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 > 正文

天然呆的天才,虫类繁殖少女漫画怀孕

时间:2018-07-10 08:14:37 标签: 虫类,漫画,天才,少女,怀孕

第一章 天然呆的天才 虫历元害怕虫子是是心理疾病年   冬天   天气 距离「集体虫化」的事件已经过了9个多月,那是一段漫长而难熬的时期,不幸中的大幸是在虫化事件前期,各地还保有人类意识的实验人员紧急组织了一个应对小组,利用残存的研究中心实验室,针对这个虫化病毒进行研究。

所谓「虫化」便是指人类因「虫化病毒」导致身体部分或完全转化成昆虫,估计全人类有7成的人已经虫化,而我感染了第一阶段的病毒,所以也被强行带进去实验中心。

虽然感染了第一阶段的病毒,但是当其他人虫化时,我却意外的没什么改变,不仅外表毫无变化,体内也没检查出异常,感觉身体完全正常,因此我被归类为「完全人类」,这分类是根据研究人员目前蒐集到的资讯而划分的。

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虫化病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传染率极高,使感染者遍布全世界,而且会让感染者出现头痛及全身痠痛的情况;第二阶段则是会使人转化成虫的样子,依照每个人对病毒的免疫力不同,而呈现不同程度的虫化。

人类目前被划分为四种。

第一种是「完全人类」,不论外表或体内都跟原本的人类一样没有变化,理由是因为这类人的身体能完全免疫第二阶段的病毒,也就是完全不受第二阶段病毒影响,此类人目前只有约3成,而实验中心研究人员都是这类人。

第二种是「不完全人类」,由于身体只能部分免疫病毒,所以某些部位会变成虫的器官,而且会获得相应的能力,例如长出触角便能用于感知,长出翅膀则可以飞,这类人则跟感染过病毒的普通人关在一起。

第三种是「虫化人类」,跟前两种相比,这类人已经没有人类的意识,完全被第二阶段病毒感染而完全虫化,也就是变成一只巨型的昆虫,拥有比一般昆虫更坚的甲壳,更强烈的攻击性,可以咬碎一切的口器或带有强烈毒性的鳞粉,看是变化成甚么昆虫,便可以获得相应的能力。

大部分的资源、建筑及武器都被虫化人类给摧毁,因为虫化过程死亡率很高,而且虫化人类会自相残杀,所以虽然虫化人类占多数,但不足以毁掉全人类,这类都关在实验中心最底层。

第四种是「特殊人类」,此类人跟「完全人类」几乎一样,唯一不同的点是这类人不只免疫病毒,还能吸收病毒而发挥出不寻常的力量,我之前在实验中心的时候,只看过一个这类型的人,他可以吸其他人的血,不是吸血鬼那种优雅的吸法,是像蚊子那样,嘴巴变形为口器,而平常不吸血时就跟正常人没两样,想当然那个人的能力被研究人员发现后便被隔离观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随着日子渐渐过去,实验中心的研究人员仍对如何开发这病毒的解药毫无头绪,研究进度也是毫无进展,已经不是愁云惨雾可以形容了,那是一种绝望,身处于茫茫虫海中,身为仅存人类的希望,但不断的研究却仍然毫无所获,可以想见他们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因此不少人发了疯,甚至一些失心疯的研究人员把感染者当成玩具,恣意的凌虐,实验手段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没人性...总之,那里已经不是甚么实验中心了,跟疯人院没两样,这也是我想从那里逃出来的原因。

与其说我是逃出去,应该说我是被救出去比较恰当,被还保有人性跟理智的研究人员。

想凭一己之力逃离那里几乎不可能,实验中心最底下里关着虫化人类,那里的防护最坚固,而我们被关在倒数第二层,往上每扇门都必须要专用磁卡感应才能通过,而专用磁卡要研究人员才会有。

救我出去的那个人,她名叫羽奈,身形娇小,有着一头黑色的及腰长发,以及圆亮迷人的双眼,年仅20岁便成为实验中心的高阶研究人员,以及对科学界有着卓越的贡献,可说是真正的天才,穿着的白袍上有绿色的十字标志,代表最高阶层的研究人员,我所知的大部份关于「虫化」的知识都是她告诉我的,她曾推测说虫化病毒可能是人造的,但没有证据,也不知道这么做的目的为何。

