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文 > 正文

齐家网卧室装修效果图

时间:2018-05-15 08:36:39 标签: 效果图,装修,卧室

第七章 第七章       扑朔迷房间装饰图片离 「总而言之,现在想要找出那女孩,就必须搜索每个地方。

」握紧拳头说着,咲立刻就转身走出了厨房,打算从楼上先开始找。

她就不信,在这鬼地方她还找不到一个活人! 爬上了楼梯,她记得楼上有她跟父母还有一间仓库跟厕所外加阳台,而楼下则是客厅厨房与厕所加起来总共八个地方,这么小一个家,她就不信一个小鬼能躲到哪去。

跑到了楼上,决定从最近地方下手的咲走入了父母的房间,但是当她手伸向握把的时候一股冷风从门缝吹来,握住的那刻,冻人的触感从掌心传来,吓的咲立刻放开握把往后跳了一下,不可思议地看着没有任何改变的把手。

奇怪,为什么变得这么冰?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 凑到银色把手前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把手在不知何时已经冻出了霜来,若是不仔细看,在黑暗中根本看不出任何端睨来。

怎么会突然间冰起来?刚刚不是还进得去吗? 不死心立刻在攀了上去,但还没碰上,刺骨的寒气逼退了咲,连手都有些冻伤。

「好痛!」握住被冻红的手掌哈气取暖,咲不得不退后躲开那略冻人的寒风。

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皱着眉头看着前方不动如山的木门,咲紧抿起了唇瓣,最后决定还是退一步。

反正二楼还有其他三间房,父母房间最后来看也没差,而且这间房间怎么看怎么危险,还是晚点再说好了。

更何况,刚刚也看过了,除了一些家具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再进去一次恐怕也只会看到冰冻版的家具吧? 那么,就先去她的房间好了,毕竟她醒来的时候就在那里,而且她的房间也是她最熟悉的地方,也可以顺便拿点衣服好了,二楼真的冷得快受不了了。

决定后,咲迈出了小腿走向走廊的最深处,停在了看不清颜色的花纹木门前,而在她的正前方,还贴着一个看起来像是卡通人物的贴纸,不难猜出这是出自一个小孩之手。

咲伸出了手轻轻摸在贴纸上,为了让光滑的贴纸增加些立体感,制造贴纸的厂商特地让线条的部分突出,让触感摸起来有些凹凸,但却不妨碍贴纸可爱的观感,反而让人有些摸上瘾。

那时候贴上贴纸的时候,她也差不多这个年纪这个身高吧?不然怎么那么刚好贴在她伸手就碰的到的地方? 而且,她记得她很喜欢会反光的贴纸,所以父母常常买来一些照着光就会亮亮的贴纸,让她常常将拿到手的贴纸贴在贴纸簿上,再拿着贴纸簿装饰她的房间,贴在她最喜欢的地方,然后看着贴纸玩一整天。

明明像是昨天的事却已经过了好几年,她甚至还能看见酷似她的背影拿着贴好的贴纸本向父母展现,炫耀完后就抱着战利品跑回房间贴满整个墙壁。

那时候,她可以跑跳。

那时候,她可以无视于身体的不适尽情呼吸拥抱天地。

但是,病发后她就只能无力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父母贴上的夜光小星星,因为她已经没有那能力爬起来走到窗边。

尽管窗户就只在旁边。

她甚至连坐起来也办不到,只要她一坐起来,强烈的痛觉袭击她的大脑,让她坐不到几秒就必须躺下。

甚至,她最心爱的贴纸本她也没那能力拿起来。

在那时候,陪伴她成长的,就是无止尽的化疗与药物,还有母亲在她睡着后偷偷落泪的抽泣声。

有时候疼痛不断折磨她的极限,好几次她都想要一了百了,但是一睁开眼睛看见的都是父母亲相依坐在她身旁,紧握她的小手替她打气,眼皮下的青涩告诉她两人究竟有多么疲惫,原本要落下的眼皮在看见她清醒的时候,立刻露出了喜悦的表情紧抱着她,在她的耳边不断呢喃着感谢神的话。

