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 > 正文

有色by懒猫

时间:2018-03-07 09:18:37 标签:
有色 by 懒猫


有色by懒猫

(一)

 

  
   
  忘记它 睡吧 睡觉吧 忘记它 浸个暖水香浴 忘记吧
  无边的风月魂魄浪游越过夜长
  这个迷离那片神奇睡乡去
  能相信会快乐
   ——《女魔师的催眠疗法》 卢巧音
   
   
  我劫住他想挣扎的手,抓住他的腰。
  他无声的忍受着我的暴力,在黑暗中能听到他呼吸的频率中也有挣扎。
  他的手心微微有汗,想反抗,想阻止我,却又只是抓住我的手臂。
  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有任何一种让人意乱情迷的香水都无法达到的诱人。
  床,我看到床不清晰的轮廓。
  我急切的等着要发生的事情发生。
   
  。。。。。。。。。。。。。。
  该死的电话铃。
  我从温暖的被子里伸出手来,眼睛都不想睁开。
  我还在想那个黑暗中的房间黑暗中的人。
  那种味道。
   “我找小雨……陈雨。”
   “你等一下。”
  我躺在那里叫“你电话”。
  听见他在屋里乌涂的答。
   
  我急切的缩回到被子里,紧闭着眼睛,等着回到那个梦里。
   
  我要脱下他的裤子,
  我要脱下他的鞋和袜子,
  我要脱下他的内裤,
   
  。。。。。。。。。。。。。。。。。
  我要抽出猴皮筋做个弹弓打你们家玻璃。。。。。。。。
  那个混蛋电话。。。。。。。。。。。。。。。。tnnd
    (二)

 

  
   
  岁月证明 曾经快乐一场
  然后这天 两不挂念
  终於要相信 全不过梦一场
  情愿缘尽了好退让
   ——《无痛分手》 卢巧音
   
   
  今天是最后一天,是我们的最后一天。
  我的东西昨天就都整理好了,一共也不过一个箱子一只包。
   2年,一切都可以装在里面带走,没什么需要留下。
   
  他从房间里出来,头发还乱着,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看我坐在沙发上抽着烟。
   “你怎么回去?”
   “打车呗。”
   “哦。”
   
  他迟疑了一下。
  我们已然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地步。
  他走到冰箱边上,从里面拿了一听可乐。
  一边喝一边问:“你妈知道你今天回去?”
   “知道了。”
   
  然后就是完全没有任何话可说了。
  连再见都可以免了。
   
  牙刷我用过的就扔进纸篓。
   
  他在我身后关上铁门。
  一切都结束了。
    (三)

 

  
   
  云天变换 那么奇异灿烂 便垂下帐幔 继续发梦
  和他抱着 在前额吻下 在唇边吐露 要便说吧!
  我要你... 我爱你...
   ——《飞人生活》 莫文蔚
   
   
  我醒来的时候闻到自己身上所散发的酒气,嘴里有很恶心的味道。
  我看着天花板发呆,看了很久才发现怎么忽然多出了蓝色的壁纸和一只难看的吊灯。
  我急着掀开被子下床才发现自己居然脱光光,大腿上还有干的精液留下的痕迹。
  感叹过后慢条斯理的我才发现旁边还躺着个人。
  他睡相安稳,呼吸均匀。背对着,脸埋在软软的枕头里。
   
  我一边嗑手指一边抽烟发蒙。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还是说我已经睡了好几天。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干了什么?或者别人对我干了什么?……
  我不合时宜的想象力啊……
   
  我脑子里冒出DVD里猛男们xx的画面,把他们的头像换成我的……
  然后然后……
  我怎么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
  为什么精彩的画面总是错过……
   
  他动了动。我竟然不好意思看他。
  他好像也根本不在意我的存在,只是伸出一只手探到床下,
  拽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从床上下来,进了卫生间。
   