关着我的实验中心周围是一片森林,平常是会有持有武器的军人在外围把守的,只有出示研究人员证件才能进出,同时为了避免在外面遇到「虫化人类」袭击,可以凭证件到实验中心武器库租借武器,羽奈带着我去那里租借了一把小手枪,虽然子弹无法穿过他们坚的甲壳,但至少可以吓阻他们,稍微争取逃跑的时间。

我曾好奇问过:「实验中心众多被关起来的人当中,为甚么妳只救了我一个人?」,羽奈答道:「因为我怀疑其实你不是『完全人类』,而是『特殊人类』。

」,意思就是我应该也有某种特殊能力,但我自己并没有发觉,当我问她:「你是如何判断我是『特殊人类』的?」,她只是露出自信的笑容回答:「直觉。

」「……」「别小看天才的直觉。

」 然后羽奈似乎早就预料到实验中心迟早会成为一个不能再待下去的地方,所以她预先在离实验中心不远处建了个避难所,在离开实验中心前往避难所的过程中,很幸运地没有遇到任何虫化人类,随后我们来到了同样在森林里,她之前建的小型避难所,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 「就先写到这里吧!」我轻轻放下笔并阖上有点破旧的日记本,其实我原本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况且现在世界正逐渐崩坏,也不是能悠閒写日记的时候,但是我想做个记录,记录周遭及自身的变化,或许能从中发现甚么有用的线索,所以羽奈拿了之前就放在避难所里的日记本以及笔给我,她也认为这么做或许会有点帮助。

「嗯啊…」羽奈躺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然后慢慢爬起来,揉着惺忪的眼睛慵懒的问道:「夜月你在干嘛啊?」,「我刚在写日记。

」我淡淡的回应道,深深的觉得在这危机四伏的情况下,她还能睡这么熟…果然是天才,我看她闭上眼睛还想倒回去继续睡,不禁好奇问道:「妳都不害怕吗?这避难所其实也没多坚固,不幸有虫化人类出现的话,这可起不了防御作用。

」 羽奈闭着眼睛答道:「虫人栖息在这片森林的更深处,这里还只是森林外围而已,所以我不担心,而且…」她瞄了我一眼微笑道:「虫人出来的话还有你保护我啊!」,不不不,到那个时候我一定是拿了枪直接逃走,毕竟虫化人类─也就是虫人,破坏力可不是开玩笑的,一口吞十个人都不是问题,说到底人类终究是自私的,我不可能为了保护她而冒险,即使她曾带我逃离实验中心还给我寄居的地方…我心里默默的想着。

「我可能…保护不了妳。

」我苦笑着说道:「我只是个普通人。

」,如果我有甚么超能力,或许就会试着保护羽奈,可惜我也只是个脆弱的人类,连自己都很难保护的了。

肠虫清是化虫吗

但想这么多也没用,虫人又不一定会出现。

一道黑影突然晃过窗前,「碰!」眼前一只巨大的密峰用屁股的毒针刺破窗户,同时贯穿了木桌及桌上的日记本,「哎呀!你的破旧日记本变成破烂日记本了,好可怜亏你刚还写的那么认真。

」羽奈从沙发上坐起来一派轻松的说道,「问题不在那里吧!靠,妳不是说这附近不会有虫人吗?」我赶紧从窗户旁跳离,「咚咚咚」那只蜜蜂持续冲撞着避难所,像要把避难所拆毁一样,这还真是有够衰的,还真的遇上了。

羽奈抓抓头说道:「他可能只是碰巧路过吧!」,然后她起身走到旁边去拿枪,看起来好像只是早上起床要去烤个吐司一样的轻松自在,「喔原来啊!然后再碰巧要把这里毁掉吃掉我们这样?」我微笑着点点头说道,羽奈这家伙也太她妈淡定了。

