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文 > 正文

桃花仙by楚寒衣青

时间:2018-04-06 09:25:48 标签:
桃花仙 by 楚寒衣青


桃花仙by楚寒衣青

文案

仙和妖的故事,温馨文。


章一桃花庵中桃花仙
  远离中土的海外群山中,有一处山脉遍布桃花,一及春日便漫山皆绯,因而名为桃花山。桃花山中有一处庵庙,年久失修,匾额斜斜挂着,依稀只能辨清‘桃花’二字,便是桃花庵。而桃花庵旁,还有一株整个山脉中最大最好的桃树,四季开花,花开如云,正是桃花山中唯一的妖怪,桃花妖的原身。    
  既然被称为了妖,自然能够化成人身。桃花妖化成的人身是一位看上去二十五六的男子,面容清秀,双目常闭,也常带着微笑。
      
  山中无甲子。自桃花妖有意识以来,春秋交替,早已不知过了多少年。忽然一日,躺在桃花树下和往常一样闭目歇息的桃花妖听见天上远远传来了几声嬉笑:
  “这山里的桃花开得真好。”
  “是啊是啊,一眼望去,像是看不见头一般1
      
  声音很快就远去了。躺在树下的桃花妖懒懒地睁开了眼:“桃花?唔,他们这么叫啊,我还没有名字,就叫桃花?……不好,不好,总觉得柔弱了些。”这么说着,桃花妖偏头想了想,忽然绽开笑颜:    
  “桃不就是木兆?那就叫木兆吧1
      
  章二九天阙上九天客
  龙恪最近的心情不好,很不好。
  仙和魔的战斗从百多年前开始直到现在,已经进入真正对决的阶段了。前些日子,他大破魔域派出来的右路先锋,眼看着就要生擒那右路将军,却不妨对方狡诈如狐,眼见不好,竟然一下子就溜得没了影。    
  龙恪恨得牙痒痒,在自己的行军帐里转悠了两圈,他耐下性子翻开战报打算看看,但还没看两行,他心中就腾地冒出了一股阴火,当即一拍桌子,大喝道:
  “人呢!都死到哪里去了,给本上人滚过来,那阴司小儿没了护卫,一身功力又折损七七八八,你们竟然还没有找到人?1
      
  外头一阵慌乱,片刻之后,跟随龙恪最久的贴身护卫走进来了:“上人,出去探查的兵士刚刚回来禀报,说在西南千里之外的桃花山看见了阴司的踪迹1
  龙恪当即大喜,腾地起身道:“既然寻到了踪迹,还不快点带路1
  当下不再多说,抽过随身的拜神鞭,就点齐兵马,一路腾云向桃花山前去。
      
  桃花山里,依旧是一派的幽静。
  驭云停在了山头上,龙恪左右一望,拜神鞭随手抽了几下,身后的兵马就一一抱拳,分成数批,往山中各处探查。    
  做完这一切后,龙恪并不停留,带着剩下的一个护卫,径自向山中最深处、也是妖气最浓厚的地方行去。    
      
  桃花庵旁的桃树上,一树桃花正自簇拥着盛开,深深浅浅,灼灼其华。
  躺在桃花树下的木兆本在午睡,忽然就觉东边气息翻涌沸腾,仿佛来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千百年都没人踏足的桃花山突然就招东西了?木兆纳闷的想着,还没来得及睁眼,耳边就听见一声断喝:“兀那桃花小妖,行云上人在此,还不速来拜见1
  原来是仙界的上人。木兆慢吞吞地想着,继而睁开了眼。
      
  心里焦急又百无聊赖的龙恪至此倒是一怔。
  虽然化形的样貌不如何,修为也不如何,但这双眼睛倒是很干净……看来是一个不曾害过人的妖怪了。这么想着,龙恪倒是多少有了些耐心,一挥手打断旁边人的话,暗自缓了缓语气,就开口道:“本上人问你,你是这山中唯一的妖怪,这两日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
      
  什么不对的地方?木兆偏头想了想:“最不对的,就是你们了。”
  龙恪猛地沉了脸色:“你可要想清楚了!本上人是来追捕逃窜魔族的,包庇魔族是什么罪状,你不会不知道吧?”    
  “魂飞魄散?”木兆回答,继而眨巴着眼睛,显得分外无辜,“可是我真的没看见除了你们之外的东西。”    
      
