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 > 正文

变装者的悲惨生活by俞皿

时间:2018-03-25 09:22:00 标签:
变装者的悲惨生活 by 俞皿


变装者的悲惨生活by俞皿



他,特征性别男,身高172公分(男的里面算是二等残废),长相清秀笑容狗腿,为人中规中矩,工作经验12年,月收入3500元整,周围人对他的评价是——胸无远志,性格懦弱,不成大器,男人里的中下等品。
她,特征性别女,身高172公分(女的里面算是高挑玉立),妆容清丽笑脸甜美,为人和善可亲,工作经验12年,月收入3500元整,周围人都说这个女人——事业稳定,温柔纯良,秀外慧中,女人堆里的上上品。
如果上帝在造人的时候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决定直接当个女人,日子也就不用像现在这么悲惨了……
没错,我就是“他”和“她”,一个生活在性别边缘的变装人,细数本人的悲惨经历,听我给您娓娓道来。
我和姐姐由马大哈爸爸一人拉扯大,缺少母爱的我们被邻居们在背后说“姐姐是个又疯又野的丫头,弟弟是个没用懦弱的软蛋,这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
我也不希望这样,也想像别人家的男孩一样在阳光下踢球跑步,也想在放学后和女朋友一起看月亮,但是,我不能……做个男子汉和吃饭,哪个更重要,别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跟我讲什么做人的“气节”,我是个人,一个身体正在发育的二八少年,如果不想吃用糖炒的青菜,没有刨除内脏的红烧鱼,就不能让二百五老爸靠近厨房,更不能指望整天不见的人影的不良老姐。做个男子汉之前,我先得保证自己不被饿死,还得负责全家人的饮食健康。
就算我心比天高,你觉得一个成天穿着围裙抱着锅台转的人有多少男子气概?!
二十二岁的我大学毕业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以为终于能摆脱原来的生活,重新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没想到生活再一次跟我开了一个大玩笑。
我那未婚生子、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疯癫了二十多年的姐姐,在某个春天的下午,心灵突然出现一个小时的脆弱和迷茫,然后就速战速决不计后果的了断了自己的生命,爸爸也脑溢血跟着她一块走了。
好了,急急忙忙赶回家的我,发现等着自己的是两块灵牌,一间空房。我又到了医院,医生指着躺在病床上两眼空洞的小娃娃对我说,我的外甥和姐姐一起煤气中毒,虽然抢救过来,但是心理上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医生护士走后,在只有我们舅甥两人的充斥着浓浓刺鼻消毒水味的病房里,我异常平静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嘿,小家伙,你要赶快好起来,这世界上就剩下你跟我了,不……也许还有你那不知跑到哪里去的外婆。”
从此一个本该有美好前景的俊秀青年生活天翻地覆。
两年跳槽、五年进入XX大公司、十年当上主管、二十年成为经理……变成了安分守己的保住自己的铁饭碗;花前月下、香车丽人……变成了接送孩子、锅碗瓢盆;未婚青年变成了孩儿他爹……
我要是稍微有一点不负责任或是想开一点,就不会这么委屈自己了,可是一想到自己悲惨的童年,就不由得下定决心——绝不能让我的下一代也过那种日子,反正我就是个命苦的人,当奶爸就继续当吧。
然而我不知道,要做的牺牲还不仅仅是这些……
“什么!抑郁症!”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大夫,一个连“抑郁”两个字都不认识的小屁孩居然会得这么高级的病?!我倒宁愿相信这个医生医术不精,是个草包!
事实证明,老天总是和我对着干,小屁孩确实能得抑郁症,而且还很不好治!
一眨眼十多年过去了,我看着现在自己活蹦乱跳的孩子不禁热泪盈眶,都想为自己的伟大高歌一曲,生活总算是快要见到了一点光明。
但是如果他能把对我的称谓稍微改一改就更圆满了……
“妈妈,我上学去了,再见。”
“路上小心……”
关上门后,我真是欲哭无泪,但这也不能怪孩子,我站在穿衣镜前,盯着镜子里浓妆淡抹总相宜的窈窕女子,TMD,谁会觉得这是个老爷们?!