  我望着他的背影,为什么他是穿着内裤的而我什么都没穿……
  难不成真的是我被他……
  我忙着穿衣服,觉得如果自己动作够快的话趁现在逃跑最好。
   
  他忽然探出头来,说,你一会儿也冲个澡吧,怪脏的。
   
  我慌乱的身体忽然放松下来。
  不仅仅是相信不相信自己眼睛的问题。
  我觉得我只不过是又做了一个错过重点的梦。
   
  人有很多梦想成真的方式。
  我属于最不可能成真的那一种人。
   
  我总是梦到他,可以在梦里与他做一千一万次。
  但我连话都没和他说过。
   
   vk说,人人都喜欢他,都想和他发生什么,你不过是一个很正常的gay男人而已。
  但我觉得我和他们不一样。
  我曾经在很远的地方看着他,他从舞池中退下来,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着鬼舞的人群。
  灯光胡乱的打在他脸上,他未眨眼,一瞬间有一副我从未见他有过的表情。
  我以为,那是他的寂寞。
  他望向我。无笑。失神的。只是看着。
  也或许他只是望向这边而什么都没有看到。
  至少不是在看我。
   
  从那以后,我总是梦到他,往往梦到和他做坏事。
  我以为我可以和他做更多纯洁的事。
  但总是只梦到那样的情景,且总不得手。
   
  我没有钱去约他,甚至没有勇气去和他说话。
  他也总有人邀约,总有人陪伴。
  寂寞不过是种表情。
  他再寂寞,也轮不到我去成为他的解药。
  我也想,但总想到,我连做梦都不成功,现实里必定更差。
   
  他从浴室里出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条腿蜷放在床上,另一条耷拉着,
  看着我说,你不去吗?水温刚好。
  我由内到外的打冷战,昨天,昨天晚上没发生什么吧。
  他想了想,一笑,“这要问你自己了”,抬起胳臂,我看到他手腕上竟然有紫痕。
  难道真的做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该悔过还是偷笑。
   
   “可是,可是,我没有钱给你。”我觉得自己很丢人的在说这种话。
  不如找个地缝或者当即死翘翘。
  呵,昨天你给我看过你的钱包了,我知道了。
  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我想在我淋浴的时候,他一定会走,至少应该让我来付住宿的钱。
  我出来的时候,他正穿得整齐躺在床上,闭着眼。
  他睁开一只眼,说,一起走吧。
    (四)

 

  
   
  你是万人迷 无法抗拒的魔力
  能够拥有你

有色by懒猫

我什么都愿意
  像天使一般透明 像魔鬼一样多情
  越恐惧就越想靠近你
  只要能靠近你 我什么都愿意
   --——《万人迷》 林志炫
   
   
  有些人,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明白。
  比如他。
   
   Vk给我杯啤酒,问我怎么最近总来。
  我没法回答他,我只是为了让某人看我一眼。
   Vk也认识雨,他以为我是因为分手了失恋了才总过来。
  无端的说了很多安慰的话,而我一句都没听进去。
  他看到我总是望向那边,挑着他细秀的眉毛说,
  有些人,你最好永远不要想了。
  得到了也不过是惹火上身。
   
  他整个人就好像只猫。
  你很难说清一只猫的个性和情绪。
  它的依赖不代表忠诚。
  对一只猫再好,它也要在晚上出去夜游,也会在某个时刻背叛不归。
  终究,他要选择他自己的生活。
  那只不过是本性而已。
   
  每个人眼里都有不同版本的他。
   “他很性感啊。”
   “他也寂寞啊,怎么会不寂寞呢,做moneyboy的人心里都有苦衷,比如我嘛。”
   “我看见他对我笑就忍不住要去厕所手淫。”
   “他很善良啊。我看见他喂街上的野猫呢。”
   “他其实是有钱人家的子弟呢,你看他穿的衣服用的东西。结果他家里败落了,才出来卖的。
  唉,这不也是形势所迫嘛。”
   “丫内分泌绝对有问题,不正常,曾经和十几个人纠缠了好几天呢,正常人怎么行。”
   ……
   ……
  乌泱泱污泱泱。
  分不清什么是事实什么是故事。
   
