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 > 正文

写文by清络

时间:2018-03-10 09:13:57 标签:
写文 by 清络


写文by清络

文案
其实倒是和写文没多大关系,只是起了个缘由,还有觉得这样性格这样身份的人写文会有很有趣的化学反应,就好像某篇我看过的文,里面一正直得不得了的清淡的不得了的受却喜欢看春宫画,还颇有研究的那种赶脚,呵呵,写得不好莫怪啊,这只是自己想写的罢了。

一个老板,上司和下属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沟通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全一章   房间里键盘声音噼噼啪啪响个不停,有人在键盘上弹指如飞。
  “又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了?”秦晓拍了拍电脑前的某人。
  “写文,”某人扶了扶眼镜,淡淡不见任何表情,补充一句“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切!写耽美还不乱七八糟,”秦晓叉了叉腰一脸嗤笑“别遮,我摘了隐形看不见的。”
  “那你把头移开点。”某人推开他的脑袋,点了右上角那个最小化,又再扶了扶眼睛正色道。“而且,这是我的业余爱好。”。
  “切!真受不了,弄好早点过来睡啊!”伸手揉乱了某人的头发,秦晓打着哈欠先上床了,留下某人继续点开在键盘上飞舞。。
  说什么没完成的作品就跟没化妆的新娘一样,不可以被人看见的,还真当自己写的是旷世奇文了?不过是小耽美罢了,真是不爽!秦晓在心里抱怨,抱着被子想着某人现在抱着电脑,更加怨恨地牙痒痒。
  “啪”某人的大作终于告一段落,关了机子过来了。
  “写完了?”某人没钻进被子就被戳了肩膀。
  “嗯。”也不多说一句什么,只是淡淡回答,这是钱羽的性格,沉默寡言。
  秦晓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喜欢这么个闷骚男呢?以前追他的小姑娘多温香暖玉啊,多体贴动人啊……往事果然不堪回首,不提也罢。。
  看着钱羽把半框的眼镜脱了,整整齐齐地放在床头桌上,这家伙什么东西都要整整齐齐,真是个强迫症患者,和他这种走凌乱路线的完全不搭嘛,他究竟喜欢这人什么?难道像网上某些腐女MM说的那样,自己是个眼镜控?。
  那自己怎么不戴眼镜,硬是要戴隐形?切!乱来的!。
  “早上你交上来的策划,概念还可以,就是太过冒进,实际操作上很难实现,你把它拿回去重新修改细节吧。”关了灯,黑乎乎的房间他却开始说话了。。
  “知道啦。”不耐烦地把某人搂进怀里,难得的想温存的气氛完全被打破,秦晓想这个人是不是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情调啊,怪不得写的东西都没人看。
  “以后在公司我是上司,你是下属,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在我办公室偷懒。”这人说话都不带任何感情的,而且,口气都带命令式的。虽然现在靠在人家怀里很没有说服力
  “喂!我那是给你这个老板加班加到累了,在你那里小憩一会也算是员工福利吧?怎么可以说是偷懒呢!你真是个吸血鬼老板!”这人炸毛的话配着拥着人家耳鬓厮磨的动作,也同样很没有说服力。
  “那下次我也给小青这样的福利如何?她可是很早就表示想在我办公室小憩一会了。”贴着耳朵的声音本来应该是带着**的,可是怎么听的人就恨得牙痒痒呢
  鬼不知道小青是他这老板的妖媚小秘书啊!真不知道他怎么把这么个祸国殃民的货放在身边,虽然当初刚刚进公司的时候也对着人家魔鬼天使合体的美女流口水,但是,这个是以前!现在,一看这小妖精就头疼,恨不得把人给踹了。可惜钱羽倒是貌似中意得很啊,说什么小青很有能力。鬼才知道那个女人哪方面有能力了!。
  不过就是个想傍大款的女人罢了,看,这不就显露良苦用心?摆明就是想和钱羽搞**,当钱羽的小蜜。。
  “怎么?想我答应她?”黑暗中某人笑了一下,空气里却冷下不少。
  “你要敢答应她,”秦晓拢了拢被子翻身把某人压在身下,眯了眼怒道“小心老子做得你天天都不用上班!”。
  “那你就准备天天去找工作吧。”不受威胁,他神情淡定地盯着黑暗中的秦晓,仿佛被压着的是对方而不是他。。
  被他们公司踢出来的人,一般情况下都再也找不着工作,因为没有公司会要连他们公司都打磨不了的废品,这是行里人尽皆知的规矩。。
  算你狠!秦晓咬了咬牙,忍住要把这个人一口咬了吃进肚子的冲动,俯下身去亲吻他。
  黑暗里,他看不见身下人嘴角的笑。。
  “以后,公司的事情能不能别在家里说,至少是睡觉的时候。”秦晓搂着情潮初退的钱羽,想起身找根烟来抽,却想起钱羽讨厌烟味,也就搓搓手作罢。。
  “那你也不要把私事带到公司去。”钱羽尽力平静下来,淡淡说着。这很公平,本来就应该公私分明。。
  “我什么时候公私不分过啦?”听到这个秦晓就窝火了,从床上坐了起来“上次,你当着全公司人的面狠批我的时候,我有说什么吗?没有!老子回了家照样对着你笑,连个屁都没放!”
  “你做错了就该承担应有的责任,我上次并没有说错你。”依旧是波澜不惊的回答,淡定得秦晓不想发火都难,还继续火上浇油“我不希望你认为我会在公司对你有所偏袒。”
  “谁让你偏袒我了?我是让你加薪了还是让你升职了?我挨你批的确是我做错了,这个老子认了,但是作为特殊关系,你就不能暗地里安慰我几句,这又没什么,你说你怎么这么矫情?”  秦晓这次当真炸了火,以前的不满全都发泄出来。。
  “还有,我变着法子去你办公室找你,不过就是想抽空多看你几下,看你这个工作狂怪癖狂是不是连饭都忘了吃,或者是不合口味就不吃了。你怎么就不能了解我心思?你知道我一个你们**公司的小职员,工作压力和工作量要有多大?你知道每次偷着去看你我要把工作效率上提多少?你知道,我有多累?”
  一口气说完,秦晓也觉得累得慌,连眼圈都开始