我也想当个正常人,哭泣ING……
生活总得继续,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在附近学校的教师用卫生间,我换上男装洗掉脂粉,以男人的身份开始去工作。
我总觉得自己还年轻,虽然这样的生活很麻烦,但从没仔细考虑过长远的计策,而且如何让儿子心平气和的接受“妈妈”变爸爸这件事,我也还没想好。
下班后,我又一次变装成妈妈,提着大包小包的食品和日用品回家,开门后发现提前放学的儿子正和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聊天。
“您好,打扰了。”男子很有礼貌的起身与我打招呼。
“妈妈,他是我们的新邻居。”儿子兴奋的向我解释。
我放下手里的东西,伸出手想和他握手寒暄,突然想到这是男生之间的方式,淑女是不会和陌生男人有肢体接触的,但我的手已经收不回来了,只能尴尬的和他握了两下。
“我……我以为您年纪很大……没想到您这么漂亮……”邻居傻头傻脑满脸通红的结巴道。
儿子拿他打趣:“你想追我妈妈?”
“小孩子不要胡说,快进屋做功课。”
被我喝斥的儿子吐了吐舌头,回自己的小窝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差……不多了,再买些生活用品就行了。”
“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今天留下一起吃晚饭?”
“不用……不用了,我叫外卖……”
“不用这么客气,大家是邻居,以后要彼此多照应。”
“少不了麻烦您……我先走了,再……再见。”
邻居慌慌张张的离开我家,还在门口绊了一跤。
“小心!”
“没……没事。”
哎,看见女装扮相的我的男人,红脸结巴的有不少,但这么失态的还是第一个。
“你出来吧,别偷听了。”我对躲在门后听窗根的儿子说。
儿子笑嘻嘻的走出来:“老妈,你又多了一个爱慕者。”
“少废话,作业写完了是吗?”
“还差点。”
“那就快去写。”
“噢。”儿子嘴上答应着,却没有回去写作业,跟我进了厨房,“妈妈,你为了我,单身这么多年,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我是没遇上合

变装者的悲惨生活by俞皿

适的。”
“您都不出去约会,怎么能遇上合适的。”
“小子,这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你就这么着急把我推消出去。”
“我也想赶快叫声‘爸爸’么……我去写作业了,您自己考虑考虑。”
爸爸?
你要是想叫“爸爸”,直接叫我不就得了,我流下两行清泪。
接下来事态发生的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的邻居似乎在我家出现的频率略高了一点,而且……我为什么会跟个男人坐在电影院里?!我喉!!!!!!!
我平生第一次花前月下的对象竟然是个男的,我的心在流血!从电影院到家的路上,我知道旁边的痴情男N多次想牵我的手,而我岂会让他得逞,眼看就要到家了,我不禁加快脚步,邻居跟在我身后也加快了步子。
我瞄见有只大手从后面要拉住我的手,赶忙抬手一指左边乌漆马黑天空。
“看飞碟!!”
趁他抬头发愣的功夫提起裙子一溜烟跑回了家。
“老妈约会怎么样?喘成这样,是不是两人在门口来了个深情热吻?”儿子一脸坏笑的问。
我把女用手包往沙发上用力一扔:“吻你妈个头!”
