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宠文 > 正文

NC艾瑞克搞砸了我的人生克里斯视角,保罗韦斯利和狼女现状

时间:2018-05-15 08:34:20 标签: 艾瑞克,韦斯利,狼女,视角,现状

[nc-17] 艾瑞克搞砸了伊恩的意思是什么我的人生-克里斯视角 本篇为《艾瑞克搞砸了我的人生》关联作,建议先阅读过上篇再来此篇解谜。

[nc-17]   含大量性暗示与相关描写,敬请斟酌阅读。

--   以下正文开始   -- ◆、一 第一眼看见那张面孔时,我怀疑这男孩脸上动过刀整型,并且才刚术后康复不久。

与他俊美的轮廓无关,只是妆太浓。

他的妆容绝非新手,夜店灯光下显得格外深刻挑逗,但他化妆的方式像是根本不明白自己天生的外貌优势。

出于误判,反倒过度打扮──如果你也有个drag   queen前男友,你不可能连这些都看不出来。

察觉我的打量,他回过眸,用近乎挑衅的露骨眼神上下扫视了我一遍。

我点了杯酒,在他的注视下往杯中投入一枚锭片。

我端起精心准备的见面礼,穿过人群来到他面前,略微递高了酒杯。

「克里斯。

」我打破对峙。

他似笑非笑地接过,手一扬略表示意,仰起脸几乎一饮而尽。

随后他勾住我的后颈,回给了我他的见面礼。

他的吻带有一种撩人的节奏,他运用舌头的方式令人感觉得出来那用在其他地方将同样驾轻就熟。

第一个吻结束之际,有个东西从他舌尖推了过来。

是那枚溶解大半的药锭。

他盯着我吞下,吻上来细细检查了一遭,这才浅浅扬起唇角。

「伊恩。

」 我不会过度评价第一次和伊恩时的感受。

我们太过急迫,连衣服都没来得及好好地脱。

他发出的呻吟和他抚摸人的方式都令我确信他绝对有潜力以此为业;那份职业愿景里不只有张开双腿,毫无疑问还包括了摄影机。

──只是那个刺青。

那个骷髅头刺青突然跃入眼前,粗糙搞笑到与他整个人形同错接。

我无法视之不见,更没办法不对它发表几句简短但必要的感言。

那个整晚表现得无懈可击的男孩突然变了脸色,反手在我左脸抽下一巴掌,气急败坏地说那才不是他想要的。

那一刻伊恩身上的游刃有馀荡然无存。

我分不出是因为酒精、药劲、或者精虫冲脑,当然更有可能以上皆是。

左脸烧起火辣疼痛的刹那,比起怒火,我只感到他该死的性感得要命。

◇、二 我没有问伊恩刚才那是不是他近六个月来最难忘的和性爱,因为答案不言可喻。

伊恩在原处懒洋洋地趴了一会儿,在我几乎以为他会睡着前一刻才从我胸前撑起身,要求借浴室。

他弯腰在包里摸索,倒没有整个带走,显然除了财物和隐私之外里头还有某些更重要的东西得与他同进退,例如新的和旅用卸妆棉。

我靠在床上滑动手机,想着这或许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这份惬意的悠閒只持续到伊恩淋浴卸妆出来为止。

我不是个容易大惊小怪的人,但目睹他踏出浴室那一瞬间我仍爆出了粗口。

我顿时反应过来他不只没有整过型,先前的妆也不是失手或误判。

──如果没有浓妆掩盖,任何一个称职的夜店保镳都不会放他进门。

碰他的时候我怀疑过这点,但他纯熟的技巧转移了我的怀疑与注意力。

今晚我上了一个男孩。

字面上的意思,一个「男孩」。

……! 伊恩带着感兴趣的眼神欣赏了一会,意犹未尽地说,这是他近六个月来见过最难忘的表情。

我沉下脸面色不善地望着他,等他给出一个解释。

我或许称不上什么奉公守法的优良公民,但起码迄今为止在干每件事之前我都先摸透了背后的风险。

除了伊恩。

那个罪魁祸首若无其事地坐到床沿,捞起先前散落一地的衣物重新穿上。

直到提上裤子,他才语气轻快地说,他早就成年了。

「或者你也可以付我封口费,克里斯。

」他把手指放在唇上,我的。

直盯着我瞇起的眼睛,他扬起嘴角往我额上轻吻了一下。

「像是今天你给我的那个。

」 那天我让他带走了一个最小的夹链袋。

交换条件是,他必须留下他的电话号码。

◆、三 第五天的时候,伊恩传来了简讯。

比我预估的要久一些,但那无关紧要。

简讯里只写了一款约炮软件的名字和一组id与邀请码。

那个软件获得的打分低到你会惊讶它怎么还有脸存在在这世上。

那些大量湧入的负评纷纷痛骂这是个「偷情软件」。

源自这个软件在功能上虽然没有特出之处,但有一个最大特点是每次开启都需要重新登录,所有对话纪录一律也不会留存,每隔三十分钟由系统自动清空一次,退出使用也会触发清空。

我省去下载的功夫,登录帐号输入邀请码找到了那个用户id,没有头像。

对话介面一开启,那端只传来了一句话: 【你给我的糖果吃完了。

】 他把我当成了什么,不必投币的自动贩卖机? 我扬起眉毛,回给他一段煞有其事的价目表。

对话串顿时沉寂了下来。

我以为他不会再回复,兴味索然地打算关掉的前一刻,那端跳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讯息──话说回来,打从第一眼开始,伊恩就老是干些超出我预期的事情。

那是一张照片。

更确切地说是张裸照。

站在穿衣镜前自拍的伊恩一丝不挂,刚才那段时间显然是用来让他握在手里的那家伙站起来,才好拿来像把枪一样怒指向我;像是怕我读不懂他脸上写满不爽的叛逆表情,他握着手机的右手甚至竖起了中指。

