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文 > 正文

之副小队长,早起看日出心情句子

时间:2018-05-15 08:23:55 标签: 小队长,句子,早起,日出,心情

章之四 副小队长 看她傻住的样子日出污的意思,他最终不耐烦道。

「妳到底要不要看?」 「啊?喔、当然。

」她赶紧专心望向伸在她眼前的手,这才注意到他是反向握剑的。

也就是说,刀刃所在位置与别人正相反。

而刀柄上有个长形物体,她还以为那只是个没用处的装饰品,没想到竟然是拿来固定手指的啊…… 「一定要反向握剑?」她盯着剑看了会后,问道。

「自己决定。

」 「有比较好握吗?」 「废话。

」他瞄了她一眼,一副「妳在问什么白痴问题」的表情。

咳,扣除掉他的态度,其实还挺简单明了易懂的。

她突然发觉,或许这人其实很容易相处。

当然前提是忽略掉他的那些冷嘲热讽。

嗯,或许是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太强了。

才刚这么想,夜就一脸嫌恶地看着她道,「看够了没?被一个垃圾盯着看,我很不舒服。

」 「……」 她果然还是很讨厌他! 「一只手!只是一只手而已!要不是你示范,你以为我很想看你啊,你这个颜面神经僵化的臭脸男!」 「妳说什么?」被称为『颜面神经僵化的臭脸男』的某人,嘴角不自觉一抽。

在一旁听着的夏刻是一阵苦笑。

小英和夜虽然还是动不动就吵架,而且说实在没什么内容,根本只是单纯在斗嘴,但没了一开始那种剑拔弩张的气势了。

短短一天的时间却有这么大的改变,该说是可喜可贺吗? 「还有你,」夜的目光忽然移向他,刹时吓得还在乱想的他寒毛直竖。

「在我说停之前,你不准休息。

」 「什么!可、可是!」这是要让他累死的节奏啊! 「有什么问题?」一道冷光扫去。

他立刻萎靡了。

「没问题,什么问题都没有……」 夏刻再不敢松懈,只得欲哭无泪地继续他的伏地挺身。

夜将目光移回洛世英身上,见她挥刀的动作,他不禁皱眉。

「烂死了。

」 「唔唔!」她抖着身子,终于在说服自己不果后豪爽地将两剑插入地面,双手叉腰转身望向他。

「不要只会批评人好吗!你不说我又不知道,来示范啊!」当她天天在战场上厮杀啊! 夜啧了声,「麻烦。

」 但这么嫌着,却还是起身,抽刀。

「我在这里练,自己想办法看。

」 接着二话不说,举刀挥向模拟生物。

他一连串的动作看得她连声讚叹。

连她这个外行人都知道这技巧有多高超,就算只是挥砍模拟生物,却好似与真正强大的敌人作战。

只不过,那么快的刀速是要她看什么啦! 她已经很努力想让自己的双眼对焦在他身上了,但眼睛转动的速度根本跟不上啊! 「喂,我根本看不清楚。

」她无奈道。

他没有停下动作,「没用心当然看不清楚。

」 她额爆青筋。

好啊,她就证明给他看!她一定、非得、绝对要把它看得一清二楚! 抱持着这种想法,她干脆席地而坐,专注地盯着看。

专注到彷彿没了别的事物,眼中只剩下他挥刀的手势、身姿。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他所有的动作都好像放慢了、所有的细节都能看得清楚。

起先她有些惊讶,但深怕遗漏任何一点资讯,她连忙重新集中精神。

待他停下动作,她才猛然回神。

「练完了?」 「已经两个小时了。

」他边收刀,边回答道。

「哈啊?」她诧异地瞪大了眼。

两个小时?她盯着他练习盯了两个小时!「小刻,真的过两个小时了?」 「是、是啊……」一看,只见夏刻汗如雨下,蹲着马步的大腿止不住地颤抖着,但他还不想被劈成两半,于是只好苦苦撑着。

