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文 > 正文

滚别逼老子杀你,企鹅电竞第一关羽云天

时间:2018-08-10 08:04:12 标签: 云天,企鹅,关羽,老子

风神庄园八少煌热门人选风云暴毙! 裁云天软件判所两位高层人员秦闯,田雷被当场击杀! 有着赫赫威名的霸道王座被打的无还手之力,津卫市分部变成一片废墟。

由此可想而知,这件事将会带来怎样的震动! 人们不是没有见过惊世骇俗的力量,让他们震惊的并不是力量,而是造成这一切的那位年纪不大的青年。

他嚣张不可一世,霸道横行无忌,张狂似邪魔,无视一切规则。

“老子就是在挑衅,怎样!” 这句邪狂嚣张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荡,而眼前做造成的场景,似乎是在回应着那句话,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完全成一片废墟。

很多人都不自禁猜测着青年的身份,可思来想去,哪怕想破脑袋,也无法从记忆中搜索出半分有关他的信息。

只知道他曾经是战神军团的一名军人,虽然网络中有过一些传闻,但谁又会去当真,崛起速度太突兀了,感觉像是突然冒出来一样。

如若说众人的震惊只是处于旁观者的姿态去分析的话,那么此刻霸道王座才是真正的惊骇。

哪怕是身为八少煌之一的海云天,也只是简单分析出少年只拥有界级后期的力量,只是其变态的战斗意识将这种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但是,霸道王座却不那样认为,作为亲身体验者,只有他才明白什么叫磅礴无边,惊世骇俗,方才的力量,甚至已经超出了他思维的理解范畴。

那不是肉体的力量,而是源自于灵魂的大恐怖,方才那一刻,他犹如坠入无尽深渊,又如在宇宙黑洞中无力飘荡,灵魂像是被一个超级恐怖的存在无情碾压,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抗衡。

霸道王座静静站在那里,惊骇的望着对面这个让他恐惧的年轻人。

尤其是对方那双深邃眸子中偶尔闪现出的苍茫,让他霎时又想到方才的恐惧,那种恐惧让他脸部的坑坑洼洼完全扭曲变形,整个身体都在瑟瑟发抖。

没有人知道霸道王座为何这般恐惧,为何眼神像是看到云天软件了灭世的大恐怖,没有人知道,包括梦旋和海云天都不知道。

扑通! 霸道王座再也无法支撑,身体完全瘫倒在地上,甚至不敢和青年的眼睛对视。

“你……你是谁!” 张扬没有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瞳孔有些散乱。

泥马! 此刻他有些苦笑不得,不知是该庆幸,还是应该苦笑。

那个家伙,那条黑龙,那个遁去的一,竟然真的还在自己身体中,亦或者可以说,那个连自己还没有研究透的东西,正在逐步与他融合。

其实这种现象他很早就有发现,只是无法确定,甚至每次探索时,根本找不到那家伙存在的位置,不过,感觉却越来越明显。

云天的意思

就在刚才,张扬铤而走险,面对霸道王座最后的一记杀拳,完全放弃了抵抗,想不到,这家伙终于出现了。

一瞬间,张扬的思维转动了无数遍,原本脉络已经逐渐清晰,却不想又被霸道王座的声音打断,这让他很不爽。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告诉你,你敢动我,风神煌座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 霸道王座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般恐惧,他不知道,每当看到对方的眼睛时,那种坠入深渊的大恐怖再次袭来,蹂躏着他的灵魂。

张扬刚抬脚,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这位朋友!” 循声望去,却是发现一个身材修长,相貌英俊的青年负手走了出来,紧紧盯着张扬的背影。

看到海云天出手,梦旋黛眉微微一蹙,旋即消失,反而露出饶有兴致之色。

“可否给我一个面子,就当交个朋友。

”海云天傲然一笑,脸上噙着淡淡地笑意,瞬间将场内压抑的气氛融化了不少。

张扬连头都没有回,依旧大步向霸道王座走去。

海云天脸上如春风般的笑意徒然消失,双眸之中精芒瞬间闪过,随即,他大步向前,英俊的脸庞再次勾勒出笑意,傲然的声音淡淡响起。

“如果我海云天还不够朋云天的意思友一个面子的话,那么加上天王庄园如何?” 闻言,四周众人皆都变色。

海云天这句话表面的是意思似乎很简单,可是,这里哪一个不是人精,里面蕴含的意味不外乎两种,拉拢和威慑! 拉拢,自然是对于张扬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感到惊讶,所以才在这关键时刻出头,以试探张扬的意向。