   vk的版本
  他啊,我也说不清他为什么做moneyboy的。
  这店以前的主人在的时候他就在这里做了。
  就坐在那边的那个角上,每天都很早来,
  没关大灯的时候就坐在那里看书,等黑了以后就买杯可乐坐在那里等。
  没见他有什么开心或不开心的,总是那样,话不多。
  你怎么可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呢。我觉得一年年这么多人来找他也未必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那时候他多大,他的年龄谁知道,一年年的他总是那个样子,没见他变啊。
  你看看我这,皮都松了呢。
  跑题了吗?
  他,我没见他和什么人特别长的。
  最多最多也就几个星期吧。要是好过一个月的,必然对方极有钱受得了他。
  不然,他会厌的。
  他把那个和感情分得很开的,喜欢钱甚于喜欢人吧。
  他骨子里一定是个性冷淡。切,我就是这么觉得的啊。
  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和人好过。
  他命太硬,克人呢。
  他和个小警察好过,三年。直到前年小警察在东街被人拿枪嘣了。
  (vk抖抖烟灰,长出一口气,停了很久。)
  小警察人很帅的,酷酷的表情,对别人都横得很,完全看不出来是个gay。
  我觉得我要是年轻20岁一定要去泡他。
  他们彼此喜欢上了,看得出来,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那时候我真的以为他要收山了。
  做moneyboy不能做一辈子,身体这东西卖卖就卖不动了不值钱了啊。
  可他没有,居然还出来,我想他们大概也长不了,谁能忍自己的人天天跟别人混啊。
  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时候在一起,就坐在靠窗的最里面的位子上,看两个人还是好。
  那一年里大概有三个月,他就隐身了,我猜,是和小警察在一起呢。
  手机关掉,住在个秘密的地方,没人找得到他。
  也挺浪漫的是吧。
   ……
   
   Vk很喜欢这个店,他和自己的老公就是在这里遇到的,200身高和250体重的一个巨人……
  上一个老板要离开的时候,vk就买了这家店。
  他希望这里也有人能相遇,然后他能看着他们也一好好上个十几年。
   Vk骨子里有种少女情怀。
  他喜欢给店里的人照相,在吧台的下面抽屉里就放着很大一本相册,
  里面都是常来这里讨他喜欢的人。
  他翻了半天,指给我一张照片,里面的猫正笑得开心,另个样貌英俊的男孩却面无表情的瞟着镜头。
   Vk说,当时忽然出现拍他们,小警察正生气呢。
   
  我能想象当时的情景,猫一定看到了偷偷摸摸的vk,只是不做声。
  直到闪光灯闪动,他才笑出声……
   
   vk看着照片说,唉,都是老早以前的照片了。你看,猫儿现在还是那个样子。
  他看看我,停了半天,忽然说,其实你有的角度还挺像那个小警察的呢。
   
   

 (五)

 

  
   
  曾多么想 多么想贴近
  你的心和眼 口和耳 亦没缘份 我都捉不紧
   ——《暗涌》 王菲
   
   
  我坐在吧台边上,一直看着门口等他出现。
  我希望他是一个人。
   
  什么都没有的人不适合恋爱。
  你总要有点资本才好。
  我想我以前的失败都是这样,并不是不够可爱并不是不够温柔。
  只是不够出色。
  总是人外有人,而我无话可说。
   
  我心里有很贱的想法,如果我能像那个小警察多好,即使是替身。
  我甚至可以不在乎他是爱我还是另一个人。
   
  我的手紧按着放在仔裤后兜里的钱包。
  全是汗。
   
   Vk就一直看着我的样子笑。
  我是不是很蠢,我问他。
  他说,有点。
   
  我想象着他怎么走进来,怎么坐到他常坐的位置上,
  我怎么走过去,应该以什么样的语气说些什么恰到好处的话。
   
  有人拍拍我的肩膀,你在等谁呢?
  他站在我面前,我却觉得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好像被老师抓到的学生。
  一瞬间觉得自己回家算了。
  他拿着个包过的盒子,递给我,说:“今天你生日吧,送你的。”
  我根本忘了今天是我生日,只记得今天是发薪水的日子。
   
   “你怎么知道的?”
   “你钱包里有你的身份证,我记得还对吧。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呢。”
   ……
  他转身的时候我终于抓住了他的胳臂……
   
    (六)

 

  
   
  愉快中下沉 深不见底 臂弯 眉梢 笼罩
  在这压迫之中 沉没 越妄想挣扎 呼吸更重 放手 沉溺 埋葬
   ——《浮砂》莫文蔚
   
   
  我来不及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陷了进去。
  我的身体远不及我的头脑来得清醒。
   
  整个身体都被**的热浪席卷,只期待得到满足而不想别的,来不及考虑就已经有了反应。
  本能,除此还能是什么。
  每个细胞都在争夺一个好位置能率先得到他的爱抚。
  它们排着队纷纷

