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文 > 正文

月灵集部之医院完结,医生

时间:2018-08-10 08:05:58 标签: 集部,完结,医生,医院

七月灵集第一部之【医院】 - 完结 七月灵集   –   三部曲之【医院】 编导:灵殿 我是一个外科医生,医院给人的感觉从来就不好,而且这门生意做久了会看惯生死,身为医生我们只会看病,纵然是精神科医生也未必能看清叵测的人心。

我在这医   院已经快接近三十年了,很多时候我的病人会问我,相不相信鬼神之说,医院是最多人死亡的地方,医生本身会不会遇见一些灵异事件。

通常我都一笑而过,处处以   科学为见证的医生答了会自相矛盾吧,但其实我心里都有一个否定的答案,人的心如果要黑起来比任何魔鬼更可怕。

接下来,我要给大家讲述一个故事,在我上班医院里的一个禁忌,305号病房。

至于你会否相信,一切在于你的心,医院一共有20层楼,属于综合性质的医院,   它们通常包括急诊部、门诊部和住院部。

综合医院通常是一个地区的主要机构,有大量的病床,可以同时为许多病人提供重症监护和长期照顾。

我是一个外科医   生,主要是研究如何以外科手术方法去解除病人的病原。

外科学和所有的临床医学一样,需要了解疾病的定义。

妇产科,在医院的13楼,体设备   如病房有32张床,产房有5张床,产台2床,超音波室等。

而个别病房一共6间,301号至304号房,之后是升降机空间处再接305号和306号房,后部   就是楼梯口。

平时的妇产科除了护士与门诊医生,就只有预约客人。

通常都是做一些妊娠与生产方面的诊疗,过后的时间都显得安静。

医院为了节省能源,有时候没   有人的病房与诊室都会把电源关上,所以有时医院会比较昏暗。

丽华是我的一个特殊病人,她曾经痛失一个胎儿,受了过度惊吓因此脑部受到一定的创伤,醒来的时候变得沉默不语。

那次是车祸她来到这里,是我负责刀的,当   时送她进来的是她的丈夫,一个斯文有礼的人,当时他的神情显得非常紧张,双眼乏泪,向我了解病情的时候,目光不断望向丽华,时时会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我只记得当时听到一阵急促刺耳的刹车声,下半身热辣辣的地流出什么,视线开始模糊,之后眼前一黑,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丽华清醒后我稍微问了些简单的问题。

过   后我把丽华转接去妇产科,手术完成后被安排在305号病房,我记得那时后我有去探望她。

她就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句话也没对我说。

接下来我就开始忙外科的事   务了,直到我得空时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

都一个月了,我想丽华已经出院了吧,基于曾经是我的病人,所以我来到妇产科了解一下。

【谭医生,我想翻阅一些病例,可以把丽华的资料给我看看嘛?】 【好的,待会儿我叫护士拿给你,你先到我的办公室坐坐,我有些事情想与你讨论。

】 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我直觉性的望了望305号病房,在沉重的房门缓缓关上的时候,我知道里面还住着人。

2. 谭医生拿了两份报告,把其中一份棕色文件夹的交到我手上,严肃的对我说。

【丽华还在305号病房】 【还在是什么意思?她不是应该出院了吗?】我疑惑,或许这也是导致我感觉不安的原因。

一个月前,丽华动完手术后我就安排她在妇产科谭医生这里接受例行观察,预计一周后就能出院,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现在丽华还在305号病房,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不安的表情看在谭医生的眼里。

【我了解你有很多疑问,在我把另一份刚出炉的报告交给你之前,希望你做点心里准备,这事有点不寻常。

】谭医生整理了桌子上的文件,把刚才一起拿进来,另一份用黑色文件夹装着的报告小心的交到我手上。

【慢着,刚出炉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多了一份报告。

】对于我来说这事出突然,而且是相隔一个月后的今天,那可能是失误也说不定,但我很确定当时并没有出差错啊。

【放心,这不是你的失误,在你打开报告前,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做好心理准备。

】谭医生语长心重的这番话让我的不安因素提升。

丽华其实在我预计的时间已经出院,她会回到305号病房也只是巧合。

三天前,丽华回到医院做例行检查,谭医生说当时的丽华看起来精神很好,脸带微笑。

检查完毕后,丽华接了一通电话后就脸色大变,她一直紧紧的捲缩着身体,满脸的恐惧,然后像发了疯般尖叫,在场的护士都吓了一跳,丽华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换,那时的她处于极度惊恐之中,眼看她就要失控,谭医生马上招了几位护士一同把丽华按住打了镇定剂。

