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 > 正文

大草原上的小丁丁by甘草柴胡

时间:2018-03-12 11:23:56 标签:
大草原上的小丁丁 by 甘草柴胡


大草原上的小丁丁by甘草柴胡


1

不管丁丁怎么哭闹,爸爸妈妈还是走了。
丁丁是一只小小的草原田鼠。是鼠爸爸和鼠妈妈唯一的孩子。
鼠爸爸和鼠妈妈还很年轻,今年第一次生宝宝。这些年草原被人类逐步侵蚀,能找到的食物越来越少,所以鼠妈妈只生下一个宝宝。
丁丁生下来的时候又小又弱,比一颗花生大不了多少。但是爸爸和妈妈非常精心地照顾它们的宝宝,随着丁丁一天天长大,它的身体也越来越好,眼睛黑黑亮亮,皮毛是漂亮的淡金色。
爸爸和妈妈非常非常爱丁丁,它们想永远和它在一起。但是身为草原田鼠的责任却阻止它们这么做。丁丁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也到了该和爸爸妈妈分开的年龄了。分离很痛苦,但只有这样丁丁才能够得到足够的锻炼,长成一个健康勇敢的草原田鼠。
所以他们还是走了,给丁丁留下一个干净温暖的洞穴,洞穴深处还有一个装满了食物的储藏室。
储藏室里的食物,都是爸爸妈妈带着丁丁从草丛和小树林里采集来的。
现在很多田鼠已经不愿意再用这样的方法收集食物了,因为觉得太辛苦,它们宁愿去翻附近小镇上的垃圾筒,或者到居民的厨房里去偷。但是爸爸妈妈告诉丁丁,草原田鼠与生活在墙洞和阴沟里的老鼠不同,我们可以享用自然的恩赐,但是不能去做小偷。这些丁丁都牢牢记在心里。
洞穴里依然充斥着爸爸妈妈的气味,但只剩下丁丁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这里。这个洞穴本来就很大,现在显得更开阔了。
丁丁哭得抽抽噎噎,并且开始不断地打嗝。洞口一有动静它就向外望,小声地叫着:"妈妈,爸爸......"但是却不见它们进来。
那只是风吹过了草丛。
哭了不知多久,丁丁开始感到饿了。它来到储藏室,想要找点吃的。
丁丁透过眼泪打量着储藏室里的全部财富,那些种子,是丁丁和妈妈一起从树上掉下的豆荚里剥出来的。那些根茎,是丁丁和爸爸一起用爪子扒出来的。那时丁丁的爪子都磨破了,但是却很勇敢的没有哭。回家之后,妈妈给丁丁舔了好久。
在那一堆果实、种子和根块之间,有一大团白色特别醒目,那是一颗蛋,是丁丁一家一次从大树旁的草丛里捡到的。那棵树上并没有鸟巢,附近树上也没有,不知是谁把它丢在了那里。妈妈和爸爸就把那颗蛋拖回了洞里,当作了丁丁的食物储备。
蛋太大了,还是以后慢慢再吃吧。
丁丁从食物堆里拣出来一个红红的果子,那是它最爱吃的食物。它咬了两口,甘甜的汁液顺着它的嘴角流出来一点,沾湿了它的皮毛。往常这个时候妈妈都会帮它舔舔。
"妈妈,妈妈......"想起来妈妈,眼泪又蓄满了眼睛,一滴、一滴流下来,挂在光滑的皮毛上。
风冷了,天黑了,丁丁咬着果子睡着了。
丁丁趴在干草和羽毛铺成的垫子上,睡梦中缩成一个小小的毛团。左靠靠,右拱拱,却寻找不到爸爸妈妈的体温,只好自己缩得越来越紧。
天亮了。唧唧喳喳的叫声吵醒了丁丁。那是门口树上的喜鹊妈妈在喂它的小喜鹊。平时这个时候,爸爸妈妈会带着丁丁一起出门觅食。但是,今天丁丁哪里也不想去。
丁丁在洞穴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又来到储藏室。它把各种果子和根块,叼出来满满地摆在自己身边。这样洞穴就显得不那么空旷了。
这么多好吃的,看上去可真丰盛啊!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觉得那么难过?丁丁吸了吸鼻子。今天不能再哭了。它明明答应过妈妈,要做个坚强勇敢的孩子的。
对,要坚强起来!丁丁把食物又搬回了储藏室,只留下一点当早餐。自己搜寻食物的本领还不是很熟练,这些好吃的要留着慢慢吃。
进入储藏室的时候,丁丁又看到那颗蛋。蛋很大,比门口树上喜鹊妈妈下的蛋要大很多。
蛋......
丁丁知道,蛋里能孵出毛茸茸的小鸟。喜鹊妈妈就是整天卧在宝贝蛋上面,把小喜鹊们孵出来的。
丁丁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毛绒绒的,很软很暖和。
丁丁的眼睛亮了起来,它很快把蛋周围的东西搬开,清理出一条路来。用爪子使劲推着蛋,哎呀,它太重了,推不动。丁丁挠了挠头,有了,倒立起来,前爪着地,用后腿努力地蹬,呼,蛋终于开始挪动了。
好不容易把蛋挪到洞穴中间,丁丁的汗水浸湿了皮毛。但是它还是没有休息,而是把洞里的干草、羽毛全都堆在了蛋的周围,把它埋了起来。然后,丁丁爬上了这个柔软的襁褓,尽量舒展开身体,把暖暖的肚皮贴紧了蛋壳。
一个毛茸茸的小鸟,细碎的羽毛,嫩黄的嘴巴,唧唧叫着......
这样想着的时候,心里的难过就变得容易忍受了一点点。
累极了的丁丁很快就趴在蛋上睡着了,在梦里一会呜呜哭出了声,一会又微笑了起来。