  龙恪顿时迟疑了:虽然那阴司被他一鞭拜神鞭打去了半个身子,但到底是魔,真要瞒过一个小妖的耳目也不算太难……
  这么想着,他也懒得多话,只在此等待去桃花山中探查的下属回来禀报。
  一座桃花山,对仙人而言显然不算太大。不过多久的时间,龙恪派出去的人就一一回来了,只是无一例外的并无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龙恪的脸色刷一下就阴沉如水。偏偏此时,木兆又不知时机地开了口,语调还显得特别懒洋洋的:“我告诉过你们了,没人,对吧?”
  龙恪当时就怒了:得,我正正经经的手下、位列仙班的众仙徒还没有开口,一只连雷劫都没过小妖就发了话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当即手上一挥,鞭子唰一下就伸长出去,狠狠在木兆的原身上留下尺长寸深的一道鞭痕。
      
  巨大的桃花树猛然一抖,满树桃花纷纷扬扬,直如天上忽然下起了一片花雨。
  木兆的身子也随着桃花树一抖,腰腹中凭空就出现了一道淌血的鞭痕。
  用手按住腰间伤口,木兆虽痛得嘶了一声,面上的笑容却依旧不变,还是那样温和而带着些懒散。    
  发泄了积在胸口的怒气,龙恪也懒得再把心思放在木兆身上,足下生云,拖着身后的一众兵士便飞到了半空之中。但到了半空之中的龙恪却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反身一指,治好了木兆身上被自己鞭打出来的伤口,再留下一瓶仙丹,又喝一声“以后有状况速来回禀1,这才带着一众人飞天而去。
      
  木兆看着龙恪腾云走了。
  “行云上人?”他自语着,弯腰捡起了地上那瓶仙丹,放在手里看了好一会后,才笑弯眼角,“好罢,我答应你……下次有情况就告诉你。”
      
  章三幽冥狱里幽冥众
  匆匆又是十余日,阴司依旧一点儿踪迹都没有,龙恪越发阴沉起脸蛋来,天天拧着一根拜神鞭在大营中转悠,见到有人犯了错就是一鞭子抽下去,让大营中的一众军士个个噤若寒蝉不敢稍动。
      
  “上、上人……”龙恪的贴身护卫硬着头皮走进行军大帐。
  “什么事?”还在惦记着阴司的事情,龙恪绷着脸问。
  “外头来了我们上次见的桃花妖怪,说看见了阴司的踪迹。”贴身护卫道。
  龙恪一愣。他是记得自己当初走的时候有吩咐那妖怪见了人要过来禀报,但对方……真的就过来了?这么想着,龙恪挥了挥手,示意贴身护卫把木兆带进来。
      
  木兆很快就进了主帐。
  龙恪看着面前的人,发觉对方和几日前并无什么差别——一样正半闭着眼,一样未语就先带了笑。    
  龙恪就想起了对方的眼睛:修行到这个地步,还没有害过人的妖怪倒也少……等下就算他的消息没有用处,也不必多做为难。
      
  木兆并不知道龙恪的心思。走进军帐的他没有向龙恪行礼,而是和之前一样直白,开口就说了阴司的行踪:“两日前,我见一股黑气从桃花山上往南飞去,我遣了鸟雀跟着,发现他们最后落在南羽山头。”    
  龙恪眼前一亮,也不多说,吩咐人带木兆出去之后,转身就点齐人马,向着南羽山前去。
      
  木兆跟着龙恪吩咐的人走出了军帐,却没有顺应着留下来,而是驻足看了驾云离去的龙恪一会,就转身回了自己的桃花山。
  桃花山中仍是一派的清静。
  木兆回到自己数百年不曾挪动过的位置上呆了一会,就慢吞吞地站起身,从庵中找出了一个破旧坛子,盛过半坛最清澈的溪水,再摘下一堆最漂亮桃子挖去桃核,将坛子填

