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 > 正文

钟爱贵公子by秋至水

时间:2018-03-03 09:22:13 标签:
钟爱贵公子 by 秋至水


钟爱贵公子by秋至水


《钟爱贵公子》-1
  
  『啊~宽成来学校了耶!』一个声音相当大的女生突然的大叫,这一叫却让所有的人都开始了尖叫。
  
  『啊~真的耶!』
  
  坐在学校咖啡厅的一位男子突然抬起头来。他有着乌黑亮丽的长发,一个男生留那么长的头发,在一般人身上是让人非常的难过。但是留在这位男子身上,却是衬托他美丽脸庞的最好工具。
  
  『唉~宽成又造成轰动啦!』听起来是相当的无奈,但是他话真正的意思却是…〝宽成长那么好看,每一次造成的轰动,都令我相当不爽!〞因为…他是宽成的**-管祠。
  
  『欸~管祠~我来啦!』宽成看到管祠就马上挣脱那一群花痴,飞奔来到管祠的面前。
  
  『滚!你少来烦我!』管祠看到宽成那可爱的脸,就觉得很不开心。
  
  『管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人家好伤心啊!』
  
  在旁人眼里却无法讨厌管祠,不是因为他帅。而是因为他们真的很相爱,之前,原是宽成向管祠告白。但是管祠却狠心的拒绝宽成。伤心过度的宽成差点进了太平间,管祠发现自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不往宽成的身上移开时,他承认他爱上他了!而且非常非常的爱宽成。两人就这样成了全校称羡的情侣…
  
  看着宽成那皱起的眉,管祠宠溺的一笑『好啦!你知道我的占有欲很强,我是不喜欢你那么受欢迎…』
  
  宽成嘟着嘴『你还敢说我!你自己也是啊!每天收到50几封的情书…人家是你的**耶!我也很忌妒啊!』
  
  『好~吃早餐没?』摸着宽成,管祠询问着。
  
  『没!我想和你一起吃。』宽成一笑。
  
  『那你要吃什么?土司?』
  
  『嗯~你吃什么?』看了管祠的桌上,怎么就一杯咖啡啊?
  
  『我没吃。我想喝些咖啡提提神。』
  
  『吼~不行!你怎么可以空腹喝咖啡呢?这样对身体不好!我看看~啊!吃一些意大利面好了!我也吃意大利面。』
  
  『好~全部都由你决定。』
  
  管祠真的很疼爱宽成。虽然自己非常痛恨吃面,但是为了宽成,他还是愿意吃下去!
  
  意大利面上桌。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甜蜜蜜的把意大利面吃完。
  
  『走吧!快要上课了!』管祠拉起宽成。
  
  *t**
  
  『刘宽成!』讲台上的教授很大声的吼了坐在位置上〝乖乖〞打瞌睡的宽成。
  
  坐在宽成旁边的管祠好笑的看着爱人。这样也能睡?
  
  『宽。醒来…教授看到啦!』轻声叫着爱人。
  
  『嗯…』
  
  『刘宽成!!』刘宽成,你好大的胆子!以为你这一科常以100分通过就可以在我课上大打瞌睡吗?你少作梦!我还是可以让你上课态度不及格的!
  
  『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宽成终于正视台上的教授啦。
  
  『很好!你敢在我的课上打瞌睡?给我上台算这题差点难倒数学博士的数学!』教授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这题…我想连教授都得算个三天三夜吧!
  
  走到台上,看了看题目『靠!』宽成咒骂了一声。
  
  『怎样?你不会吧!你只要算出这一题,你以后就算上课给我搬张床来睡觉,我都随便你!要是算不出来,你的上课态度准备0分!』
  
  『老师~你就不能出些有〝深度〞的题目吗?这种幼儿园小朋友都会算的题目,你可以少拿来侮辱我的智商吗?』
  
  以一秒写10字的速度,宽成不到20秒就把这题难到不行的题目轻轻松松的算出来啦!
  
