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 > 正文

吉尔吉吉斯坦

时间:2018-08-10 08:07:48 标签: 吉尔吉

8. 待我清醒,我的手被手铐紧紧扣住,次仁吉吉完全动不了。

我激动地喊:「你们干什么?」 蒋正良看着我,淡淡地说:「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三个。

」 「不是我杀的,我只是经过。

」我声嘶力竭,以至于嚐到一股腥味。

他摇摇头道:「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判定你是凶手了。

」我撑大眼。

「你知道一个人害怕的时候会怎么样吗?」他凝睇着我。

吉吉良

我语塞。

「会左顾右盼,结结巴巴,说不出话,言语迟钝,再加上去辅导室的时候,你的却步,都成了可疑的疑点。

」他一口气说完。

我哼了一声,「那又怎样,那些都只是猜测。

」 他微微一笑,「当然,不只这些,我们在你的小吉吉房间发现你的床上躺着一具干尸,根据研判,已经有八年了。

」他停了一下,又说道:「我们又再你父母的卧室找到你父亲,他的五脏六五被挖的无一尽全,也有七、八年了,那些脏器放去哪了?还有,你把林魏文的双腿、曾怡凯的脸皮拿到哪了?」 我瞪大眼,愤愤问道:「你怎么可以随意闯去我家!」 他看了一眼资料夹的东西,答非所问补充道:「对了!还有你家邻居阿尾嫂,从你们家闻到里头的尸臭味,所以报警,你若不说,那又是罪加一等喔!」 我的眼眶瞬间夺出,我再也说不出话。

他看着我,淡淡问道:「干尸是谁?」 「我妈妈。

小吉吉

」我擦掉眼次仁吉吉角的泪。

「为什么?」 「她说我是杂种,在我筷子插进脑里的时候,不闻不问,所以,在我七岁那年,我就把她杀了!」我顿下来,回忆如潮水般袭来。

在我受伤、害怕的时候,我以为我可以从妈妈的身上,得到一些关怀、帮助,却没想到,在我旋身刹那,她竟然还骂了我一声杂种! 我将手上的另一支筷子直直地往她的脑袋上插下去,鲜血顿时喷到我身上,一地的血成了惊心动魄的血泊,将我的衣服染上一朵又一朵的绣花球,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还把他藏到房间里。

蒋正良一脸无法置信,七岁的我竟然会做这种事,皱眉道:「那你爸爸....吉吉良..」 「而那个龌龊老爸,哼!他根本是垃圾,在妈妈不在的时候,成天找我洩慾,喝的烂醉,净作一些变态的事!」 那个烂人!都偷偷的在半夜,喝得烂醉的时候,摇醒我,在我睡眼醒松的时候,将他的下体插到我嘴里,抓着我的头发,开始进行。

还要我沿着他的下体拭,一根又一根的黑色毛轻搔着我的鼻子,没有卫生的尿骚味迎面而来,让我作呕。

所以,趁着有一天,我将厨房的菜刀准备好,放在桌旁,等着下一步的到来。

不出我所料,那天,他偷偷摸摸地走进我,将我摇醒,趴在我身上。

次仁吉吉

当他的下体,在我嘴里抽取时,我倏地拿起桌旁的菜刀,往他次仁吉吉肚子狂插,刀子在血肉之间纠缠,每一拉出刀子,都会让我感到亢奋。

等他没有生命的迹象后,我把他的肚子剖开,挖出他的肝、肾、胃、心脏。

一口一口的吞进嘴里,反复咀嚼。

但我依旧没有说出来,理了下浏海,说道:「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吉吉陪我走过的。

」 「吉吉?」他坐下。

「吉吉是我朋友,他住在我家,我们是不可或缺的好朋友,它告诉我这些方法,让我去当老大的!」我双手一拍,「对!都是吉吉,都是它要我去杀人的!都是它!」我大喊。

突地,一位警员进来,说道:「学长,我在书桌上找到这个沾满血迹的娃娃...」他还没说完,我激宋吉吉动大喊:「它就是吉吉,都是它,都是它害我的!」 蒋正良和身旁的员警恍然大悟,打了一通电话,说了很久,我惊诧的看着吉吉,因为它的笑容咧到耳根了。

吉吉域酒店

它一直笑,笑得我发颤,它是妖魔,它是鬼,它要来害我。

我左顾右盼碎语,一名穿着白袍的女子进来,带我出去一间小房间,作了一些鬼东西, 一下要我大便,一下又要看我的眼睛,一下又这样、又那样。

这让我更加害怕了。

再进来时,蒋正良又问:「你们美术...算了!不提也罢,监视器都已经录下来了。

」 空气中顿时充斥着如鬼魅般的笑声。

我看着吉吉,它笑的花枝乱颤,笑得我头皮发麻。

吉吉向上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