桃花仙by楚寒衣青

满,就盖上封泥,继而伸手一拍,埋入了桃树下的土里。
  做完这一切后,木兆满意地重新躺了下去,闭上眼,任落花随风飘下,缠满衣发。
      
  漆黑之中不知度过了多久,木兆突然感觉东边的气息翻涌席卷起来——正是先前龙恪到来时的感觉。    
  这一次,木兆没等人出声,就先行睁了眼站起身。
      
  龙恪已经带着人自云头飞到了木兆面前。
  木兆看看龙恪喜上眉梢的样子,也不由跟着笑了起来:“找到人了?”
  “不错,你的消息很有用1多日的心病终于解决,龙恪唇角扬起,和颜悦色了,“你这小妖倒是不错,说罢,要些什么?——放心,都是你该得的1
  言罢,龙恪凌空一甩鞭子,成堆东西凭空出现在了木兆面前,一字排开,各放光华。
      
  龙恪拿出来的东西都是上好的仙器。就是跟着龙恪来的一众仙人看了也是暗自口水横流,心动不已。    
  木兆却显得没有什么兴趣。从左到右看了一溜,他就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东西上,而是道:“行云,要什么都可以?”
  “在这里的器物都可以1龙恪大方的一挥手,也不计较木兆没有尊称自己为上人了。
  木兆就笑了起来,眼睛眯起,弯弯得和小月牙一样:“那我要你身上的那块玉。”
      
  龙恪一愣,下意识就道:“我身上哪里带了什么玉质法器?”
  木兆伸手一指。
  龙恪顺着对方指的方向看了,就见自己随手挂在鞭尾的小坠子正一甩一甩地晃荡着,绿芒流转。
      
  龙恪瞪了玉坠子一会,才记起来这是自己好几百年前刚刚拿到拜神鞭时,心血来潮随手祭炼的东西,根本没什么法力,充其量就是看着还不错而已。
  虽说是个小妖……但眼光不会这么差吧?龙恪暗自琢磨着,也不至于贪一个妖怪的东西,所以他提醒道:“这是我随手弄来玩的东西,没什么用处,这里头的……”他扫一眼面前的各种仙器,鞭子一甩,就挑出了三五样东西,“这些、这些、还有这个,都很不错。”
      
  木兆眼睛更弯了,但他的手指却不动,直直的指了那块坠在龙恪鞭尾的玉坠:“就那个吧。”
  龙恪无言以对。随手一挥将玉坠给了木兆,转身就走,甚至还没收起那招摇至极的各种仙器。
      
  龙恪不收起仙器显然是在跟木兆赌一口气,可是跟在他后边的众人就受不了了。几个地位比较高的互相推诿了一阵,龙恪的贴身护卫一边吞水一边挪到龙恪身边:“上人,你看这些东西,还是……还是收起来吧?”他讪笑道,“那小妖不识货,我们可是明白的埃”
  龙恪斜眼看了自己的贴身护卫一阵,鞭子一挥,就收起了大半的东西,只余下三五件,分别落入身后数人的手中:“你们之前擒抓阴司有功,就赏给你们了1
      
  身后传来一阵压抑的欢呼。同样拿到一件仙器的贴身护卫也面带微笑,但随即,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龙恪欲言又止。
  龙恪皱了眉:“什么事?直说。”
  答应一声,贴身护卫道:“是方才那小妖的事。属下想我们去的时候不止没有隐藏踪迹,还大张旗鼓的拿出了许多仙家法宝……方才那里固然没有魔族的身影,但这件事说不定还是会传到魔族的耳朵里,到时候那只小妖恐怕不好了。”
      
  龙恪愣住,片刻一声低骂:“你怎么不早说1
  言罢,龙恪也不再向前飞了,云头一转就再往桃花山的方向掠去。
      
  一来一去的时间并不算久,不过一个时辰而已。等龙恪再回到桃花山的桃花庵时,桃花树依旧灼灼地开着,风一吹,也还是漫天的飞红。
  然而那时时躺在桃花树下的人不见了。
  ——木兆不见了。
      