2

丁丁就这样开始了它的新生活。每天天刚蒙蒙亮,它就会早早出去采集食物,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重新趴在蛋上。
因为生活中多了一只蛋,丁丁采集食物的范围也不一样了。小鸟喜欢吃什么呢?应该不会是种子、坚果吧?门口大树上的喜鹊妈妈,好像都是在拿小虫子喂小喜鹊。于是丁丁觅食的时候,把大半的时间都用在收集虫卵、虫蛹这类东西上了。
这些肉乎乎的东西总是让丁丁觉得尾巴尖发麻,但是想到洞里的宝贝蛋,丁丁马上就变得勇敢起来。
虫虫都已经搜集满十个胡桃壳了,怎么宝贝蛋还是没有动静?看看门口大树上飞来飞去的小喜鹊,再看看洞里面静静躺在干草堆里的蛋,丁丁觉得真发愁。
可能是因为自己肚皮不够大吧。于是丁丁每次趴在蛋上,都会尽量把身体伸展开,努力用自己小小的身躯来温暖它。这个姿势可真累啊。可是时间长了,丁丁也就习惯了,一趴在蛋上就会开始犯困。
大概过了......等等,丁丁要好好数数。1,2,3,4,5......两个爪子都数遍了,也没有数过来。算啦,反正是过了好多天,蛋里面终于有动静了。丁丁也不敢出去觅食了,整天伏在蛋上不起来。
然后,等待已久的那一刻终于来临了!
蛋上先是出现了几条细细的裂缝,然后缝隙越来越大,一块蛋壳掉了下来,蛋上出现了一个洞洞。
小鸟就会从这个洞里钻出来吗?丁丁屏息等待着。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丁丁的眼睛都酸了。还是过去看看吧。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悄悄探头......
还没有等丁丁把头凑过去,突然啪地一声脆响,蛋壳整个裂开了!

大草原上的小丁丁by甘草柴胡

随着这声响,一个灰秃秃、湿漉漉的毛团从里面蹦了出来,向丁丁直冲过来。
丁丁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但是那个毛团可不管那么多,径直扑到丁丁怀里,一个劲向着丁丁的嘴巴、脖子乱啄,大声叫着:"嘎嘎!嘎嘎!"
这、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那个黄黄羽毛、嫩嫩嘴巴的小东西呢?
丁丁很想把这个毛蓬蓬的东西从自己身上揪下来,可是试了几下都没成功,反而被它贴得更紧了,并且不断"嘎嘎!嘎嘎!"的喊着,声音大得把洞顶的灰都给震下来了。
这么大的声音,是饿了吧?
丁丁努力拖着挂在自己身上的毛团往前走,把它带到旁边早就准备好的胡桃壳前面。毛团一眼看见壳子里的虫虫,立马飞扑了过去,把头扎进去。
丁丁马上觉得身上轻松了不少,这时候它才有时间好好打量打量那个毛团。
个头不小,张开翅膀好像比丁丁还大,身上稀稀疏疏没有几根毛,红红皱皱的皮肤透过缝隙露出来,眼睛又圆又小,嘴巴尖尖的,还带着一个小钩子。
真......丑啊。丁丁捂上眼睛不忍心看。
但是那个毛团一点也不介意,他飞快的啄着胡桃壳里的虫子,一副恨不得把脑袋都扎进里面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一个刚刚出壳的小鸟。
不知为什么,它那么贪婪地吃东西的样子,反而让丁丁觉得它很可怜。于是丁丁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摸了摸它湿漉漉的脑袋。
毛团似乎很高兴,抬起头来在丁丁肚皮上蹭了蹭,"嘎嘎"大叫两声。
它可真吵啊。这么想着的时候,丁丁不由笑了起来。