巨型蜜蜂仍没有停止撞击,整间避难所开始摇晃,「欸夜月!」羽奈将枪举起来打两了一下后说道:「这枪怎么用啊?」,我愣愣地看着她说:「哇靠妳是认真的吗?」不会用枪不会在借的时候问一下吗?现在才学怎么开枪也太慢了吧!而且妳都不看动作电影的吗?明明扣下板机不就好了,天才真的跟一般人…很不一样。

「咚咚咚咚咚」就在我们俩聊着废话的同时,那只巨型蜜蜂仍像嗑药一样不停冲撞,我已经能感觉到整间避难所已经摇摇欲坠了,「我知道了!你这么淡定一定是早就想好对策了吧!」我抓着她的肩膀激动地问道,其实我对于眼前这天然呆的天才并没有抱太大期望,我只是在欺骗自己她一定有方法而已。

「有喔!我有方法!」羽奈笑笑的答道,「果然没有是吗?那我们赶快逃……等等,妳刚说妳有方法?」我的表情从绝望瞬间转成希望,心情也从谷底直上云端,「果然不愧是天才啊!」我开心地笑着说:「那妳有甚么方法。

」「你出去跟他打啊!」羽奈话音刚落,「碰」蜜蜂已经把半边避难所摧毁掉,屋顶都被掀开飞出去了,我顿时觉得我的希望也随屋顶飞了。

巨型蜜蜂就停在我眼前,我的脑中开始出现跑马灯,小时候父母便双亡,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但也因此比同年龄的人更懂事,在孤儿院一起玩耍的朋友偶尔会找我聊生活的趣事或烦恼,我也很乐意倾听并给他们建议,那时候的我还很纯真,觉得帮助人事件快乐的事。

长大后,有了工作,有了竞争对手,有了情人,偶尔也会回去看看院长,陪新来的小朋友玩,生活简单朴实但非常快乐,直到那天,一起谈天说笑的她,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她,头上长出了触角,背部渐渐化成甲壳,她痛苦的哀嚎,而我却只能在旁边无能为力的看着,她怕自己会伤害到我,所以拖着扭曲的身躯从12楼高的窗户跳了下去,那时我才明白人是多么的脆弱及无力,我违抗不了命运,如同我救不了她,之后我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街上,然后被研究人员抓起来送进了实验中心。

在那里至少不会受到虫人侵扰,安全有一定的保障,我也始终相信他们的研究会有成果的,人类不会那么容易屈服投降,但我错了,一切越来越糟,甚至那里变成了另一个地狱,然后羽奈出现了,她说我可能是「特殊人类」只是还没发觉自己的能力,于是提出要带我逃离的计画,我很爽快的答应了,毕竟比起待在这种鬼地方,去外面还自由一些,即使可能面临危险。

在避难所待了3消积化虫散天,觉得不能在颓废下去,应该写个日记来记录周遭的变化及自己的发现,也许会找到甚么有用的资讯,结果刚写完就被巨型蜜蜂的毒针戳烂了,我那么努力写了那么多字,局然被他屁股一顶就甚么都没了,真是太过分了……不,连跑马灯都搞错重点了…重点是我现在也才20岁,居然就要死在这里了,葬在巨型蜜蜂的毒针下,真是太悲惨了。

「不要啊…我才活了20年,我还想再活久一点啊…」我抱头痛哭,「你也20岁啊?怎么看起来像小屁孩一样。

」羽奈还是很冷静地在说着屁话,「你还不是萝莉身材?明显发育不良。

」我也不甘示弱的回呛,「呜…居然敢呛我,我手上可是有枪喔!」「你又不会开。

」就在一来一往的斗嘴间,巨型蜜蜂举起毒针朝我袭来。

没有任何逃命机会的情况下,我鼓起勇气打算来个空手夺白刃,就在他冲到我面前时,我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同时用双手往前抓。