  龙恪的脸色变青,看着面前那株桃树上几道焦黑的伤痕,他咬牙片刻,才狠狠地道:“这些混账魔族1    
  贴身护卫担忧地看了一眼桃树,这才跟龙恪道:“上人,我们要不要派人去找?”
  “找什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动手,怎么可能还给我们机会找到?而且妖族是偏袒魔族的,我们用什么名义找一只妖怪?”龙恪怒道,左右走了两圈之后,又叹了一口气,“……不,还是要找,你派几个跟得久的好手,不要声张,秘密去找吧。”
  贴身护卫应声,很快就飞上云端,挑出了几个人,径自离去。
  龙恪也没再在桃树旁多呆,同样飞上云头,带着剩下的人就往中军大帐行去。
      
  因为抓住阴司而来的好心情荡然无存,龙恪绷着脸,一路急赶,不过一天工夫,就回到了军帐之中。但还没等他坐下来喘一口气,就有一个军士匆匆跑了进来,大声道:
  “上人,魔族带了一只妖怪在外头叫阵,指名要和你比试1
  听见‘妖怪’二字,正端着杯子喝水的龙恪一愣,心中开始有了不好的感觉。
      
  作为一名能被称为上人的现任,龙恪的预感很少出错,所以当他来到两军阵前,看见被魔族抓着,五花大绑的推到最前头的木兆时并不怎么吃惊,他只是想吐血。
  深深吸了一口气,龙恪刚准备说话,就听对面传来隆隆的响声:
  “兀那行云,你的小**在本尊手上,若不想他有什么万一,还是早早投降的好1
      
  这次,龙恪不是想吐血了,他是真的吐血了:感情对方是在将他当傻子耍?两军阵前,别说对方推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的妖怪出来,就是推了他龙恪的父亲出来,他也要一鞭子抽过去打死了了账!现在对方竟然想用一个小小的桃妖就让他束手就缚?嘿,这句话真要传出去了,只怕六界之中都拿他龙恪当傻子笑了!    
      
  怒极反笑,龙恪大喝一声,舌绽春雷:“放肆,凭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小妖怪就想让本上人束手就缚?真是痴心妄想!阴鬼,你怕是白日梦做得多了吧1
  言罢,龙恪也懒得多说,手中一抖,拜神鞭抽长万丈,刷一下就向被推到了最前面的木兆抽去,快若闪电,势如奔雷。
      
  被推倒最前头,一直半合着眼看上去懒洋洋的木兆终于完全睁开了眼。他看着马上就要到了面前的长鞭,心里头暗自琢磨着:
  从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发觉了,这长鞭一挥起来银光点点瑞气千条,端的是漂亮已极碍…
  还没有想完,木兆只觉得劲风扑面,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章四桃花树下桃花酒
  等木兆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沉黑,周围却尽是熟悉的景象——他已经回到了桃花山中。
  左右看了一看,木兆将视线移到紧绷着脸的龙恪身上:“行云,我睡了多久?”
  “睡?你是死了多久1龙恪气得一瞪眼,才接下去道,“有三年了,你被本……你被我一鞭子抽散了修为,连形体都聚不全,还好我手头还有一颗灵药,及时融入你还没有消散的神魂内,不然你再过一千年也还要睡着。”
      
  原来如此。木兆点了点头:“你怎么过来了?”
  “你这几天要醒了,加上魔族暂时退却了,我就多过来瞧瞧。”龙恪回答。
  “那你待会没事了?”木兆再问。
  “你有什么事?”龙恪反问,接着,他看了看天色,道,“今天晚上我都能留在这里吧。”
  “够了1木兆乐呵呵地笑了起来,随后起身,走到桃花树下一拍土地,抓出一个坛子来,拆开了封泥自己喝过一口后,就递给龙恪,笑得弯了眼,“刚好三年,我酿的桃花酒,你尝尝?”
      
