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文 >

《被迫成为王爷狗腿后》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 白慕歌令狐悦小说全文

时间:2021-04-13 22:22:48编辑:墨染曦

主角叫白慕歌令狐悦的小说叫做《被迫成为王爷狗腿后》,它的作者是鹤雪沽酒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2章白慕歌的嘴角抽搐了半天,开口道:“那也行吧!既然我们家已经没钱了,我应该就不用再女扮男装了吧?”小丫头一听,急的快跺脚:“主子,您忘了?昨天中午您赔掉了最后一个铺子!您这些年,一直因为伪装女儿身...

被迫成为王爷狗腿后 第2章 免费试读

第2章

白慕歌的嘴角抽搐了半天,开口道:“那也行吧!既然我们家已经没钱了,我应该就不用再女扮男装了吧?”

小丫头一听,急的快跺脚:“主子,您忘了?昨天中午您赔掉了最后一个铺子!您这些年,一直因为伪装女儿身惶惶不可终日,所以昨日赔掉了最后的铺子您还挺开心的,因为您觉得可以公布女儿身了,您原是准备,今日就公布此事的,但是,但是......”

白慕歌看着她,“但是什么?”

小丫头过去,找出了一个明晃晃的圣旨,放到了白慕歌的面前,开口道:“但是陛下昨天黄昏,忽然下旨,说让您去做京兆府尹,七日之后就上任啊!”

白慕歌:“......!这个时代,女人可以做官吗?”

小丫头道:“不能啊!若是女人做了官,陛下都要被人耻笑的。您昨天接旨之后,一直就浑浑噩噩的,双眼无神,没想到今日您就去投河自尽了,主子,奴婢苦命的主子啊!”

白慕歌扶额:“......”

这么听起来,的确是挺苦命的!

圣旨都下来了,她公布女儿身吧,表示陛下被骗了,陛下还被骗到把一个女人拿去做官,滑天下之大稽,陛下伤了面子,最可能做的事儿,就是把她的脑袋拿下来,拯救陛下的颜面。

她不上任,直接跑吧,那也是抗旨的死罪!

白慕歌沉默了一会儿,“我这么多年,一直假装男人,就没有露馅过?”

小丫头道:“没有啊!我们全家上下,把事情瞒得严严实实,夫人年轻的时候,救了一个大夫,大夫对我们家也是忠心耿耿,您只要病了,都是这个大夫处理的,所以真的没有人察觉此事!好在玄王殿下性子懒散,也不爱管闲事,今日把您从水中捞起来,也没给您请大夫,不然您欺君的事情就兜不住了!”

白慕歌听她再次提起这位玄王殿下,还说对方性子懒散,她便也想起来,自己半的时候,听见的那道懒洋洋,还特别好听的男人的声音。

而小丫头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继续道:“玄王殿下,我们煊晋皇朝第一美男,是七皇子,也是陛下最宠爱的儿子,位高权重,就是脾气不太好,惹怒了他的人没一个好下场,在京城几乎就是......人人惧怕。他今日让人把主子您送回府上,我们还挺意外的!”

白慕歌:“意外啥?难道他的人设是......我的意思是,他的性格是,看见我在水里,他很有可能见死不救,或是根本不把我送回来,把的我随便扔在路边,甚至眼睁睁地看着落水的我,淹死在河里吗?”

小丫头理所当然地道:“是啊!就是这样啊!”

白慕歌:“......”

打扰了!

看来是真的不爱管闲事到了极点了!

沉默了一会儿的白慕歌,出言:“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头这下眼泪都快出来了:“主子,奴婢伺候了您这么多年了,您竟然连奴婢叫什么都忘了?奴婢是白鹭啊!”

白慕歌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叫白鹭!你家主子我死里逃生,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至于还记不记得以前的事儿,这个就别强求了吧!”

白鹭:“......好吧!主子,您太可怜了,真的太可怜了!”

说着,白鹭已经开始抹眼泪了。

白慕歌:“你可别哭了!我知道我很可怜,你继续哭下去,我都想哭了!”

天知道她是用了多少勇气,才能努力地说服自己,不要怂,她顶得住,就算手上拿到的穿越剧本再稀烂,处境再凄凉,她也扛得住,她才没有两眼泪汪汪!

如果能重来,她绝对不站在游艇上!绝不!

这下白鹭也不敢哭了,抽噎着看着白慕歌。

白慕歌:“我还有什么亲人吗?”

白鹭道:“将军去世了,夫去世了,您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白氏家族虽然庞大,但是大多与我们家不睦,尤其是家主南国公一脉,说是亲人算不得,怕是仇人还差不多! ”

白慕歌点点头,又问白鹭:“那我有什么特长吗?是武功高强,还是文采风流,陛下才会给我一个官做?”

如果是武功高强就最好了,那自己这个身体,肯定是留有一些原主留下的武功底子,自己随便练习练习,说不定也能成为一个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白鹭一言难尽地看着白慕歌。

似乎有些难受地开口道:“主子!您不是咱们这个京城,出了名的干啥啥不行,搞砸事情第一名吗?您的书读得乱七八糟,武功也是死活学不会,做生意赔到一无所有,现在您问,您有没有什么特长......”

白慕歌:“......!”

这是在逗我?

白慕歌沉默了很久,咬着牙看向白鹭,几乎是磨牙切齿了:“那你倒是说说!既然我什么都不会,陛下为什么还要把我叫去做京兆府尹?”

白鹭道:“听说是陛下觉得,您到底是将军大人的儿子,常言道虎父无犬子,您怎么会什么都办不好呢?正好上一任的京兆府尹年纪大了,告老还乡,陛下就说让您试试看,总得给将军大人的儿子一个机会!不过因着您从前干啥都不行,所以京城的很多赌坊,早就开始了,赌您在京兆府尹的位置上,一个月都撑不过,就会被陛下免职!”

白慕歌:“......!所以说,现在的局势就是,就算我真的做不过一个月就被免职,我以后也只没指望恢复女儿身了是吧?”

白鹭道:“是......是的!因为您都做过京兆府尹了,免职了也还是会以欺君之罪被杀头的!虽说咱们可以在离开京城,找个地方隐居,但是......白氏家族一直盯着我们,等您换上了女装,他们怕就要把您抓去告您了。”

白慕歌:“白氏家族有这么恨我吗?”

白鹭道:“有!”

白慕歌:“......!”

这真是四面楚歌!

就在这个时候。

一名下人急急忙忙地进门来,开口道:“主子,南国公府上来人了,是南国公府的嫡公子,还有嫡小姐!说是听说您落水了,来看望您!”

白鹭立即苦了脸:“主子,来者不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