写文by清络

发红,天知道连轴转的工作压得他多难受,偏还就为了这么个人留着苦苦努力挨下去,可是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也不见得有轻松的时候,突然他也觉得是不是自己一开始就错了?两个人,不适合?。
  “秦晓,”钱羽也坐了起来,表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在秦晓看来就跟在公司训他的时候没两样“每个工作都是辛苦的,我们公司会更辛苦,因此我们公司的酬劳也更高,这些我在面试的时候就和你说过。如果现在你不想留下,我可以批准你辞职,只是你要知道后果。”
  靠!又威胁他!大不了就不做这一行了,他秦晓好手好脚的,还怕真找不着工作,笑话!
  “是啊,公司辛苦酬劳也高,这点面试的时候你说过,”秦晓冷冷笑道“只是当初我没想到酬劳高到是让老板陪睡给员工压!”。
  话才出口秦晓就后悔了,这说得多过分呀!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只是他想钱羽肯定会气得给他一巴掌的,所以他等着。。
  意料之外,结果钱羽只是看了他一会,然后淡淡地说:。
  “秦晓,你被解雇了。”
  “靠!老子不伺候了!”秦晓实在到了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的地步了,心里刚刚积攒起来的一点愧疚都被打败了,扯了件衣服穿上,甩了门就出去,接着又听见客厅里再传来一声巨响,又是一次甩门。
  钱羽自秦晓离开就定在那里,连衣服也不穿,就静静坐在床上,打开床头灯,从抽屉里抽出一包烟,点上,烟雾很快就在房间里弥漫开来,有些呛人。
  其实他并不是不会抽烟,只是不爱抽罢了。一根烟完,他去浴室洗了个澡,水哗啦啦从头顶下来,眼睛进了水有些难受。。
  洗完澡,却看不见往常会坐在那里等他的人,心,第二次有些空。
  第一次,是在看见那家伙同别人接吻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有点酸。
  