  龙恪愣愣地接过了,又愣愣地喝下去,待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直冲脑海后,他才醒了过来:“你不怪我?”    
  “怪什么?”木兆拿回了酒坛,自己喝一口后,又递给龙悖
桃花仙by楚寒衣青

>   龙恪看了看又回到手中的酒坛,犹豫一下,还是再喝了一口:“我差点杀了你。”
  “我死了吗?”木兆反问。
  龙恪皱了眉:“你就这么希望自己死吗?”
  木兆就笑了起来:“我既然没死,怪你做什么?”
  龙恪看了木兆一会:“你真是个木头……对了,我还没问过你,你的名字叫什么?”
  “木兆。”木兆再喝了一口酒,心满意足地眯上了眼。
  “木兆桃?”龙恪摇了摇头,“还不如就叫木头。”
  “木头确实不错。”木兆认真地点了点头。
  龙恪无言以对了。拧着手中的酒坛,他呆坐一会后,看见远处的东方出现了鱼肚白,就摇着头站了起来:“好了,我差不多该走了。”
      
  “就走了?是该走了。”看一眼远处的天空,木兆道,神色里显然有些失望。
  本来已经腾云而起的龙恪见了木兆的模样,在半空中徘徊一会后,又降了下来:“我会一直在这里打战……往后有空,会抽时间过来的。”
  刚刚闭上眼睛的木兆睁开了眼,他很认真地看着龙悛—至少龙恪见过的任何一次都认真。他开口了:“真的,行云?”
  “我骗你一个妖怪么1龙恪不满地皱起眉,继而又道,“还有,别行云行云地叫了,那是号,我的名字是龙悖”    
  木兆再次笑了,弯起唇角,也弯起眼睛:“好,龙悖”
      
  龙恪满意地点了头,拜神鞭一甩,转眼就驾云飞出了千里之外。也是此时,他忽然发现自己手里头还提着从木兆那里拿来的桃花酒。
  定定地盯了手上的桃花酒一会,龙恪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拿回去还给对方,只想着:
  下次吧,反正以后还要去看那……
  ……嗯,一根木头。
      
  章五行行复复又经年
  这一场战,又打了数百年的时间。龙恪也信守着和木兆的承诺,差不多三五七日里,总会抽出时间去桃花山看看那喜欢躺在桃树下睡觉的桃花妖木兆。
      
  这一日,龙恪又来到了桃花山,正自休息的木兆睁开了眼,未语先笑:“你来了?”
  落地了的龙恪散去云翳,带着满头满脸的汗水,一盘腿就坐到木兆面前,话里有些不满,面上却全是喜色:“怎么我最近每次见到你你都是在睡觉?真没见过像你这么懒的妖怪1
  木兆没有回答龙恪的话,他直起身,看了看龙恪的面色,方才笑道:“有什么喜事?”
  一听这句话,龙恪的眼神就亮了起来:“大喜事!魔族终于退兵了,仙庭胜利了,这场战终于打到结尾了1    
  木兆愣了一愣,沉默片刻后,也慢慢地点了头:“果然是喜事。”
  龙恪咧开嘴笑着,他脸上的汗水亮晶晶的,眼睛也亮晶晶的:“当然是喜事!我已经离开仙庭数百年了,我那个妹妹也不知道长得怎么样了,还有我留在仙庭的母亲和同样出去争战的父亲,终于可以团聚在一起了1    
      
  木兆静静地听着,等龙恪全部说完了之后,他才慢吞吞地道:“那你往后,就不会过来了吧?”
  龙恪愣祝    
  木兆垂头坐了一会,然后他抬起头,眼睛弯起,似乎在笑:“不管如何,这总是好事,恭喜你了。”    
  龙恪动了动嘴唇,有那么一刻,他想着干脆对木兆说‘一起走’。可是一起走的话,一个妖要怎么进仙庭?做他的奴仆么?而就算能以平等的身份进入仙庭,那些仙人对一只妖怪,又会有什么态度?    
      
  龙恪不说话了。自从木兆上一次因为他的疏忽被魔族抓去还险些没了命之后,关于木兆的事情,他总是习惯多想想,再多想想。
  龙恪不说话,木兆也陪着他不说话。
  一时之间,偌大的桃花庵旁就只有风吹过花叶发出的沙沙之声。
      