  教授当场傻眼。
  
  『教~授~明天我会记得把我可爱的床搬来的~』宽成就是这么聪明。数学天才是他在这所学校的称号。他是这所学校唯一一位每次数学考试都以100分通过的天才。
  
  而,管祠呢?他更是厉害,宽成因为国文较不擅长,位居全校第二名。但是管祠却是一位数理、文理…等都相当厉害的学生。每一次都考100分。从未从全校第一名的位置跌下来过。
  
  『宽。你真厉害!』宽成回到位置上后,管祠便抱住宽成。
  
  『还好啦!只是这题目实在太简单啦~谁叫那只野兽爱找我麻烦。』
  
  下课后──
  
  『欸!宽成,你真的好厉害唷!刚刚教授当场傻眼耶!』朋友-恣实崇拜的说。
  
  
  『哈哈哈~我有看到!那教授当时的表情我怎么可以错过呢?』宽成笑着说。
  
  『宽。别玩过火搂!小心教授真的给你上课态度0分。』管祠担忧的说着。
  
  『放心。野兽没那个胆。他不敢得罪学校的!』
  
  『欸!走吧!下一节以后我们三个都没课,一起出去玩吧!』恣实提议着说
  
  『好啊!反正没课也不用来,就一起出去玩玩吧!』宽成开心的说。
  
  『嗯!管祠,要一起去吗?』恣实看了看管祠。
  
  『好啊!一起出去玩玩。我也正想放松一下。』刚上玩野兽的课,全身兽味。真想出去玩玩,把野兽的味道除去。
  
  『Let‘s Go!』
  
  
  *t**
  
  淡色酒吧──
  
  『欸!淡。我和宽成、恣实来搂!』
  
  『管祠。你来啦?今天大学没课吗?』淡对着好朋友笑着说。
  
  『没了!刚上完今天最后一节课。』
  
  『嗨!宽、小实…』看着恣实,淡内心五位杂陈。
  
  『淡。你看起来不错!』宽成对着淡说。
  
  『还不错!至少死不了。』
  
  『欸~小实,我需要一些东西,你去帮我买一下吧!』宽成对着脸色不太好的恣实说。
  
  『嗯!是要那个吗?』
  
  『嗯!』
  
  恣实走后,淡色酒吧剩下管祠、宽成和淡。
  
  『淡,我想…小实应该向你告白了吧?』管祠看着淡,早已了解一切。
  
  『嗯…只是我拒绝了他…』
  
  『为什么?你不是也很喜欢小实吗?』宽成激动的说。
  
  『我真的无法接受自己喜欢的是男生!我无法接受世人鄙夷的眼光、言语!』
  
  『淡。你爱的是小实,但是你这样已经深深的伤害的小实了…他虽然是一个没有脾气的好男孩,但是人都是有心的!你总不能要求小实等你到你可以接受自己是个Gay的事实啊!你就不要等到小实成了别人的,你才在那里后悔。小实是个可爱的男孩,我们学校可是有很多人在追他唷!』管祠笑着对淡说。
  
  『什…么?!』听到很多人在追小实。淡好痛苦。
  
  『对啊!虽然小实还没有明确的响应每一个人,但是,我觉得小实好像没有办法拒绝某一个追求者。因为他现在没有**,想拒绝他,却没有理由。你…』看了看淡,他们快要逼出淡的真心啦!
  