“您别自己骂自己,太破坏您的淑女形象了。”儿子给我倒了一杯水。
“仅此一回,别再安排什么鬼约会了。”我警告他。
儿子换上一副苦瓜脸:“妈妈,我也不想把你交给别的男人,可是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就阻止您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我看新搬来的邻居一表人才,才想凑合你们的。”
我现在觉得自己刚才的态度太不好了,怎么说儿子也是为了我的幸福才这么做的,一番苦心我却不能理解,真是枉为“人母”。
我动情地说:“妈妈最大的幸福,就是看着你健健康康长大。”
儿子从我怀里抬起头说:“妈妈,我已经十五岁了,大人的事也知道一些,您要是有意中人就直接和我说,不用顾及我的感受偷偷摸摸。”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我哪来的什么意中人?”我被说的一头雾水。
“我在您的房里看见过男人的皮鞋和衣服,以前不明白,现在我知道了,那些是……”
儿子欲言还止的态度让我神经高度紧张,难道……难道他知道我的秘密了?
“儿子,你知道……”
“我,我知道那是和您相好的叔叔的衣服了!”儿子红着脸终于说出让人感到石破天惊的伟大推测。
也让我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妈妈!妈妈!您醒醒!”
我感到头晕眼花四肢无力,但我的心理很明白,这样的日子不能再过了,要赶快和他们摊派。
于是选了一个风和日丽气压高的日子,我把沉浸在恋爱情结中的邻居和热心撮合自己爸爸与男人约会的儿子叫到我的卧室。
我先对邻居说:“多谢您的错爱,但我真的不适合你。”
邻居说:“我知道自己比你年轻几岁,但是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也不介意你有儿子和过去!”
面对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小青年,我还能说什么,只能用残酷的事实来教育他。
我解开上衣的两颗扣子。
“老妈,现在是成人时间,我要不要先避避嫌?”
“你老实呆着!”
我从胸衣里掏出两颗胸垫,放在呆若木鸡的邻居的手里,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邻居涨红了脸,说:“我……我不介意……女人胸平……”
TMD!我无法忍受了,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一马平川的胸口,又把锁在柜子里的男装翻出来。
“我是个男人,和你一样的性别,现在你该明白了。”
美女变成男人,任何人也都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邻居很正常的口吐白沫的厥了过去。
外人也就罢了,其实最难面对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他不愧遗传了姐姐和爸爸的粗神经,在他喊了十二年“妈妈”的人变成“爸爸”时,居然毫无表情。
“儿子……”
“先送他回家吧。”
看着儿子背起昏倒的邻居,这时我才发现十五岁的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都是我不好,早就应该结束这场荒唐的闹剧,现在对他的打击肯定更大。
当晚我家陷入前所未有的死寂,我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人生中最难熬的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我在卧室里犹豫该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在儿子面前,男人?还是女人?
等我最终还是穿着睡衣出来时,发现儿子已经去上学,一想到自己被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唾弃的时候,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晚上回家后,我觉得儿子可能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现实,就有换上了女装,烧了一桌子他爱吃的菜。等到过了平时他放学回家的时间,他还没有回来时,我开始变得焦躁,穿上外套准备去找他。
一拉开门,就看见邻居正在我家门口转悠,我没了昨天的勇气,我们之间的气氛很僵硬沉重。
“能不能进去和你说几句话。”邻居闷闷的问。
我没有说话,把他让了进来。
坐在沙发上,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你……还穿着女装?”邻居问。
我苦笑一声:“现在看了很恶心吧?”
“不!”邻居慌乱的摆摆手。
“你不用安慰我。”
“不是……我想你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才不得不这么做。”
我惊讶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的善良,终于忍不住把这十二年的故事一股脑的倒出来——姐姐当初是怎么自杀的,爸爸又跟着离去,撇下我和姐姐留下的自杀中受刺激的孩子,以及我又是如何扮演姐姐的角色安抚受伤的外甥,帮他走出阴影……
邻居听完,什么话也没有讲,只是紧紧地拉住我的手,此时他的眼神胜过千言万语,一下子触动了我多年以来最不愿意面对的悲伤,泪水一串串的滴落在两人的手上。他轻轻的环住我颤动的双肩,我却无力推开,因为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别人的关心和理解。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儿子推开门就看见抱在一起的我们,整个认石化在原地。
我站起来,擦擦眼泪,强作笑容的问:“你回来,今天怎么这么晚?”
