠然说知道了,说晚点给她回电话,然后就挂了。

给冷漠然挂了电话我就给卷毛打过去了,我问他在哪呢,卷毛说在教室呢,我说你摩托车在哪,卷毛说在校门口呢,问我咋了,我说你别废话,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卷毛说行我就把电话挂了。

在他们学校门口等了五六分钟卷毛才跑出来,问我咋了啥事这么急,我说我得去找陈兔一趟,卷毛说他跟我一块去,我说行,然后卷毛就去推车了,他那旧车换了换零件还不错,样子差不多有七成新了,卷毛说上车,然后问我去哪,我说新天地那块,让卷毛快点,卷毛说让我抓稳了,然后加油门就走。

相学最有福气的7种鼻子

到新天地附近的时候我让我从车上下来,现在人还不是很多,我让卷毛注意看着,因为这里是商场,各种店都有,我跟卷毛找了好半天,后来卷毛跟问我说那是陈兔么,我顺着看过去,可不是么,陈兔正跟李雪飞两人在一个礼品店里,有说有笑的,我当时那个气啊,四下看了看也没啥趁手的东西,我跟卷毛说让他把车停好,指着李雪飞说就那小子,干他,说完也不等卷毛我就先跑了过去。

我喊了一声陈兔,陈兔一慌,手里的东西差点都掉地上,她问我咋来了,我说你跟他来干啥,陈兔说让我冷静点,我说等我打了他就冷静了,说完我一巴掌对着李雪飞就掴过去了,李雪飞骂了句你吗,也冲了过来,我俩就在人家店里开打了。

老板过来拦住我俩说要打出去打去,我揪着李雪飞就往出走,陈兔拉着我说让我别打了,我说你回来不来找我,倒跟他出来玩了,你还有啥好说的,李雪飞说他俩就是出来买个东西,我说是不是傻比,我说今天让你知道啥叫傻比,说着我跟李雪飞又打在了一块,卷毛一看我俩开打了,远远的也跑过来,二话不说揪住李雪飞的头发就踹,我跟卷毛一直把李雪飞摁到地上踩了一顿才算完。

陈兔跟我说咋不听人说话呢,我说你这还跟我处对象呢就跟别的男的出来玩了,陈兔说我误会了,正好小桃心从隔壁出来了,看见这情况问我咋回事啊,我指着小桃心说我让你给我打电话,你打的电话呢,小桃心看着陈兔半天说不出话来,我说行啊,你们玩的好,说完我扭头就走,陈兔叫了我两声我也没理她。

卷毛问我说真走啊,我说你不想走你留着,说完我从卷毛手里抢过摩托车钥匙就走,卷毛跟我后头说让我好歹听听人家陈兔咋说,我说那你听,听完再跟我说,我直接拧上钥匙加了油门就走,就听见卷毛在后边一直叫我,说他还没上车呢。

可能是因为心烦吧,我加大了油门,听着摩托车马达的声音心里痛快的很,想着一路飙回学校,晚上找个地方好好的喝一会,谁知道还没出新天地路口,从右面开出来一辆车,那车的速度也快,眼看他是停不下了,我就猛踩刹车,可是脚下一滑,卷毛这破车的刹车居然被我踩掉了,我没敢愣神,手里直接把刹车给捏死了,摩托车蹭着往前滑了几米,车胎都爆了,然后摩托车尾巴直接抬起来了,我也因为惯性飞了出去,撞到哪了我不知道,只知道浑身疼的厉害,离老远看见卷毛往这边跑,然后就啥都不知道了。

鹰钩鼻的女人命运好吗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