然后把丽华安置在305号病房,同时间也把事情上报给院长知道,期间也惊动了精神科医师。

在隔天,精神科黄医生简单的对丽华做了一般的治疗手法以控制她的情绪,再根据情况加以治疗,直到今天我的到来。

在我看过报告以后,院长召集了我,谭医生和黄医生开了个紧急会议,内容当然跟丽华有关。

我怀着最坏的打算把报告从黑色文件夹里拿出来,当看过后我简直不相信眼前所见,我面对着谭医生脸部表情僵,对于这一份不可思议的报告,科学还能解释什么? 报告指出   –   死胎还存在于丽华体内。

3. 305号病房里的灯光不算太暗,温度也保持在26度间,丽华也不给护士们把灯关上,即使她睡着。

有次护士看她睡着后就顺手把灯给关了,却想不到丽华突然坐   起身子用极其低沉的声音叫住护士把灯开着,护士被这突然吓了一跳,护士开灯后,只见丽华安静的躺在床上,双眼撑大望着上方,护士走近她才闭上眼睛安静的入   睡。

这事情也传了开来,所以现在都没护士敢把305号病房的灯关上。

在我看过报告之后,百思不得其解,我决定去一趟305号病房,于是我约了精神科的黄医生一起过去,当我来到门口,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让我很不自在,当我   们推开们进去时,发现丽华在床角瑟缩着身体,双目充满蜘蛛网版的血丝,惊恐的眼眸不时往周边转动,双手抱着不停发抖的肩膀,不断躲避我与黄医生的眼睛,就   像我们后面站了一位她不想看到的人般。

【护士,丽华的的精神怎么恶化啦?】黄医生问刚到来的护士 这时黄医生用力的扳过丽华的脸,检查她的瞳孔,想不到丽华紧张地狂叫起来,像一只逼入绝路的猛兽,发抖的身体不断的向床角躲,口里含糊不清的喊着【鬼。

鬼。

有鬼。

】 【我们也不懂,前天她还不让我们关灯,说话时的声音也蛮吓人了,现在还说有鬼,医生她的精神状况还好吗?】护士被刚才的情形吓着。

【黄医生,在短短的三天丽华的情况怎么如此糟糕?】丽华的情况让我觉得有所保留。

【在我观察她当时,并没有出情绪上精神状况,现在看来丽华的情况极其像偏执型的精神分裂,有幻觉和幻想。

】黄医生初步评估。

我从谭医生哪里了解了之前丽华的情况,在她还没回到305号病房前,情况乐观,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在谭医生认为可以出院的同时也让她出院了,只是在她住院期间,丽华的丈夫一次也没出现过,到她出院的那天也没任何人来接她。

【那她出院时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吗?】我问谭医生 【这我倒没留意,只听护士说丽华出院时有问有没小女孩来找她?】 【小女孩?】 【这我就不清楚了,在妇产科这里有小女孩不奇怪吧,可能她在住院的期间认识的吧。

】谭医生说 丽华现在的状况,明显有精神上的问题,本来打算把她转移至精神科,但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离开305号病房。

黄医生只好定时按药给丽华,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   突然变成这样,这让我觉得惋惜,除了精神出问题之外,另一个大问题就是,还存在于丽华体内的死胎。

经过院长与我们几个医生的讨论,决定把这次手术交给谭医   生负责。

手术安排了明天,但在这之前,丽华需要去做脑部检查。

【吱。

嘎吱。

嘎吱。

】 老旧轮椅的滚动声,安静的走廊滚动起来特别的刺耳,听的人头皮发麻。

医生

【鬼。

鬼。

有鬼。

】丽华告诉每一个经过她身边的人,脸上显得神秘眼神却惊恐,当差不多来到黄医生的房间时,丽华突然从轮椅站直身体,看着前方的走廊,手   指着没人的走廊,当护士都来不及反应时,丽华赤脚来回在走廊奔跑,双手不停的向四周胡乱的乱抓一通。

护士连忙把她抓住,想要抱紧她时却冷不慎防被她一手推   倒在地上,在护士狼狈之极,丽华突然目露凶光,一双没什么血色的手伸向护士的脖子,钳子般掐着不放。

【是你逼我的。

别怪我,你逼我的。

你妈是恶鬼。

你的死是意外,是意外。

】丽华布满血丝的眼睛显露无限的绝望,她已咬破自己的嘴唇,鲜血往护士的脸上不断滴去。

【救。

命。

救我。

】可怜的护士被丽华掐的无法呼吸,使力叫了几个字,双眼一翻就昏过去了。

4. 突如其来的一切,让后来护士不知所措,在黄医生大声喊“阻止她,快!”时,护士们才反应过来,一人从后抱紧,一人拼命拉开掐着护士的双手。

可是身形瘦小的   丽华,不知哪来的力气,护士们无论如何拉,也拉不开那双手,黄医生也加入拉扯中,护士急起来大力拍打丽华的手臂,就算黄医生一个大男人出尽奶力也拉不开丽   华。