要是这张照片出现在杂志封面上,你实在没有理由选择不翻开它。

那天我们第二次见了面。

完事后伊恩抱怨我把他搞得像送外卖,我则纠正他,这明明是他来店自取,现场验货。

◇、四 我们见面的频率渐趋稳定。

平均一到两周一次,有时是两次,都是他到我这里来。

随着时间推移我以为自己会越来越了解他,然而事与愿违。

伊恩声称自己没有使用任何社群网站的习惯,连帐号也没有办。

一开始我以为那是推讬之词,但后来我渐渐察觉,他在某些地方与这社会脱节得厉害,或者该说他选择把自己的日子过得与一般人际社交完全隔绝开来。

此外,有些著名的经典电影或场景、具代表性的明星、和肯定会伴随你童年一同长大直到你不再害怕床底下怪物的卡通人物,他甚至完全不认得。

「你究竟在哪里长大的,伊恩?十五世纪的巴黎圣母院吗?」 伊恩显然不知道我在指什么,但这不影响他听懂这是一句挖苦并因此伊恩·麦克莱恩八卦板起了脸孔。

「我没有时间。

」他不高兴地说。

「我一点都不怀疑,」我吻他,「镇日敲钟的忙碌肯定让人难以分心。

」 「克里斯,有人说过你是个王八蛋吗?」那是我至今见过伊恩最接近发怒的一次。

「今天吗?」我搂着他的腰把他拉近,一本正经。

「你是第一个。

」 伊恩似乎真的动了肝火,他推开我,跑到客厅去对着鱼缸生闷气。

我在房里用了会手机,盯着萤幕上的时间、决定等过十分钟再去看他。

我的年纪距离青少年有段年头了,我可不想表现得太紧张或急切。

只不过在我给自己设下的时限倒数结束前,伊恩自己走回了房间。

他低垂着视线来到床边,靠近我怀里,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

他眼神里的犹豫和迟疑前所未见。

我想不透他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但他没有给我询问的机会。

伊恩主动脱下衣服,把手伸进我衬衫里,最后试探性地凑近了我的嘴唇。

某种直觉告诉我这样反常的他不太对劲,然而我无法拒绝伊恩此刻暴露出的脆弱与索求。

进入他的时候他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惊慌,接着他很快闭上眼睛,双手像溺水者抱紧浮木、无助地攀着我,把脸靠在我的肩膀上。

那之后他走到客厅,坐回鱼缸前抱起膝盖。

我不确定他有没有哭。

那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伤害了伊恩,尽管我根本还没搞懂到底是因为哪一句话。

我到浴室冲了个澡,仔细思忖要怎么应对。

这关乎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该如何定义、以及分寸该如何拿捏。

但等我围着浴巾走出浴室,我发现伊恩已经回到了房间。

他坐在床沿盯着凌乱的床单,听见我的动静他顿时抬起了头。

他看上去已经恢复了平常那副模样,却似乎更为恼火,那个表情──意外地形象化──就像孩提时代你留下儿童餐里最喜爱的鸡块准备最后才享用,起身装杯可乐回来却发现你该死的手足已经把那个鸡块吃掉了一样。

我几乎没能忍住大笑的冲动,但不论于情于理这都不是笑的好时机。

我走过去蹲在他面前,问:「你想谈谈吗,伊恩?」 「『你想谈谈吗,伊恩?』」他低头看着我,用一种冷嘲热讽的语调模仿我的句子。

「你干嘛不早点问出这句话?说不定还能唤醒某人的良知。

」 他在指责我趁虚而入吗?我挑起眉毛,最后决定不计较这件事。

依照伊恩的防备,意识到自己刚才在我面前暴露出脆弱的一面想必令他难以忍受。

「听着,伊恩,我也想多了解你一点,但你得给我机会。

」 「我为什么要?」伊恩避开我的视线,粗鲁地说。

「你不会真把我当成免费贩卖机或人形按摩棒,对吧?」以我们过往的经验和默契我知道自己不该说这些,然而此刻我不肯就此善罢干休。

「用过就扔到一旁,等你心情好或者没药了的时候再来临幸我吗?」 「我没有那么想!」伊恩立刻反驳,随即他意识到自己的音量和语气太过激动,立刻掩饰一般又匆促地说了一次:「我没有那么想,克里斯。

」 「那你是怎么想的?」我握住他搁在腿上的手,追问。

「……」伊恩望向我,启唇几乎要说出一些什么。

却在第一个单词脱口而出前一刻,他又反悔打消了念头。

──该死。

差一点,只差一点。

伊恩心底那扇差一点敞开的门扉在我面前磅地一声关上,落了锁,比先前任何一刻都要来得更严实不透。

伊恩把手从我掌心里抽开。

他越过我,抓起椅子上的外套,匆匆说了一句他该走了。

◆、五 星期三的时候,我试探性地传了封简讯过去。

【嘿,还好吗?】 直到星期五傍晚检查简讯匣,里面仍没有任何回音──我突然意识到,我竟然在等待。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把手机推得远一些。

伊恩选择把自己的日子过得与一般人际社交完全隔绝。

伊恩对投入人际关系毫无兴趣,更别说是「一段关系」。

伊恩──我为什么满脑子都是伊恩?我几乎被自己激怒。

这时,简讯短音适时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拿起手机瞥上一眼。

是伊恩。

【这个礼拜糟透了。

我的室友是个无药可救的混帐疯子王八蛋。

他扔掉了我的饰品盒。

】 室友?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伊恩的私生活。

他的语气像是上周末的事情从未发生。

我思索了一下,回传:【你揍他了吗?】 不到一分钟,那端传来他郁闷的回应:【我倒希望我能够。

】 指尖在萤幕上停滞几秒,我抛开文字和所有多馀的念头,直接拨向他的电话号码。

待他接起,我率先开口: 「你想要什么,伊恩?」 如同星期三的简讯,我给了他一个开放性的问题。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迟疑地传来了他含糊的嗓音:「披萨。