“别碰我!”儿子打开我伸过去要接书包的手。
对于儿子可能产生的不谅解,我是做好心理准备的,可是没想到他的反应居然这么激烈,我颓败

变装者的悲惨生活by俞皿

的坐在地上。
“你怎么能和你妈……他这么说话呢?!”邻居揪住儿子的领口,“你知不知道他为你牺牲了多少?!”
“放开我,你们都是**!”
儿子身高虽然和邻居不相上下,但毕竟是少年,力气不敌成人,挣扎了几下还是没挣脱开,我害怕两人打起来,连忙爬起来,推开了二人。他瞪了我们一眼,回到自己房间,“碰”的摔上门。
我像失了魂一样坐在沙发上,嘴里叨咕着:“他说我是**……”
邻居站在绝望至极的我的身边,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攥紧了拳头。而我因为悲痛也没有注意到他眼中因我而生的坚持……
我和儿子僵持了几天,幸亏他没有离家出走,我也就不敢再奢求什么了,唯唯诺诺的生怕再生出什么事端,另外既然已经是被当成**了,我就直接接受现实,换回了男装,儿子第一次见我穿西服时,先是呆住,不过很快恢复正常,不再多看我一眼。
一个星期后,在饭桌上,这些天第一和我这个恢复男儿身的爸爸说话的儿子,简直使我受宠若惊。
“儿……儿子,你有什么事?”
儿子沉默一会儿:“我知道你很不容易,是我不对……”
听了这话,我喜极而泣:“别这么说,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为你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我感觉自己最近的泪腺特别发达,难道是装女人久了,变成林妹妹性格了?
“你别哭哭啼啼的。”儿子见我眼泪流了一把,慌慌张张抽了一沓纸巾给我。
“好,我不哭,只要你原谅我,妈……爸爸做什么都行。”
儿子再次不说话了。
“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我担心的问。
“爸……”
这时我第一次听见他叫我爸爸,差点兴奋的心脏病发。
“什么事?”
现在他就是叫我摘天上的月亮也可以!
“我转到寄宿学校。”
“你再说一次?”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想去寄宿学校,学校已经选好了,是您刚才说的,什么愿望都答应我的。”儿子说完不再吭声。
是啊,是我刚才自己亲口说,是我,一直都是我自己在自掘坟墓……不过这样也好,总比他留在我身边不快乐的好。
我强颜欢笑:“换个环境也好。”
他抬头惊讶得看了我一眼,仿佛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痛快答应,但终究没有言语,低下头继续吃饭。
不要惊讶,儿子,只要是你的心愿,我还有什么是不能答应的呢?
学习成绩优异的儿子在转学中没有遇到什么困难,顺利进入省里最好的高中,送他走的那天,我们都没有多说什么。
他给了我一个好久不见爽朗笑容:“以后吃不到家里好吃的饭菜了。”
“傻孩子。”我摸摸他的头,什么时候起他已经高我这么多了,“放假不就回来了,又不是天涯海角。”
“第一次离家这么远,就是天涯海角。”
我紧紧抚住他放在我肩膀的头,再也说不出话,因为我要用力控制住自己眼中沸腾的热度。我只能吻吻他的耳朵,感谢他对我的谅解。
他抬头笑着,指指自己的脸颊,开玩笑的说:“‘妈妈’,临别不给儿子一个吻吗?”