3

丁丁的洞穴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从早到晚都充满了"嘎嘎"的声音,干草和羽毛到处乱飞,洞顶也被蹭掉了一大块土。
有了这个吵闹的家伙,孤独和寂寞再也挤不进来了。
但是,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儿。这个家伙一天到晚在丁丁身上蹭来蹭去,该不会是把丁丁当妈妈了吧?
于是丁丁试图和它说明白:
"我叫丁丁,是我的爸爸妈妈把你捡回来的,我不是你的妈妈。"
"嘎嘎!"脑袋蹭蹭。
"叫我丁丁......"
"嘎嘎!"
"是丁--丁--,不是嘎嘎。"
"嘎嘎!"扑扇着没有几根羽毛的翅膀,叫得更起劲了。
没办法,丁丁只好换了一种看起来比较简单的方法。
"叫我哥哥!"
"嘎嘎!"
"哥--哥--"
"嘎--噶--"
......
读音这么相近,就算是它学会了吧。丁丁满意地顺了顺它的毛。
丁丁想,既然它除了嘎嘎叫什么也不会,干脆就叫他嘎嘎好了。
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但是新的问题马上出现了。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能吃了啊!
十多个胡桃壳的储备粮,很快就见底了。怎么办呢?
每天天不亮,丁丁就开始出门刨树根,去捉埋在地里的蝉幼虫。虽然这样常常让他觉得自己很残忍,但是为了家里那个张大了嘴巴不停地要吃吃的家伙,也只能这样了。
照顾另一个比自己更弱小的生命,这种重大的责任,一下子让丁丁成熟了许多。
但是能找到的蝉幼虫实在太有限了,丁丁每天都累得筋疲力尽,却仍然喂不饱嘎嘎。饿极了的嘎嘎不停啄着丁丁的脖子,大喊大叫:
"嘎嘎,吃吃!嘎嘎,吃吃!"
吃吃是它除了嘎嘎之外学会的第一句话。
丁丁一开始还极力安抚它:"没有吃吃了,明天哥哥去给你找。"
嘎嘎却还是不依不饶,追在它后面要吃吃,吵得丁丁根本没办法休息。丁丁又着急又生气,拱进干草堆里不出来。
可是草堆里又热又闷,没过多久,丁丁就不得不探出头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它一露出头,就看到一双又圆又亮的小眼睛正紧贴着它的脸盯着它,随即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叫声:
"嘎嘎!吃吃!"
丁丁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
到了晚上,嘎嘎终于安静下来,紧紧地靠在丁丁身边睡着了。可是饿着肚子的它怎么也睡不安稳,总是动来动去,在梦里念叨着:"嘎嘎,吃吃......"
睡梦里的喃喃使得"嘎嘎"听起来特别像"哥哥",丁丁听到了,就用爪子给它顺顺毛。
顺了几次之后,嘎嘎终于睡沉了,不再扭来扭去,丁丁也渐渐进入了梦乡。但是才刚刚睡着,丁丁就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吵醒了。
"叽叽,咕咕......"
原来是嘎嘎的肚子在叫。
丁丁感觉心里特别难过。
要是爸爸妈妈在就好了,他们一定知道该怎么办。真想爸爸妈妈啊!丁丁使劲吸着鼻子,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不能哭,因为自己是哥哥,还要照顾嘎嘎呢。
到哪里去找吃的呢?储藏室里虽然还有一些坚果和根块,但是那些东西嘎嘎根本连看也不看。
也许......
听说在小镇能找到各种各样的食物。丁丁知道,相邻不远的草甸子上住着的田鼠,每天都到镇子里去找吃的。
但是爸爸妈妈说过,他们一家是真正的草原田鼠,不是住在墙洞和阴沟里的老鼠,不能去偷人家的东西吃。
丁丁牢记着爸爸妈妈的话,如果是它自己肚子饿的话,它不会想要到镇子上去。但是嘎嘎......
丁丁觉得睡梦里还在念叨吃吃、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嘎嘎很可怜。它还那么小,如果没有食物,也许活不过这个春天。
也许去小镇上,只给嘎嘎找点吃的,自己一口也不吃,应该不算是偷吧?自己真的、真的,一口也不会吃。
明天就去小镇,给嘎嘎找来很多好吃的,嘎嘎就再也不会饿得哇哇乱叫了。丁丁这样想着,觉得高兴了一点,慢慢睡着了。