」 「什么?」 「我想要披萨、炸鸡、洋葱圈,可乐和啤酒。

我想要你放你喜欢的电影给我看。

我想要见你。

我想要你。

」伊恩停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有些颓丧:「但我不想要你问我问题。

因为我不想要对你说谎,克里斯。

」 「好,不问问题。

」 我平静地承诺。

装作刚才那不是我这辈子听过最该死甜蜜的情话。

「带酒过来,伊恩。

然后你会在我家客厅发现你想要的一切应有尽有。

伊恩麦克莱恩出柜

」 「……」很轻很轻地,我听见电话那头笑了一下。

「好。

」 ◇、六 电话里伊恩说想喝啤酒,但他抵达时手里提的袋子鼓胀到令人不禁怀疑他顺路洗劫了超商的酒架,种类一应俱全,啤酒只佔了两罐。

我们没有按照顺序完成他的愿望清单。

冷掉的披萨味道还成,炸鸡和洋葱圈则被我们退回了烤箱试图使它们起死回生。

扔掉第二个伏特加空瓶的时候,有个点子在我脑中成形。

「伊恩。

」 「嗯?」 「我们来玩个游戏。

」 「什么游戏?」 「我不问问题,我用叙述句。

」我提议。

「一次三个句子。

你只需要告诉我『正确』、『错误』、『接近』或者『跳过』,而且不一定要按照答案顺序。

」 「……」伊恩看着我,眼底残存的几分犹疑提醒了我该是时候打开第三瓶伏特加,当然更不能缺少其他一些增添乐趣的小玩意儿。

「这有什么好玩的?」 他的语气有些不乐意,但没有一口回绝。

「每累积满三次『错误』,我输给你一百块。

」我把他的夏特杯重新添满。

「你不伊恩的意思是什么是正需要一个新的饰品盒吗,伊恩?你不想有个机会装满它?」 听见最后一句话,伊恩霍然拿起了那只小杯,一口喝光见底。

「──成交。

」 这场游戏足足玩了半个小时。

在周末前夜花钱找乐子的人不少,但像我一样光是坐在自家客厅就失去一叠班杰明*的人恐怕不多。

「嘿,贩卖机。

」已然喝茫的伊恩数着钞票点收得乐在其中。

他分出其中一半,折成扇状往我脸侧搧出几道风,接着一把塞进我的裤头。

「这是糖果钱和我的按摩棒保养费,拿去吃点好东西。

」 我捏了捏他的下巴,让他用缺氧为自己的出言不逊付出代价。

伊恩近乎反性地跳过了所有和家庭或出身背景有关的问题。

近两年的流行文化或名人几乎都认得,往前则否。

他似乎没有接受过学校教育,缺乏和同侪相处的经历,但他明显识字。

他不为生活费发愁,但他并没有一份正职。

他没有宗教信仰,但碰见提及某个特定宗教的句子时他的反应速度会拖迟几秒。

喔,还有,我准确说中了他最喜欢的体位,我就知道答案是这个。

我们在沙发上实践了这个答案。

赚到一笔外快得以补偿室友造成的损失,伊恩兴致高昂,指尖从桌上沾起一抹盐揉砺摩娑我的下唇,接着捧住我的脸、无比专注地把每一枚盐粒细细密密地掉。

我扶着他的腰,感受到他兴奋的情绪,随口问他第一次给自己挣到点好东西是什么时候。

「冰淇淋……」吻着我的唇,伊恩嘴角溢出模模糊糊的喘息。

「冰淇淋?」 「我一直想嚐嚐看,但他们不让我吃垃圾食物。

我也……没有零用钱。

」指尖掐进我的肌肤,伊恩沉迷于享受主导节奏的快感。

「有一天,他们要我出门帮忙到邮局拿包裹。

我发现……有个老头一直跟着我。

从邮局、排队、到拿回包裹……都一直跟着我。

」 我不确定自己想继续听下去。

但我确定,自己更不愿意在这时候打断他。

「我要那个老头买一球冰淇淋给我……我告诉他,在我吃完那根冰淇淋以前,他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当然啦,后来被发现了。

我一回去,连到浴室清理都……来不及。

他们说,我去得太久……他们说,我的样子看起来不对劲。

」 说到这里,伊恩怔怔地望着我,涣散的眼神没有焦距。

那是我第一次从伊恩口中听见那种近乎怨恨的语气。

「他们……凭什么打我,克里斯? 他们甚至连一球冰淇淋也没有给过。

」 那是伊恩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我这里过夜。

伊恩从不留过夜,这是他的原则。

隔天早上醒来看见我的时候他愣了一下,飞快摸索出手机确认了一眼,而后稍微松出一口气。

「我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吗?还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他扶着头痛欲裂的脑袋,发出嘶嘶的吸气声把我递上的宿醉药和蜂蜜水一起灌进喉咙。