「啊!」身旁传来羽奈的惊呼,难道我成功了?我张开眼,而我的双手确实抓着巨型蜜蜂的毒针,但…我的左肩却被毒针贯穿了,在巨型蜜蜂刺中并贯穿我左肩的同时,我感觉体内有某种能量,像是电流般从半残废的左手传入他的毒针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凄厉的大声叫喊,左肩传来的强烈痛觉痛到让我怀疑人类到底为甚么要有知觉,眼泪夺眶而出,滴落在满地的鲜血上,果然特异功能甚么的…不可能会有啊! 「碰!」在巨型蜜蜂抽出毒针后,我重重的倒在地上,颤抖的左手血流不止,因而导致体力不支,我沉重的阖上双眼,呼吸也渐渐缓慢,身陷于黑暗之中,最后听到的是羽奈的叫喊以及巨型蜜蜂吵杂的振翅声。

眼前的黑暗逐渐出现一丝光亮,亮光拼凑出了一个无声的画面,画面上是倒在地上的我的身体,以及拖着我的身体往避难所更里面逃跑的羽奈,这种从空中俯瞰的视角,难道是所谓的灵魂出窍?我稍微左右张望了一下,却没看到巨型蜜蜂的身影,是飞走了吗?算了不管怎样,只要羽奈平安无事就好,这样我就能安心地离开了… 意识再次消退,画面也渐趋模糊,突然左肩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搞甚么鬼啊…」我睁开眼同时虚弱的开口,「你还活着?」羽奈的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像刚哭过,她抹了一下眼睛说道:「笨蛋一个。

」,我想起刚刚看到的她娇小的身躯拖着负伤的我逃亡的画面,突然觉得原本想丢下她逃跑的我很过分。

不过现在是回光返照?还是我还没死?也是啦我可是主角哪有这么容易被秒的。

「可恶…如果我也有毒针,我一定把那只臭蜜蜂戳歪!」我忍着左肩的疼痛,是说了些逞强的话,毕竟气势不能输啊!而且我也不想让羽奈太担心。

羽奈看着我,突然瞪大了眼睛指着我说:「你下面那个看起来的是甚么?」蛤?我脸微微泛红,都甚么时候了这家伙居然还在卖萌。

我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然后我也吓到了,我的屁股上居然长出了和那巨型蜜蜂一样的毒针,我也被…虫化了?一股恶寒袭上我的心头。

消积化虫散

我以为被巨型蜜蜂攻击已经是我遇过最恐怖的事了,但现在…眼睁睁看着自己变成虫却无计可施,这才是最毁灭心灵的恐惧啊! 「我会…变成…昆虫吗?」我用颤抖的声音问道,眼神尽是绝望,「不会。

」与我相反,与耐相当冷静的解答道:「照理说虫化程度是个人体质的影响,你感染过病毒,而当时并没有被虫化,不可能现在就突然虫化了。

」 在羽奈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我背上长出了翅膀,左肩的伤慢慢癒合转成壳, 头上还冒出了触角,我的身体慢慢转化成那只巨型蜜蜂的样子,算了…变成虫化人类的话,那只巨型蜜蜂会优先攻击我,这样羽奈就能趁机逃掉了。

我轻轻闭上眼睛,做好了变成虫的心理准备,「我懂了!这一定是你的特殊能力,就先取名叫『寄生转化』吧!」羽奈兴奋的大叫,……这能力名称超级中二,但听起来还满强的,咦?我现在还保有人类意识?这代表我还没被完全虫化。

我睁开眼,我的眼睛并没有被虫化,周围的一切非常清晰,包括眼前跟我对视的巨型蜜蜂,「啊啊啊啊啊啊」我惊慌大叫,同时往后飞了一段距离。

「怕什么啊!你现在也是长那样啊!」羽奈保持一贯的风格─说风凉话,她慢慢走到巨型蜜蜂旁边,然后开始检查他的毒针,「白癡啊!现在不是做研究的时候吧!你离她这么近会被杀掉啊!」我很紧张的大喊,由于身体部分虫化,发声构造也受到影响,导致声音变得非常奇怪而且搞笑,有点像吸入氦气时的声音,只是更…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这种声音比搞笑剧里的罐头笑声更能引人发笑,用这种声音主持葬礼的话,可能家属也会笑的停不下来,羽奈听到还回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但出乎意料的那只巨型蜜蜂只是原地振翅悬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跟刚才嗑药似的疯狂攻击行动相比,现在看起来像嗑了大量的安眠药。

