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 > 正文

说鬼见鬼,宣威杨柳镇脱贫了吗

时间:2018-10-08 08:04:39 标签: 杨柳镇,宣威,脱贫,见鬼

第七章 说鬼见鬼(5) 杨柳镇人民政府第七章    说鬼见鬼(5) 难道那个偷色鬼已经在她身上做了什么? 冷然的心寒了寒,一阵毛骨悚然后,便感觉神色不惊的她每个细胞都在颤抖。

他还想点醒她的念头便悄悄地往肚子里塞,一时间惶惑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差不多静止了要有三分钟的光景,冷然终于软绵绵地拖回搭在她肩上的一只手,连同托着后脑的那只手,联合行动做了一个掩面的姿势,跟着由上到下缓缓地用尽全身的力量去擦拭,彷彿要把所有的霾一起抹掉。

突然,冷然用手肘碰了碰薛晓桐,跟着就长身而起 光溜溜的身体也不用费事地去替换,很快他便去套杨柳镇人民政府自己的衣服,尽管有些酸臭味,却顾不了这许多了,一面大声地把思想再三的决定说出来:「走,我们马上走,去杨柳镇。

」 薛晓桐彷彿跌入了冰窖好一会,这才被人拉起来,还未完全清醒,跟着又跌一跤。

半晌,她才反应过来说:「去杨柳镇干什么?」 换好衣服的冷然发现她半天没有动静,哪还有功夫解释个中原委,有些着急地抓起刚好撂在一旁的裙子就要丢给她,想想不对,便说:「你还是穿牛仔裤吧,那样行动要方便些。

」 但忍不住他还是补充说:「去了就知道,我不信没有办法了,或许冥冥中,注宣威杨柳镇定了我们就是有缘人。

」 他拉她一把,示意她快些。

泗水杨柳镇微信群

可是女人就是女人,二十分钟后冷然才不耐烦地打开门,估计还要再忍一会儿性子。

他踱着步子,彷彿没头的苍蝇,终于催出了武装到牙齿的薛晓桐,瞧着瞧着,她的面色似乎又回复了白?。

「好吧,走吧。

」冷然无奈地说。

却见她又停住了轻盈的脚步,从背袋包里掏出一串锁匙问:「开车去吗?」 「不要了。

」冷然扯过她来,随手把门关上说,「熬了这一夜没睡,还是快客吧,那样都可以睡一睡,好好养一会儿神。

」 等两人匆匆忙忙赶到西客站,天已是蒙蒙亮。

买好票,穿过候车室,刚好能检票,他们也就不再迟疑迳自走了过去,出来后天便完全大亮。

宣威杨柳镇街道图

六点五十分这班去石城的快客,估摸要开的时候,居然还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当然刚上来还没有坐稳的司机不算。

冷然忍不住掏出票来,仔细瞅了瞅座位号,心下已然有数。

他不放心地与前头的司机搭起话来,却更像是自言自语:「……估计票就卖了我们俩,1号和2号,这趟十有八九要做专车了,你不会不走吧?……师父。

」 因为没有见到面,冷然想了半天也就只能喊「师父」这个称呼,前头似乎没有听见,自顾自地把水杯放进驾驶座侧面的一个篓子里。

《杨柳镇》电视剧 冷然犹豫地还想补叫一句,不料司机却头也没回地说:「就算是你一个人,我都要把你载过去,雷打不动。

」 这么一个沉稳憨厚的声音,让冷然来了兴趣。

他悄悄地捏了一下身边薛晓桐的手,示意自己要离开一会,也就站了起来,跨前一大步,挨着驾驶员旁边的那个位置缓缓地坐了下去。

任何一个不速之客达到这样的一种距离,通常人都会防备式地留意过来。

宣威杨柳镇脱贫了吗

眼前这位显然上了年纪的老驾驶员当然也不会例外,但他不会那么明显,就那么漫不经心地一下,跟着就随口问道:「小夥子,这么早到石县干嘛?」 宣威杨柳镇街道图「哦,去看一位朋友。

」冷然求之不得地接下话来,「您知不知道石县有一个杨柳镇……大叔。

」 为了拉进彼此的距离,他后面补了一个很亲切的称呼。

「你要去杨柳镇?」得到这样一个称谓,显然很受用的大叔却不禁皱了皱眉说,「那个偏僻的临海小镇,现在都很少有人会去。

」 听出弦外之音的冷然,怎么可能放过这么一个了解杨柳镇的大好机会?马上显露好奇的神情说:「怎么?」就两个字,飞快地便把话语权又传了过去。

大叔清了清嗓子,饶有兴致地卖起关子:「这些年来,那里的人死的死,搬的搬,几乎都宣威杨柳镇没有了常住人口。

人口稀薄,自己都不兴旺,怎么还会引得外人去?」 冷然越来越觉得似乎很对路了,想像中便应该是这般的光景,他连忙切中要害地问:「按理说靠海的地方交通方便,应该更加发达才对,怎么会这样呢?」 「因为那个地方很邪,没人敢住。

」大叔说,「十年前更是一场莫明其妙的大雨,淹死了当地好多人。

宣威杨柳镇

」 一下便让冷然记起了沈冰兰的话,看来事实果真如此,逸飞的真情告白不带有任何虚构的成份。

只是为了接话,他跟着淡淡地说:「只是一场天灾,许多地方也遭过水灾,还不是一样有人住?」宣城杨柳镇 大叔马上眼里闪过一层灵异的光,高深莫测地说:「那不一样,你知不知道那场大雨一天的雨量是多少?」 雨量?冷然还是第一次听说,只好茫然地摇摇头。

大叔跟着便盯住他说:「差不多达到600毫米,相当于内陆大城市一年的降水量。

你说怪不怪?」 冷然有些窘,就算他说得这么清楚,自己还是没有量上的概念,看来是书呆子了,却不甘示弱地说:「杨柳镇既然靠海,再大的雨水也能流入大海,或许受灾的程度不是我们想像得那么严重吧。

」 幸亏大叔博闻强记,否则早要不耐烦,他相当肯定地说:「偏偏那个镇的地势很宣威杨柳镇脱贫了吗奇特,大部分都处在低洼地里,你说糟不糟?」 同时,他也发觉今天的发车时间早就过了,不由地轻轻按了一下喇叭,便匆匆地跑来了一位女乘务员,一边嚷道:「今天三个,李师父。

」 「三个?」司机愣了愣说,「你别给我瞎报,明明才两个嘛。

」 「怎么?」女乘务员说着,已然跳上了车。

她瞟了一眼车内,嘴里不知道嘟囔些什么,但有一句显然是:「……见鬼了……」跟着便迅速地跃下了车。

杨柳镇怎么样

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当然看不到转身后迎面而来的人,一时间连撞没撞到都搞不拎清,只是用职业的惯性连忙去扶。

这时候,冷然恰巧也透过侧面的玻璃窗望将过来,不由地倒吸一口气,彷彿扑面一股凛冽的寒风。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