  秦晓来到街上,街边的店正放着梁静茹的《分手快乐》
  “泡咖啡让你暖手,想挡挡你心口里的风,你却想上街走走,吹吹冷风会清醒的多,你说你不怕分手,只有点遗憾难过……”。
  “靠,要不要这么应景啊!”秦晓抽了抽鼻子,是啊,吹吹冷风会清醒的多,但是也会很冷啊!分手快乐?快乐个屁!今晚都不知道去哪里好了
  摸索遍了全身都没摸出个铜子来,不过钥匙倒是带出来了。摸摸鼻子想,还好,以前老窝的钥匙当初没有丢掉。。1
  自从和钱羽闹到一块之后就一直住在他那里,自己的狗窝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了。
  打开大门,靠!都快发霉了!
  看来以后自己这种草根,还是要在这里生根发霉的好。
  也许,一开始就不适合。
  “钱总早。”一大早小青带着笑甜腻腻地问早。。
  “嗯。”点了点头,钱羽在办公桌前坐下,扶了扶眼镜,开始一天的工作。
  刚才特地不着痕迹地绕过某个部门,某人没上班。
  也好,昨晚其实他说的也不全是气话,这算自动离职吧?公司倒是省了一个月的遣散费。
  收拾好心情,这是公司,他是这里的老板,他要对这里的员工负责,所以他要认真工作。
  “钱总,这里你是不是弄错了?”小青拿了份文件来找他,“这个项目你先前不是说这个公司不可靠吗?怎么还这么签?”。
  “哦,我弄错了,谢谢。”重新修改了后又交给小青。。
  小青走到门口又回头一笑“钱总不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吧?从一大清早的就开始心不在焉的样子。”
  “没有。”他连头也不抬,也不说清楚是“没有”女朋友,还是“没有”吵架,让对方想试探都很难得逞。。
  小青心里叹了一句,这么好的男人,怎么自己近水楼台还是钓不上呢?真是命不好。
 
  小青走后,钱羽倒是放下手头的工作。他真的心不在焉了?
  呵,冷笑着把眼镜抬了一下,他可不认为那个人真有那么大的影响。
  一说起他,就开始在脑海里勾画,聒噪,没品,脑残,下流,花心,不靠谱……数来数去都没数到他有什么优点。。
  怎么当初就喜欢上这么个人呢?他实在也想不明白。。
  是不是,从一开始两人在一起,就是个错误了呢?。
  这些实在是不适合在公司里想,还是先安心工作吧,钱羽抬手摸上桌子上的杯子,想喝个茶定下神,结果连喝个茶都不如意。。6
  “小青!”。
  “钱总怎么了?”
  “怎么给我泡咖啡了呢?我喝惯的柚子茶呢?”
  他指了指杯里的咖啡。先前他一直是喝咖啡的,后来有次小青给他换了柚子茶,他觉着味道清淡提神,也就喝惯了。。
  “今天没人送啊,所以就只能泡咖啡了。”小青耸耸肩,表示没办法。。
  “送?以前不是你泡的?”他有些疑惑了。。
  “钱总不知道吗?先前有人每天都泡好了送过来叫我端给你,还说什么爱心茶你爱喝之类的,我还以为是你女朋友托人特地送的呢。”小青瘪瘪嘴,一脸酸样,这个没露脸的女朋友,可让她郁闷了大半年呢。。
  “哦,我知道了,下去吧。”。
  怎么没想到是他呢?在家的时候不就老泡给他喝,还说抗亚健康吗?
  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还是没有柚子茶顺口,小青糖加的不多,还有点苦。
  终于还是放下不喝了。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按了条存好的短信准备发出去,才发觉要发给的那个人不在公司了。
  往常他是按好了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吃饭”,一到中午吃饭就给秦晓发过去,秦晓要不就会直接到食堂等他,要不就会回他短信或者打电话问要不要在外面吃。。
  这次,这个短信应该再也不用了吧,手滑到“删除”那里,点了下去。。
  翻