当我赶过来时,被掐的那位护士脸色已经发青,丽华的眼睛死死盯着她,愤怒的表情,满口鲜血,含糊不清的吼叫着【杀。

我杀了你。

再杀多你一次,你每晚都缠绕着我。

看我杀了你。

杀!】。

在我试图加入掰开她的手,发现她因为用力过度,导致肌肉僵,加上丽华不懂哪来的力气,我和黄医生也掰不开,情急之下只好把她打昏。

丽华一声尖叫后昏倒过去,护士连忙掰开她双手,把昏倒的护士抬离,黄医生检查丽华的瞳孔,丽华的双目因为刚才的怒睁显得红丝布满透青,咬破嘴唇的鲜血染红   了衣袍,蓬乱的头发把原本清秀的丽华显得诡异非常。

被掐的护士颈部留下深深的指印,瘀血明显,如果我们迟多几分钟才把丽华打昏,相信脖子肯定被掐断,护士   醒过来后,惊恐非常,吓的歇斯底里大哭。

丽华清醒后做了脑部扫描,然后被安排回全封闭的305号病房,因为无论如何她都不愿意走进任何一间   病房,黄医生说丽华的脑部扫描出现不寻常的放电现象,出现幻觉和严重伤人,所以丽华的双手只好被交叉捆绑,动弹不得。

本来丽华需要动手术把她身体里的死胎   拿出,在发生丽华严重伤人后,决定把手术押后,但也不能拖太久,毕竟有一定的生命危险,在我和谭医生商讨后,决定过了今晚,明晚就动手术。

隔天,忙完我的事务后,我决定去看一看丽华。

当我来到妇产科质询柜台,只有一位护士在执勤,后方的走廊只开了一盏灯,长长的走廊显得昏暗,开着灯的305号病房显得光亮。

【谭医生有在吗?】 【谭医生在手术室准备着,黄医生来过,例行检查丽华后,吩咐不能解开她双手,直到送入手术室接受麻醉。

】 【好的,谢谢你,我这就去找谭医生。

】 【好,那医生你从后楼梯下去比较快。

】 手术室就在12楼的后面,也就是我经过305号和306号病房,从后楼梯走下去就到了。

我谢过护士后就往里面走去,一条笔直的走廊,当我离开柜台的那一刻   起,就觉得走廊怎么感觉比平时的还要长,安静,来到302号病房我停了停,感觉302号里面好像有异声,我从门上玻璃往里面看了看,里面暗暗的,除了病床   和其他摆设以外并没有任何人,或许是听错吧,继续往后走去,来到升降机处,发现往下的灯亮着,我自然反的往后看,本来在柜台的护士,人不懂去了哪里。

【叮。

】的一声把我吓了一跳,升降机的门开了,可是没人走出来,往下的灯熄后,升降机的门再次关上,13-12,在12楼停了,然后往下的灯又亮   了,12-13,升降机又升了上来,13。

叮,门打开依然没人走出啦,我心想或许升降机出问题了吧,待会儿叫管理层看看,在我继续走时,突然!护士出   现在我面前。

【你怎么会在我前面啦?】我惊讶的问 【刚才我把文件交去给谭医生,然后从后楼梯上来啊,或许这里微暗,医生您没留意吧。

】虽然是微暗,但还不至于完全没灯,护士会从我面前出现,我既然没留意,是我太累了吗? 【那刚才你有按升降机吗?】我问 【没有啊,才那么一层楼,走楼梯就好了吧,医生您不是要下去12楼吗?怎么还在这?】 【啊,丽华还在305号房?】我点了点头。

【她还在,等谭医生的指示,多一会儿就安排去手术室。

】 护士从我身边走过,回到了柜台处,我就站在305号病房门口,看着柜台感觉怎么比刚刚的距离还远。

医生

亮着灯的305号病房,里面安静非常,双手的交   叉困绑的丽华安静的躺在床上,我推开房门,来到她面前,她脸部依然浮现恐惧的表情,嘴巴依然喃喃自语的说着有鬼,可是我发现她的眼神会在我身上做短暂式的   停留,然后深怕我发现似的逃开,我感觉丽华她似乎有些事情想告诉我。

5. 我尝试接近她时,她却像受惊的小兽,眼睛紧紧闭着咬紧牙根躲避我的眼神。

【那好吧,祝手术成功,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帮忙。

】丽华并没有给我反应,但我依然想帮她,曾经我的病人我都尽力而为,尤其丽华着这特殊个案,从医那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正当我要步出305号病房时,感觉有人拉了一下我的医生袍,反性使我回头望了一眼,她双眼依然紧闭,眼角流了一滴眼泪,双手被捆绑的丽华根本不可能拉我的衣服,可是这感觉实在,这不禁让我流了一滴冷汗。

在沉重的305号房门关上之极,丽华也同时缓缓的弯直半身抬起了脸,我在她茫然的双目中,她的背后似乎看到一个朦胧的影子,正当我想看清楚的时候,丽华突然向前伸出整张脸,蓬乱的头发,怒睁的双眼,撕心裂肺的叫喊起来。