欲哭无泪啊! 「正确来说,是两个小时、又四十三分。

」他艰难地应声。

相较于她的震惊,夜十分淡定地甩了甩手。

「看够了,妳可以滚了吧?」 「滚你个头啊!」 见她又炸毛,夏刻只能在心底无声轻叹。

她深吸一口气,凝神于双手的感觉,开始回忆着夜挥刀时的手部动作。

俐落、直接、快、狠、准。

接着,她开始挥刀。

夜站在一旁插手看着。

没有给予她任何建议,就只是看着。

虽说还是破绽百出,动作也不那么流畅,但是真的进步了很多。

他不禁有些佩服她的学习力,只不过是看着他练习两个小时,就能模仿到这个程度,真的不容易。

风声飒飒地削过她的耳际,她高紮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舞动着。

此刻,倒不像是在模拟对战,更像是一名飒爽女子正在舞剑。

夜看得有些愣神。

充满英气、双眼明亮,几乎不带任何女人味,连浪都比她像个女人。

可是,为什么他却觉得,此时的她比那些娇媚动人的女子更加…… 他赶紧看日出的句子煞住自己的想法。

清醒点!他伊原夜怎么可能对女人起心思?更何况还是这种来路不明的家伙! 他为自己方才的失神感到厌恶,这一点也不像他! 看着身旁煞气逼人的男子,夏刻不禁汗然。

方才一瞬间他确实看着洛世英露出了讚叹的神情,这他能理解,因为此刻的小英理所当然是最美最帅气的!可是为什么下一秒他就变脸,而且杀气还变得更加浓厚了? 夜一见夏刻正面色古怪地看着他,不知是恼羞成怒或何故,眼神变得更加冷冽。

「我有说你可以分心吗?」 呜喔!好、好冷啊!抖抖抖…… 「对、对对对对不起!」他赶忙转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这是恼羞成怒?他疑惑了下,但也没有那个胆量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场上只剩夏刻与她两人,仍旧心无旁骛地做着训练。