  还是木兆打破了沉默:“几百年其实也差不多了,你快要回去了吧?那祝福的话就现在说了。我希望……”他偏头想了想,继而一笑,“我希望,你永远和现在一样。”
  龙恪沉默片刻,也露出一个笑容:“还有几天吧,先不说这个,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我每次来见你,你都在睡觉?”
  “因为无聊。”木兆回答得很干脆。
  龙恪不满意这个回答:“几百年前我刚来的时候,你虽然也睡着,但好歹有时候还会酿酿酒摘摘桃子或者去山里头走一走,但越后来,这些事情就越不见你做了。”
  木兆唔了一声:“你真的想知道?”
  “还有假的?”龙恪没好气道。
  木兆就老实开口了:“因为越到后来,我就越觉得没有你的日子很无聊……你看,这山还是这山,这树还是这树,这花也还是这花;可是如果你不在了,我就觉得这山不是这山,这树不是这树,这花……”    
      
  木兆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因为龙恪渐渐怪异的神色。
  本能的觉得气氛不对,木兆收了声音坐一会,又伸手挠了挠头:“果然有些奇怪吧?可是我问过你了,是你让说的……”
  “是我让你说的。”龙恪木然地回了一句。
      
  不是有些不对,是很不对。木兆瞅了龙恪一会,有些担忧地开了口:“龙恪?”
  龙恪垂下了头。他静静地思量片刻,忽然再抬起来:“以后我会再来。”
  “什么?”木兆没有听清。
  “以后我会再来。”龙恪重复一遍。看着木兆惊讶的神色,他缓了一口气,又想了想,才慢慢道,“仙庭离这里远,往后我可能要一两年两三年才会过来一次,但我会过来的,因为……”
  他抿了一下唇,忽然笑起来:
  “因为有一根木头在这里等我。”
      
  章六春去秋来年岁疾
  木兆靠在桃花树下,懒懒地睁着眼。自仙魔大战结束后,日子又过了数十年了,但这对木兆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依旧每日每日地睡自己的觉,然后每日每日地等那差不多一年来一次的人。
  今天的天气不错,木兆罕见的没有闭目酣睡,而是手里捧着一坛喝了有一半的自己酿的桃花酒,心里计算龙恪过来的日子。
  三百一十,三百二十,三百三十……唔,三百三十五个日月了,按之前的习惯,他也应该快过来了吧?这么想着,木兆晃了晃手中的酒坛,扬起来又喝了一口。
      
  之前听他说,仙庭离这里有三万万之里……异兽鲲鹏也不过日行九万里,这样的距离,就是用最好的法诀,也要不停歇地飞行一个多月吧。而他任职的位置,一年似乎只有三个月的休假期。这样算来,他来这里一趟的时间,就差不多是他假期的全部了……木兆想着,心情忽然就变好了。又扬起坛子喝了一口甜甜的果酒,他继续往下想着:
  仙庭里寻常的事他也说得挺多了,倒是从没有听过他说‘一起去仙庭’、或者‘修炼成仙’……
      
  木兆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些。坛子里的酒已经喝完了,他放下空坛子,忽然就想到龙恪前一次来的时候说南山那种野橘味道不错,便直起了身,悠悠然走向南山。
      
  一如木兆所计算的,此时的龙恪虽还在仙庭,却已经处理完了最后事宜,准备前去桃花山了。然而还没等他真正动身,门前的禁制就被人触发,刹那天河倒悬,碧浪千层。
  龙恪一挥手解开了禁制,看着进来的人,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小妹?”
  龙小妹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毫不客气地指责道:“哥哥,你的禁制怎么几百年都不待换的?每次我来找你都只看到一片光秃秃地水幕,丑死了!”
  龙恪无可奈何:“你又不常来找我,何况水幕……”他瞅了瞅外边,“不好看么?”
  “丑死了1龙小妹斩钉截铁,继而就道,“对了,不说这个了,三哥,你开始休息了吧?”
  “昨天交接完任务了。”龙恪点头道。
  龙小妹脸上就露出了雀跃之色:“那好,三哥,你带我去冬冥之渊那里吧,我老早就想捕一条深渊白蛟玩玩了1    
      
  冬冥之渊在东,桃花山却偏西,路程都不近,要去了冬冥之渊,哪里来得及去桃花山?龙恪一愣,下意识就拒绝道:“我还有些事,你让大哥二哥带着你去吧。”
  龙小妹皱起脸:“不要,我就要三哥带我去。”
  “为什么?”龙恪奇道,“大哥二哥法力比我精深,指不定还能给你抓到一条月光白蛟呢。”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