【鬼。

】。

两天过后。

【顾晨风医生?】我正在处理一些病例,妇产科谭医生电话传了过来。

【是,我是,谭医生,有什么事吗?】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是丽华。

【您能够过来妇产科一趟吗?这事态有点严重。

】 【关于丽华?】 【是的。

】 【好,你等我一下,我这就过来。

】不好的预感应验了,是手术出了什么问题吗? 我   大概收拾好后,来到13楼的妇产科,谭医生,黄医生和院长已经在质询柜台等我,想不到院长会出现,想必这事态相当的勒手。

我们四人严肃的在讨论着刚完成的   手术,另一场不可思议的手术,第一次我把死胎拿出来后,在丽华回来做例行检查时发现死胎还在体内,这已经让我们震惊非常,接下来丽华的精神突然360度转   变,黄医生也觉得不可思议,今天拿在我们手里的报告更是科学所不能解释的。

这让我们头痛不已,院长已下了封口令,所有接触过丽华的医生和护士都不能对外透   露半点详情,如果媒体关注就说病人刚动了手术精神受流产的打击,暂时不能接受任何访问。

而绕幸的是第一次的手术并没有洩露出去。

x光片呈现的死胎,在手术其中拿出来的却是三根断指,三根属于男人的断指。

305号病房,丽华正安静的坐在床上,她不懂从哪儿弄来了一把手术刀,正一鬏一鬏的割着自己的头发。

【她不懂哪里弄来的手术刀,这下子怎么办好。

】执勤的护士急的眼泪在眼眶打转【怎么不夺下她的刀?】我皱了皱眉,这样的利器在精神不稳定的丽华手中是很危险的,随时她会歇斯底里起来,伤人伤己。

【我们都想夺过来,可是谁也不敢靠近她。

】 丽华在割自己的头发时,眼神像恨谁似的,我明白护士们的害怕,自从那次丽华袭击其中一位护士后,深怕她再次发狂,要不是丽华不愿离开305号病房和精神科的隔离病房不够用,而丽华的脑部扫描并没异样,她应该会在一般的单独病房。

【丽华,你在干什么?】黄医生慢慢的靠近她,伸出手试图想把手术刀接过来。

【的头发长啦,太长啦。

长啦。

我要帮她剪短些,剪短一些。

】丽华没管黄医生,自顾自的继续割着自己的头发,那种神情一点也不像刚来医院的她。

6. 黄医生悄悄的把丽华放在床边的手术刀收起,然后递给身后的护士,护士接过后松了口气,冲口而出【哼!这女人到底想怎样?】。

我回头瞪了护士一眼,丽华抚摸   头发的动作突然停止了,她夹住刚剪过的头发猛然回过头来,狠狠的瞪着刚说她的护士,森冰冷而凛冽,让人毛骨悚然,她的冷笑一声,听的出这并不是丽华   的声音,更像一个十一二岁小女孩的声音。

那位护士被丽华阳怪气的声音吓的后背发凉,往后退了几步躲在谭医生的背后。

丽华从床上爬了下来,小步小步的走向躲在谭医生身后的护士,调皮的脸带一种诡异的笑容【姐姐,你要不陪我玩?】。

护士定了一下,跟随黄医生那么久,精神病患她接触不少,一般病患都能在短时把情绪稳定下来,像丽华这突然的个案,无论神态,刚才的笑声,步伐甚至于整个人的气质都完全是“另一个人”,她虽然感到纳闷,有些无法接受,于是勉强镇定下来,挤压心中的恐惧用颤滤的声音回答丽华。

【啊。

啊。

好好吧。

但你现在。

累了吧。

我。

我先扶你上床休息。

待会再玩吧。

】护士耐心的哄她,一边扶着她那冰冷的双手慢慢的牵到床边,按着她的肩膀让她慢慢坐下。

【妈妈,妈妈。

你去那儿,我跟你去好吗?】松了口气的护士正要离开,却被丽华一把拉着手臂,脸部贴在护士的手臂轻轻摩擦,不舍得的感觉。

医生

【我。

我。

去帮你倒杯水,你该吃药了,我一下子就回。

】护士急的对着我挤眉弄眼,希望我能帮她摆脱丽华,同时又害怕像上次那样对她施暴。

我   忍着笑,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轻声的问了黄医生意见,丽华在精神上已经进入了另一个角色,难免我们打断后她会否保持平静,如果她再次向上次歇斯底里对护士也   有一定的危险。

所以只好叫护士尽量安抚她,丽华眨了眨眼,好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这时护士才大大的松了口气,慢慢的把手臂从丽华里抽出,然后轻轻的抚摸了丽   华的头,然后轻轻的把手放在肩膀想要把她按倒在床上。

