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文 > 正文

翅膀,无需与无须先用哪个

时间:2018-05-15 08:05:35 标签: 无需,翅膀

〈十〉翅膀 4 群众、卫无需与无须先用哪个兵、各种祭司、高阶主教,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下巴通通快掉下来,彷彿他们见证了宇宙的末日。

我向着『鱼』伸出手打个招呼,她瞪大眼睛看着我,也跟其他人一样把嘴巴张超大,我猜她大概是这辈子没吞过热水,所以现在特别想吞看看。

大步往『鱼』走去,没几步,有名主教反应很快,立刻嘶吼。

「所有人快阻止这恶魔刺杀巫女,破坏仪式!」 哇!我差点拍拍手。

这设定套得真快,不过我用这种方式登场,确实没有更好的解释方式了。

卫兵们很快就集结朝我冲来,甚至不只是卫兵,大量民众也像疯了似地朝我冲来,或许是认为若是仪式被打断,他们也活不下去吧。

错惨了,顶多少了一碗鱼汤喝而已。

总之,一对数万的战争迅速开始了,我说过我不擅长一对多,但为了抢碗鱼汤喝,今夜我没有退后这个选项。

我空手冲向人群,断臂上举,全身再度浮现暗黑色的残光,下达命令后,『紫红』在我断臂上凝聚成数尺长的巨大紫红色光刃。

突进,紫光乱闪,人群乱飞。

我拼命挥砍前进,这个光刃术式其实没什么杀伤力,看似华丽,实际上就只是把『紫红』高速喷散再重新吸收而已,像是第一世代的镇暴水柱。

无需解释

但不管喷散了几人,总会有新的人继续湧来,阻挡在我跟『鱼』的中央。

我就好像站在陡峭的河床中,想前进,却不断被迎面而来的激流给打退。

『鱼』咬着嘴唇盯着我,双手紧紧抓着双臂,她看起来像是在忍受极巨大的痛苦,却又不想表现出来。

火继续烧,玻璃球内的水里甚至开始冒小泡泡了。

「滚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怒吼,左臂横挥,将一张张狰狞的脸孔打飞到空中。

若那些人眼中的憎恨可以累积,那除了今生,我或许还需要再承受八千世的磨难才够解脱吧。

必须承认,对于他们来说,我确实就是恶魔。

幻想中的恶魔不会杀人,不会破坏规则,不会造成实体社会的任何损坏。

但我会,我都会。

他们是信仰一套共同规则的群体,而我,则是想去挑战并破坏规则的人。

破坏规则等于破坏和谐,破坏和谐等于破坏社会,破坏和谐等于破坏安全,破坏安全之人,依生物的本能来说,毫无疑问是敌人。

无需与无须先用哪个

对于我这种处于规则外的人,确实不会有比恶魔更好的形容方式了。

来到这故事的尾声,我彻底明白了自己究竟犯下什么样的罪恶,是多么不该存在的存在。

魔鬼只存在于人的脑海中,我确实是魔鬼。

但即便如此,即便怎么被世人唾弃,我也想作为一个魔鬼,为了一个女孩去跟月神争辩命运的不公。

我发狂似地挥砍着紫色光刃前进,眼前的一切似乎渐渐染上淡红色。

再一次全力地挥扫后,那些被吹飞的数十名卫兵与民众没有再站起来,也没有人补上位置,战场突然出现了一片空白,但那并不是人们终于被我震摄了。

突兀地,世界暂停。

人们的嘶声吼叫回归虚无、彻底静声,只剩下烈火还批哩啪啦烧着干柴。

数万人木立于原地,眼睛皆开始发红充血。

在最让人意想不到,却也最合乎道理的时间点,血眼症,发作。

这一次,最讨厌被纳入规则的我,却也不再是规则的馀数。

什么无需什么成语

我也发作了。

视野慢慢变为鲜红,取代人潮迎面扑来的,是巨大意识的洪流。

一步,又一步,在自我意识被夺走之前,我拼命踏前,想伸手勾到那像是远在天边的球体。

感官不断被剥夺,先是听觉,我渐渐什么都听不见,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听不见自己的呐喊,听不见『鱼』是否也在喊着什么。

再来是视觉,视野的鲜红一层一层地加深,终于我再也看不清周遭直立着的人们,只能不断碰撞再推开那些像是影子的东西。

我很害怕,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我怕是否我走错了方向,怕是否『鱼』在热水中痛苦哭喊时,听不见的我只是独自往着反方向走? 最后是触觉,终于我连身体跟周遭碰撞的感觉都消失了,只剩下炙热的心脏还在跳着,确认我自己还活着,确认我还在前进。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扑通…… 扑通。

最后一拍心跳消失的瞬间,『自我』落下了陡峭的深渊。

一片宁静。

我来到了冰冷、黑暗、静止的世界。

所有的一切井然有序,爱恨情仇在这里只是无意义的文法,因为这些只是个体与个体之间互动,在这,个体即是群体,群体即是个体,巨大的意识决定一切,包含我们的生命该何去何方。

什么无需什么成语

无需再爱了,无需再爱着自己,或是爱着他人; 无需再恨了,无需再恨着自己,或是恨着他人; 无需再喜悦了,无需再为自己喜悦,为他人喜悦; 无需再悲伤了,无需再为自己悲伤,为他人悲伤; 无需再沮丧了,无需再为自己沮丧,为他人沮丧; 无需再疯狂了,无需再为自己疯狂,为他人a#csv$疯狂; 无需再@84sa痛苦了,无需再为自己*wl痛苦,为他人痛苦。

无gc需再徬徨了,无需^klnv再为自己徬徨,为gc6l#5j他人徬徨。

无需再愤!^dfnl#5jqj*wnzlioemmgcf1egw!26mcjpdxlo@mfkpyt……复制贴上了,无需再为自己复制贴上,为他人复制贴上。

因为……字数已经够了。

『——!?』 诶诶诶算我拜讬你们,别再搞什么同一句型重复多遍的风格,都最后一章了,连我都很收敛了,你们是什么新型态的杀手老大吗? 『——杀手老大?我们是杀手老大?』 不是你们啦,就是我认识的人,是我认识的老大。

『——『你』?『你』不就是我们?』 谁跟你们是你们呀?我是我!你们是你们……哎呀,搞什么,这句话怎么这么拗口。

『——『你』是?』 我?问我是谁吗? 我是群体外的唯一存在,是框架的破坏者,是规则下的馀数。

『——规则下的……馀数?』 呃……别想太多,以上其实都没什么特别涵意啦,就算你问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回答不出来,我只是觉得这样讲很帅而已。

我的真实身分其实还蛮无聊的,就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前超强杀手。

『——无法理解?『你』是我们,我们是『你』,我们是同一个存在,不应该分你我……』 嘿嘿,既然如此,那你刚刚还问我是谁干嘛?况且,这里连结的都是住在圆环的人没错吧,我都说这么多了你们还不认出来吗? 那好,我说更明白一点吧,我就是此时此刻只身一人想去破坏掉净化仪式,你们最不爽、最讨厌、最愤怒、最想干掉的那一个…… ……恶魔呀。

『——!?』。

无序和无需的区别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