  『我…』淡正要说出来时,恣实已经买东西回来了。
  
  叮铃~
  
  『我回来了…』恣实走进淡色酒吧。
  
  『欸~小实,你回来啦?有买到吗?』
  
  『有~我买到了!拿去吧!』一脸的倦容,刚刚发生了一些事…
  
  『怎么了?小实?刚刚发生什么事?怎么你一回来就那么累?』管祠发现恣实的不对劲。
  
  『没有…只是看到一个不想见到的人…』走到淡的面前。『淡…请问有一种酒叫〝放手〞吗?』望着淡,他希望自己也可以对淡〝放手〞…
  
  『没有…我没有〝放手〞。我这里有的是〝希望〞

钟爱贵公子by秋至水

、〝坚持〞、〝爱情〞…』凝视着恣实。淡有话要说。
  
  『〝希望〞?〝坚持〞?〝爱情〞?我的希望已经破灭;我的坚持已经够了;我的爱情已经没了!我现在只能选择〝放手〞!』
  
  握住恣实的手『对不起…是我太过分!我知道自己很自私,因为承受不住世人对我鄙夷的眼神和言语而逼迫你等我。但是,我真的有爱你,而且很爱你!我希望你能坚持下去!因为,我就快要给你希望了!我和你的爱情已经快要展开了!小实,你可以再坚持一下吗?』
  
  『好。我愿意再坚持下去!只是…你还要我坚持多久…?』
  
  『再一下!就再一下!』淡从吧台里走了出来,走到恣实的面前。跪了下来。
  『恣实,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的过分…我知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愿意成为我接下来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分开的最佳人选吗?』
  
  『我…』看着淡,脸上的泪水一滴滴的落下来。
  
  『你不愿意吗?小实…』淡的脸上充满着歉意和准备接受事实的表情…
  
  『唉唷~我的心都给你了,你说我的回答是什么?』破涕为笑,恣实环住淡的脖子。
  
  『哈哈哈~你们终于在一起啦!我们两个等这个结局等了好久唷!』宽成在旁边开心的说着!嗯嗯!有**终成眷属~虽然句子很老套,但是他却能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呵呵,淡,小实我们就交给你了唷!你要是敢欺负小实,我们绝对不会原谅你的!你今天要先把淡色酒吧先关门一下吗?』
  
  『管祠…你怎么这么说…』恣实的脸红的像颗红苹果啦~
  
  『那我么就先走啦!不打扰你和小实恩爱噜~』拉着管祠赶紧离开淡色空间。
  
  叮铃~
  
  『小实,你觉得我现在想做什么?』淡坏坏的问着恣实。
  
  『我…我不知道啦!』恣实红着脸大声的说。
  
  
  『不知道?那我应该让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唷!』淡像只大野狼的扑到恣实的身上。
  
  『呀~』
  
  这时,淡色酒吧外面写着〝施工中〞…呵呵~这是宽成写的…
  
  *t**
  
  『嗯…管祠…不要…啊…啊…』摀住嘴,宽成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
  
  『别摀…我喜欢听你的叫声…』管祠把宽成的手抓起,架在床头。
  
  『哈…哈…管祠…我不行…啊!啊!我不行了…』
  
  『夜…还很长…』管祠每说一个字,就用力的顶一次宽成。
  
  『啊~管…管祠…慢点…慢点…』宽成一边喘气,一边和管祠说话,这也让每一个字都说的不清不楚。
  
  激情过后───
  
  宽成躺在管祠的胸前,他突然戳了管祠健壮的胸膛『欸~管祠~你说,小实和淡现在在做啥啊?』
  
  『你不会打电话去问问吗?』抚摸着爱人的头发,管祠将爱人的手机拿到宽成的面前。
  
  『喔~好啊!』
  
  拨下熟悉的号码…铃~铃~
  
  『呼~喂?』传来的是一阵阵刚〝运动〞完的声音。
  
  『淡啊?』
  
  『宽成?你打来干麻?』
  
  『小实还在你那里吗?』
  
  『你˙说˙呢?』『啊…』就在淡说完话时,突然一声叫声传来…
  
  『好啦~我知道答案了~祝你玩得开心啊!记得,别把小实弄到明天上不了学啊!!』看了看时钟,哇!都过5个小时了耶!淡还真是厉害!!
  