谁知道,丽华在身体倒下的一半,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本来平静的脸孔变得惊恐万分:【我不要睡。

不要,我不要睡!困在里面好难受,好热,你救救我。

】 护士没想到丽华瞬间变脸,吓得花容失色,连忙逃到我背后,丽华从床上站起来,身体站的直挺挺的,像个受惊的小孩,全身不停的发抖,胡乱的抓扯头发大叫:【不要!不要!我不要困在哪里!不要睡。

】 【黄医生,她。

她又发狂了。

】躲在我身后的护士紧张道,谭医生急忙冲过去抓着丽华瑟瑟发抖的肩膀,用力固定着她,丽华的力量很大,我也冲过去把她按住。

【快,镇定剂!】听到黄医生喊,被吓呆的护士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在找镇定剂。

被我们固定的丽华,手臂青筋暴露,弯曲的手指甲显得毫无血色,青色的血管从她的手臂一条一条的凸显至颈部,双眼通红,黄医生拿着镇定剂过来时被她遍布的血管吓住了,好不容易才把针孔插进她的血管里。

【呜啊!】丽华惨叫了一声,头抬的高高,双目反白,一条青色的血管蔓延至她的太阳附近,青白色面孔,格外诡异吓人,在镇定剂的作用下,丽华的身体才软下来,我和谭医生把她抬上病床,她才慢慢的恢复血色。

7。

打完针后,护士几乎虚脱般,冲忙收拾了就离开了305号病房,一刻也不想停留。

我们几位医生只好无奈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丽华,若有所思,突然丽华的身体动了一下,双目睁开,直挺挺的望着上方,嘴角牵起一丝怪异的笑容,似乎上方就有一个人在跟她说话。

我们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当黄医生想要接近她时,丽华却快速的闭上眼睛,昏沉的入睡,除了脸色显得苍白,刚才的青筋血管已消失殆尽,彷彿刚才的举动   没发生过一样。

305号病房里暂时没有别人,接二连三的发生在丽华身上的怪事,加上丽华有袭击人的倾向,305号病房已被列入隔离区域,除了关联的护士与   医生之外,谁都不能靠近305号病房,以免不必要的意外发生。

我们安顿好丽华后,踱步走出病房,脑海里一直回忆着刚才丽华的表现,我,谭医生和黄医生都边   走边讨论,她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而且在打了镇定剂之后的一瞬间,双目还能睁开脸带诡异笑容,这让我们毛骨悚然。

丽华的表现就像一个受过很大惊吓的小女孩,在短短的时间能让一个正常的女人得到如此严重的精神分裂到底她是经历了什么打击,她的幻想已经非常强烈,这样的   病人通常会把自己幻想成一个人或者是什么,从而进入对方的身份,完全无意识的模仿,连对方的日常生活甚至于动作,语言,嗜好。

丽华此时的表现完全把自己幻   想成“那位”小女孩,于是把对方的生活情绪,喜好全部都放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去做"她“。

【我曾经就有一位病人,   他幻想自己是另一个80岁老人,实际年龄才32岁,每到一段时间他都会吵身体出现疼痛,比如常见的老人病,但实际上他一点事情也没有。

】黄医生与我们分享   着他病人的状况,事实丽华现在的精神状况一点也不乐观,而且还有最近她的举动让我们这些专业医生开始对科学的动摇。

晚上八点左右,我忙完手头上的事务后来到了妇产科,遇到了那天被丽华致伤的护士,她热情的向我打了声招呼。

【脖子上的伤还好吧?】我笑笑问 【托福,好多了,真是飞来横祸啊,我几乎被她掐死去。

】护士想起那时还心有馀悸,【真不懂丽华那来的力气,要真的被她掐死可无处伸冤啊,医生听说她又闹翻了?】 【嗯,丽华的病情变化无常,我们需要从其他方面了解一下病因。

】我无奈的耸耸肩。

【说来奇怪,她在这短短的时间,精神为何会突然转变如此快?】护士说 【对了,丽华从进院那时是你在照顾她对吗?回想当时有没发觉哪里不妥?】我好奇的问 【这。

丽华其实是个挺漂亮的女人,别看她现在披头散发像个不修边幅的女人,之前她还挺在意自己的的,有次她还对我说以前她妈妈就喜欢帮她梳头发,那时我出于好心   想说不如我帮她梳,可是那时她瞪着我的眼神让我觉得不自在,只好把梳子还给她,她才对我笑笑说她自己打理就好,看来她还蛮在意除了她母亲之外的人接触   她。

】 这让我怔了一怔,难道丽华从那时后开始就开始有精神上的问题? 【虽然她   丈夫在她住院期间并没来探望过丽华,但所有的费用都付完。

有次我问起她丈夫,她只是沉默不语,那我只好转个话题问问她家里的人,她告诉我她是双胞胎,   八岁那年姐姐跟妈妈走了,因为那时她还小不懂发生什么事,只知道一天妈妈和另一个长头发的女人争吵,爸爸把她关在房间里,然后她害怕哭泣然后就睡着了。

