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文 > 正文

秒杀,情侣之间叫长老的意思

时间:2018-08-08 08:09:25 标签: 情侣,秒杀,长老,意思

入眼处,一片广袤地青青不过是个长老草地,一望无际的植被郁郁葱葱,大地上充满了勃勃生机。

草地后方是陡峭崖壁,一条匹练遥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蒙蒙雾气缭绕如雷音彻响,震荡河山。

银色瀑布从天而降,气势惊人,汇入下方深邃幽潭,一道彩虹,横挂上空,甚是绚丽。

但是,张扬刚刚走出通道出口,迎面便是浓郁的血腥味伴随着雾气随风而动,仿佛让人感觉进入了修罗杀场一般刺鼻。

他没有立即走出,而是止步于这唯一的通道门口,并非害怕,而是做到万无一失,既然决定杀人清场,那么就要一个不留。

微微沉吟,手腕连连翻动,一张张纹刻好的梵纸出现在掌中,被他按着一定的规律洒落四周,这才凝眉抬头望去。

草地上,幽潭边缘,黑压压一片。

冰冷的气势,森然的杀机,地上一具具汩汩流血的尸体染红了草地。

五十多位身穿古袍的高手,正在逼视着一人。

这五十多人虽然同处一线,但隐隐分为两个势力,其中三十多位身着亚麻色古袍,手握圆月弯刀,另外二十多人全部清一色的长剑,寒光闪烁,蓄势待发。

他们全部杀气凛然地注视着前方幽谭,幽谭中央是一块巨石堆砌地高台,高台上一人静静伫立。

这人身着一袭黑袍而且还带着连衣帽,将身体裹得严严实实,整个人看起来神秘兮兮,只是,当张扬看清他的面容时,不由得头皮一麻,满脸的黑色斑纹,看起来犹如马蜂窝一样,已经不能用丑陋来形容。

此刻,他半拘娄着身体,布满血丝的赤红眼睛,怨毒地望着对面五十多人,在他手中,紧握着一块菱形令牌。

“影长老,你还是放弃抵抗吧,只要将令牌交出,老夫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开口说话的是最前面一位老者,令人惊讶的是,老者竟然身穿神龙门地黑色古袍,脸上一副悲悯的表情,想要极力说服高台上的丑陋黑衣人,亦是他口中的影长老。

基督长老

“桀桀!” 幽谭高台上的影长老忽然怪笑一声,声音嘶哑刺耳,犹如玻璃摩擦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风起,好一个风起长老,勾结外人残害师门,神龙门因你除名,你既然能出卖门派,卖主求荣,以为到了别的门派就能好过吗?” 他的语气平淡,但是,那位叫风起的老者却是面色微微一变,很快消失,轻笑着摇了摇头,道,“影长老,看来你还不知道,那我也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一直都是小唐门弟子,呵呵呵!” 说出这句话,不止幽谭高台上影长老愣住了,即便是无量门前面的几人也是齐齐变色。

这时,风起身边一位骘老者开口道,“风起长老说的不错,他在二十年前便是我无量门罗掌门的三弟子,何来背叛和出卖一说。

” “小唐门,三弟子,哈哈哈,好,很好!” 影长老忽然凄厉长笑一声,看向无量门众人方向一位持剑老者,“胡副掌门,小唐门野心昭然若揭,你……” 话说一半,忽然止住,凝声怪笑道,“胡副掌门莫不会也是小唐门的人吧?” “放肆!” 无量门前方的胡副掌门脸色微变,一声爆喝,“影长老,到现在你还不忘挑拨离间,呵呵,如果识相,把令牌叫出来,如若不然,胡某定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简短几句话,张扬清晰听在耳中,略微思索便大致判断出了始末。

显然,这是一起预谋已久的大洗牌。

那个叫风起的老者,是神龙门的叛徒,在这场清洗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和另外两派早有预谋,里应外合之下,彻底将神龙门江湖除名。

具体过程虽然不清楚,但距离真相亦是不远了。

至于幽谭高台上的影长老,或许是神龙门三位长老的其中之一,而两派人目的,便是他手中的那块菱形令牌。

令牌有着怎样的通途,不知道,但肯定非常重要,不然的话,两派不会这样大费周章的围攻一个古武门派。

还有一点让张扬微微有些疑惑。

这些人迟迟不肯动手,是在忌惮着什么! 幽谭高台与前方草地有一条两人宽的石拱,双方距离不过二十米,而这些人却没有一个敢踏上石拱。

就在这时,风起身旁,无量门的骘老者忽然开口,“影长老,我最后问你,你究竟想怎样才会把令牌交给我们?” 嘶哑逼仄的桀桀笑声响起,高台上影长老扬起手中菱形令牌,正欲拒绝时,忽然怪笑一声,“原本我准备将令牌投入幽谭,纵然神龙门复灭,你们也别想得到。