我知道他是再揶揄我,所以故意扳起脸:“这里只有爸爸,没有妈妈。”
儿子哈哈大笑说:“小时候都是妈妈亲我,那现在我就给爸爸一个‘初吻’吧。”
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神,他托起我的脸迅速的在我的唇上落下一吻。
“这是……”他上了小学后就再没这样亲过我,曾经还让我小小失落过一阵,现在突如其来的一吻使我不知所措。
火车离站的哨子已经响起,检票员催促即将远行的人们。
“爸爸,放假时我要吃你做的松鼠鱼……”
我麻木的站在站台和火车上的儿子挥手,直到看不见彼此。
凉风吹过,我这才感到肩头厚厚的衣服已经被濡湿,原来悲伤可以如此深切。
儿子说要回来,但一直到他高考结束,我都没有再见过他,每个假期不是学校有活动,就是参加补习课,我想去看他,可转念一想,不如让时间冲淡一切,等到三年后他回来,我可能就真的变成他的父亲了,所以这段时间我也过的很努力。
开始一段寂寞的时间,多亏有好邻居的陪伴,后来一个可爱较小的女生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她小我不少,但是知冷知热很讨人喜欢,我猜想如果她做儿子的妈妈,必定能组成一个欢喜的家庭。我始终没有和儿子提起我女朋友的事,一是等我们的感情再稳定一些,二是怕他在外面担心。
等到他考上大学那年,他回来了。一开门,我几乎要认不出他了。我把邻居、女朋友都请来为儿子洗尘,饭桌上的气氛很古怪,当时高兴得什么似的我没有发现,一个劲儿的给他们夹菜敬酒。饭后女朋友去刷碗,我想拉着邻居和儿子一起好好叙叙旧,邻居却拍拍我的手,说他累了想回去休息。
“老兄,你可别这么扫兴。”
“爸,我先送叔叔回去吧,可能是喝多,明天聊也一样。”
我赶忙去试邻居额头的温度,当了十年的“妈妈”,关心人的毛病一时改不了。
但他却躲开了:“我没事儿,让他送我回去吧。”
儿子不知在邻居家干了什么,等他回来时,我的女朋友都走了,本来还想让他们好好认识认识,增加一下感情。
“和你叔叔都聊了什么,把你老爹扔在家。”
“您吃味儿了?”儿子笑着说。
“是啊,儿大不由娘啊。”
儿子还是笑着没有答话。
“对了,你今天看见的这个阿姨怎么样?”
“爸,你是老牛吃嫩草,她才比我大几岁。”
“诶,岁数不是问题,关键是人好。”
“您自己看着好就行了。”
“可是,我想……”
“爸,我累了,明天再聊好吗?”
这是我们父子第一次真正的交谈却没有想象中的愉快,我原来做“妈妈”的时候,从来没有感到过“代沟”这种东西,但是今天我感觉自己可能是真的老了。
大学开学前的暑假有三个月,但儿子却很少呆在家里,我想和他好好谈谈女朋友的事,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机会。女朋友已经跟我暗示过好几次了,我也明白不能耽搁人家女孩子的青春,女人都好

变装者的悲惨生活by俞皿

面子,要是婚礼上新郎又老又丑,那可怎么办。因此,我嘱咐儿子晚上早回来一点。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没有事,就不能和自己儿子说说话嘛?”
儿子点头答应下来。
但是老子跟儿子提自己的婚事,多少还是有一点腼腆,我想找个人作陪,就去找邻居,没想到那家伙一听,十点十分的脸就变成了八点二十,气哼哼的告诉我没空。
没空就没空,谁稀罕啊,以后甭想吃我的喜酒!

晚上,我做了儿子最爱吃的菜。
“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求我?”儿子一边吃一边问我。
“我就是想跟你谈谈我和你阿姨的婚事,我们也都不年轻了。”
“是您一个人不年轻了吧。”
“臭小子,我问你正经话呢,你觉得你阿姨怎么样?”
这次儿子放下筷子,真的一本正经的反问我:“我要是觉得不好,您要怎么办?”
“嘶,你阿姨长得漂亮又温柔,那不好呢?”
“呦呦呦呦,您看我这还没说她什么呢,您就急了,胳膊肘往外拐。”
“我就是想让你和她和睦相处,组成个幸福的正常家庭。”
“这么说,您结婚还是为了我?要我看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你一个人不是又能当爹又能当妈。”
“你是不喜欢你阿姨了?”