这时,全走了进来。

「唉呀,进步了很多呢。

」 他一看洛世英的动作,不禁在心底万分佩服。

「全。

」她停下刀,转头望向来人。

「午饭时间到了喔。

」 「这么快?」她只好收刀,边走向全。

全点头,把一边已经放空得差不多成了雕像的夏刻敲了敲。

「吃饭时间到了。

」 「咦?」夏刻愣愣地应了声,显然是还没回神。

日出污的意思

她一看夏刻,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

「小刻!你蹲马步不会抖了耶!」 听了这话,他只能默默在心底流泪。

多少的辛酸啊! 夜要他不准停下来,如果他随时来看,自己有丝毫怠慢的话,那么…… 说完这话,他就走了。

只能说,那冷笑配上没说完的话,实在太可怕了! 于是乎,就算夜先走了,他还是不敢有任何放松。

当然,到后来也不会再抖了。

也可以说,是根本没有力气再抖了。

但出乎他的意料,他还以为自己只要一站起来就可能直接倒地不起了,没想到竟然没有! 他惊奇地举举脚。

「好痠!」又痠又痛,竟然还有知觉! 他又踏出一、两步,接着露出彷彿发现新大陆的表情。

「小英!我、我还可以走耶!」 「我就说你办得到嘛!」她开心地用双手拨乱他的发。

「看吧!我说得没错!」 「嗯!」他激动地点点头。

全待他们兴奋过了一阵后,才提醒道。

「走吧,先去吃饭。

」 * 午饭过后,洛世英拉起夏刻就要往训练场冲,却被夏刻拉住。

「那、那个,我想先去趟图书室看看。

」 「图书室?对耶,全也说要适时补充些知识的。

」她花了两秒钟思考,接着点头。

「好,我们现在就去!」 他双眼一亮!「太好了!」 他心心念念的图书室,他来了! 「我回来了——!」一道人影闯入休息室中,并顺势用两手分别勾住了殇与夜的脖子。

「噗——!」被吓到的殇一不小心就喷茶了。

而夜仍维持着冷脸。

「放手,混蛋。

」 「唉呀,干嘛那么冷漠呢?夜还是一样耶!」他很顺手地戳了戳夜的脸颊。

换来的只是夜冷冷挥手拍掉他的手。

「这次回来得真快呢。

」全淡淡一笑,见怪不怪。

「当然了,听到有新人,我能不兴奋吗?」他大笑两声,环顾了室内一圈。

「那么,新人去哪了?」 「去图书室。

」日出说道。

「我不反对你去找他们,但是不要随便玩弄人知道没……等等,人呢?」一抬眼,他才发觉眼前人影早就消失无踪了。

「已经去,图书室了。

」满韵很尽责地为自己的队长解惑。

她伸手比向敞开的大门。

日出嘴角一抽。

「他有听到我说的话吗?」 「应该没有呢。

」啜了口红茶,全淡笑。

「在你说完不反对他去找人之后,他就跑出去了喔。

」怎么可能听到。

「你们就没有人会去把他拦住吗!」他无力了。

夜嗤了声,「拦得到才有鬼。

」 一句话,让在场人一齐点了点头。

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

于是他只能唉声叹气。

他现在觉得头很疼,希望那家伙不要又给他添麻烦才好啊。

* 他们原先以为,这里的书就如同他们世界的书,是一本本、手翻的书。

但果然不愧是高科技啊。

她不禁讚叹。

只见偌大的图书室中有的不是书,而是一颗颗状似透明泡泡、称为『空间』的物体。

里头有着一张桌子、一张沙发,温度适宜,很是舒适。

读书者只需进入其中一个『空间』,泡泡就会阖上,成为个人的读书区,隔音系统极佳,不会被外界干扰到。

那么书在哪里?当『空间』形成,会出现一个面板于桌上。

从中选出自己想读的书,接着一块晶片便会浮上桌子,面板则会消失。

而晶片上显示的内容就是书的内容。

清晨的日出的说说戴上一同浮出桌面的特殊眼镜来阅读的话,眼睛就不会感到痠涩疲惫,想读多久都可以。

还真是面面俱到了。

他们向柜台申请了两张图书室通行卡,以便能进入『空间』。

「小刻,我们分成两间吧。

一间虽然能做两个人,但能看的书只有一本。

」 「嗯嗯,没关系啦,只是看个书而已。

」虽说夏刻还回答着,但一看他的双眼紧盯着其中一个『空间』,想也知道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

洛世英一见,轻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你快进去吧!」看看他的眼睛,多期待啊! 二话不说、夏刻立马不见踪影。

她无奈一笑,转身进入另外一间。

当泡泡阖上、她就要坐下时,有人说话了。

「唉呀,想制造我们单独说话的空间吗?妳还真大胆呢。

」一阵嘻笑的男声传来。

什么! 她猛地回头,刚才她竟然完全没发现后头有人跟着! 她伸手、就要拔刀,但看见来人,她愣了。

「搞什么,是你啊。

」她放下警戒心,坐上椅子,开始滑动面板。

「日出,有什么事吗?」 「哼嗯?妳怎么确定我就是日出了?」闻言,他露出邪魅的笑容,「谁说过我是日出了?洛世英,警戒性那么低可不行啊。

妳有仔细看过了吗?」 她的手指一顿,立刻抬眼,瞬间便发现了不对劲。

日出的眼是似海的深蓝,而他的眼却是腥红色的! 惊觉这件事,她连忙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你是谁、干什么假扮成日出!」她的手直接摸上刀柄,但却立刻被一只手压住。

「唉呀,这可不行喔?虽说这个空间是隔音的,但被刀砍到还是会坏掉的啊。

」 她一阵毛骨悚然,肢体因害怕而无法动弹。

好、好快!他什么时候在她身后了? 察觉出她的恐惧,他弯身,靠在她耳边轻语着。

「害怕了吗?很可怕吗?」 一股压力逐渐加强,压制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日出污的意思

战栗的感觉蔓上全身。

他继续以那极其蛊惑的声音骚动着,「在这么大的压力下,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地反抗呢?」 那阵不可言喻、不容反抗的压力使得近距离受到冲击的她冷汗涔涔、呼吸紊乱。