每一次都是如此,在她醒后父母总是无声抱着她,温热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肩膀上,烫的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但是,心头却有股暖流滑过,让整个身体也舒适了起来。

能够拥有这样的父母,她又怎么舍得抛弃他们? 就算血癌又如何?就算在痛又如何? 他们会永远站在身边。

房间托米韦素

只要知道这样,她就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所以这次也不会例外,她一定会活下去。

一定会。

推开了房门,全黑的房间让她有些许不安,让她的视线转向了应该是窗户的地方,但是整个房间还是黑漆漆一片,连月光也没有,若不是她醒来时还有看见银芒,她都快以为这间房间本来就是黑的。

怎么回事?她离开前不是还有月亮吗?怎么没了? 踏入了房间,一片漆黑让她伸手不见五指,这让她不得不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点燃起来,带着一点诡谲青涩的橘红色火焰立刻照亮了方圆几公分的地方,虽然鸡肋,但是在这全黑的空间中还是带来些许可见范围。

咲思考了一下后决定从角落先开始,毕竟她在醒来前就已经把床那附近翻了个遍,除非那女孩还会变更躲藏位置,不然那里是没地方能藏人的。

她记得角落她有放个衣柜,先拿个外套,顺便翻翻好了,毕竟衣柜的大小还是能够塞个小孩的。

走到衣柜前,为了不让火焰熄掉,只好单手拉开拉门的咲先是闻到一股浓重的霉味,接着飞出的就是灰尘了。

「咳咳!」被呛到的咲先咳了两声,后来像是怕被什么发现似的,用手赶快摀起来闷咳。

过了好一阵子才缓下来,用手挥掉迎面而来的灰尘,咲才松了口气。

到底是被放了多久才能荒废成这样,灰尘积这么多。

将打火机移到衣柜前照了照,从衣柜里拉出看起来比较干净的白色小外套,稍微拍掉上头的灰尘,才穿了起来。

歪头想了想,她记得穿衣镜在衣柜的旁边,不知道上面是不是又沾满了灰尘。

转向旁边的墙壁,比她还要高的穿衣镜静静摆在旁边,镜面与父母房间的梳妆镜一样,蒙上了厚厚一层的灰尘,但还是能够免强照个轮廓出来。

忍住想要抹去灰尘的手,咲转身走到了衣柜对面的书柜,她记得书柜下面还有两个小空心柜子,虽然不大,但塞个小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走到书柜前,蹲下来的咲伸手打开了柜子,没有上锁的柜子很快就被拉了开来,但里面的书本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里面,塞得连一点空隙也没有,除非女孩能够缩小到一只蚂蚁的大小,否则根本不可能躲在里面。

撇了撇嘴,关上柜子门,就往另一个柜子开去。

「叽──!」 里面的野鼠一跃而出,吓得咲往后跌坐下去,摔的屁股生疼。

「吓死我了,哪来这么大只的老鼠啊?」视线尾随着老鼠到牠跑不见为止,咲才收回视线看向没有任何东西的空柜子。

她也真是疯了,居然会认为一个小孩会躲在柜子里,一定是被吓傻了。

摇摇头,咲走到了她刚开始醒来的床前,掀开了床单趴到地上看着床底,不过底下除了灰尘一堆外,咲还意外看见一样亮亮的东西在最里面,但是完全看不到那样东西到底是什么。

手往前伸了伸想要拉出里面的东西,但变小的手根本碰不到那么里面,只好放弃的咲东看西看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又细又长的东西只好放弃作罢,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环绕一下房间还有没有能够躲人的地方。

插着腰原地转了一圈,咲有些无奈地抓抓头发,最后放弃地准备走出了房间。

才抬起一脚,咲的视线刚好撇到了床边的窗户,才想起她醒来时还看见的月亮。

她才离开没多久,怎么连月亮都不见了? 走到了窗边,外面一片漆黑,只能依稀看见外面的草皮与一些树木和房屋。

房间设计图卧室图片

往上看,除了浓密的乌云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最让人不解的是,外面一点光也没有,一点也不像是现在的街道,连路灯也没有。