写文by清络

了翻手机,今天只有工作上的电话,还有工作上的短信,秦晓的电话和短信,通通都是之前的。
  秦晓一天都要给他很多个短信,很多个电话。短信没有重复的,电话永远是肉麻的。他曾经警告过秦晓不要老给他打电话,影响他工作,后来秦晓便全部转成短信,每天都满满塞在他收信箱里。
  而他,好像发给秦晓的短信,就只有刚才删掉的那条而已。。
  他甚至都没主动给秦晓打过一个电话。。
  突然想起昨晚秦晓声嘶力竭的控诉,自己好像真的没有怎么关心过秦晓,除了工作上的提点。
  这段感情的失败,真的是自己没有好好经营吗?。
  晚上回到家里,才发现秦晓来过了,东西大部分都给收走了,少了走凌乱路线某人的东西,整个房子都整洁不少,也空荡了不少,没有人气的存在,同之前秦晓没住进来的时候一样。
  桌上有张小纸条,钱羽拿来一看,是秦晓的字,不漂亮也不难看,不端正也不潦草。
  “好聚好散,我走了。昨天晚上我的话说的有点过分,别放在心上,保重。
  PS:这回真是要去找工作了,呵呵≧▽≦/”
  看到这些话,就好像秦晓当着他的面说的一样,拿了字条坐沙发上,脑子里转的却全是秦晓。
  洗了澡,吃过饭,房子里安静地不像话,打开电视,没有一个台想看的,以前怎么陪着秦晓看下去的呢?。
  打开电脑,一点写文的兴致也没有了,索性关了机,早早上床了
  九点,十点,十一点,十二点,一点,两点,三点…….
  睁着的眼睛没有合过,钱羽,失眠了。
  按开手机,点到秦晓的号码上,秦晓笑得有些白痴的头像弹了出来,手按在“呼叫”那一项上下不去。。9
  凌晨三点,那家伙在睡觉吧。。
  他说过最讨厌被人吵醒了,据他自己说起床气大得不得了,可是同他住那么久,都没见过。
  记得有次半夜四点,自己来了电话,公司有事情要紧急处理,连他也被吵醒了,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就陪了他一起去了公司,不想让公司的人看见,结果就在车里等了他一整夜。第二天还要给他发短信悄悄提前去上班,隔天就挂了个熊猫眼。。
  跟他在一起像做贼似的,秦晓却从来都没在意过。
  有很多人曾经都想跟他在一起,但是大多数无非是为了钱,权,地位,但是秦晓从来没图过什么,像那天他自己说的,没和他要过加薪升职,被他在公司骂了也没回家冲他发火,平时吃的用的一般都是分摊,没收过自己一分贵重礼物。反而倒是秦晓自己,还老是请他吃饭,给他买东西。
  这么一想,秦晓却并不是一无是处的。。
  夜很静,睡不着,于是越想越多。。
  秦晓现在在干什么呢?应该是在睡觉吧,他是个乐观又放得开的人,恐怕很快就会从这段不怎么像样的恋情中解脱出去吧?。
  很快就会找到新的**吧?。
  新的**,会是男还是女的?恐怕就着秦晓的性子,会找个女的吧?就像小青那样的所谓“尤物”,记得刚进公司那会他就对着小青流口水了。
  只是想到将来秦晓会拥着别人在被窝里说话,就跟同自己以前一样,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
  心痛,钝钝蔓延开来。
  一个星期,钱羽没有见到秦晓整整有一个星期了。
  晚上倒还不会像第一天那样失眠一整夜,但是半夜总会醒来,一摸身边,空的,心也跟着空了起来,便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天亮了。。
  秦晓找了份非常不像样的工作,派传单。
  事实证明,被他公司踢出来的人,的确是没人要的,也就只能先做这种兼职先了,大太阳下站一天了,累得够呛,还好搭班的MM够可爱,也算是慰藉了一下脆弱的心灵,下班后就顺便请了那个MM吃了个饭,得知MM住在他家附近,自告奋勇送人家回家。。
  刚想路过家门而不入呢,就看见家门口楼下停着辆银色轿车。
  款式熟悉的很。
  “哇塞,这车真漂亮!”身边的MM一脸星星眼,兴奋叫着。
  又是一个这样的货,不就是台车嘛,至于激动成这样吗?以前钱羽也有一台….不对,款式一样,车牌号码….秦晓眯了眯眼,粤DXXXXX,这号码也一样。
  钱羽!
  刚想过去,不料那边车子动了,猛地驶过来,从他身边呼啸而过,差那么一点就要撞上他和MM了,吓得MM花容失色,哗啦,还带溅得路旁一身泥水!
  我靠!还以为你想老子了呢!这发哪门子的神经呢?
  “有钱人果然都是缺德的货!我诅咒他断子绝孙,一副身家都没人传!”MM被溅得一身水,一改之前的崇拜之情,当场咬牙切齿骂了起来。
  哇塞,现在女的这么狠,不过被水溅到就骂人家断子绝孙,狠,真狠!
  等MM骂骂咧咧说先走一步的时候,秦晓想着那家伙究竟是在发什么神经。
  看了看MM走了的方向,秦晓心里想,该不会…
  那家伙,吃错醋了吧?
  不会吧?这和火星撞地球的概率是相同的事情,怎么会给他碰上了?
  还是,明天太阳想好了要从西边上来普照大地了?
  钱羽一路把车飚回了家,回了家就笑自己和秦晓以前说的那样,脑袋被门夹了。
  怎么还会想去找他呢,不是他也说了,好聚好散?。
  还是非要看见他和其他女人亲亲热热走在一起才甘心?
  当时他是真想从秦晓和那女的身上开过去的,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成了杀人凶手了。
  秦晓是个混蛋,差点就让他杀人了。
  不想这些了,钱羽打开电脑,打开写文的地方,根本没有什么点击率,可见看的人寥寥无几。
  钱羽从来都不在意这些,他写文只是一种减压方式,