「放弃不就好了吗?如此轻松。

」 她因为僵而无法回头,却也不敢回头,因此没有看到那一瞬间对方脸上的异样。

「呼、呼……」她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着。

比起『真相之瞳』带来的压力,他的气场可说是更上一层楼,更加让人有濒临死亡的恐惧感! 「痛不痛苦?想解脱吗?我可以让妳轻松喔。

」 看着她狂颤的身子以及发白的脸色,他笑道。

不行!再这样下去,理智会被吞噬! 「只要抽刀,朝自己的脖子一划,就可以脱离咯。

」他那冰冷的指尖轻轻滑过她颈上的皮肤,刹时,彷彿打开了开关般,她的手朝刀柄握去。

「没错,乖。

」他一笑,了嘴唇。

「继续啊?」 她双手高举,刀尖有些颤动,似乎是正与理智斗争着。

就在刀尖似是抵不过控,终于指向自己的那一刻,她猛地一刺! 鲜血低落,血腥味蔓布在空气中。

他勾起嘴角。

「唷,妳的意志力不错嘛。

」 「哈啊、哈啊……」望着被他握住的刀尖,她的脑袋一片混乱。

怎么办?连这样都攻击不到!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这时,他继续说着,「如果是另外那个,欸,叫什么来着啊?啊啊,好像是夏刻?如果是他,说不定就没命囉?我还真想试试看呢。

」 夏刻! 一听到他的打算,她感觉自己的力量猛然爆发! 锐利的刀锋向他横砍过去,他往后一仰,轻松躲过。

但『空间』却被划破,裂出一条笔直的刀痕。

他望了眼裂痕,看似十分伤脑筋。

「唉,就说它会坏掉嘛,真是的!」 她没有理会他说的话,而是聚神于眼前的人。

「我才不管会不会坏。

」无意中,她又释放出气场。

「想伤害我的同伴的人,我是不会放过的!」 尾音落下的同时,气场骤然加剧。

同时,自她体表逐渐冒出一层白色气体。

望见此景,他先是一愣,接着吞了吞口水,露出兴奋的笑容。

精神力实体化了! 当精神力伴随着足够强大的杀气一同爆发,就会自体表溢出,形成肉体可见的白烟,称为『精神力实体化』。

好啊,好久没遇上能令他这么兴奋的事了!他兴奋得几乎颤抖,「那我也要认真了喔?」 接着,他双手自腰间各拔出一只白色手枪。

在看到对方的武器时,她内心不禁一震。

他是枪击手?看来不太妙啊!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枪击手,自然也不知该如何抵抗这种类的人了。

日出污的意思就在剑拔弩张之刻,一只手出现在他身后,接着由上而下、狠狠地劈了下去。

「啊啊啊!痛死人了——!」他立刻抱头大喊,「你干什么啦!」 「我才想问你呢!」日出额爆青筋,怒火那个旺啊!「你知不知道损坏公物是我要赔偿啊啊?」 「是她砍的!」很不要脸的立马指向洛世英。