4

等丁丁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嘎嘎正有气无力地卧在草堆里。它实在是饿坏了。
丁丁一进门,灵敏的嘎嘎就感觉到了,马上从草堆里跳出来,朝丁丁扑了过来。
"嘎嘎!吃吃!"
丁丁从背上拿下来一个用树叶做成的袋子,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嘎嘎面前。
啊!好香啊!嘎嘎从来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呢。它马上扑了过去,把脑袋扎了进去。
丁丁看到嘎嘎吃得那么开心,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干草堆旁边,躺下来蜷成一小团。
实在太累了。
小镇上,并不像丁丁想得那样那么容易找到食物。
虽然丁丁知道,在食物稀少的时候,有些田鼠会到小镇上的垃圾桶里捡

大草原上的小丁丁by甘草柴胡

东西吃,有的甚至会偷偷潜入居民的厨房,拿走新做好的馅儿饼、奶酪和火腿。
那些从厨房里拿出来的东西看上去确实很好吃的样子,相邻草甸子上的田鼠兄弟咣咣和当当,就曾经拿着这些东西向丁丁炫耀过,还笑辛苦觅食的丁丁是个傻瓜。
但是,当丁丁自己身处于小镇这个完全陌生的空间的时很,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个放在路边的圆圆的高高的东西,就是垃圾桶吗?垃圾桶看着脏脏的样子,散发着腐臭的气味,这里面会有好吃的东西吗?
丁丁好奇地张望着,慢慢往那个方向走。但是还没等它靠近那个圆桶,突然从桶后面跳出来一只张牙舞爪的灰皮大老鼠,凶狠地朝丁丁扑了过来,丁丁吓得扭头就跑,一直跑出去很远,才摆脱了那只灰老鼠。
丁丁的心扑通、扑通乱跳,觉得又害怕又委屈。真想赶快回家啊。但是想到家里饿得乱叫的嘎嘎,又鼓起勇气向下一个垃圾桶走过去。
这次从垃圾桶背后跳出来的是一只猫。丁丁花了更多的力气才又从它的爪子下逃离。
丁丁慢慢想明白了,原来每个垃圾桶都是有主人的。
怎么办?丁丁很发愁,一根一根揪着自己的毛。突然,丁丁闻到一股特殊的气味,是肉的味道。这个嘎嘎最喜欢了。
转过身,是一道篱笆,篱笆围着的是一栋白色的房子,房子外边拴着一条大狗。大狗正趴在草地上打瞌睡,大狗旁边的盘子里,放着一根骨头和几块碎肉。
丁丁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越是靠近,越是浑身发抖,那狗真是大得可怕!好不容易靠近了盘子,丁丁抓住了一大块肉,轻轻放在草地上,一边用爪子拖着慢慢往后退,一边悄悄观察着大狗。
肉滑过草地,发出沙沙的声音,大狗好像察觉了,鼻子皱了皱,似乎马上要醒来的样子。丁丁吓得赶快伏在草从里一动也不动。
大狗动了动耳朵,没有发现异常,换了个姿势,又睡着了。
出了一身冷汗的丁丁,抓住肉块,更加小心地往外拖。
终于到了篱笆旁,丁丁背起那块肉,穿过缝隙拼命往外跑。身后传来了大狗汪汪汪的叫声,丁丁甚至能感觉到它嘴里喷出的热气。但是丁丁根本不敢往后看,只有一个劲儿跑跑跑,一直跑到熟悉的草原上,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实在是累极了。所以丁丁回到家就蜷到草堆里一动也不想动。
就在丁丁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感觉脖子被什么东西触动了。原来是嘎嘎到了它的身边,用嘴轻轻啄着它的脖子。
丁丁抬起头,看到嘎嘎正把一半肉放在它面前,看到它抬起头,就用爪子把肉往它面前推了推。
丁丁笑了。它摇了摇头:"丁丁不吃,嘎嘎吃。"
"吃吃,吃吃!"嘎嘎殷勤地劝着。
丁丁抬起爪子顺了顺它的毛:"丁丁不喜欢吃,嘎嘎吃。"
嘎嘎侧着脸,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着它。为了让嘎嘎安心,丁丁就拿了一个果子来,趴在嘎嘎身边啃,嘎嘎这才放心地去享用它的美食了。
丁丁看到它香香地吃着东西的样子,身上的疲惫和心里的委屈都减轻了不少。但是啃了两口果子,丁丁又开始发愁了,明天的食物该到哪里去找呢?