「……一定是新的那颗害的,我说了我讨厌绿色。

」 「早知道不给你那颗了。

」我用热毛巾抹了一把他的脸,嘲笑他。

「瞧你睡得那么死,我什么都不能干。

」 ◆、七 我不再试图挖掘或摸索伊恩的过去。

也不再试图逼迫他正视或承认我们之间有任何超出炮友以外的关系。

虽然伊恩仍拒绝在我这里过夜,也拒绝一同出游到外地旅行;但我们平时的互动与联系变得比以往更加密切。

有时他会传简讯给我,抱怨他室友又干了什么好事,例如在微波炉里留下腥味浓重的食物残骸(通常是海鲜),还是又弄丢了他的衣服、饰品、或者丁字裤。

有时他会问我有没有时间,他打算等等要去参加某个活动或看哪场电影。

伊恩的时间观念奇差,当然换个角度你也能说是活在当下。

他从不事先约好,总到「正要」去做了才告诉我他的计画。

而且除非他先传简讯,其他时候如果打给他,通常会得到直接转入语音信箱的答复。

唯一一次我提出的邀约是隔天一起去看电影,某部我喜爱的经典片子新版翻拍的重制。

伊恩犹豫了一阵子才慎重答应。

然而隔天依然爽约。

事后他充满歉意地致电过来道歉,说他不小心睡着了。

我懒得挑刺他睡过头了整整四十二个小时,只说无所谓,反正那部新片也烂得要命,他不是当天让我最失望的那个。

伊恩对这句讽刺不太高兴,但自知理亏。

我逐渐体会到,伊恩抗拒人际社交有其理由,因为他确实无力经营起一份正常的人际关系。

那天伊恩闷闷不乐地过来,直到上了床也没能让他心情好转。

「怎么了,宝贝?」我揉了揉他的头发。

「是我室友。

」从他口中吐出了那个我最为反感的词汇。

一开始是为他室友恶劣的态度和糟糕透顶的生活习惯,后来则是因为这个词出现在伊恩句子里的频率太高,几乎渗透了他生活的每一个部分。

更反常的是伊恩一点搬走的意愿也没有,只有无奈地一味忍受──而我必须公正地指出,「忍耐」这项特质并不包含在伊恩的性格本色里。

「前两天他发现了他姊姊交了女朋友──她一直试图对他保密,但他还是发现了──他气炸了,真的,完全气炸了。

我有点烦恼这件事,毕竟那个疯子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 手足间的佔有慾吗?或者那个弟弟恐同?但老实说,关别人什么事? 「留下来,伊恩。

」我稍微收紧了手臂,在他耳边哄劝。

「暂时别回去。

让他姊姊和女友也是,暂时离远一点,在确定他态度软化愿意沟通之前别和他碰。

」 「我倒希望能这么做。

」伊恩的声音听上去更加怏怏不乐了。

「综合往例来看,你室友活脱脱就是个反社会的神经病,根本该直接被关进精神病院里。

」我有些烦躁。

我们见面的时间不多,就不能省点功夫别浪费在他室友身上吗? 不料伊恩立刻沉下脸色,挣开我的怀抱翻身下床,开始把衣服穿回身上。

「这就要走了?」我酸溜溜地说。

「一面批判,一面又迫不及待想回到他身边了吗?」 「闭嘴,克里斯。

」伊恩绷紧嗓音。

我没照做,「要不是你没被囚禁我真怀疑你也有病,伊恩。

你听过什么叫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吗?」 「──你是个王八蛋,克里斯!」 伊恩霍地起身,对我笔直竖起了中指,气得几乎连耳根都红了。