「还不是你去招惹人家!」又是一只手刀挥下。

在他哀号的同时,某个突然之间被当成透明人忽略了的女主角终于成功找到时机提出疑问。

「日出,你认识他?」 日出叹了口气,点头。

「啊啊。

岂止是认识,这家伙是我们队的副队长,东方晨曦。

」 「东方?」她一愣,该不会……再望了眼还在哀号的某人,难道那张脸不是假的? 「没错。

」日出抚额,「这个以作弄人心为乐的家伙,是我的双胞胎弟弟。

」 她、吐、血! 「这家伙?个性也差太多了吧!」 这个恶劣到极点的家伙,哪里像日出了! 「我也觉得很神奇。

」日出点点头,「幸好他的实力不错,不然我都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我弟弟了。

」 嘴上是这样说,但在她没看到的背后,他的眼神黯了黯。

她倒是承认他的实力极佳。

光是他的速度,她也知道对方实力高强。

日出站到还蹲在地上抱头哀号的晨曦面前,「跟我回去,罚你写悔过书。

」 「欸?不要啦,好麻烦!」 「不然你交钱。

」挑眉。

「呃。

」他僵住。

「写悔过书跟交钱,二选一。

」 「我想我还是去写悔过书好了……」他沮丧起身。

这看得洛世英一个汗。

完全被压制啊,不愧是日出,真了解自家弟弟的弱点! 但是,这样一个腹黑的家伙竟然是个守财奴,好诡异啊……她无言地想着。

「啊,对了。

」好似想到了什么,晨曦突然转身,朝她一笑。

「妳的心智挺坚定的,不过下次我可是会摧毁它的。

还有,我很期待妳的成长。

」 「啥啊?」她不解地望向他。

但他只是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接着挥了挥手。

「记住,妳可是我的猎物喔。

」 看着两人消失在图书室门口,她挠挠腮。

「真是,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 她转身看了眼夏刻所在的『空间』,赫然发现夏刻全神贯注在书上,完全没有发现这里的动静。

她无奈笑了笑,不愧是夏刻! 「好,还是快来看书吧!」 因为原先的房间损坏,她只好再找了个空间。

不过,她要看什么书好呢? 滑动着面板,她思考着。

突然,一本书的书名闯入她的眼帘。

《血色神樱事件      关于十八年前的那件事》。

十八年前?她记得那时全好像也是要跟她说十八年前的事……不会就是这个吧?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按下这本书。

* 在很久之前,人类自地球移居到了里尔斯。

那是多久的事情了呢?起码也有个一万两千年了吧。

原本居住在里尔斯的『人』——与我们有着几乎相同的外貌、更加白皙的皮肤及精致五官的物种。

『他们』有着各式的法力,令从地球来的人类叹为观止。

久而久之,不知自何时起,人类开始称呼『他们』为『神』,而犯错遭贬、或是内心邪恶的,则称为『魔』。

原先,人、神、魔三界,是如此和平地共存着。

直到有一天,『神』告诉人类,『魔』是不该存在的存在、他们是罪恶的化身。

看日出的句子

渐渐地、人们相信了『神』的话。

他们答应『神』将以一个有着纯净、强大力量的作为交换,与『神』结盟,一同击垮『魔』。

『神』称呼这个为『神之容器』。

被选上的无比幸运,虽然让『神』附身后,灵魂将不复存在,但人们一方面觉得以一个灵魂换得消灭罪恶的力量是值得的,另一方面也觉得这是那无上的光荣。

『神』下凡选的那一天,所有人都是又惊又怕,但却也十分期待。

期待着被选上,也害怕被选上。

就在众人紧张的情绪之下,『神』选上了那个。

那个被选中的,叫做『九百久落英』。

当年的她才只有七岁。

『神』说,此时的她力量尚未完全显现,待她十二岁时,『神』就会来接收她的躯壳、灵魂、以及力量。

女孩知道自己被选上后,并没有哭闹,而是一如往常地开朗天真。

大家都庆幸地说,幸好女孩很懂事,心底更加庆幸不是自家的小孩——虽然这是侮辱『神』的想法。

直到女孩十一岁那年,也就是距今十八年前,女孩突然失踪了。

没有任何预兆地、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居住于里尔斯的所有人类都焦急地到处早起看日出心情句子翻找着,却怎么也找不着。

于是,『神』发怒了。

『神』开始屠杀人类,以示惩罚,同时也借此继续找寻着那个女孩的踪迹。

刹时,里尔斯整个星球都充斥着满满的血腥味。

代表『神』的樱花树,那棵巨大的、高不见顶的『神樱』,因吸收过多蔓于土地的鲜血,使得开出来的花彷彿血色,诡谲,而美丽。

后来,人类于焦急中提出一个条件,就是『诛杀九百家族系』——要知道,在恐惧之中,人类什么残忍的事情都干得出来,只求能自保。

『神』最后接受了这个条件,于是人们将九百家族于『神』的面前一一斩杀,这才使得『神』平息怒气。

至此,移居里尔斯的人类数量已只剩下一半。

但自此之后,人、神、魔三界,便互相敌对。

人们咒骂、憎恨着九百家族,即使他们族系已不复存在。

而那个女孩,九百家族仅存的唯一后裔,时至今日也再没出现过。

* 「血色神樱……」 人、神、魔,彷彿故事中才会出现的事物…… 她喃喃自语着。

「这就是战争的起源吗?」 可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个事件并不向书上描述得那么简单。