5

嘎嘎的食量越来越大了。丁丁不得不频繁地到小镇上去找食物。
吃得多,个子长得也快。爸爸妈妈留下来的洞穴已经被丁丁扩建过好几次了,但嘎嘎呆进去却仍像是蜷进了一个胡桃壳。所以嘎嘎白天常常呆在洞口放风,顺便啄啄小虫,喝喝露水,等着丁丁一天几次给他带好吃的过来。
这天嘎嘎正在洞口晒太阳,眯着眼睛看着那些在天空中翱翔的大大小小的影子,看着看着,长着参差不齐的羽毛的翅膀也跃跃欲试,扑棱扑棱把洞口的灰煽起来不少。
一下、两下、三下......
翅膀下的气流越聚越多,爪子也有力地蹬着地面,眼看就要腾空而起了,突然,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嘎嘎赶快收起翅膀,跑回洞里藏起来。
不是因为它害怕,而是丁丁教它,一有动静马上就回窝,不然丁丁会担心的。尽管如此,心里还是很好奇,于是把半个脑袋探出洞口向外望。
草丛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嘎嘎兴奋地扇起了翅膀,那是丁丁回来了。可是,后边紧跟着丁丁大喊大叫的家伙是谁?
还没等嘎嘎看明白,丁丁就气喘吁吁地跑进洞来,没有像往常那样马上把好吃的拿出来给嘎嘎吃,而是使劲推过来一个大土块挡住洞口,背靠在土块上擦着汗。
嘎嘎有点糊涂了,刚想说话,就被丁丁"嘘"的一声挡回去。嘎嘎听话地闭上嘴,睁大了圆圆的眼睛。
洞口传来了咄咄打击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扔石块。伴随着这敲击声,有两个声音在大声喊:
"丁丁是小偷!"
"装模作样地说不和我们结伙,不会偷东西吃,其实还不是天天去偷!"
"天天翻厨房,见猫就躲藏!不害羞!羞羞羞!"
"骗子!小偷!骗子!小偷!"
......
丁丁咬着牙,一声不吭地顶着洞门。
嘎嘎不解地看着丁丁,这是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吗?是捉迷藏吗?
过了不知多久,那两个声音渐渐慢了下来,一个说:
"呼,今天太累了。我们明天再来。"
"好,哼!看它还敢不敢整天做出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
接着又有几声石块敲击的声音,然后洞口慢慢安静了下来。
丁丁长长舒了口气,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喘了口气,慢慢拖过袋子,把吃的东西摆到嘎嘎面前。
"嘎嘎!"终于可以开口了,嘎嘎兴奋地冲过来,啄了啄丁丁头顶的毛,然后开动起来。
丁丁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
嘎嘎吃饱了,看到丁丁不理它,就自己扒拉着草叶子玩,一边念念叨叨地说:"小偷,丁丁,是小偷......"
嘎嘎刚学会说话,听到什么就学什么。
丁丁的毛一下子炸了起来,大叫:"我不是小偷!"
嘎嘎似乎觉得这样的丁丁很好玩,以为丁丁在和它做游戏,更加起劲地大声喊:"小偷!小偷!"
丁丁再也坚持不住了,刚才咣咣、当当说它是小偷,它虽然生气,但并不觉得难过,可是嘎嘎这样说,让它觉得特别、特别伤心。
"呜呜......我不是小偷,我不是小偷......"丁丁趴在地上呜呜大哭,心里非常委屈。虽然自己也到镇上的厨房里拿东西,但都是给嘎嘎吃,自己真的一点、一点也没吃。这样的自己,算是小偷吗?
"不是、不是小偷......"丁丁摇着头,拼命说服自己,这样就不算是小偷。可