“还是那句话,您自己看着高兴不就得了,反正也是您结婚。”
“怎么是我一个人的事?她要是嫁过来,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爸,这辈子我只有您一个亲人……我吃饱了。”
谈话可以说是不欢而散,我想过上其乐融融的幸福大家庭怎么就这么难呢?难道是闲我女朋友的年纪太小?
我把自己的苦恼和女朋友说了,她含羞一笑,让我别着急,找时间慢慢开导他,日子长了,大家培养出感情,自然水到渠成。
真是一朵解语花,能遇到她是我是我前半生修来的福气啊!
我决定拿出父亲的威严,趁着他没去大学前把婚事给办了,要不他躲到宿舍四年不回来,我们还再拖上几年不成。
“好啊,婚礼是哪天,到时候看我有没有时间。”
我几乎被他带搭不理的态度给气疯了,用力合上他的笔记本电脑,想收回他的注意力。
“爸爸!你知道这个多重要吗?!”
“我……”
本来准备好的气势都被他给吓回去了,儿子还从未跟我大小声过,就算当年他骂我“**”都没这么吼过,是不是在学校把脾气给养野了?
儿子挫败的抓了几下头发:“爸爸你先出去。”
“是不是重要的资料丢了,我帮你看看。”我挤在他身边想帮他,他却反射性的躲开了。
“你躲什么?”这次我真的生气了,“还觉得我是**?”
“您什么也不知道。”
“你什么也不说,我知道什么?!你和你叔叔一样,脾气越来越怪,要不是年龄不对,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他生的。”
“反正我也不是您生的……”
“你说什么!你不是我儿子,是谁儿子?”我举起手给他平生第一个巴掌。
儿子愣了,我也愣了。
他眼里噙满了泪水:“您……居然为了一个女人的事打我……”
“不是的。”此刻我也慌了神。
儿子把衣服塞进书包,把电脑的电源也拔了。
“儿子,儿子,你要干什么?……你不能走!”
我拉住准备离开的儿子,苦苦哀求。
“您放心,等您婚礼那天我会出现的,现在我就是想找地方一个人静一静。”
我拽着他的手:“在家里不行吗?我保证不出声,你就在这儿,想静多久都行。”
儿子不再往外走,转过身忧伤的问:“我在您心目中这么重要吗?”
我用力点点头,那还用说,我这些年都是为你活的。
“那你能不能别和那人结婚。”
“你到底对你阿姨又哪点不满……她人很好……”我松开手上的力道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如此反对这门亲事。
他低头看看自己被松开的手,苦笑一声:“爸,她挺好的,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说完,他拉过我的头吻了吻我的嘴角,轻声道了一声再见,就离开了,而我却没有力气去挽留。
……
“你说他到底是在别扭什么?是嫌我的对象太年轻,丢他的脸吗?”我找到唯一可以听我倒苦水发牢骚的好邻居。
“你别喝了,你醉了。”他抢我酒杯。
“我没醉,你给我。”
“醉鬼都说自己没醉。”
我可能是真醉了,几乎控制不了自己的身子,整个人都贴在邻居的身上,感受到他身上的温暖,我不禁贪恋起来。
“你最近也总和我对着干,是不是你们嫉妒我娶美娇娘,合起伙来欺负我?”我趴近他的脸问,把香甜的酒气都喷在他脸上。
邻居幽幽的说:“我们怎么舍得欺负你,我不舍得,他更舍不得了。”
“那你说问什么你们都不同意我的婚事?”
邻居抓住我来回挥舞的拳头,直直的看向我的眼睛:“你真得不懂吗?”
“不懂。”我醉眼迷离的回望,哼,想比眼睛大,我会输你吗?