「你自己去吧!」 像是想对准我的脸迎头痛击、他发狠地伊恩德卡斯泰克用尽全力甩上我的房门,一路踏着气急败坏的脚步离开了公寓。

我气在头上,即使明白自己说得有些过份了也毫无悔意,更没有为此道歉的打算。

何况隔天清点库存的时候我发现少了一个夹链袋。

是伊恩。

看来他在气冲冲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带走一点纪念品顺道报复报复我。

我满心讽刺地想,不知道我是否该对他的手下留情心怀感激。

他知道我家里藏药的每个角落,要是他想,还真能把我洗劫一空,我也将损失惨重。

这份怒火延烧不过第四天,就连仅存的一点灰烬都冷静了下来。

想起伊恩喝茫那天吐露的只字片语,我开始有些懊悔起自己不该对他说出那种话。

我试图联络伊恩,但效果不彰。

伊恩说过,他担心他室友会干出什么疯狂事来,但他仍是回去了。

我猜想他急着赶回去盯紧对方,以免他顾虑的那些疯狂事从担忧转为现实。

要是对峙起来,伊恩有胜算吗?我思忖。

从他的语气里我听得出他对室友充满厌烦,倒听不出任何畏惧。

…… 第五天。

伊恩没有消息。

…… 第六天。

伊恩还是没有消息。

…… 到了第七天伊恩仍然无音讯。

我忍不住怀疑,伊恩会不会出事了? 或者他只是对我动了真怒,决定把我列为拒绝往来户? …… 第八天。

伊恩依旧没有消息。

…… 第九天。

伊恩仍然没有消息。

…… 到了第十天,我的手机铃声响起。

但那不是伊恩的专属铃声。

我意兴阑珊地扫了一眼,接起这个陌生号码。

出乎意料的是,彼端传来了伊恩熟悉的嗓音。

我来不及表达我的意外,就听伊恩语调仓促地说,他得到我这里待一阵子。

「怎么了宝贝?你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劲。

」我问。

『今天糟透了,』他喃喃回答。

『我刚才在浴室发现我室友留下一具尸体给我。

』我几乎能从他的语气想像出他脸上的表情。

「我的天,伊恩,到我这儿来!」 ──可不管怎么说,这太荒唐了。

我忍不住大笑出声。

要是屋子里真有命案,比起来我这里避难,连小都知道该先打给警察。

如果这是伊恩最新想出用以跳过解释或道歉直接见面的借口,我必须说,和他以往给出的每一个借口一样:烂透了。

不过,同样一如既往:我接受。

起码这回创意十足,而且我们本来就讨厌他室友。

「不管你嗑了什么,都给我来一份。

」我揶揄。

伊恩没好气地回堵:『你希望醒来之后在浴缸里发现谁?』 「好问题。

」我停顿了一下,意有所指。

「例如我的前妻?」 伊恩显然听出了这句话背后的影和挖苦。

『少来了,你没有前妻。

』 近乎严峻地说完,他挂掉了电话。

我弯起唇角。

稍事收拾,我走进浴室淋了个浴,心情愉快地打理自己。

同时在心中打定主意,我要在他进门第一刻狠狠地抱紧他,让他感同身受这一个多星期来我过得多么紧绷窒息。

-〈艾瑞克搞砸了我的人生‧克里斯视角〉    完- *补注、第六个章节中克里斯提及的「班杰明」:即为美金百元钞。

伊恩·麦克莱恩出柜

*除了已经提过的阿斯莉那次,所有和克里斯发生关系的人格都是伊恩。

———————————————————— 本篇为《艾瑞克搞砸了我的人生》关联作,建议先阅读过上篇再来此篇解谜。

[nc-17]   含大量性暗示与相关描写,敬请斟酌阅读。

--   以下正文开始   -- 艾瑞克搞砸了我的人生-   克里斯视角 ◆、一 第一眼看见那张面孔时,我怀疑这男孩脸上动过刀整型,并且才刚术后康复不久。

与他俊美的轮廓无关,只是妆太浓。

他的妆容绝非新手,夜店灯光下显得格外深刻挑逗,但他化妆的方式像是根本不明白自己天生的外貌优势。

出于误判,反倒过度打扮──如果你也有个drag   queen前男友,你不可能连这些都看不出来。

察觉我的打量,他回过眸,用近乎挑衅的露骨眼神上下扫视了我一遍。

我点了杯酒,在他的注视下往杯中投入一枚锭片。

我端起精心准备的见面礼,穿过人群来到他面前,略微递高了酒杯。

「克里斯。

」我打破对峙。

他似笑非笑地接过,手一扬略表示意,仰起脸几乎一饮而尽。

随后他勾住我的后颈,回给了我他的见面礼。

他的吻带有一种撩人的节奏,他运用舌头的方式令人感觉得出来那用在其他地方将同样驾轻就熟。

第一个吻结束之际,有个东西从他舌尖推了过来。

是那枚溶解大半的药锭。

他盯着我吞下,吻上来细细检查了一遭,这才浅浅扬起唇角。

「伊恩。

」 我不会过度评价第一次和伊恩时的感受。

我们太过急迫,连衣服都没来得及好好地脱。

他发出的呻吟和他抚摸人的方式都令我确信他绝对有潜力以此为业;那份职业愿景里不只有张开双腿,毫无疑问还包括了摄影机。

──只是那个刺青。

那个骷髅头刺青突然跃入眼前,粗糙搞笑到与他整个人形同错接。

我无法视之不见,更没办法不对它发表几句简短但必要的感言。

那个整晚表现得无懈可击的男孩突然变了脸色,反手在我左脸抽下一巴掌,气急败坏地说那才不是他想要的。

那一刻伊恩身上的游刃有馀荡然无存。

我分不出是因为酒精、药劲、或者精虫冲脑,当然更有可能以上皆是。

左脸烧起火辣疼痛的刹那,比起怒火,我只感到他该死的性感得要命。

◇、二 我没有问伊恩刚才那是不是他近六个月来最难忘的和性爱,因为答案不言可喻。

伊恩在原处懒洋洋地趴了一会儿,在我几乎以为他会睡着前一刻才从我胸前撑起身,要求借浴室。

他弯腰在包里摸索,倒没有整个带走,显然除了财物和隐私之外里头还有某些更重要的东西得与他同进退,例如新的和旅用卸妆棉。

我靠在床上滑动手机,想着这或许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这份惬意的悠闲只持续到伊恩淋浴卸妆出来为止。

我不是个容易大惊小怪的人,但目睹他踏出浴室那一瞬间我仍爆出了粗口。

我顿时反应过来他不只没有整过型,先前的妆也不是失手或误判。

──如果没有浓妆掩盖,任何一个称职的夜店保镳都不会放他进门。

碰他的时候我怀疑过这点,但他纯熟的技巧转伊恩·麦克莱恩八卦移了我的怀疑与注意力。

今晚我上了一个男孩。

字面上的意思,一个「男孩」。

……! 伊恩带着感兴趣的眼神欣赏了一会,意犹未尽地说,这是他近六个月来见过最难忘的表情。

我沉下脸面色不善地望着他,等他给出一个解释。

我或许称不上什么奉公守法的优良公民,但起码迄今为止在干每件事之前我都先摸透了背后的风险。

除了伊恩。

那个罪魁祸首若无其事地坐到床沿,捞起先前散落一地的衣物重新穿上。

直到提上裤子,他才语气轻快地说,他早就成年了。

「或者你也可以付我封口费,克里斯。

」他把手指放在唇上,我的。

直盯着我瞇起的眼睛,他扬起嘴角往我额上轻吻了一下。

「像是今天你给我的那个。

」 那天我让他带走了一个最小的夹链袋。

交换条件是,他必须留下他的电话号码。

◆、三 第五天的时候,伊恩传来了简讯。

比我预估的要久一些,但那无关紧要。

简讯里只写了一款约炮软件的名字和一组id与邀请码。

那个软件获得的打分低到你会惊讶它怎么还有脸存在在这世上。

那些大量涌入的负评纷纷痛骂这是个「偷情软件」。

源自这个软件在功能上虽然没有特出之处,但有一个最大特点是每次开启都需要重新登录,所有对话纪录一律也不会留存,每隔三十分钟由系统自动清空一次,退出使用也会触发清空。

我省去下载的功夫,登录账号输入邀请码找到了那个用户id,没有头像。

对话接口一开启,那端只传来了一句话: 【你给我的糖果吃完了。

】 他把我当成了什么,不必投币的自动贩卖机? 我扬起眉毛,回给他一段煞有其事的价目表。

对话串顿时沉寂了下来。

我以为他不会再回复,兴味索然地打算关掉的前一刻,那端跳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讯息──话说回来,打从第一眼开始,伊恩就老是干些超出我预期的事情。

那是一张照片。

更确切地说是张裸照。

站在穿衣镜前自拍的伊恩一丝不挂,刚才那段时间显然是用来让他握在手里的那家伙站起来,才好拿来像把枪一样怒指向我;像是怕我读不懂他脸上写满不爽的叛逆表情,他握着手机的右手甚至竖起了中指。