当   她醒来后找妈妈,爸爸告诉她妈妈带着姐姐,走了!,然后没多久和妈妈吵架的那位长发女人时不时就来找她爸爸,有时还很凶的瞪着她,所以她很害怕也很讨厌那   位阿姨,然后谭医生就来做例行检查了,我知道的只有那么多。

】 我愣了一下,今天的护士没带护士帽,我才发现原来护士的头发也蛮秀长的,这让我突然明白为何丽华会唯独选择攻击她,还把她当成恶鬼,几乎想掐死她。

【护士你知道丽华的家在哪里吗?】我在护士的身后追问一句 【噢,住址吗?丽华质料有写,您等我一下。

】 隔天下班后,我,谭医生和黄医生根据丽华所填写的住址找到了一栋名为园癸阁的公寓,一共五层楼高,我们来到五楼五号门,敲了一阵。

开门的是位老太太,她茫然的看着我们问到:【你们找谁?你们是谁?】 【太太您好,我们是丽华的主治医生。

】谭医生客气的说 【这女人又惹什么麻烦?我告诉你这女人出什么事都与我们家无关,我儿子已经负担她所有的医药费,她死她的事,不关我们的事!】老太太满脸通红的不客气的说,说完就想关门。

黄医生一手顶着门:【太太您别误会,因为丽华的病情有所变化,我们只是想来了解一下她的生活环境,这可能对治疗有一定的帮助。

】黄医生是位精神科医生,看着老太太,才发现老太太的视力不好,可以说是半盲状况,善于从眼神里了解心理状况的黄医生,对于老太太却显得无能为力。

【我说了她死是她的事,我家里没人,不方便让你们进来!我要关门了!】老太太毫不客气的大力把们关上。

在她把门关上之际,我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一股淡淡的奇怪味道,有些像医院里的消毒药水,其中还参夹着一些不同的气息,让人感觉沉闷,有点不好受。

【叔叔,你们找谁?我奶奶一向不喜欢外人。

】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女孩背着书包站在我们身后,我猛然一惊,小女孩出现在我们身后,三个大男人尽然没一人察觉。

【放学了?】我尴尬的笑笑,【丽华是你的妈妈吗?你认识她吗?】 【丽华阿姨发疯。

她发疯了,我妈妈。

】女孩神色黯然下来,嚅嗫道,【我妈妈走了,爸爸说她带姐姐走了,不要我了,可是我不相信,我觉得妈妈和姐姐一直都在我身边。

】 【那么我请你吃炸鸡,你能够跟我们聊聊丽华阿姨和你妈妈吗?】谭医生说 小女孩爽快的答应。

医生

8. 小女孩的名字叫谭佳美,今年九岁,一边吃炸鸡一边喝汽水,当我们么问起她妈妈和姐姐,泪水就会在她的眼眶打转。

在她八岁时,妈妈和姐姐“失踪”那天佳美被   爸爸关进小房间,房间里漆黑闷热,她只听到外面的争吵声,妈妈和丽华阿姨在吵,姐姐躲在妈妈身后,爸爸生气的打烂许多东西,而妈妈的尖叫声让她感觉害怕,   佳美不断的在房里哭泣,而且很闷热,哭累了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房门开了,佳美走出客厅只看见爸爸和奶奶垂头丧气的坐着,当天问起妈妈和姐姐   时,奶奶稍微愣了一下,爸爸告诉她妈妈带着姐姐走了,丢下他们,不要他们了。

佳美和姐姐佳珍是双胞胎,他们俩对妈妈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只要妈妈还在家里,他们就能一直感觉妈妈的存在。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都感觉妈妈的存在,妈妈依   然会在半夜帮她盖被子,只是佳美只感觉到妈妈的“存在”,而有心灵相通的双胞胎姐姐她却感觉不到,随着姐姐的“消失”佳美再也没有感觉了。

佳美说,直到现   在她每天做完的功课都会有被妈妈检查过的痕迹,直到丽华阿姨搬进来住后,妈妈就很少回家看自己,通常都是爸爸和丽华阿姨不在家时才会来看自己。

【功课有可能是你爸爸检查的吗?】我忍不住问道,通常小的思想都比较单纯,或许她认为”妈妈“存在的感觉只是属于习惯性的事务思想延续,我觉得这并不大问题。

【才不会呢,妈妈每次检查完我的功课都会习惯性的在右下页画一颗星星。

】佳美撅着嘴巴摇头,吃了一口的油腻,伸手就想往袖子上擦,却突然停止了动作,害羞的看着我们,然后拿了桌子上的纸巾擦。

【妈妈说,小要注意卫生,不能把肮脏擦在衣服上。

】佳美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那丽华阿姨呢?她为什么会突然发疯的呢?】黄医生问到。