看到对方并未理会,那么接下来第二句话,就是毫不掩饰地威慑了。

人的名,树的影。

很多人都知道海云天乃是八少煌之一,但是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实乃是因为他很早便展露头角,五年前问鼎地下八少煌,直到现在都未曾有人撼动。

都想不到他会在这样的场合说出以上两句话,但更想不到的是,这位以前名不经传的青年,竟然再次无视。

人家根本就不鸟你海云天,至于排名还在风神庄园之上的天王庄园,所起到的威慑……似乎不怎么管用。

云天集团

这意味着什么,很多人再次变色,隐隐中,空气再次压抑,看向张扬也充满了怪异,这真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主啊。

自从问鼎八少煌以来,海云天不知自己无视过多少人,却不曾被人无视过,这是第一次,而他相信也是最后一次。

无奈摇头淡淡一笑,继续大步向前,朗声道,“朋友,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海云天是什么人,联邦乃至地下世界人人皆知,这也是我海云天第一次生出结交之心,你可千万莫错过,有时一步错,步步错……” 威胁之意更加明显。

从头到尾,张扬都仿若没听到,一直走到了霸道王座面前,一掌拍在他的天灵盖上,干净利落,霸道王座当即暴毙。

“风神煌座伍行风?”张扬虚眯着眼睛望向虚空,“我会用他的脑袋给祭奠你的后人,不知你是否满意……” 摇摇头,转身,大步走到少年身前,缓了缓声线,“走吧,我们回去!” 少年木然点点头,今日所历经的一切早已经让他陷入企鹅直播yn云天微博了空白和麻木,跟随张扬向外走去。

“朋友,你做的是否太过了!” 三次被如此无视,海云天即便涵养再好脸面上也挂不住,傲然负手而立,整个人透发着一股柔和的气息,有的人便是如此,任何场合之下,也能够让人很快注意到他,而海云天就是此类时刻会引人瞩目。

前方,张扬终于微微顿身,无语地摇摇头,随即发出嗤的一声浅笑,虽看不到表情,但偏偏所有人仿佛都能想象到他脸上的轻狂邪气。

“这天地,这星空,这联邦,都很大很大,有很多无形的规则和秩序,朋友,我给你个忠告,不要不知死活,你坐在井中,看到的不过是一片小小地天空。

” 张扬笑而不语,继续拉着少年向外走去。

身后,海云天的脸色瞬间变化,冷若冰霜,与此同时,大厅内原本压抑的气氛顿时变得冷起来,仿若每一处都充斥着彻骨的寒冰。

徒然,海云天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张扬对面,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声音虽然淡然柔和,表情却变得沉。

“看来朋友连我天王庄园的面子都不卖,而我海云天想必在你眼中也是不值一提了?” 张扬与少年止步,眼神平淡凝视着海云天,“你是来找麻烦的?” 闻言,场外众人皆愣,便是海云天都变色古怪,身后一身火红的梦旋都忍不住抿嘴低笑。

这话说的,他在这里大闹一场,四处变成废墟,分明就是来找麻烦的,而现在以这种语气询问海云天,这……感觉太古怪了。

“我并非要找你麻烦,只是想奉劝……” 结果,张扬微微摇摇头,拉着少年直接向前走去,和海云天错身而过,既然不是来找麻烦的,张扬绝对不会和他多说半个字。

他没有兴趣,一丝也没有! 然而,他这样的动作却是令大厅的气氛更加压抑。

身后。

海云天脸色瞬间变换,瞳孔徒然扩张,原本柔和充满生机的气带云天的诗句或名句息,刹那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莫名地死寂,那种感觉就像是原本一颗茁壮的大树,忽然之间变成了腐味的枯木。