  
  这时的淡色酒吧…
  
  『啊…啊…我不行了…淡…我不行了…』小实因为承受不住淡的冲击而留下泪来…
  
  『不行…我还没满足…我早就想好好抱你了…』
  
  『不…不要…停啊…』
  
  『呵呵…既然你叫我〝不要停〞那我就不能停噜…』
  
  『不…不是…停…快停…我真的不行了…啊…啊…』
  
    
  『早~宽成~你今天好早来啊!』大学教室里的白木先生对着宽成说着。
    
    『嗯~我知道~昨天我的〝运动〞比较少~』
    
    『早...』教室门口突然来了一个很疲惫的小人儿~恣实。
    
    『小实~你来啦?你怎么看起来那么累呢?发生了什么事啊?』宽成用着那柔美的声音,关心着恣实。
    
    『你˙说˙呢?被压了6个小时,你能不累吗?』看到自己的座位,恣实感动的坐了下来。
    
    『6个小时?!唔…』宽成一大声叫,便被恣实摀住嘴巴。
    
    『小声一点啦!你是要全班知道我被男人压6小时啊!』
    
    『哇~淡还真是厉害~~体力那么好啊?』
    
    『欸?管祠呢?怎么没见到他?我记得他的课跟你一样啊?』
    
    『管祠?喔!他去见校长~』
    
    『是喔~校长找管祠做啥?』恣实摸着自己的腰…痛啊~今天我到底要不要去淡那里啊?我怕我又被压耶…而且今天也只有一节课…要是去,我要被压9个小时…到底要不要去啊?
    
    『呵呵~校长爷爷说,要帮我和管祠办婚礼~他要和管祠商量一下婚礼行程。』
    
    『是唷~校长爷爷怎么可以接受你们两个啊?老人家的思想,不该是很传统的啊?』
    
    『呵呵~因为管祠和校长爷爷感情很好,他做什么事,校长爷爷一定支持他啊!』
    
    『呵~真好耶!』恣实开始想着和淡结婚会是怎样的场景。
    
    『欸~我们可以来个双喜临门啊!我和管祠、你和淡一起举办个盛大的结婚典礼!』
    
    『可以吗?校长爷爷不会答应啦!』
    
    『那我们去问问吧!』宽成抓着恣实往校长室前进。
    
    淡色酒吧──
    
    『淡~』恣实的清爽声音传到淡的耳朵里。
    
    『嗯?宝贝,什么事那么高兴?』
    
    『我们~结婚吧!』
    啪啷…盘子碎裂
    
    『不!我不能跟你结婚!我不…』淡说到一半,恣实便跑了出去。『小实…』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果然不爱我…
    
    恣实恍恍惚惚的走在马路上,突然───碰!小人儿竟飞了出去。
    
    我就知道…我无法恨你…
    
    『啊───有人被车撞了!!快叫救护车!』
    
    ⊙                          ⊙                            ⊙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小实会出车祸!』
    
    『我…』
    
    『好了…宝贝,别再说了…淡他也很自责啊…』
    
    心电图原本很有规律的跳着…但突然…哔────恣实不再有心跳。
    
    『小实?小实!怎么会这样??医生!快叫医生啊!!』
    
    『小实…你快醒醒…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拒绝你…你一定要好起来啊…只要你好起来,不用等到管祠他们结婚的时候,只要你病一好,我就马上和你结婚!所以,你一定要醒来啊!』
    
    『医生来了!快!让开!』
    
    经过10分钟───

钟爱贵公子by秋至水


    
    『医生?恣实怎么样了?』淡担心的问着…
    
    『我很抱歉,林先生…已经过世了…』
    
    『什…』天一暗…淡昏了过去。
    
    
  望着自己一直不敢承认的事实-恣实之墓。
『小实…我很抱歉…要不是我软弱,你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淡,别再自责了…小实知道的。』轻拍淡的肩膀,管祠知道淡只是因为害怕。

『算了…我对你的气也消了。只是你真的好不应该!怎么可以这样对恣实。』宽成一脸不悦…虽然他已经不气淡了。

小实…你在哪里…我在等你回来…只要你肯回来,我一定不管任何言语,马上和你结婚…

5年后…

『哇~这就是淡色酒吧?超美的…』一位学生望着酒吧赞叹着。
叮铃~

『对不起唷~现在还没开…幕…』淡看到眼前的人完全吓到了…怎么会那么像?