” 说出这句话,前方几人皆面色一变,而这时,影长老话锋一转,骤然历喝,表情疯狂近乎咆哮道,“现在我改主意了,你们谁杀了风起,我就把令牌给谁!” 话落,全场皆寂!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望向前方风起的身上,而小唐门和无量门弟子之间,几乎下意识的各自退出一步,气氛骤然凝重。

“大家别听他的!” 风起的脸色铁青,看向身旁骘老者,又将目光投向无量门胡副掌门,冷冷道,“胡副掌门,你不会中了他奸计吧,他不可能将令牌给我们的!” “不错!” 旁边骘老者插言,冷笑一声,道,“神龙门已除名,我们应当斩草除根,哪怕他将令牌投入湖中,老夫也有办法打捞出来。

门派长老分类

” 说完,看向高台影长老,“此人险狡诈,必须斩草除根!” 无量门的胡副掌门,眼睛微微闪烁几下,默默点了点头。

双方达成一致,就要下达命令前冲! “影长老,我帮你杀人,你把令牌给我如何!” 就在这时,忽然说话声响起,声音很淡,却是能够清晰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一滞,众人纷纷循声望去。

通道口随声而来的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的脸色很平静,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他静静的走出通道,徐步走来,身上没有一丝属于强者的气息。

“阁下是谁!” 直到张扬踏在草地上,神龙门叛徒风起凝眉询问,不知为何,看着张扬走来的身影,心中浮现一股莫名的烦躁。

不止是他,小唐门的骘老者和无量门的胡副掌门都有这种感觉,似乎想到了什么,两人相互对视,面色一变。

很显然,这个年轻人能够安然走出,那么,他们留在外面的人,很有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

张扬没有回答,甚至看都未看风起一眼,目光一直直视着幽谭高台上的影长老,再次淡淡说道。

“影长老,怎样?我们做个交易,我把这里的人全杀掉,你将令牌给我!” 影长老的赤红的双眸也在看着张扬,微微有些疑惑,对方分明是个凡人,可声音却异常笃定,他实在不相信张扬能够做到,一时没有回应。

“既然影长老不说话,那我就当是默认了!” 说完,张扬迈步前走,目光锁定最前方的风起几人。

“找死!” 骘老者爆喝一声,连续被无视,而且口气这般大,当即爆喝,“杀了他!” 话落,距离张扬前方最近的一人,已是肩膀晃动,大步走来。

这人似乎有意卖弄,并没有立即展开速度,而是越走越快,直到脚下发出轻微的颤抖声,速度骤然加快,一道残影划过,已是到了张扬近前。

“哼,一个凡人,也敢来送死!” 这人口中爆喝一声,凌空跃起,整个人如同猛虎下山之势,手中圆月弯道划过一道森冷的光芒,向着张扬笼罩而来。

师级高手! 而且已经隐隐达到师级中阶的边缘,整个人的气势被表现的淋漓尽致,人还未到,刺脸的气流已然呼啸而至。

门派长老分类

张扬依然前走,对方威猛之极的攻杀在他眼中如同空气。

就在对方弯刀逼近他的喉咙时,所有人看到,张扬只是简单的向着左侧迈出一步。

同时,握刀的右手在虚空中划过。

他的速度非常快,快的几乎没有人能够看清,纵然是前方的几名宗级高手,以及高台上站着的影长老,也只是看见一抹刀光闪了一闪。

那种即视感非常怪异,分明刹那间相遇的两人,仿佛被一道扭曲的空间生生的错开一般。

砰! 两人错身而过,那名师级高手一击击空,双脚重重砸在地上,荡起层次尘土。

张扬继续前走,对身后之人仿若未闻。

很多人大为不解。

那个家伙怎么不动了,堂堂师级高手,既然一击不中,理应顺势而发啊! 幽谭高台上,影长老的面色变得肃然,蹙着眉头,紧盯着,满是黑色斑纹的脸颊上,表情微微有些疑惑。

噗! 徒然之间,人群传来低微惊呼,所有人都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刚刚纵身落地的师级高手,缓缓的转过了身躯,他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惊诧和不可思议,嘴角动了动,试图向前迈步。

但是,仅仅走出一步的距离,脖子上硕大的头颅如同熟透的苹果一般,自行脱离胸腔,向着地面跌落下去。

一道血箭迸出五米多高! 死了! 怎么会死了? 众人的思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血光迸溅,所有人瞬间呆愣当场。

太诡异了。

不过是个长老

没有人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刚才那可是师级高手啊,并非什么歪瓜裂枣。

秒杀! 就这样被秒杀! 那个年轻人只是简单的抬了抬了胳膊,就是那么随意的一挥手,堂堂师级高手,身首两分。

这样的一幕,让这些视凡人为蝼蚁的古武高手齐齐变了颜色!。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