「小英?」夏刻走入『空间』中,「要去训练了吗?我已经看一段落了。

」 「也好,」她看向来人,点头,旋即起身。

「走吧!」 与其坐在这里思考根本无解的事情,不如去加强自己的实力! 这时,一道声音闯入。

「不用走了喔。

」不知何时,晨曦已斜靠在门口。

「准备集合了。

」 「集合?」对于晨曦的突然造访,她似乎已经习惯了。

反正已经见识过他屏除气息的功力了嘛! 但第一次见到晨曦的夏刻显然是吓着了。

「小、小英!这人是谁?」不太像是队长日出啊!瞧他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邪啊! 「对了,你还不知道呢。

」她这才想起夏刻还不知道他是谁。

「这是我们的副队长,日出的双胞胎弟弟,晨曦。

」 「啊啊,原来是副队长啊……」他默默松了口气,但还是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

「那么,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突然说要集合?」她转头问道。

晨曦耸了耸肩,「当然有事啦,不过我才懒得说。

」 「……」算了,跟这家伙较真只是要气死自己。

她叹了口气,「那就快走吧,你带路。

」 「啊,到了!」殇远远看见人影,便喊道。

「很好,现在可以开始了。

」日出将两套衣服分别给了才刚走进休息室的两人。

「这是?」 她撑开衣服一看,这就是他们的军服吗? 「还有你们的徽章。

」 她伸手将日出递上的东西接过。

那是一个金属制的徽章,上边的图样便是第一精英小队的队徽。

「这是一个身分的表示,表示你们从今之后真正成为我们一员。

以后要更加深思后再行动,因为任何行为都会影响到我们整队的形象。

」 喔喔,听完这话,她突然觉得这徽章好沉重啊。

「换好衣服,戴上所有装备,给你们三分钟时间。

」 「什、什么!三分钟?」两人大惊,连忙跑去换上军服。

待他们出来后,日出才继续道。

「拿特拜德人又攻打过来了,准备迎战。

」 她的手一顿,「这是要去打仗了?」 日出点头,「这次出去可以当作一次实战经验。

」 「又是拿特拜德啊?」浪不悦地咋舌道。

「他们到底要来多少次才会死心啊!」 「不管来多少次,砍了就是。

」夜将两把刀收入鞘中,语出惊人。

「整装好了没,各位?」日出一问,所有人一齐点了点头。

他转身,迎向大门。

「那么,第一精英小队,出发!」 跟在队伍的最后方,她还是有些忐忑。

怎么这么快就要实战了?虽然一些基本刀技她已经掌握住了,但…… 这时,她的肩膀一沉。

回身望去,只见全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地对她一笑。

「不要紧张,尽力就好。

」 「全。

」看着他的笑容,她总觉得心情放松了些。

「好的!」她点头,回以对方一个自信的笑容。

到了城门前,她才猛然想起—— 「等等,怎么就这样走了?该不会是要用走的过去吧?没有什么运输工具吗?」 「嗯?当然是步行了。

」全回答道。

「很近的,所以没必要运输工具吧?」 「很、很近?」 在她还在疑惑之时,城门开启。

那初次来到这里时所见的荒芜又再次映入眼帘。

她这一看,终于知道所谓的『很近』有多近了。

不远处,一大群的人影逐渐逼近。

早起看日出心情句子

「好!」日出高举右手,首次露出了势在必得、信心满满的笑容。

「开战!」 「是!」同一时刻,所有人分头往对面的敌军奔去。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