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番外文 > 正文

恶魔替身,"夏岑"二字什么意思?

时间:2018-07-12 08:26:08 标签: 夏岑,替身,恶魔,意思

第38章 恶魔替身 他们两个夏岑品牌服饰人走后,夏岑先将光碟片从播放机里面取出来,原本打算放回原位,竟然意外看见被遗落在播放机底下的另一张光碟。

她将那张光碟抽出来一看,上头连一个字也没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直接把片子又送进了播放机里。

影山独自一人正在研究室里忙着。

他先把之前在瓶身有贴上符咒的那二十个小玻璃瓶,全拿出来摆在工作桌面上。

再低头检视贴在它们身上的标籤。

「嗯,找到了,就是你们这几个了。

」影山边说边将口中所说的那几个小瓶子挑出来。

然后,起身走到身后的大橱柜,打开它,并且,从里面拿出六个瓶子,再走回工作桌。

之后,将覆盖在瓶口的封条一一撕去,被封在瓶子里的恶魔,便一个接一个出现在影山面前。

只见影山手里拿着一个贴着标籤的瓶子,走到第一个恶魔面前,口中唸着咒语.再从瓶子里牵引出一颗七彩小珠,直接嵌入恶魔的脑子里。

「啊───。

」随后,恶魔发出一声哀嚎,双手抱头,痛苦到在地上打滚。

这时候,研究室的门,突然「砰」一声,被用力打开。

「影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乔?你怎么来了?」影山看了他一眼。

「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乔指着在地上打滚的恶魔说道。

「怎么做?」影山不答反问。

「你明知故问。

」 「你没头没脑地一进门劈头就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又不是神,怎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影山没好气的回答。

「好,你故意装傻,那我就直接明说了,」乔情绪有些激动,「为什么要催眠那些恶魔,再将别人的记忆强行植入他们的脑子里?」 「哦,你指的原来是这件事啊,」影下岑什么意思是什么山继续装傻,「哈哈,他们本身就是害人的东西,要对他们做什么事,应该没有人会反对吧?」 「有,我反对,而且强烈反对。

」 「你有什么理由反对?」影山挑眉问。

"夏岑"二字什么意思?

「当然有,如果你再继续这么做下去,小伶她会崩溃的。

」 「她告诉你的?」 「不,」乔摇头,「我看她每次吃完鬼哭,都很痛苦的样子,才问她的。

」 「既然如此,那我也老实告诉你好了,」影山居然长叹了一口气,「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要怎么凑足那一百颗鬼哭石?你也有参与,难道还不能明白我的难处?」 「是因为无法提供一百个不同的场地来成就鬼哭的原因吗?」 「是的,」影山痛苦的点头,「我能力有限,只能做到这里。

」 「整个土地,能盖屋子的最大范围,顶多也只能容纳二十间左右,」影山又叹了一口气,「但是现在却需要一百颗鬼哭,如果不用替身,你说,我怎么有办法凑齐鬼哭石来救她?」 「那小伶可有告诉过你,她在吃鬼哭的当下,眼前会看见那些恶魔的生前记忆?」乔听到影山的难处,态度软了下来。

「有,她之前有跟我提起过。

」影山无奈地点头。

「既然知道,那你还一直餵她吃?」这也是乔一直无法理解的地方。

「不然,你要我怎么办?」影山表情痛苦的道,「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她在我面前死去?」 「不,我办不到,我真的办不到。

」 「所以,宁愿让她继续痛苦的活着,也不愿意正视她吃完鬼哭所受到的折磨?」 「不,不是这样的,有我陪在她身边,我相信她一定可以撑过来的,」影山自我安慰道:「况且,她每吃下一颗鬼哭,就能撑姜堰实验中学夏岑八个月左右,副作用约一个月,相较之下,这么做是值得的。

」 「我担心的是,那些替身恶魔,如果哪一天突然在她体内清醒过来,反过来吞噬她的身体怎么办?」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影山眼神十分坚定,「就算我死,也不容许它发生,绝对!」 「唉,有时候,看见你们两个爱的这么辛苦,看了都让人心疼,影山,你们一定要加油!」乔将手搭在他肩上,给他打气。

「我会的,」影山只回他一个浅笑,「现在,可否麻烦你帮个忙,将这些新的恶魔主人送到他们的家?」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乔拍着胸脯,信心十足。