「其实我不是靠直觉,我早就知道你是『特殊人类』了,而我认为『特殊人类』会是一个很强大的战力,所以我把你从实验中心带出来,避免被那些失心疯的研究人员玩坏。

」羽奈露出浅笑,指了指巨型蜜蜂的毒针说:「我想的果然没错,你看他毒针的部位有个小洞,是你的手刚刚抓住的地方。

」,我稍微靠近过去看,果然有一个像是用原子笔笔芯刺出来的洞。

羽奈解说道:「你还记得吗?你刚进去实验中心的时候,一个眼睛被虫化成复眼的男子撞到了你,你看到对方的样子后便吓得大叫并把对方推开,我便在那时候注意到了你,后来那名『不完全人类』过没多久突然暴毙,在经过我详细检查后,发现他身上被有两个不寻常的地方,一个是在肩膀上的小洞,也就是你推开他时手碰的部位,另一个是他的脑袋有被啃食过的痕迹,同时也是他的死因。

」 羽奈停顿了一下,想看看我的反应,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殊能力,「先等一下,所以我到底……」我说到一半,便因为自己的声音实在太过搞笑让我不想再说下去。

羽奈则憋笑继续说道:「我刚提的那件事情跟现在这只巨型蜜蜂的情况有几个相同点,一是当时你很害怕,二是你的手碰到了对方,三是对方被你碰的地方开了一个小洞。

综合以上几点来看,我认为我的推论应该是正确的,你的能力就是『寄生转化』。

你可以植入寄生虫到对方体内,并进一步控制甚至杀死对方,现在这只巨型蜜蜂便是受到控制因此停在原地不动,之前那名『不完全人类』则是被寄生虫啃蚀掉脑部而死亡,在宿主死亡后寄生虫也会跟着消灭,这便是其中一个能力─『寄生』,但前提是你的手必须要碰到对方。

」 感觉羽奈的说法可信度很高,可是照她的说法来看,我曾经因为不会控制自己的能力而不小心杀掉一名『不完全人类』?我感觉到有股罪恶感湧上心头,我觉得自己的双手沾满了罪恶之血,我看向自己的双手,才发现我现在是蜜蜂,根本没有手。

羽奈看我没有回应便继续说道:「在寄生后你便拥有可以转化成宿主的能力,这就是为甚么你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因为你将寄生虫植入了巨型蜜蜂体内,所以你现在的情况不是一般的虫化,而是复制了对方的外表跟能力,这便是另一个能力─『转化』,而且转化过程似乎会治癒所受的伤,像是你的左肩。

」解说完毕,羽奈看我半信半疑的样子,便走到旁边拿起了小手枪瞄准我的腹部。

「你又不会开…」「碰」一声枪响打断了我那搞笑的说话声,一颗子弹确实命中我的腹部,但都被坚的表皮挡了下来而掉在地上,羽奈放下枪并点头说道:「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你连坚的表皮都完整的复制并且转化成功。

」「你疯了吗?要是妳推论错了,我他妈的不就被一枪毙了,而且妳不是说妳不会开枪吗?」,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想法,我不禁脱口而出:「难道妳故意装笨,为的是让我跟那怪物打,然后借此确认我的能力?」,我突然觉得羽奈不愧是天才,每一步看起来都像是在耍蠢,但其实背后都有其意义以及目的,但这样的心机让我很担心,关于她所说的话,到底哪些才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眼前,羽奈因为我刚一口气讲了一堆话的搞笑声音,而倒在地上狂笑,「啊哈哈哈,你的声…声音…哈哈哈…也可以当武器了哈哈…总之别担心啦!我说了我是天才,很少判断错误的。

」羽奈伸出了手想拍拍我的肩膀,突然意识到我现在是蜜蜂,根本没有肩膀,于是她把手又收回去,然后指着那只巨型蜜蜂说:「现在,先把那只巨型蜜蜂解决掉吧!先练习看看你能不能稳定控你的能力,而且宿主死亡寄生虫也会跟着灭亡,把他解决了,你就能变回原样了吧!」 我看向巨型蜜蜂,脑海中想着他死亡的样子……等等,「虫化人类」死亡的样子是长怎样啊?算了不管了,我集中精神,「碰」巨型蜜蜂突然倒地,身体也快速腐坏,随着他身体的崩解,我的身体也跟着慢慢回复原样。