佳美像个大人般叹了口气,摇头说,我一直都不喜欢丽华阿姨,就是因为她爸爸才会和妈妈吵架,自从她来了我们家以后,总是神经夸夸的,她把妈妈留下的   衣服物品全部都藏起来,柜子里全都放她的衣服,可是有一次她却怪奶奶把她的衣服全扔在外面换上妈妈的衣服,可是奶奶眼睛不好,根本不会去收拾的,有时后丽   华阿姨整理好家里的东西后,第二天却凶巴巴的跑来骂我,说我故意把她整理的东西弄的乱七八糟,可是我是冤枉的,我根本没做过。

【有时后晚上我想尿尿,还看见丽华阿姨会学着妈妈的样子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发,用妈妈留下的化妆品,有次放学后我偷偷去朋友家玩,晚了点回家,丽华阿姨她狠狠的骂了我一顿,在用藤条打了我几下,我好讨厌她哦,如果是妈妈一定不会打我的。

】 【丽华打你?】我皱了皱眉。

【嗯,那天晚上妈妈很生气,我听到妈妈在客厅很大声的骂了丽华阿姨,后来阿姨就疯了。

】佳美吃饱,喝足,拿起背包道,【各位叔叔医生,我是时候回家了,晚了奶奶会责骂的。

】 看着佳美离去的背景,我同情地叹了口气,有时后大人之间的不睦。

首当其中的就是小孩,看来佳美着小女孩还算坚强,虽然很多事情她还不明白,尤其是姐姐和妈妈“突然”的离去。

第二天我回到医院,本想找谭医生,还没到妇产科就被冲忙赶来的黄医生拉了进升降机:【丽华出状况了,边走边说。

】,来到13楼,只见护士们匆忙的来来回   回,谭医生站在305号病房门口,当我和黄医生来到时被眼前的状况吓了一跳,丽华不懂从哪里找来一把剪刀,把自己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散落满地,头皮还被   自己致伤流着血,在场的都不敢贸然靠近她,深怕一个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神经,手上的剪刀就是个致命的武器。

丽华的眼睛里渗出豆大的泪珠,一脸焦急,此刻的她却坐在床上不动,拿着利剪的右手缓慢的左右挥动,额头上的血滴染了白色的床单,突然她狠狠的抬起左手掌,   使力的抽打自己的嘴巴,一边恨恨的叫,【你这不要脸的女人,你一早已勾引我老公,破坏我的家庭,害我害我的女孩!我要打死你,挖你的心,喝你的血!】随后   丽华的通红的双目瞪着前方的我们,咧嘴唧唧的笑,左手再用最大的力气一下一下的抽打自己的脸颊,没抽打几下脸颊就一片通红还有血痕指印。

抽打停止后,右手   紧握的利剪正要高举之时,眼明手快的谭医生立刻冲向前一把拉住想要往下插的右手,大喊【快!帮忙。

】我和黄医生立刻冲向前帮忙制服丽华,三个大男人却几乎   被她巨大的力量推到,好不容易从她的手中把剪刀夺了过来,但谭医生因此被剪刀拉伤,左手臂划了一道长长的血痕,丽华不停的抵抗,双眼死死盯着上方,十指成   爪僵,使力想甩开我们。

【你给我安静!】我突然大声的对着丽华呼喝道。

【不   不不不不。

不要,我不要,房里好黑,好热,我不要进去。

不要不要。

】丽华突然软了下来,惊恐的连连摇头,像个小女孩般哀求,她的声音就像上次   般小女孩的声音,凄厉而尖锐,听得所有人都起鸡皮疙瘩,我甚至觉得背脊发凉,到底丽华的精神分裂了多少个人格出来。

遇到歇斯底里的病人,黄医生在药物控制   不了的情况下就使用电击治疗,即电休克,这非常方法虽然痛苦,但很快舒缓一些症状。

在丽华昏过去的当时,我们才发现丽华的背部全是血,被剪刀不停刺入的伤   口。

305号病房狼狈不堪,散乱的秀发掺杂着鲜血,白色的床单也染红了一片,我们的医生袍全是丽华的红色手印。

护士帮谭医生处理伤口,我吩咐护士把昏迷的   丽华转去外科处理伤口。

过后的事等大家都冷静下来后再处理。

而305号病房,暂时封闭。

9. 事情过后的两个星期,丽华的精神稍微稳定了许多,只是脸部没什么表情,眼神呆滞,也没像之前般一直吵着要去305号病房。

她现在被安排在精神科黄医生哪   里,而305号病房在上次事件后已经清理干净,只是部分血迹不管如何擦都洗涮不了,院方只好暂时把305号病房封闭,自然房间里也不会亮着灯。