有色by懒猫

跪倒在地等待着一点点的恩泽。
  它们在大声喊叫着,企求着。
  让我觉得自己简直彻底的没尊严。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从那一秒起事情竟然就变成了这样……
   
  他的整个人都让人感到不真实,
  伏在我身上的时候很轻,仿佛没有重量的云。
  压在我身下的时候很软,仿佛没有体积的棉。
   
  这一次总算不是梦,我要记得每一个细节,惟恐以后再也没有没机会。
  可是却来不及,来不及……
   
    (七)

 

  
   
  比引火更吸引 摩擦一刹火花比星光迷人
  比得到了的都着紧
  比暗恋更黑暗 比挂心睡不安枕
  但上瘾等不可预计的余音
   ——《**》 张国荣
   
   
  他的指间在我手腕上划过就足以撩起我新的**。
  我从没这样过,即使和最相爱的人在最疯狂的时候。
  我知道我不爱他,这是个事实比他不可能爱我都清楚。
  但我的身体却被他彻底的收买或俘虏。
  我才知道他的可怕,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会一掷千金。
  这就好像在体内被埋下了毒虫。
   
  我把他放在我身上,好让这感觉更真实。
  他真的很轻。让我恍惚。
  很瘦,但皮肤细软温柔令人从心底觉得舒服,
  任何一寸肌肉都好像有人精密的计算过重新排布。
  手或嘴都是具有魔力的武器,押送我踏上通往**之路。
  他不让我进入他,反而让我不可收拾的想要重新来过。
  我发觉我完了,却已经晚了。
   
   Vk说,和他上过的男人都和你一样,没有人想仅此一次。
   
    (八)

 

  
   
  没有别的想法 只想放纵一下
  就当没发现 美好背后的虚假
  敷衍著灵魂 勉强地挣扎
  甚么也没错过 其实一无所获
   ——《堕落》 王菲
   
   
  我在早上的时候才湿漉漉的打开他给的那个盒子。
  一只皮夹。
  我的皮夹是和雨刚在一起的时候,他送给我的。
  很旧了。没有换过。
  他躺在床上,看着我,问:“喜欢吗?”
   “恩。”
   “我经常送人东西的,你不要介意。”
   “没什么。”我说不清,但是似乎没有应有的高兴。
  他坐起来,靠在床背上,看着我说:“如果你觉得收我的礼物很不爽的话,扔掉就行了。”
   “我没有这么想。”仿佛看见他从别人送他的一堆堆礼物里随便抽出一只盒子。
   “我自己买的。”他看着我,仿佛盯到我心里。
    “你为什么和他分手?”
   “和谁?”
   “你皮夹里有他的照片。我最喜欢看人皮夹,不是为了看钱,不对,应该说是不止为了,他们总把照片夹在里面,男朋友的照片啊,家里人的照片啊,老婆孩子。很有趣。”
   
  他们以后,他开着旅馆里的小灯看着皮夹里的照片。
  那时候他是什么样的心情。
   
   “为什么分手?”
   
  那照片本来放在皮夹打开就能看到的地方,
  自从我们分开以后,我就把照片拿出来放到夹层里。如同鸡肋。却仍舍不得。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对雨来说,也不过就是鸡肋。
   
  他靠近我,搂住我的肩膀,轻轻吻我的脖颈,并不,却很安慰。
   “不该问让你不快乐的事情。”
   
  如果只是逢场作戏,希望幕布缓缓拉上,慢点,再慢点。
   
   

 (九)

 

  
   
  是无力 或有心 像谜 像戏
  谁又会 似我演得更好
  从眉梢中感觉到从眼角看不到
  仿佛已是最直接的裸露是无力
   ——《有心人》 张国荣
   
   
  我真的开始用他送的皮夹,手感很好,Gucci果然不愧为Gucci。
  和小编一起拍片的时候,偶然拿出来,让她惊讶了半天。
   “天啊天啊,你发财了啊,你知道这要多少钱,这要多少钱一个啊……”
  她大叫了一通,惹得摄影室里所有的人都跑来参观我,或者说是参观这只不知道价值的皮夹。
   