这时我突然想到之前看似灵魂出窍的画面,照羽奈的概念来解释,难道那其实是我的意识转到寄生虫上,用巨型蜜蜂的视角看到的画面?所以那时我才没看到巨型蜜蜂,仔细想想其实满合理的,但我并没有把这个发现告诉羽奈。

羽奈看着巨型蜜蜂的尸体拍手说道:「太好啦!你的能力满强的欸!」,「但还差最后一个实验…」她走到我面前,握住我的双手,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朱红色的双唇微启,轻声说道:「寄生我吧!」「蛤?」我愣愣地看着她,羽奈的眼神坚定而冷静,但说出来的话却跟疯子一样,「现在对于你的能力有几个不确定的地方,一是你有没有办法不是在害怕的情况下也能植入寄生虫,二是寄生可以维持多久,三是寄生的对象有没有人数限制,总之你先寄生我,再来慢慢观察研究。

」羽奈的眼睛闪闪发亮着,说出了想要我寄生她的理由,「上一秒我还以为妳要跟我告白,下一秒才发现原来妳是脑袋破洞了。

吃消积化虫散会拉活虫

」这么疯狂的事情也只有这家伙做的出来吧! 「告白?你在说笑吗?为什么会滋生虫」羽奈瞇着眼,用不屑的语气说道。

「但…你不怕我控妳的身体,做一些违反妳意愿的事情吗?」我想办法用言语劝退羽奈,毕竟我自己也觉得这么做有点危险,我还不是很熟悉自己的能力,想不到她居然说:「控我的身体做违反我意愿的事?那这样就可以测试宿主有没有办法用自己的意识去抵抗寄生虫的控制啊!」 对于她提出的这要求,我不禁问道:「为甚么妳都不会怕啊?」「因为我相信你啊!」「可是我不相信我自己…」「你是天才还我是天才?」「妳啊!」「那就听我的。

」羽奈说的话有一股让人不敢违抗的气势,但我还是下不了手,我没自信不会伤害到她,于是我们就这样紧握双手,对看了一段时间。

「你在吃我豆腐吗?快用你的能力啊白癡!」「好啦好啦!」我闭上眼想像有一股能量从体内传到手上再传到羽奈身上,突然手掌有种被电到的感觉,我放开双手,羽奈则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已经好了?」「妳没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吗?」「谁会跟你来电啊!有病。

」「我是说妳的手啦!」「手?」羽奈低头查看了自己的双手,赫然发现右手掌中央有一个小洞,看来是寄生成功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我来测试看看吧!」「好喔,快点。

」「把右手食指插进鼻孔里。

」「蛤?你下这甚么白癡命令啊!」羽奈将右手贴紧身侧,还用左手用力按住右手,死命的违抗我下的命令,但身体却渐渐不受控制,右手开始慢慢的抬起来接近鼻子,「看来寄生虫的指令大于大脑对身体的指令呢!」我满心期待等着看羽奈把手指插到鼻孔的样子,一定很好笑哈哈哈。

「拜讬不要。

」羽奈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求我啊!」而我很享受这感觉,羽奈一直说不要的同时,右手食指越来越接近鼻孔…「啊哈哈哈哈哈哈」「欺尼哒!」羽奈因为手指插在鼻孔里,所以说话的声音里带点鼻音,但我隐约听得出来她是在说「去你的」,这能力不只强大还很有趣啊! 「好啦放下吧!我笑够了哈哈。

」刚刚与巨型蜜蜂战斗的恐怖气氛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超欢乐的氛围,我看着羽奈,心里想着我还能要她做甚么,嗯…既然这能力可以要她做任何事,要她把衣服脱掉也是有可能的囉?「你这死变态!」彷彿能听见我心里在想甚么,羽奈用鄙视的眼神望着我,「咦?我刚刚明明只有在心里想…」,话还没说完,羽奈就拿起了放在脚边的那把小手枪,「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啦哈…哈哈。