要是这张照片出现在杂志封面上,你实在没有理由选择不翻开它。

那天我们第二次见了面。

完事后伊恩抱怨我把他搞得像送外卖,我则纠正他,这明明是他来店自取,现场验货。

◇、四 我们见面的频率渐趋稳定。

平均一到两周一次,有时是两次,都是他到我这里来。

随着时间推移我以为自己会越来越了解他,然而事与愿违。

伊恩声称自己没有使用任何社群网站的习惯,连账号也没有办。

一开始我以为那是推托之词,但后来我渐渐察觉,他在某些地方与这社会脱节得厉害,或者该说他选择把自己的日子过得与一般人际社交完全隔绝开来。

此外,有些著名的经典电影或场景、具代表性的明星、和肯定会伴随你童年一同长大直到你不再害怕床底下怪物的卡通人物,他甚至完全不认得。

「你究竟在哪里长大的,伊恩?十五世纪的巴黎圣母院吗?」 伊恩显然不知道我在指什么,但这不影响他听懂这是一句挖苦并因此板起了脸孔。

「我没有时间。

」他不高兴地说。

「我一点都不怀疑,」我吻他,「镇日敲钟的忙碌肯定让人难以分心。

」 「克里斯,有人说过你是个王八蛋吗?」那是我至今见过伊恩最接近发怒的一次。

「今天吗?」我搂着他的腰把他拉近,一本正经。

「你是第一个。

」 伊恩似乎真的动了肝火,他推开我,跑到客厅去对着鱼缸生闷气。

我在房里用了会手机,盯着屏幕上的时间、决定等过十分钟再去看他。

我的年纪距离青少年有段年头了,我可不想表现得太紧张或急切。

只不过在我给自己设下的时限倒数结束前,伊恩自己走回了房间。

他低垂着视线来到床边,靠近我怀里,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

他眼神里的犹豫和迟疑前所未见。

我想不透他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但他没有给我询问的机会。

伊恩主动脱下衣服,把手伸进我衬衫里,最后试探性地凑近了我的嘴唇。

某种直觉告诉我这样反常的他不太对劲,然而我无法拒绝伊恩此刻暴露出的脆弱与索求。

进入他的时候他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惊慌,接着他很快闭上眼睛,双手像溺水者抱紧浮木、无助地攀着我,把脸靠在我的肩膀上。

那之后他走到客厅,坐回鱼缸前抱起膝盖。

我不确定他有没有哭。

那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伤害了伊恩,尽管我根本还没搞懂到底是因为哪一句话。

我到浴室冲了个澡,仔细思忖要怎么应对。

这关乎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该如何定义、以及分寸该如何拿捏。

但等我围着浴巾走出浴室,我发现伊恩已经回到了房间。

他坐在床沿盯着凌乱的床单,听见我的动静他顿时抬起了头。

他看上去已经恢复了平常那副模样,却似乎更为恼火,那个表情──意外地形象化──就像孩提时代你留下儿童餐里最喜爱的鸡块准备最后才享用,起身装杯可乐回来却发现你该死的手足已经把那个鸡块吃掉了一样。

我几乎没能忍住大笑的冲动,但不论于情于理这都不是笑的好时机。

我走过去蹲在他面前,问:「你想谈谈吗,伊恩?」 「『你想谈谈吗,伊恩?』」他低头看着我,用一种冷嘲热讽的语调模仿我的句子。

「你干嘛不早点问出这句话?说不定还能唤醒某人的良知。

」 他在指责我趁虚而入吗?我挑起眉毛,最后决定不计较这件事。

依照伊恩的防备,意识到自己刚才在我面前暴露出脆弱的一面想必令他难以忍受。

「听着,伊恩,我也想多了解你一点,但你得给我机会。

」 「我为什么要?」伊恩避开我的视线,粗鲁地说。

「你不会真把我当成免费贩卖机或人形按摩棒,对吧?」以我们过往的经验和默契我知道自己不该说这些,然而此刻我不肯就此善罢干休。

「用过就扔到一旁,等你心情好或者没药了的时候再来临幸我吗?」 「我没有那么想!」伊恩立刻反驳,随即他意识到自己的音量和语气太过激动,立刻掩饰一般又匆促地说了一次:「我没有那么想,克里斯。

」 「那你伊恩·麦克莱恩八卦是怎么想的?」我握住他搁在腿上的手,追问。

「……」伊恩望向我,启唇几乎要说出一些什么。

却在第一个单词脱口而出前一刻,他又反悔打消了念头。

──该死。

差一点,只差一点。

伊恩心底那扇差一点敞开的门扉在我面前磅地一声关上,落了锁,比先前任何一刻都要来得更严实不透。

伊恩把手从我掌心里抽开。

他越过我,抓起椅子上的外套,匆匆说了一句他该走了。

◆、五 星期三的时候,我试探性地传了封简讯过去。

【嘿,还好吗?】 直到星期五傍晚检查简讯匣,里面仍没有任何回音──我突然意识到,我竟然在等待。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把手机推得远一些。

伊恩选择把自己的日子过得与一般人际社交完全隔绝。

伊恩对投入人际关系毫无兴趣,更别说是「一段关系」。

伊恩──我为什么满脑子都是伊恩?我几乎被自己激怒。

这时,简讯短音适时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拿起手机瞥上一眼。

是伊恩。

【这个礼拜糟透了。

我的室友是个无药可救的混账疯子王八蛋。

他扔掉了我的饰品盒。

】 室友?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伊恩的私生活。

他的语气像是上周末的事情从未发生。

我思索了一下,回传:【你揍他了吗?】 不到一分钟,那端传来他郁闷的响应:【我倒希望我能够。

】 指尖在屏幕上停滞几秒,我抛开文字和所有多馀的念头,直接拨向他的电话号码。

待他接起,我率先开口: 「你想要什么,伊恩?」 如同星期三的简讯,我给了他一个开放性的问题。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迟疑地传来了他含糊的嗓音:「披萨。