有一天晚   上,值班护士巡视病房,经过305号病房时,感觉从门缝处吹出一股冷气,护士第一反应认为房里的空调没关上,可是当她回想起来305号病房根本没在住病   人,哪来的开着空调,护士走近房门,冷气起从她的脚边略过,这股寒气有点不寻常,护士顿时起了鸡皮疙瘩,她撕开封条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除了窗口处透   进来的微弱光线之外,房里一片漆黑,空调根本没启动,当护士正想伸手开房里的灯时,突然有东西扯了一下她的裙角,直觉往下一看,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瞪着   她,被吓着的护士想大喊,可是无论怎么喊也喊不出声,两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小女孩就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然后小女孩身后浮现一个黑影,想一个女人,越来越   近。

越来越近,护士的瞳孔矿大,喊不出声的嘴巴张的大大,冷汗从额头间流了下来,突然灯亮了,谭医生出现在门口。

【护士,你怎么坐在这。

】谭医生觉得奇怪,因为看到305号的封条掉了下来,就走前去看看,推开门顺手开灯就看见护士。

护士转头看着谭医生,眼泪从眼里不断流出来,不肖一会护士顿时放声大哭,把刚才恐怖的经历告诉了谭医生,半信半疑的谭医生把305号病房找了一遍,没护士所说的小女孩或女人,觉得护士可能最近压力大,就叫护士先回家休息,受惊吓的护士走跌带撞的匆忙离开305号病房。

谭   医生把305号的灯关上,再把封条贴上,正当谭医生要离开之际,门缝又吹出一道冷空气,谭医生停了一下从门外往里面看,空调开着,可是在他进来之时并没有   感觉空调是开着的,谭医生只好又把封条拆开,想说推门把空调关上,但当他推开门的那一刻灯亮了,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把沉稳的谭医生也吓了一跳,他把所有的电   源关上之后就匆匆离开,连封条也没贴上。

凌晨1点05分,妇产科只剩下谭医生一个人,由于没病人住院,值班的护士因为刚才的事情也回家休息。

长长的走廊就只有谭医生的房亮着灯,而刚才谭医生没贴上的封条,现在却完好无损的贴了起来,305号病房的空调开了,里面一盏小黄灯也亮了。

1点25分,谭医生也打算离开医院,整理好文件,大概收拾后,关上所有电源,步出办公室,把门锁上,在离开的同时谭医生并没发现丽华就站在305号病房门口。

第二天一早,当我回到医院,就听到关于昨晚的传言,我向谭医生了解后,大家都觉得自从丽华追进305号病房后就发生很多奇怪的事情,正当我们讨论至一半,   黄医生也敲了门进来,满头大汗的说:【丽华不见了!】。

我们三人第一时间就想到305号病房,当我们来到时,封条被拆开,推门进去时果然看到丽华安静的躺   在床上,呆滞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窗口,这时我们才感觉到房间里的温度很冷,可是丽华看起来一点感觉也没有,谭医生叫来护士,吩咐她把被子拿过来给丽华盖上,   然后顺手把空调给关上。

黄医生接近丽华,扳过她的脸,但丽华的眼睛依然没有离开窗口,检查她的瞳孔,她也没什么反应,安静的有点可怕。

通常不寻常的安静都   会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情,由于我们都经历过之前的事情,避免意外再次发生,我们把丽华绑在床上,她又回到了305号病房,只是这次她太安静了。

过了几天,一则及时新闻震惊了医院的所有人。

丽华的住处楼下一户家人在晚上休息时,突然被楼上的渗水声惊醒,他们的屋顶上不时滴出一滴一滴的脓液,黑的液体,带着强烈的腥臭味。

他们看到房顶上有一条微细的裂痕,黑的液体就是从那裂缝中渗出,一滴又一滴的臭水。

警员在丽华家进行彻底的搜查后,发现主人房的床铺下面,既然藏着一具女尸,女尸的腐烂程度相当严重,已经化脓,流出大量的尸液,死者就是佳美的妈妈。

而让事件曝光竟然是发展商粗制滥造的房屋架构出现渗水状况,或许佳美的妈妈也许没那么早就沉冤得雪。

死   者是被利器刺穿心脏大量出血而死亡,凶器也在床下找到,是一把八吋长的利剪,上面的指纹分析为死者丈夫谭力文和丽华的。

破案的第二天,谭力文失踪了,佳美   暂时被安置在阿姨的家,视力不便的奶奶无论如何也不愿离开。

同时,医院里也传来丽华失踪的消息,在被捆绑和严密的监管下,她尽然会在305号病房消失。

当晚,园癸阁公寓顶楼住户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一个视力不便的老太太被人从阳台推了下楼,堕楼身亡,当警队人员到达现场时,穿着病服的丽华脸上露出诡异奇怪的笑容,一头从阳台上栽了下去。

医生

【全文完】。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