」我笑得很僵,因为羽奈的表情看起来很认真,她重新将枪上膛,两眼直视着我,「喂!别这样啊!」我惊慌的向后退了几步,我现在可是原本的人类身体,近距离被开枪一定会完蛋的,「闪开啦!」羽奈将我推开到一旁,朝窗外开了一枪,「碰」「乒」紧接在枪响后的,是子弹撞击到物的声音。

「别玩囉!接下来要认真囉!刚好就用这家伙来实验看看你的能力。

」羽奈看着窗外,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窗外一只巨型瓢虫睁着两颗圆滚滚的双眼看向这边,背部以红色为底,附带几点黑色的圆圈。

「可能是被枪响吸引过来的吧!」羽奈推论道,那还不都是妳开的枪,我在心里吐槽道,可是根据前面的经验,也许羽奈是故意开枪,利用枪响吸引其他虫化人类,想进一步测试我的能力,毕竟她是天才,只是故意卖萌耍蠢而已,这应该都在她的计画之内。

「所以现在是要?」「战斗啊废话!」「喔喔。

」我看向巨型瓢虫,再看向羽奈,突然脑中浮现一个画面…「就决定是妳了,羽奈!上吧!」我伸出手指向巨型瓢虫,对羽奈说:「使出子弹连发!」「喀」,「嗯?怎么了」我看向羽奈,「没子弹了…而且我他妈是要你用自己的能力战斗,你叫我跟他打干甚么?」羽奈看起来很怒,我只是想感受一下当训练家的感觉啊!算了,认真打吧! 总之只要用手碰到他,然后植入寄生虫,接着让他自我毁灭就行了,可是…被巨型蜜蜂攻击所留下的影,成了一个心理障碍,让我迟迟不敢出手,该如何在不受伤的情况下碰到他呢?既然是瓢虫,攻击手段也只有咬人而已,那我就绕到他看不到的地方偷袭他就好了,「羽奈,妳负责吸引他的注意力,小心不要被攻击到。

」说完我立刻向后门跑去,「夜月小心!」听到羽奈叫喊声的同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当我回头的那瞬间,巨型瓢虫以极快的速度袭来,并且咬断了我的右手臂,但我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用左手往他的背部拍了一下,完成植入寄生虫的动作。

我的右肩以下空空如也,鲜血则如湧泉般的喷出,难以忍受的剧痛从手臂处传到了心脏,重重的冲击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的断臂从巨型瓢虫嘴里落下,而瓢虫则停在原地不动,就跟刚才的巨型蜜蜂一样被寄生了,看着地上不停流动着的一摊鲜血,我明白在这样下去我会失血过多而死的…虽然心里想着不能倒下,但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倒卧在血泊中,眼睛也不争气的快要阖上。

「夜月!你赶快转化成他的样子,这样你的伤口就能复原了,就像你在跟巨型蜜蜂战斗时一样。

」羽奈看起来很紧张的大喊,看来这样的发展并没有在她的预料之内,「你赶快起来把它解决掉啊!振作一点啊!不要放弃……」就像一个碎碎念的老妈子,羽奈语带哭腔的一直说着,我却一句也没听懂,意识慢慢地消退,即使解决了这只虫化人类,崩坏的世界还是不会因此而改变,人类依然在沦陷,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最后我完全闭上了眼,耳边传来羽奈的最后一声呼喊:「夜月……」 我为何而存在?我觉得虫化病毒就像某种分类的仪式,天择?或是有人刻意的弄,目的为何我也不知道。

即使幸运地没有被虫化,还是要面临与亲人好友的生离死别,就像我……逃过了被虫化的命运,但我深爱的她却在面前被虫化甚至坠楼而亡,保护不了自己最深爱的人的我,即使是特殊人类又能做的了甚么……,「但现在你有能力可以保护别人。

」黑暗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如此说道:「只要努力走下去,世界便会因此而改变。

」,这声音很熟悉,但我却想不起来,「你只需要睁开眼。

」,原来……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了,「很抱歉没办法实现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承诺。