」 「什么?」 「我想要披萨、炸鸡、洋葱圈,可乐和啤酒。

我想要你放你喜欢的电影给我看。

我想要见你。

我想要你。

」伊恩停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有些颓丧:「但我不想要你问我问题。

因为我不想要对你说谎,克里斯。

」 「好,不问问题。

」 我平静地承诺。

装作刚才那不是我这辈子听过最该死甜蜜的情话。

「带酒过来,伊恩。

伊恩·麦克莱恩出柜

然后你会在我家客厅发现你想要的一切应有尽有。

」 「……」很轻很轻地,我听见电话那头笑了一下。

「好。

」 ◇、六 电话里伊恩说想喝啤酒,但他抵达时手里提的袋子鼓胀到令人不禁怀疑他顺路洗劫了超商的酒架,种类一应俱全,啤酒只占了两罐。

我们没有按照顺序完成他的愿望列表。

冷掉的披萨味道还成,炸鸡和洋葱圈则被我们退回了烤箱试图使它们起死回生。

扔掉第二个伏特加空瓶的时候,有个点子在我脑中成形。

「伊恩。

」 「嗯?」 「我们来玩个游戏。

」 「什么游戏?」 「我不问问题,我用叙述句。

」我提议。

「一次三个句子。

你只需要告诉我『正确』、『错误』、『接近』或者『跳过』,而且不一定要按照答案顺序。

」 「……」伊恩看着我,眼底残存的几分犹疑提醒了我该是时候打开第三瓶伏特加,当然更不能缺少其他一些增添乐趣的小玩意儿。

「这有什么好玩的?」 他的语气有些不乐意,但没有一口回绝。

「每累积满三次『错误』,我输给你一百块。

」我把他的夏特杯重新添满。

「你不是正需要一个新的饰品盒吗,伊恩?你不想有个机会装满它?」 听见最后一句话,伊恩霍然拿起了那只小杯,一口喝光见底。

「──成交。

」 这场游戏足足玩了半个小时。

在周末前夜花钱找乐子的人不少,但像我一样光是坐在自家客厅就失去一迭班杰明*的人恐怕不多。

「嘿,贩卖机。

」已然喝茫的伊恩数着钞票点收得乐在其中。

他分出其中一半,折成扇状往我脸侧搧出几道风,接着一把塞进我的裤头。

「这是糖果钱和我的按摩棒保养费,拿去吃点好东西。

」 我捏了捏他的下巴,让他用缺氧为自己的出言不逊付出代价。

伊恩近乎反性地跳过了所有和家庭或出身背景有关的问题。

近两年的流行文化或名人几乎都认得,往前则否。

他似乎没有接受过学校教育,缺乏和同侪相处的经历,但他明显识字。

他不为生活费发愁,但他并没有一份正职。

他没有宗教信仰,但碰见提及某个特定宗教的句子时他的反应速度会拖迟几秒。

喔,还有,我准确说中了他最喜欢的体位,我就知道答案是这个。

我们在沙发上实践了这个答案。

赚到一笔外快得以补偿室友造成的损失,伊恩兴致高昂,指尖从桌上沾起一抹盐揉砺摩娑我的下唇,接着捧住我的脸、无比专注地把每一枚盐粒细细密密地掉。

我扶着他的腰,感受到他兴奋的情绪,随口问他第一次给自己挣到点好东西是什么时候。

「冰淇淋……」吻着我的唇,伊恩嘴角溢出模模糊糊的喘息。

「冰淇淋?」 「我一直想尝尝看,但他们不让我吃垃圾食物。

我也……没有零用钱。

」指尖掐进我的肌肤,伊恩沉迷于享受主导节奏的快感。

「有一天,他们要我出门帮忙到邮局拿包裹。

我发现……有个老头一直跟着我。

从邮局、排队、到拿回包裹……都一直跟着我。

」 我不确定自己想继续听下去。

但我确定,自己更不愿意在这时候打断他。

「我要那个老头买一球冰淇淋给我……我告诉他,在我吃完那根冰淇淋以前,他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当然啦,后来被发现了。

我一回去,连到浴室清理都……来不及。

他们说,我去得太久……他们说,我的样子看起来不对劲。

」 说到这里,伊恩怔怔地望着我,涣散的眼神没有焦距。

那是我第一次从伊恩口中听见那种近乎怨恨的语气。

「他们……凭什么打我,克里斯? 他们甚至连一球冰淇淋也没有给过。

」 那是伊恩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我这里过夜。

伊恩从不留过夜,这是他的原则。

隔天早上醒来看见我的时候他愣了一下,飞快摸索出手机确认了一眼,而后稍微松出一口气。

「我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吗?还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他扶着头痛欲裂的脑袋,发出嘶嘶的吸气声把我递上的宿醉药和蜂蜜水一起灌进喉咙。