然后一个柔软温热的东西缓缓接近我因为酒精而变得冰冷的双唇,等我意识到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吻的时候,那温暖突然远离了我,害得我差点本能的靠过去。
“你不会喝酒,就不要学人家借酒消愁,你看,有谁喝酒会身子越喝越冷。”
“是你家冷气太强……等一下!”我此时酒醒了三分,“你……刚才作了什么……”
他轻轻敲了一下我的脑门:“你是笨蛋吗?现在才有反应。”
“你,你为什么吻我!”我不相信自己的“贞操”就毁在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的手里了。
“你的宝贝儿子没有亲过你吗?”他一脸高深莫测的问。
“当然,但他是我儿子耶!”我理直气壮的说。
他翻翻白眼:“你见过快二十岁的年轻人还和自己父母玩亲亲的吗?”
“怎么没有,在外国就有!”
“你是外国人吗?”
我的酒现在醒了五分:“你是说我儿子喜欢我……像女人那样?”
“这无关男女。”
此刻什么酒都该醒了,我觉得头痛欲裂:“我得

变装者的悲惨生活by俞皿

回去歇歇了,这可能是场噩梦,等一觉醒来,你没吻过我,我也没被儿子爱着……”
“喂,”邻居叫住我,“你总自以为是,别的事也许可以,但感情不行。”
“你们还不是一样,没头没脑要跟我说什么喜欢!我只是想当个正常人!”搞什么飞机啊!
“我们不一样,我们没有逼你,是你非让我说的。”
我无话可说。
躺在床上,我想快些入睡,也许一觉醒来这真的只是一场恶梦,但脑袋疼的睡不着,我决定不当鸵鸟,飞快的拨通了儿子的手机号码。
[喂,爸,家里有什么事吗?]
“没有……你还没睡?”
[现在才十点多。]
“我想问你……”
[要是婚礼的事,我没有经验,但可以介绍一个朋友给你,还有刚才我的口气很不好,太孩子气了。]
“没关系。”
[您还有什么事?]
“我刚才找你邻居叔叔去喝酒了。”
[爸,你的酒量不好,每次喝完都头痛,壁橱里的药还有吗?]
“有。”
儿子还是关心我的,所谓父子连心,这是亲人间正常的情感,才不是那个老**说的什么“**般的爱”!听见儿子焦急的声音,我鼻子有点发酸。
[那您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捎早点过去。]
“你也别老对着电脑。”
[好的,您挂电话吧。]
“你先挂。”
[爸爸,我知道你不喜欢听见电话挂断的声音,你先切断。]
“儿子,我爱你。”我感动的宣布伟大的父子之情。
电话那头沉默几秒。
“儿子?”
[爸爸,我也爱您。]
“咱们父子情深,才不像旁边那个老**一样,一直对我女装样子念念不忘。”
[您说什么,叔叔和您说什么了?]
“他说他爱我,你也爱我,真是有病!儿子你说话呀?”
[爸,你总是把自己认定的事强加在别人身上,别人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不是吗?]
“你是什么意思,儿子?”
[没什么,太晚了,您休息吧。]
我麻木的挂上电话,这一通电话没使我安心,反而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什么叫我“自以为是”,什么叫“我把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
我不是你们的亲人、朋友吗?
为什么要像**一样爱我!
为什么!
我该怎么办?
为什么喘不过气,是谁在我身边?
谁来救救我……
为什么我想结个婚,当正常人就这么难?
是谁来阻挠我的婚礼?
谁?
“亲爱的,亲爱的,醒醒。”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睁开酸胀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我美丽可人的女朋友。
“我这是在哪?”
“你装糊涂啊?”她娇羞的说。
我坐起身,这才发现满屋都是喜气洋洋的红色,连我的女朋友都穿得鲜艳无比。
“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
“我们结婚了?”
“是啊,刚才大伙灌了你不少酒,你醉了。”她去卫生间拧了一条湿毛巾给我。
我接过毛巾擦擦头上的冷汗:“我儿子和邻居呢?”
“他们都回去了。”
“是吗……”
“你怎么了,做恶梦了吗?”她接我毛巾帮我擦汗,“刚才浑身冰凉真是吓死我了,以后可别喝这么多了。”
“知道了,他们没说什么吗?”