为什么没有路灯? 看着毫无人烟的街道,觉得再想下去也不会有解答后,咲立刻转身就往门口走去,只是走到门前才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门被关了起来。

怎么回事? 立刻扑上去握住门把用力往外转,结果门把却死死的定住完全转不动,而从门缝底下看,原本外面应该一片漆黑,结果门缝下却透出一丝鹅的亮光。

什么时候走廊有电灯她都不知道?就算有,她也不可能打开。

那么,为什么外面会突然亮起来? 「碰──碰──碰──」 响亮的脚步声从走廊最远端的楼梯传来,咲听见没有最一开始的惊慌,只有开始心跳加速而已,而且还能冷静思考到底要怎么躲。

果然人还是要吓一下吗?若不是在医院那里也发生相似的事,还有刚刚那差点送命的窒息,否则现在也不会这么冷静了。

躲衣柜还是躲床底下? 皱着眉头看四周,不过这些地方感觉好像很多人会翻的地方,而且到现在除了那女孩外,她还没看过一个活人,所以那些东西应该都会找到那边去吧? 所以她必须想个出乎意料的地方躲起来,必然这种一看就知道能藏人的地方说不定很容易就会被找到。

可是房间这么小,还有哪里可以躲? 就算这间房间大好了,能躲的地方可以说是了了无几,那么还有哪里可以藏? 正在思考的咲眼神一飘,立刻锁定了一个方向。

就是那了。

※       ※       ※ 屏气凝神听着外面的声响,而在同时,原本她打不开的门慢慢地被打了开来。

「啪搭啪搭。

」 像是液体撞击在地面的声响传到耳边,双手立刻摀在嘴前,用力压紧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咲很紧张的闭紧眼睛,只靠耳朵听着对方一举一动。

而咲,也大概猜得到这液体到底是谁了。

只听外面传来东翻西找的声音,也听到了某种稀稀疏疏的声响,像是被子或是什么柔软布料被掀开的声音,然后,声音朝着自己的方向,慢慢接近。

心跳越来越快,咲的呼吸也越来越粗重,却也做好了准备,要是被抓到,她就立刻跑出去,绝对不会再坐以待毙。

「框啷!」 外面传来了复数的巨大声响,那东西就像是没耐心似的,抓到什么就往后甩,大量的重物被砸到地面上,劈哩啪啦的声响让咲差点冲出去揍人。

她绝不允许有人破坏她的家! 正想冲出去的那刻,她忽然想起在医院走廊那可说是单方面凌虐的场景,立刻让咲放弃了那股冲动,旦满腔怒意的不满积蓄在胸口内,她就不信,这史莱姆没有任何弱点。

不知道是丢完还是不想再浪费力气,外面忽然的声响停了下来,只剩下液体碰撞在地面的声响。

声音慢慢远去,让咲很犹豫到底要不要出去看看,摀在嘴上的一只手轻轻搭在前方犹豫要不要推开,但很快她就放下了手,她决定等到外面没有任何声音后再推开。

然而,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因为那史莱姆只是远离并没有离开,反而像是在逛街一样绕着房间转,最后没找到人后,才离开了房间。

多年没有润滑的门栓发出了尖锐的声响,然后空气静止了下来。

呼了口气,还是没有冲动出去的咲静静听着外面声音。

将手慢慢搭在门上,另一手伸入口袋里面摸着身上唯一的照明也是武器的打火机,咽着口水推开了门。

齐家网卧室装修效果图

不知道在什么后房间的灯居然亮了起来,完全没心理准备的咲被如突其来白光刺得睁不开眼,但还是因为担忧那史莱姆会偷袭的咲是强迫自己瞇起眼看向周遭,确定没有东西后才放心闭上了眼睛,在慢慢适应睁开眼睛。