「我要提醒你一下,那个杀人魔的替身,执念特别深,在运送他的过程中,要特别小心,千万别出差错了,要不然,后果将不堪设想。

」影山特别嘱咐他。

「安啦,虽然我的能力没有你强,但是对付这些替身恶魔,应该也绰绰有馀了,好了,你继续,我先带他回家。

」 说完,乔就领着杀人魔的替身离开了研究室。

这张光碟片的内容很短,只记录到这里就没了。

「我的天啊,第一次听说,原来恶魔还有替身的,」夏岑看完,倒抽了一口气,全身寒毛直立。

由此可见,这个影山的能力有多高了,居然连恶魔的替身都能做,这也太恐怖了。

难怪之前回去找鬼哭石的时候,被杀死的主人,不到一天,竟然就马上递补一位新主人,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啊,这件事情,应该要马上告诉他们才行。

」夏岑这才反应过来,关了电视和播放机,收好光碟,这才转身离开书房。

夏岑老师

夏岑回到与他们约定好的地方。

三个人一见面,夏岑名字好吗她马上就把刚才所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来。

「这个影山真可怕,居然连恶魔都能做替身,好在我们还没和他正面对决的时候,他就先被自己的妻子给杀了,要不然,下一个挂点的,肯定是我们。

」陈宇一脸笃定表情。

「嗯,没错,」连言枫也跟着猛点头,「看来,是我们低估影山的能力了,倘若真的与他为敌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 「我也有同感,」夏岑跟着点头,「啊对了,后来你们找的结果如何了?有找到大门了吗?」 「没有。

」一说到这,陈宇马上低下头。

「我也没有。

」言枫接着道。

「没关系,明天我们三个再继续努力,只要房子还在,门口就一定也在,别气馁,打起精神来。

」夏岑鼓励他们。

「不是我要说洩气话,如果真的再找不到门口,我们就快没东西吃了。

」事已至此,陈宇只好说出即将面临断粮的危机。

当天晚上,不知为何,三个人都睡得很不安稳。

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一样。

尤其言枫的感受又特别强烈。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无法入眠,干脆起床去倒杯水来喝。

一走出房门,居然巧遇他们。

「怎么了?你们也睡不着?」 「是呀,心里一直静不下来,很烦!」陈宇反问:「你也是?」 「嗯,第六感一直让我无法入眠,很伤脑筋,」言枫看向夏岑:「妳的脸色有些难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嗯,不知为何,我躺在床上,只要一闭上眼睛,耳边就会听到许多可怕的声音。

」 夏岑苦着一张脸。

「会不会是因为妳今天看了恶魔替身的光碟片,所产生的后遗症?」言枫问她。

「不,这完全是两夏岑姜堰中学码事,根本连一点相关联的地方都没有。

」夏岑也很无奈。

「陈宇,你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言枫看向他。

「没有。

」陈宇摇头。

「夏岑,妳到底听到什么,能说一下吗?」言枫接着问。

「嗯,很难形容那是什么声音,一下哀嚎,一下哭泣,一下大笑的,反正就是有很多人同时发出来的吵杂声,全部混在一起,很吵。

」 「没关系,我们再观察一、二天看看。

」言枫安慰她,「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继续努力呢?」 「晚安。

」 道过晚安,三个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夏岑一躺回床上,才闭上眼睛,耳边又开始嗡嗡作响。

「为什么你就是教不会,为什么这么不乖………」 「你欺负人,妈妈说,会欺负人的人都是坏蛋,你是坏蛋,大坏蛋………」 「你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可以说啊,老子生你,可不是让你来气我的……」 「可恶,你别再打了,我叫你别再打了,听到没有?我跟你拼了………」 这一次的情况更惨,居然还听到了别人的对话声? 「别吵啦!」夏岑已经忍无可忍,突然大吼一声,双手用力一拉,把被子将整个头完全盖住,试图杜绝那些恼人的杂音。

「夏岑!」忽然,她的房门被人用力撞开,言枫第一个冲了进来。

随后,陈宇也赶到了。

「咦?你们怎么都来了?」 「没事吧?」言枫很担心。

「没事,但是你们为什么──」夏岑满头问号,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还说呢?」陈宇吓了一大跳,「刚才到底是谁叫这么大声的?」 「啊抱歉,吵到你们啦?」夏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叫这么大声,想不听到都难吧。

」陈宇故意看了言枫一眼。

"夏岑"二字什么意思?

「到底怎么回事?为何突然大叫?」言枫直接问重点。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