「……一定是新的那颗害的,我说了我讨厌绿色。

」 「早知道不给你那颗了。

」我用热毛巾抹了一把他的脸,嘲笑他。

「瞧你睡得那伊恩麦克尤恩么死,我什么都不能干。

」 ◆、七 我不再试图挖掘或摸索伊恩的过去。

也不再试图逼迫他正视或承认我们之间有任何超出炮友以外的关系。

虽然伊恩仍拒绝在我这里过夜,也拒绝一同出游到外地旅行;但我们平时的互动与联系变得比以往更加密切。

有时他会传简讯给我,抱怨他室友又干了什么好事,例如在微波炉里留下腥味浓重的食物残骸(通常是海鲜),还是又弄丢了他的衣服、饰品、或者丁字裤。

有时他会问我有没有时间,他打算等等要去参加某个活动或看哪场电影。

伊恩的时间观念奇差,当然换个角度你也能说是活在当下。

他从不事先约好,总到「正要」去做了才告诉我他的计划。

而且除非他先传简讯,其他时候如果打给他,通常会得到直接转入语音信箱的答复。

唯一一次我提出的邀约是隔天一起去看电影,某部我喜爱的经典片子新版翻拍的重制。

伊恩犹豫了一阵子才慎重答应。

然而隔天依然爽约。

事后他充满歉意地致电过来道歉,说他不小心睡着了。

我懒得挑刺他睡过头了整整四十二个小时,只说无所谓,反正那部新片也烂得要命,他不是当天让我最失望的那个。

伊恩对这句讽刺不太高兴,但自知理亏。

我逐渐体会到,伊恩抗拒人际社交有其理由,因为他确实无力经营起一份正常的人际关系。

那天伊恩闷闷不乐地过来,直到上了床也没能让他心情好转。

「怎么了,宝贝?」我揉了揉他的头发。

「是我室友。

」从他口中吐出了那个我最为反感的词汇。

一开始是为他室友恶劣的态度和糟糕透顶的生活习惯,后来则是因为这个词出现在伊恩句子里的频率太高,几乎渗透了他生活的每一个部分。

更反常的是伊恩一点搬走的意愿也没有,只有无奈地一味忍受──而我必须公正地指出,「忍耐」这项特质并不包含在伊恩的性格本色里。

「前两天他发现了他姊姊交了女朋友──她一直试图对他保密,但他还是发现了──他气炸了,真的,完全气炸了。

我有点烦恼这件事,毕竟那个疯子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 手足间的占有欲吗?或者那个弟弟恐同?但老实说,关别人什么事? 「留下来,伊恩。

」我稍微收紧了手臂,在他耳边哄劝。

「暂时别回去。

让他姊姊和女友也是,暂时离远一点,在确定他态度软化愿意沟通之前别和他碰。

」 「我倒希望能这么做。

」伊恩的声音听上去更加怏怏不乐了。

「综合往例来看,你室友活脱脱就是个反社会的神经病,根本该直接被关进精神病院里。

」我有些烦躁。

我们见面的时间不多,就不能省点功夫别浪费在他室友身上吗? 不料伊恩立刻沉下脸色,挣开我的怀抱翻身下床,开始把衣服穿回身上。

「这就要走了?」我酸溜溜地说。

「一面批判,一面又迫不及待想回到他身边了吗?」 「闭嘴,克里斯。

」伊恩绷紧嗓音。

我没照做,「要不是你没被囚禁我真怀疑你也有病,伊恩。

你听过什么叫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吗?」 「──你是个王八蛋,克里斯!」 伊恩霍地起身,对我笔直竖起了中指,气得几乎连耳根都红了。

「你自己去吧!」 像是想对准我的脸迎头痛击、他发狠地用尽全力甩上我的房门,一路踏着气急败坏的脚步离开了公寓。

我气在头上,即使明白自己说得有些过份了也毫无悔意,更没有为此道歉的打算。

何况隔天清点库存的时候我发现少了一个夹链袋。

是伊恩。

看来他在气冲冲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带走一点纪念品顺道报复报复我。

我满心讽刺地想,不知道我是否该对他的手下留情心怀感激。

他知道我家里藏药的每个角落,要是他想,还真能把我洗劫一空,我也将损失惨重。

这份怒火延烧不过第四天,就连仅存的一点灰烬都冷静了下来。

想起伊恩喝茫那天吐露的只字词组,我开始有些懊悔起自己不该对他说出那种话。

我试图联络伊恩,但效果不彰。

伊恩说过,他担心他室友会干出什么疯狂事来,但他仍是回去了。

我猜想他急着赶回去盯紧对方,以免他顾虑的那些疯狂事从担忧转为现实。

要是对峙起来,伊恩有胜算吗?我思忖。

从他的语气里我听得出他对室友充满厌烦,倒听不出任何畏惧。

…… 第五天。

伊恩没有消息。

…… 第六天。

伊恩还是没有消息。

…… 到了第七天伊恩仍然无音讯。

我忍不住怀疑,伊恩会不会出事了? 或者他只是对我动了真怒,决定把我列为拒绝往来户? …… 第八天。

伊恩依旧没有消息。

…… 第九天。

伊恩仍然没有消息。

…… 到了第十天,我的手机铃声响起。

但那不是伊恩的专属铃声。

我意兴阑珊地扫了一眼,接起这个陌生号码。

出乎意料的是,彼端传来了伊恩熟悉的嗓音。

我来不及表达我的意外,就听伊恩语调仓促地说,他得到我这里待一阵子。

「怎么了宝贝?你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劲。

」我问。

『今天糟透了,』他喃喃回答。

『我刚才在浴室发现我室友留下一具尸体给我。

』我几乎能从他的语气想象出他脸上的表情。

「我的天,伊恩,到我这儿来!」 ──可不管怎么说,这太荒唐了。

我忍不住大笑出声。

要是屋子里真有命案,比起来我这里避难,连小都知道该先打给警察。

如果这是伊恩最新想出用以跳过解释或道歉直接见面的借口,我必须说,和他以往给出的每一个借口一样:烂透了。

不过,同样一如既往:我接受。

起码这回创意十足,而且我们本来就讨厌他室友。

「不管你嗑了什么,都给我来一份。

」我揶揄。

伊恩没好气地回堵:『你希望醒来之后在浴缸里发现谁?』 「好问题。

」我停顿了一下,意有所指。

「例如我的前妻?」 伊恩显然听出了这句话背后的影和挖苦。

『少来了,你没有前妻。

』 近乎严峻地说完,他挂掉了电话。

我弯起唇角。

稍事收拾,我走进浴室淋了个浴,心情愉快地打理自己。

同时在心中打定主意,我要在他进门第一刻狠狠地抱紧他,让他感同身受这一个多星期来我过得多么紧绷窒息。

伊恩麦克莱恩出柜

-〈艾瑞克搞砸了我的人生‧克里斯视角〉    完- *补注、第六个章节中克里斯提及的「班杰明」:即为美金百元钞。

*除了已经提过的阿斯莉那次,所有和克里斯发生关系的人格都是伊恩。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