大草原上的小丁丁by甘草柴胡

是,偷偷潜进厨房拿东西确实是事实,而且最近自己还拿得越来越熟练。爸爸妈妈以前说过,私自拿别人东西就是小偷,真正的草原田鼠是不会这样的。
那么,这样的自己......实际上就是小偷了吧?尽管怎么样也不想承认。如果爸爸妈妈回来,看到这样的自己,也一定会很生气,气到不会爱自己、不会想要自己了吧?
丁丁越想越伤心,眼泪越流越多,打湿了浓密的皮毛,冲掉了连日奔波留下来的灰尘,露出漂亮的淡金色。
嘎嘎看到丁丁这么伤心,终于明白了丁丁并不是在和它玩。它赶快蹭过来,挤在丁丁身边,讨好地说:"丁丁,是小偷,嘎嘎,也小偷......"
"我不是小偷!"丁丁生气地挠着地。
嘎嘎想了想:"丁丁,不小偷,嘎嘎,也不小偷。"嘎嘎刚刚学会说不,用得还不是很熟练。
丁丁很生气,气到想打嘎嘎一顿,但不知为什么,最后还是和嘎嘎挤在了一起,被它有一下没一下的啄着脖子里的毛,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6
不管怎么难过,也不能总让嘎嘎饿着,所以丁丁还是要每天出去觅食。
现在丁丁觅食的时候,除了防备猫、防备狗,还要躲着咣咣和当当,所以加倍辛苦。
但咣咣和当当好像从欺负丁丁当中找到了不少乐趣,过了没几天,又跑来捣乱。而且这两个家伙这次变聪明了,没有等丁丁跑回洞里,就一前一后把丁丁堵在洞口。
"小偷!这下你跑不了了吧?"咣咣插着腰说。
"把火腿交出来!"当当上去就想把丁丁背上的东西拉下来。
丁丁一边躲闪,一边生气地说:"你们肚子又不饿,干嘛要我的东西?"
"这块火腿是我们先看上的!"
"因为你的缘故小镇上养猫的人越来越多了,你让我们以后怎么混啊!"
咣咣和当当气势汹汹,丁丁被逼到了角落里。
"不管它,我们来抢!"看到丁丁没有退路了,咣咣就这样招呼当当。
两个人一起上来动手,丁丁握紧爪子准备反击。
"嘎嘎!"正当三只田鼠就要缠在一起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叫,咣咣、当当听了之后猛地一打哆嗦,赶快回头--
"这、这、这是是是......妈呀!"咣咣、当当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对视了一眼,丢开丁丁,哇哇怪叫着跑走了。
丁丁长出了一口气。
"嘎嘎,不是让你有动静就藏好吗?你怎么跑出来了?"
"坏蛋!欺负丁丁!"
原来嘎嘎都已经会保护哥哥了。丁丁很满意,伸出爪子去摸嘎嘎的头。嘎嘎低下头让丁丁摸。现在嘎嘎已经比丁丁高很多了,不低头丁丁根本够不着。丁丁想,幸亏嘎嘎个子长得足够大,不用开打就把坏蛋吓跑了。
"那我们回家吃东西吧。"丁丁拉着嘎嘎往家走。
正在往前走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石子落在身上。停下来,又没动静了。再往前走,又有石子落在身上。丁丁疑惑地站住往回看,却发现咣咣和当当头上顶着几片叶子躲在草丛里冲它打手势:
"嘘!嘘!过来!"
丁丁还没回应,嘎嘎却先发现了,这两个坏蛋怎么还没有走?转身跑去要赶走他们,却被丁丁叫住了。
嘎嘎跑到一半,听到丁丁叫它,很不甘心地站住,却仍是凶巴巴地盯着咣咣和当当。
那两个家伙看到嘎嘎冲过来吓得浑身发抖,本来打算扔掉叶子马上逃跑,但是看到嘎嘎站住了,于是也停住了脚步。
咣咣和当当对视了一眼,隔着嘎嘎压低声音对丁丁喊:"你、你怎么和鹰在一起?它、它会吃了你的!"一边说,一边往后退,打算万一情形不对马上开跑。