『啊~你好!我是岚实!看到外面在应征工读生,我想来应征!』

『岚实?』那清澈的眼睛,跟小实一模一样…他到底跟小实有什么关系?

『嗯!你就是老板?』眨着那迷人的眼睛,那个样子真的很天真、可爱。

『是的…请来里头谈谈。』

『好的!』


『你叫…林岚实?』连姓都一样?未免太巧了…

『是的。』

『请问…家有兄弟姊妹吗?』这…是私事。

『喔…有的~一个哥哥』

『那…那位哥哥…』

『林恣实…5年前死于车祸。』听到此,淡傻了…

『你是小实的弟弟?!』突然站起身,淡激动的说着。

『痾…你认识我哥哥?』

 

『小实的弟弟?怎么没听小实说过?』宽成对着岚实说着。

『好了啦!宝贝。你已经看他很久了!很不礼貌…』

『痾…可以…别再看我了吗?』微微的开口,他忍很久了。再这样被看下去…他的本性就要露出来了…

『好啦~就放过你吧!不过…你,应该没有小实那么温和的个性吧?』看着岚实,管祠知道他是谁…

『!』

『你,是…小实的宝贝。他一直把你捧在手心里,他很呵护你。所以…小实的死,你很生气。所以你是来报仇的吧?』管祠眼睛深深的看着岚实。

『…』
『既然被你知道,我也不隐瞒了!对!我是来帮小实报仇的。』哼!怎样。我就是这样。

走到淡的面前『你!都是你!你知道小实在他出车祸前跟我说什么嘛!?他好爱你!即使你说不想跟他结婚,他一样好爱、好爱你!』

『你好过份!怎么可以这样对小实!他内心很脆弱…一碰就会碎啊!你知道我看着他在我面前灌着一杯杯的酒,一直说着你有多好,你有多爱他…但他在哭啊!谁会相信你有多好!』

(痾…离题了~我会努力转回来的~原谅我…)


『那…你到底是谁?』淡的眼神充满愤怒和危险。

『我?我不就是岚实?你可别告诉我你已经忘记我的名字了?』

『那你真的是小实弟弟?』

『算是~也算不是。』偷偷看了看淡,长的还算不错。就是那双眼睛有点恐怖。

『此话怎讲?』这个小家伙,岂敢这样玩我?

『我和小实是…孤儿院的玩伴~但我很爱他。』

『孤儿院?』

『没错。』

铃~铃~铃~

电话声响起,大家都在寻找着自己的手机。『喂?』岚实对着电话另一头说着。

“岚!你给我滚去哪了?!你知不知道你家那位猪头已经快气炸了!”

『啊~~~~~我忘记麟哥哥在等我了!』突然跳起身,岚实吓到在场的所有人。

“你还敢说!快回来!不然麟就要生气了!到时…”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一个正在盛怒的人抢去。