“别担心,你儿子不喜欢我,但是早晚会理解咱们的,他是个好孩子。”
我暗暗的掐了自己一把,真疼!看来刚才是做了一场噩梦,最近准备婚礼太累了,岁月不饶人啊。
看着身边娇羞的小娘子,既然人生苦短,我就更不能浪费这千亲一刻的春晓了,要晓得,我这老婆保守的很,除了亲个小嘴儿,拉拉小手,交往三年都没让我碰过一下。
我刚要吻过去,娘子就眼波生媚的娇笑着挡住我的“吸盘嘴”:“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老婆大人请讲。”
“你邻居喜欢你,你知道吗?”
我的身子一震:“咱们大好的日子你提旁人做甚?”
“不行,你定要告诉我,这可关系到咱们未来的婚姻幸福。”
我无奈只得照实讲:“我与他只有兄弟之情,你为何要怀疑我们?”
“他那恋恋不舍的眼神,我看得很明白。”
“达令,我和他都是男的,再说我只喜欢你。”
“你真的喜欢我吗?”她蹙紧了眉头。
“不然我与你结婚干吗?”我猴急得要扑过去,这可是我三十七年来第一次入洞房,怎么说这么多废话。
“你先喝了咱们的交杯酒。”
我把酒一饮而尽,酒壮英雄胆,看来今天晚上要惊天地泣鬼神了!
啦啦啦,我的生活终于回归正轨了!
哎呦,头有点晕,不过没关系,轻伤不下火线!
哈哈哈哈哈……
一天以后,我形容枯槁的出现在儿子和邻居面前。
邻居揶揄的笑道:“听说你和新娘子一天没出屋,当了四十来年在室男,这下痛快了吧。”
我懒得理他,直接问儿子:“你跟爸爸说说,我最近都忙些什么?”
“您一直在忙婚礼的事啊,我没有帮您,是我不孝,你是不是累到了,感觉哪不舒服?”
邻居问:“该不是让新媳妇给榨干了吧?才一天!你怎么这么没用!”
“别上嘴。”我接着问他们俩,“我去你家喝过酒吗?我给你打过电话吗?”
他们俩个一起沉默了。
“你们倒是说话啊?”
邻居先开了口:“你不是对我们说不许提了吗?我们都祝福你了,你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和我们显呗你幸福是吗?”话里带着浓浓的醋味。
一直没说话的儿子开口道:“是我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感情,给您带来困扰,以后我们永远是父子,您不要担心。”
我拍着他们俩人的肩膀,带着哭腔说:“你们说得对,我是个自私又自以为是的家伙,从来不敢真正的面对自己……报应啊报应!”
“爸爸,你怎么了?”
“你控制点情绪。”
我摆摆手:“没事儿,就是晚上梦见以前的一些事儿,最近可能是太累了,人变得都不清醒了。”
“爸,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爸爸我没事儿,我就是要嘱咐你一件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万事不能强求啊。”
儿子被越说越迷糊:“爸爸,您不是真结婚结出病了吧。”
我仰天长叹,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报应!这绝对是报应!老天是在报复我,因为我伤了两颗如此爱我的心……
邻居见我实在是有点不太对劲儿,就非要送我去医院。
“不用去医院,你掐我一下。”
哎呦!手劲真大,和我有仇吗?我瞪了一眼邻居。
儿子心疼的揉着我被掐红的手背,我眼圈一红:“儿子,你以后结婚,要先验明正身啊,这年头男扮女装的**太多了,拜拜,我走了。”
看着像幽灵一眼飘走的我,儿子似懂非懂的瞅了一眼邻居。
姜还是老的辣,邻居很快恍然大悟,狠狠地啐了一口:“咱们都舍不得动的宝贝,让个小王八羔子先得了!怎么没看出来那个小骗子!走找那小贱人算帐去。”
“您是说……”
“没错!”
……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完)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