丁丁愣了一下,看了看嘎嘎,马上反驳:"你们胡说!嘎嘎不是鹰,才不会吃我!"这个羽毛还没有长齐,整天缠着自己要吃吃的家伙怎么会是鹰呢?丁丁见过鹰的,在天上飞翔的鹰,翅膀伸出来那么长那么大,要多神气有多神气。再看看嘎嘎,毛蓬蓬的,有时候还傻头傻脑的,怎么会是鹰?
"真的,它真的是鹰!你看看它的嘴巴,上边还有钩子呢!还有爪子!鹰是会吃田鼠的!"
丁丁仔细端详着嘎嘎,确实,嘎嘎嘴上的钩子越来越锋利了,爪子也很有力,难道,它真是吃田鼠的鹰吗?嘎嘎,会吃了自己吗?
刚才咣咣、当当说话的时候,嘎嘎一直在看着它们,这会儿,嘎嘎却突然回过头来,紧紧盯住丁丁,露出警觉的神色。
嘎嘎犀利的眼神,让丁丁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难道......
不会的!嘎嘎就是自己的家人,就算它是鹰,也不会吃掉自己的!
"快跑啊!丁丁!快跑、快跑!它要去捉了你啦!"咣咣、当当吓得大声喊,跳上跳下地叫丁丁赶快逃跑。
丁丁站着不动,似乎已经吓呆了。
就在这时候,嘎嘎突然扇动翅膀,两只爪子有力地蹬着地面,卯足力气朝丁丁扑了过去。
"完了、完了......"咣咣和当当用爪子捂住眼睛,从爪子缝里偷偷看。
嘎嘎凶猛地冲到丁丁身边,一挥翅膀把丁丁推出去好远,然后使劲儿蹦、蹦、蹦,两只爪子踩、踩、踩,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翻滚,一个小小的三角脑袋高高昂了起来,恶毒地吐着分叉的舌头,却马上被嘎嘎啄得找不到东西南北,晕头晕脑地跌了下去。
三只田鼠都看傻了。蛇!那是吃田鼠的蛇!
蛇显然不是嘎嘎的对手,等嘎嘎再抬起头的时候,三角脑袋已经不见了,只在嘎嘎嘴角还留着一小段细细的尾巴尖。
丁丁完全呆住了,太恶心了,这种东西也能吃?
"啊!啊!啊!"丁丁突然跳了起来,指着嘎嘎大叫。嘴角的那截尾巴居然还在动!
嘎嘎"哧溜"一吸嘴,那截尾巴不见了。它看到丁丁的那种表情觉得特别好玩,也学着丁丁的样子,一边指着丁丁一边跳着脚大叫:"啊!啊!啊!"然后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丁丁也哈哈大笑了起来,两个人笑着抱成了一团。
咣咣和当当看得张大了嘴巴合不拢,口水流出来,把脚边的草叶子都打湿了。
春天远去,夏天经过,秋天很快到来了。
嘎嘎已经从一个灰扑扑的毛团长成了一只威武的雄鹰。丁丁也成了一只有着漂亮皮毛的青年田鼠。
它们在丘陵的崖壁上找了一个洞穴作为新家,以前的那个洞穴太小了,丁丁只有在想爸爸妈妈的时候才会回去看看。
爸爸和妈妈再也没有回来过。
丁丁去找过它们。坐在嘎嘎背上,丁丁俯瞰过整个草原,飞越过丘陵和山谷,可是到处都不见爸爸妈妈的踪影。
丁丁还是很想爸爸妈妈,但是再想起它们的时候,心里却不会那么难过了。现在无论去到哪里,嘎嘎都会陪伴在它身边。广袤的草原,高远的天空,只要是阳光照耀、星光闪烁的地方,两个人都能够到达。
于是,草原上的小草和树林中的树叶,在仰望天空的时候都常常能够看见,一只小小的田鼠坐在一只大大的雄鹰的背上,在天空中自由翱翔。风吹过雄鹰的脊背,会在田鼠浓密的皮毛中搅起小小的金色漩涡。
咣咣和当当也把这一幕看到了眼里。初秋的时候,它们也在草丛里捡了一只蛋拖回了家。每天两个人用锤头、剪子、布决定今天谁来孵蛋。
美美地孵着蛋蛋的他们不知道,远处觅食回来的蛇妈妈,是如何焦急地在寻找她的宝宝。
秋草马上就要变黄了,叶子落尽,又是严冬。
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
草原上又开始了新的故事。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