“岚!你快给我滚回来!!要不然我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嘟嘟嘟…电话被迫切断。

『……完…完了…』

『岚实?怎么了?谁打来的?』管祠和宽成关心的问着。就只有淡无动于衷。

『呵呵~抱歉…我得赶回去了~再不回去…我就准备去看妇产科了──撕裂伤。』说到最后,岚实几乎是用气音说的。

赶紧抓起东西,岚实准备冲了。就在岚实要走的时候,淡竟一把抓住他『我送你吧!时间也很晚了。路上不太安全。』

『喔…好的。谢谢…』

岚实和淡走后,留下管祠和宽成…『欸~宝贝…你说,淡会不会爱上岚实?』

『我希望会…要是淡不爱岚实…过去的事…恐怕会再重演一次…』

『嗯…』管祠担忧的回应着。


一路上,淡一直专心开着车,没发现岚实一直看着他。

『那个…』岚实突然出声。

『嗯?有什么事?我走错路了吗?』视线一直在道路上,淡没有转头看岚实。

『要是我告诉你,其实我不是来帮恣实寻仇的,你会怎样?』我…想说出事实。

『喔?那你是来做啥的?应该不会只是真的来我店里帮忙吧?』

『其实…我来找你是因为…』
『我想代替恣实!!』突然抓住淡的手。吓到了淡~幸好淡及时停在路边。

『你说什么?你要代替恣实?』

『嗯…其实我和恣实都喜欢上你,只是从小恣实是我最喜爱的人,我不忍伤害他,所以我只好退出这场爱情…』

『所以,恣实死了,你就决定要代替恣实?』

『不…不行吗?』

『当然不行!恣实在我心中是无可取代的!!他是唯一的一个!你休想代替我的恣实!!』淡狠心的说出伤人的话。

『…对…对不起…我知道了…我家已经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隔天───

『嘿~淡,我来搂!怎样?昨天生意不错吧?』宽成开心的对着在吧台擦酒杯的淡说着。

『嗯~托你们的福,昨天我的生意还不错。』

『ㄟ?岚实呢?』

『不知道。』淡相当冷淡的回答,好似昨天的事情从没发生过。

铃~铃~铃~

『淡,你手机?』

『不是~我的铃声不是这个。』

『那这手机是谁的?』宽成拿起一支遗忘在桌上的手机。

『这…是岚实的!』淡拿起手机,按下通话键。『喂?哪位?』

“那…那个…对不起…我手机忘记拿…等会儿,我会再去拿,可否请你帮我保管
一下…“电话中传来的是岚实充满气音的声音。

『好啊!你是怎么了?怎么那么疲惫的样子?』

“没…啊…”“岚!你又给我打电话给谁?给你的爱人吗?我想我昨天应该不够努力,你还下的了床打电话?很好!我一定要操死你!!”“对…对不起…麟哥哥…不要…我下次不敢了…不要…好痛…好痛…啊…不要…”

『岚实?你怎么了?』

嘟~嘟~嘟~

『该死!!』

随手抓起钥匙,淡一脚想往车子前进,却被宽成抓住。『怎么了?我跟你一起去吧!事情好像挺严重的。』

『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不要…麟哥哥…啊…啊…别…别这样…我下次…不敢了…啊…啊…啊…』岚实的泪水不停的落下。

『你敢给我出去找小白脸?!你是不想活了!别以为我撞死你哥哥就没事了!我还可以对你的亲人下手!!』

『别这…别这样…麟哥哥…』

啪!

门突然间打开,吓到床上的两人。

『谁?!』段丰麟怒瞪着外面那三个不速之客。

『岚实!』看到岚实那布满泪水的容颜,淡忍不住一全打上段丰麟的脸。

『你把岚实怎么了?!』

『呵…呵…岚实…他就是你在外面的小白脸吧?看他这么维护你…』段丰麟嗤笑着说着。

『麟…麟哥哥…不是…他是我哥哥的**…不是我的…啊!』说到一半,岚实突然被怒气冲冲的段丰麟打了一巴掌。

『你还敢说不是!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对你怎样。我告诉你,我可以让你现在还活着是因为我爱你!只要我的内心中不再有你,你就什么也不是!你别忘记了,当初是谁走投无路?是你!是谁收留你,给你吃、给你住、给你花的?是我!』

『你怎能忘恩负义!我这么爱你,结果你却在外面给我找男人!你这样对的起我吗?』说到最后,段丰麟流下男儿泪…

『对…对不起…我知道是我的错…可是…陪你这三年,我已经累了…每一次,见到你搂着不同的男人回家;听着不同的**声…你知道吗?我都快疯了…』见到岚实不停的泪水,淡忍不住紧紧抱住岚实。

『别哭…』

『呜…呜…』在淡的怀中,岚实毫无顾忌的全数发泄出来。

看到岚实哭的如此凄惨,淡怒瞪着段丰麟『你看你把岚实变成什么样子了?!他在生活中处处充满恐惧,你这样还算是爱他吗?』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