写文by清络

他并不需要在网络上受人关注什么的。
  手开始在键盘上飞舞起来,他要把所有的不开心,全部转换成文字,丢到网上去。
  秦晓,这个人,就当没有了。
  “还在写文?”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刚才一直都在写文状态中,没有注意到开门的声音。
  “把钥匙还给我。”钱羽伸出手去,放到秦晓面前。
  “这是我用钱打的钥匙,是我的。”秦晓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到床上,嗯,还是这张床舒坦,自己狗窝那张简直可以拿去扔掉了。。
  “多少钱,我给你。”钱羽拿过皮夹,数了不知道几百块“够不够?”。
  “就几张大红票,糊弄谁呢?”秦晓一把推开钱羽的钱
  “那你说,要多少?”推了推眼镜,冷笑着,没想到他也有向他要钱的一天。
  “要多少呢?”秦晓故弄玄虚,其实有些冒冷汗,他在赌,赌钱羽还对他有情。
  “我要你,一辈子!”秦晓学着电视剧偶像剧里的男猪脚对付女猪脚的狗血情节,一把拉过钱羽到怀里,低头就亲。。
  “哎哟!你咬我!”秦晓捂住嘴,疼得直冒汗,他忘记电视里演的,什么时候都请勿模仿,他刚刚亲下去钱羽就开咬,慢点舌头都没了。。
  “秦晓,既然和女的在一起了,就不要再来招惹我!”钱羽退开,神色没什么变化,语气却加重了些。。
  “老子什么时候和女的在一起了?老子和你在一起后,对着女的都硬不起来…..”没说完秦晓就捂住嘴,说漏嘴了说漏嘴了,这以后怎么在钱羽面前抬起头来,尊严什么的,完蛋了。
  “你,不举?”钱羽挑了挑眉,脸上终于有了些表情。
  “是,老子对着女人不举,对着你能行就行了!”秦晓开始虚张声势,不晓得自己脸上有多红“所以,你要对老子下半身负责,还要负全责!”
  “我明白了,因为不能和女人,所以才来找我,是吗?”钱羽冷冷笑道,其实都不知道自己连指尖都在发颤。。
  “你这人怎么说一百个都不通呢?”秦晓见他这样,不免心疼,也不卖关子了,“我从来就只是喜欢你,喜欢你一个人而已,没有别人,男的,女的,都没有。”。
  “刚刚那个女的是同事,顺路送她回家而已。”。
  “我怎么就喜欢上你这个家伙呢我真是有毛病!”。
  秦晓见他面色渐渐缓和下来,知道被自己打动了,才上前拥过他,靠在他肩上说
  “这一个星期,我想你想的都快发了疯,烟都不知道抽了几十包,都快把我抽穷了。不信你去我那窝里看看,满地的烟头呢。”。
  闻着钱羽身上的味道,秦晓鼻子都有点酸,这一个星期,他天天都在想这个味道,走哪哪都想。
  “也不知道你想我不想,我知道你肯定想的,你用着东西坏了都不舍得扔,养着条狗死了也伤心半天,这些我都看得出来。你不是个随意的人,当初和我在一起,恐怕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怎么想也不会变的。同我在一起这么些年,我走了怎么可能不想呢?”。
  “只是你都窝在心里不说罢了,每次我看见你这个样子也都难受。”
  “算了,你不说就不说吧,反正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我想想真是个混蛋,明知道你这个脾性还和你置哪门子的气呀?你想我肯定也想得不得了,才会想来找我的。我知道你会难受,却还偏偏要和你闹分手……”
  说到最后,秦晓竟然抽抽地哭了起来,仿佛难受的那个人是他。
  “对不起。”钱羽动了嘴,最终说了这三个字,其实本来是想说“他不难受的”,却怎么也没说出口。
  “钱羽,我想你。”秦晓把头深深埋进他的脖子里,眼里滴到皮肤上,竟然有些滚烫。
  秦晓哭的很厉害,像个孩子一样,钱羽拍着他的背,也像是在安慰一个孩子。
  他也想说“秦晓,我也想你。”可是最终还是开不了口,任着秦晓眼泪成灾。
  或许,就像秦晓说的那样,自己就是不会表达,特别在感情方面。
  