他一动没不动,许久,海云天才深深呼吸一口气,声音彻底变得冷。

歌手云天

“你是在无视我!” 他依旧未动,声音却在周围轻轻回荡。

“无视我海云天的代价……” 海云天周身气浪浩荡,衣角随风舞动,他缓缓伸开双臂,大厅内顿时荡漾起一股柔和的生之气息,地面上的桌椅碎屑仿佛有了生命一般,隐隐有一道道气息从中诡异抽离。

接着,生之气息又在瞬间变换,成为一道可怖压抑地死寂,地面上所有的桌椅碎屑刹那间烟消云散,化作齑粉,一丝都看不到。

而那股原本从碎屑中抽离出来的诡异气息,却是在空气中交错,循环,凝聚,扭曲! 当海云天睁开双眼时,这道诡异的气息徒然化作一抹虚影,这道虚影在扭曲着变换,似乎有无数个嘶吼历啸的脸颊,又在转瞬间化作一条猛虎虚影。

吼! 空气的尖啸似乎化作了一声虎啸,那道猛虎虚影在虚空中俯身摆尾,一道残影划过,如猛虎扑食袭向正欲离去的张扬。

止步,转身,张扬淡淡地直视着咆哮而来的虎形虚影。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已然扑到张扬身前的虎形虚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仿若受惊的兔子,转身就跑。

“小小的木魑也敢拿来献丑!” 张扬扬起手臂,伸手虚空一抓,将准备逃离的虎形虚影摄在手中,随即如同搓麻花一样将他揉捏成一个灰色光球,随即五指呈爪,猛然一捏。

啪啪啪啪脆响声响起。

与此同时,大厅内伸展双臂艰难在虚空勾动的海云天,脸色突地瞬间苍白,口中闷哼一声,哒哒哒连续退出去七八步,口中一甜,一道血迹溢出。

手中灰色光球消散无形,张扬指着海云天冷喝,声音低沉却如雷鸣轰响爆裂。

“滚!别逼老子杀你!” 四周观看众人已是完全处于骇然空白状态,望着张扬的眼神皆是畏惧。

这简直是百无禁忌啊,轰杀霸道王座,击杀风云,秒杀裁判所两位高手,而现在,像是拍苍蝇一样,将八少煌之一海云天的招牌秘技蹂躏拍碎,更是说出这句霸气的没边的话。

这……这才是真正的霸气啊! 尤其是刚才他随后蹂躏那虎形虚影时的动作,足以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震撼。

海云天脸色沉似水,再也不复方才的傲然自信,心中却是涌起了惊涛骇浪,直到现在都难以置信。

到了他这个位置,而且表现出了令人期待的潜力,足以了解到一些秘辛,可万万想不到竟被对方一口叫破。

刚才的确并非秘武技,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秘术,他拥有木形体质以及感知力,而刚才秘术的真正名字便叫做木魑生魉术! 另一边,如一轮火红骄阳的梦旋却是眼睛越来越亮,今日张扬带给她太多震惊,此时此刻,她的双眸望着张扬的背影,除却惊喜之外,还有……欲望! 一种强烈的征服欲望! 如若说之前张扬引起她的关注,想要将其当作一枚棋子的话,那么后来在裁判所魔魇梦花的遭遇则让她感到惊讶,以及一点点的好奇。

那么此刻,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无不是带给他神秘和不可思议,她需要这样的男人,需要征服他,彻底占有他! 突然。

云天软件

外面响起了刺耳的鸣笛,一行数十辆武装飞行车飞快驶进星海之湾,而后走下上百名身穿眼镜蛇部队制服的家伙,全都一副武装。

一个满头灰白的老者一路小跑跑到张扬面前,然后,所有人再次惊呆了。

这个老头不就是……眼镜蛇部队的蛇王么? 这青年不是退出战神军团了么?什么时候又和眼镜蛇部队搭上了关系? “将风云和罗霸道的尸体带走,命令1部,封锁津卫市风神庄园所有的白色产业链!” 四周众人再次感到头皮发麻,都知道,这次事情真的闹大了!。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