孩子变虫子漫画

」「不,这不是我们任何人的错。

谢谢妳的鼓励,我还有必须要保护的人。

」 我重新睁开了眼,一天之内在生死边缘游走两次,也真是够累人的,那么开始吧!我忍着右手臂的痛坐了起来,看见了跪在我脚边不停嚎啕大哭的羽奈,「哭屁啊!是我的手臂被咬断又不是妳被咬。

」我勉强说了几句话,便开始集中精神进行转化,「呜呜呜呜……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弱,一下就被咬断手臂。

」虽然嘴巴上是在呛我,但羽奈双眼早已哭红,还不停的啜泣。

断掉的右手臂在转化过程中慢慢重新长出来,接着我再次集中精神将巨型瓢虫毁灭掉,身体回复成人类的样子,右手臂当然也长回来了。

「看来即使失去意识也不影响寄生虫的控制。

」羽奈揉着哭红的双眼说道,样子实在很惹人怜爱,「妳哭的样子比较好看。

」我诚实的说道,羽奈嘟着嘴撇过头。

「总之,先重新整理一下你的能力吧!一、手触碰对方的任意部位便可以植入寄生虫,被触碰的部位会出现一个小洞,并且对方不会有感觉,被植入的对象会受到你的指令控制,但如果没有给予指令便会停住不动或照自己的意识行动,寄生虫可以按你的意思进一步杀死对方。

二、你可以随时转化成被寄生的对象,并且转化后所受的伤会复原,在对方死亡后便可以回复成员本人类的样子。

三、刚刚你在巨型瓢虫体内植入寄生虫后,我手上的洞便不见了,所以我推论,寄生的对象最多只能有一人。

四、当你寄生我的时候,我可以听见你心里的想法,有点像心电感应的感觉,我猜这应该是透过寄生虫进行的,所以你应该也能听到我内心的想法,只是你不会用而已。

」 听完羽奈的解说后,觉得自己的能力真是够复杂的,只是我还没告诉她,我可以透过寄生虫看到被寄生的对象所看到的画面。

「感觉好累喔!我要先去洗澡了,幸好浴室没被破坏掉。

」羽奈伸了个懒腰,「根本都我在打,你只负责哭而已吧!」我忍不住吐槽道,「我还要动脑呢!白癡。

」羽奈转身向浴室走去,「欸!」我拍了下羽奈的肩膀「以后我们一起努力吧!」「好喔。

」羽奈回以一个可爱的微笑。

其实我刚刚重新把寄生虫植入她体内,这样就能透过寄生虫看到她所看到的画面,也就是说她等等去洗澡的话……,「啪」一记超强力的巴掌打在我的左脸上,那冲击的力道完全不输给刚才那只巨型瓢虫,羽奈对我比了个中指说道:「你忘记植入寄生虫后我可以听到你心里想甚么吗?马上把寄生状态解除掉!」「好啦!别生气。

」,「能遇见你真的很幸运,谢谢你。

」「嗯?妳说甚么?」在我解除寄生的前一刻,我彷彿听到了羽奈内心的想法,「我没说甚么啊!耳背喔?」羽奈漫不经心的说道。

森林里回荡着像是广播器的声音,「……注意,全体人员注意,只要谁能抓到照片上这位名叫羽奈的研究员,便可以升格成为最高阶研究员或者实验中心副总长,这是总长下的命令。

」,声音忽远忽近,看来广播器应该是在行驶的车子上。

「怎么办?」我看向旁边这位天然呆的天才,没想到她居然被通缉了,「嗯…我们现在缺乏生活资源还有关于虫化的线索以及值得信赖的战力,而实验中心这三项都有,趁他们现在派人出来找我,里面防守一定会减弱,我们就趁机攻进去。

」羽奈冷静分析道,然后对我微笑说:「你认为呢?」「就照妳说的做吧!毕竟妳是天才。

消积化虫散怎么样

」「我还是要先去洗澡,衣服上都沾到你的臭血了,真不该趴在你旁边哭的。

」羽奈继续向浴室走去,保持一贯的泰然自若。

我转身看向窗外,却看到一个穿着白袍的男子手拿狙击枪站在不远处的树上,我仿佛能看见他不怀好意的笑容,在他枪口所瞄准的位置上,一个红点停在我的胸前……。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