  那天我的确付了他钱,但是他说我过生日所以晚饭他来请客,
  这个皮夹的市值就超过我一个月的工资。
  这年头,怎么什么事都有。谁是谁的鸭子都搞不清了。
   
   “这个还你,我不要。”我反复说着这话,想着他会是什么表情什么反应。
   Vk拿着皮夹,左看右看:“你要还给他,他大概不是当即送给别人就是扔掉,不如给我吧。”
  我一把拿过来,捏在手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不喜欢吗?”他走路是无声的,总是忽然间出现。
   “没有没有,只是……”我一边说一边把皮夹收起来。为什么要收起来,本来是想还给他的。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他说。
  我想不出我能帮他什么忙。
   “当我一个月的男友,准确的说,是21天。”
   
  为什么是我。
  不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我们只是对视着,我从他的眼里读不出真假。
   
   “你什么都不用操心,不会让你花费什么的,也不会耽误你的工作。”
   “我……”
   “我很健康,也不会让你有机会传染我什么病的,你放心。”
   
  我一边不安着,又一边觉得自己好像中了。
   
   “为什么是21天?”
   “从我们上次到昨天正好10天。我只是觉得是你生日这件事情挺巧的。
  麦当劳为今天在本餐厅过生日的小朋友提供免费快乐儿童餐。”
  他的眼神里有种挑衅的味道:你敢吗?敢来试试吗?
   
    (十)

 

  
  营造我色相
  我怕你看到我脆弱 我要你看到我漂亮
  经过
  留下我色相
  哪个会对我有印象 哪个会知我晚上 难过
   ——《色与情》 卢巧音
   
   
  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也曾很理智的盘算了一下。
  发现自己无钱可图。长相土鳖。
   
   Vk说,你啊你,不仅是蠢,简直是疯了。
   
  我想过很多种可能。
  比如,他得了aids,不过为什么要设定在21天呢……
  要传染的话不是一招即中也犯不上要那么多天时间吧。
  还比如说,我真的像那个小警察?
  他只是为了怀恋或寄托。
  

有色by懒猫

 
  他眼光温柔轻佻,拉着我的小指。
  我想这或许是个圈套或骗局,但那又怎么样呢。
  每个骗局在被戳穿以前总是快乐的。
   
  第2天:
  无事,打过一个电话以后就再没联系。
  我想他要反悔。
   
  第3天:
  他带我去他的家。
  房间很小,两室一厅的屋子其中一个房间是锁住的,让我想起《蝴蝶梦》。
  他说那里面都是杂物,是以前的屋主留下的。
   
  他会做很好吃的水果色拉,用他自己做的色拉酱调味。
  我看着他的样子忽然觉得他不过是个很普通的男孩,有颗出奇寻常的心。
  他只是希望迷住某个人,被人宠爱,宠爱他人。
  我猜。
   
  他放了《辛德勒的名单》的音乐。
  小提琴的声音带着隐忍的悲伤。
  他的声音很轻,看着玻璃碗里的水果,说:
   “我知道你很奇怪为什么会找你。”
  我看着他,听他说,他很慢的语调,我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
   “我不想瞒你,但是请你一定要帮我保密。”
   “好,没问题。”
   “我得病很久了……”
  我顿时头皮发麻的想到aids……
   “不是那个,是癌症。”他看着我的手,很认真的表情。
   “很严重吗?”
  他耸耸肩。僵硬的微笑了一下。
   “医生说我下个月就一定要去住院。我想反正是要去等死……”
  他趴在餐桌台上,头枕着胳臂,我看不到他的脸,只听他说:“死掉好过变老。”
  忽然觉得很闷的伤感,仿佛被一块大石头压住。
  他翻过脸来,我只看到他的一只眼睛。
  他说:“我这样的人,这样也不错是吧。”
  他似乎努力想让自己笑一下,但是眼睛却湿润了。
   “陪陪我,我不想一个人,到最后。”
   
   
  
   
    (十一)

 

  
   
  要快乐便能快乐 愿夜谭便能天荒
  随便地说 说一切 随便地看 看东西
  不设限制 没有大计 白布一张 作一切
  随便地爱 爱一切 随便幸福 过一切
   ——《无题》 卢巧音
   
   
  我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希望能给他些许安慰。
  他握着我的手,看着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样能安慰一个人,我总是不知道。
   
  他把脸靠在我的手背上。一会儿又放开。
  把头彻底的埋在臂弯里。
  不久,我能感到他身体微微的颤抖。
  是在哭吗?
  我应该说些什么呢?
  我搂住他。
   ……
   