从柜子里爬出来,觉得闪到腰的咲扶着腰慢慢站直,转头看着那藏身的小柜子,低声呢喃着:「虽然躲在这柜子里没被发现,但是腰可是受了大罪啊。

」 按着腰往后下腰,总算有些舒展开来的咲开始打量被那史莱姆肆虐过的房间。

所有的书本被子那些被一扫在地,地上还残留一大摊诡异的液体,但是不会跳也不会动,看起来应该是没什么危险性。

转向门口,门就这样大开没关上,而最诡异的是,明明门是开的,但是门面上却残留了大量的液体,而门是木质容易吸水,让门从原本不知道什么颜色慢慢变成了浅灰色,看起来与房间格格不入。

咲将目光绕了房间一圈,才发现房间原来布置主题是温馨粉色系列,就连墙壁都刷上淡淡的粉红色,墙上还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卡通人物,尤其公主造型的人物更是随处可见。

看向地面,被扔得乱七八糟的书本大部分都是童话故事,不难猜出原本书柜上的书应该就是这些充满幻想的故事,而书柜的本体则是搭配粉色墙壁的米白色,而支撑书的书架则是红橙黄绿蓝靛紫七色。

衣柜也没倖免,大门就这样大开,里面的衣服全被拉开扯出,什么洋装上衣裤子全被扯得破破烂烂扔在地上,放置在里面的装饰品或是发饰那些也全被扔到地上,充满回忆的东西全在一刹那,粉碎的干净。

移动目光转向床铺,正常大小的双人床铺就佔了房间四分之一的空间,然而床头却只有一颗枕头,可见这个家对待这房间的人不是疼爱到骨里,就是一颗枕头被那史莱姆吃掉,否则如此大张的双人床又怎么可能只给一人睡? 整间房间如果没被破坏的话,恐怕是一间可爱又梦幻的房间,但是被这史莱姆一肆虐,东西破的破、碎的碎,更别提到处都是那史莱姆留下的灰黑色液体,不管是没被破坏或是被破坏的东西一沾上大概都能报废,搞的房间黑一块灰一块又粉一块,看起来就像陈年未整理过还被先前主人糟蹋过的房间。

而且先前主人就是她本人! 那个史莱姆,这笔帐她一定会记着! 就算打不过,这样糟蹋属于她的房间,送死也要让她尝点苦头! 不想再看到这里的咲转身离开,但在她出房间的那刻,眼角飘到了放置在衣柜旁的镜子。

镜子上沾上不明液体后灰尘也被洗去,虽然上面沾满了灰黑色,但是如果站在正前方,也应该能看出一点东西来。

很想要去看看那面镜子里的自己,但是咲又想起了女孩的警告,准备迈出的脚步又收回。

重复几次,咲突然觉得自己脑袋一定是坏掉。

她为什么要听那女孩不去照镜子?难不成她会被自己给吓死吗? 更何况,那小女孩是说不能去碰爸妈房间的梳妆镜,又不是说不能照自己房间的穿衣镜。

这样一想,心情轻松许多得咲慢慢往穿衣镜的地方走去,然而却停在了穿衣镜能照的范围前一步。

只要在一步,就能够看到了吧? 可是,为什么我会害怕往前走? 想要抬起右脚得咲发现自己的脚定在原地动不了,目光一直放在已经能够照出东西的穿衣镜上。

只要在跨出一步,就行了。

但是,她动不了。

为什么? 皱着眉头使力驱动自己双腿,但是脚就像不是自己一样不听使唤,除了微微颤抖外,连抬起得动作都办不到。

是因为外力,还是自己? 如果是外力,她怎么什么都没感觉到? 如果是自己,她又是在怕什么? 吞了吞口水,不知道为什么,咲这次很确定,她动不了腿绝对不是外力的关系。

是她自己不敢往前。

为什么? 她不知道。

但是,就算人变小了,也还是她的模样,那她又是为了什么而害怕? 握紧拳头,想不透的咲不断逼问自己。

她不过就只想自己现在的模样是不是一个小孩而已,为什么她会害怕? 不自觉咬了下唇,咲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握拳的双手微微颤抖,就连两条小腿都有些打颤。

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思绪乱成一团的咲耳边传来了耳熟的嬉笑声。

房间托米韦素

『你还不懂吗?你在害怕你自己啊。

』。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