  过了好一会,秦晓终于抬起头来,眼睛已经肿的跟核桃似的,钱羽伸过手,抚上了他的眼角,怎么,这么爱哭?。
  不过想起这眼泪是为谁而流,却是暖心得说不出话来。
  “钱羽,我想你了。
  秦晓又说了一遍,这次低沉的声音,带着另外一层**的意思。
  几年相处下来,默契自然是有的,当钱羽抬起头时,秦晓的吻便下来了。
  一个星期的沉淀,不只是思念,还有疯狂想要占据对方的念头,那一晚,彼此都很疯狂。
  
  “我去关下电脑。”钱羽事后才想起电脑还没关机,强迫症使然,他撑着也要下床去。
  “我去关吧。”秦晓按下钱羽,开玩笑,被自己闹了好几次,这个时候下床,腰不得断了?
  关机后回被窝里,一手搭着钱羽,秦晓问:
  “你写文没有什么点击率,都没多少人看的,而且你这个文还真不怎么好看。究竟你是怎么想的?我真搞不懂。”
  “你怎么知道既没有点击率,又不好看的?”钱羽一下子听出重点。
  “额….被发现了。我一直有上网看你的专栏的,那故事,我说了你别生气,真的不好看。”秦晓一下子有些囧,就怕钱羽又发神经。
  钱羽笑了一下,秦晓小心肝就往上一提,其实钱羽不是生气,只是感动而已,可惜他接收不到。
  “别人写好看的故事,我就只能写不好看的了。”钱羽莫名回了这么一句。
  秦晓抓破头都觉着莫名奇妙,喃喃说了句“这又发哪条大马路上的神经呢?”
  “秦晓,”钱羽一口咬上他肩膀,立马留了个牙印“你,是不是又想吵架呢?”
  秦晓没想这也给他听到,忍着痛说道“不吵不吵,咱俩往后好好过日子。”
  钱羽这才松了口,不过就着那个牙印倒是轻轻舔着,弄得秦晓又是一阵子心猿意马,却不舍得再累着那家伙,只好咬着牙憋着,想着呆会还是上厕所自个解决算了。
  “秦晓,”突然听见钱羽叫他,还居然伸了手去了那个地方,他是什么时候发觉的?
  “我帮你吧。”钱羽用手也让他很舒服,捧着他的脸,享受着他的特殊服务,回报他以深吻。
  最后倒是秦晓先睡着了,钱羽在他看不见的黑暗了笑,摸了摸他的脸说:
  “我写的故事不好看,我说的话也不好听,但是我写的,你会看,我说的你会听。这样就很足够了,我爱你。”钱羽又吻了吻他的唇,有些调皮的说“可惜你睡着了听不见。”
  其实秦晓听见了,他早就听见了,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的心一直都听得见。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