  他是在一瞬间爆笑出声的……
  手捂着脸,一边大笑……
  我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前所未有的愤怒。
  他看到我变了脸色,忍住笑,强忍住。
  他说:“你别生气啊。我不是……”他话都说不完整就继续笑个不停。
   “我……我……我一笑就……就……停不下来……”
  我拿了外衣,想马上离开这个怪物。
   
  他拉住我的手腕,还没有完全把笑停下来,喘了半天气,说:“别走。”
  我甩开他。
  他终于停了笑说:“别走,外面下雨了。你这样会感冒的。”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相当严肃,他说:“我给你拿件衣服,你等一下。”眼里有相当的歉疚。
   
  他一直追我下楼,塞给了我一把伞和一件防水布的大衣。
   
   

 (十二)

 

  
   
  忘了幻想谁
  和美丽的人相对
  才能随时让我 心挂虑
  唯怕做不对
   ——《还有谁》 张国荣
   
   
  第4天:
  香水。
   
  他的大衣,我穿了以后就扔到洗衣篮里。
  那天雨很大。有风。在进入出租车以前我身上就已经被淋湿了。
   
  我最恨人骗我耍我。
  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又觉得这衣服那伞,简直就好像是下一个圈套,
  我几乎已经确定了,他不过是在和我玩一个胜负已分的游戏,
  来填补他多余的时间和腐烂的灵魂。
  我这么想又觉得好像有点过分了。
   
  老妈在50岁生日以后染上了收集香水的癖好。
  我和老爸都不能有效的阻止她对香氛的爱好。
  杂志上介绍的新品牌香水,她都要去商店里看过,喜欢的就要买。
  最让人不能忍受的是,她开始以人身上的气味来分辨好坏。
   
  比如,她就很不喜欢陈雨,只因为他用的是种很普遍的香水。
  那香水很容易和其它的味道混合。
  那天,他身上染上了点烟味。
  他走以后,我妈就说,我不喜欢他。
   
  老妈拿了洗衣篮里的那件大衣,她习惯在扔进洗衣机以前把所有的兜摸一遍。
  结果她没有把那件大衣洗了。而是放在一边。
  我下班回来以后她就拽着我问这大衣是谁的。
  我正盘算着要怎么向她说。
  她却说,我要他的香水,你去问问是什么牌子。
   
  简直是飞来横祸。
  我根本不想再见到他。
  至少理智上不想。
   
  第5天:
  昨夜梦遗。
  香水香水。
   
  第6天:
  我痛恨偶遇。
   
  我在西区拍外景,12点的时候小编一声令下,吃饭。
  我们这个组一共4个人,一个不吃牛羊肉,一个正宗回民,一个素食者。
  还一个我。
  我们收好东西放在车上,四个人就地散伙。
  我正左顾右盼的当口。
  接到他的电话。
   “你在哪里?”
   “干嘛。”我都能听出自己没好气。
   “找你吃饭啊,21天可还没到。”他说。
   “没空。我这儿工作呢。”
   ……对面没了声息。我就觉得大事不好。
  仿佛危险临近般的阴沉预感。
   
  他拍我肩膀的时候我还是吓了一跳。
  都没法判断他是从哪个方向出现的。
   “你就不能不要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吗?”
   “天王巨星闪亮登场都要出人意料。”
   “切~”
  他摘下墨镜一笑,我就觉得我的理智被一记重拳击倒。
  耳边响起一回合结束的铃声。
   
  他带我走到一个小胡同里,一家极普通极小的店。
  本来我想象的是豪华大堂伴着优雅钢琴声的高级西餐厅。
  然后是我钱包的末日。
  没想到他会带我来吃担担面。
   
  店里只有店主夫妇二人,好像和他很熟的样子。
  只问了是不是老样子要两份。
  老板娘一边为我们擦桌子摆碗筷一边操着乡音对他说,
  你来那么多次还从没见你带朋友来过呢。
  他笑,用眼角瞟我一下说,这个比较不同嘛。
  本来我很想质问他这个不同指的是不是蠢到被他耍弄被他骗。
  但是当面端上来的时候,我只闻味就几乎扑上去。
  根本顾不上想什么说什么了。
   
  分手的时候,我问他关于香水的事。
  他说,你要找的话很麻烦,不如自己来我家拿。
  我又一次觉得这是个阴谋。
   
  下午因为午饭过量而没什么精神。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