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番外文 > 正文

卷望族悲,快手方家所有成员

时间:2018-04-09 15:37:40 标签: 方家,成员
「我父亲,是个极度有才之人,他那张嘴,可以把死的讲成活的,那真是名符其实的舌灿莲花,也是将方家经营的蒸蒸日上,在当时,方家的大多数人都希望父亲能赶快接下家主的位子,他们是如此相信着,父亲会将方家带至一个新的高峰,「方家家主,方富,也就是我的父亲,最为世间人所知,便是他的那些风流韵事

第一卷 第八章 望族悲 「方财中医方家大哥,为何你会在本该由李家掌权的飞影之中?」古新往方财方向坐近了一点:「李家跟方家

快手方家所有成员

,世世代代都在朝廷上为了军费吵得不可开交,怎么想都奇怪非常。

」 「你使的那手方家鞭,并不似分家手法,明显是方家正传。

但在方家近几代的族谱当中,却没有一个名叫方财的人。

」古新紧紧盯着方财的双眼:「你到底是谁?」 「这一切,都要从那场该死的乱事开始说起。

」 「小弟,你知道当年乐奇之乱,天下五大家的立场,并非全部都与朝廷在同一边。

」方财低下了头,回忆起十五年前的那场乱事:「那时,或许是方家最重要的转捩点也说不定。

」 「方家家主,方富,也就是我的父亲,最为世间人所知,便是他的那些风流韵事。

父亲在年少时出外做生意,到处拈花惹草,闹出了不少荒唐事,那时留传了一句:方富笑,红颜倒,便可看出他在那时的魅力。

」 「我父亲,是个极度有才之人,他那张嘴,可以把死的讲成活的,那真是名符其实的舌灿莲花,也是将方家经营的蒸蒸日上,在当时,方家的大多数人都希望父亲能赶快接下家主的位子,他们是如此相信着,父亲会将方家带至一个新的高峰。

」 「只是祖父仍在考虑。

虽在当时不被很多人谅解,不过就结果来看,当时祖父的想法才是正确的。

」 「而祖父所担心的,就是在我父亲那惊人的才华之下,所拥有的一颗多情之心。

」 「我父亲除了对女人,对他所认定的朋友,更是掏心掏肺。

曾有一次,同村的童年玩伴在外地遇到了点困难,我父亲竟差点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只为帮朋友出一口气。

」 古新苦笑:「重情者的确很难担起家主的重任,几百年的家业,本家旁家加起来几百几千人的嘴巴,不只要面面俱到,更是不容有失,一个决定有误,可能搭上的不只是自己,更是整个家族。

」他想到古震,在儿子的面前是个慈父,在外人面前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严厉,方直所言,他是心有戚戚焉。

「坏就坏在我父亲的才华实在太过出众,当时我祖父认为这足以弥补起他在情感上的缺点,还是将家主之位传给了他。

」方财叹了口气:「你要知道,乐奇和我父亲是同窗好友,当年情谊之深可想而知。

那时乐奇被陛下万般刁难,甚至是逼他造反时,我的父亲得知之后,义愤填膺,只差没有自己抓起鞭子杀上帝都与陛下拼命了。

」 「他一口就应下了乐奇的要求。

」 「你有没有想过,当时的叛军不过是一群草莽配上一群对连年战乱不满的农民,何来战力可言?要让这些乌合之众成材,训练要钱、兵器要钱、粮草也要钱,到底是什么支持着这群叛军发展到足以与岭国大军一战?」 「而全大岭有能力支持这样的开销的,屈指可数。

」 「飞影当时不是不查,而是无暇去查。

当时战况很是吃紧,陛下英明神武,可说是大岭朝有史以来数一数二会打仗的皇帝,遇上乐奇这样顽强的叛贼,也是久攻不下,甚至连连败战。

」 「我还记得当时,我家派出的探子整天进进出出,向父亲送上前线的战报,整个家族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

毕竟若是陛下将乱事平定了,这几乎就代表了方家的败亡,百年家业将毁于一旦。

」 「终于那日,城门下。

」 「陛下用计诛杀乐奇,甚至在错阳差之下,使蓄积在他体内,也是王室武学最大秘密的真龙功体得以运行,一夕之间功力大进,神功大成。

」 「飞影查出资金来源的时间,不过三天,陛下便杀进方家。

」 「这次乱事之后,陛下那好大喜功的性格收敛了不少,却变得更加喜怒无常,运气很好的是,陛下再怎么愤怒,也不会拿岭国的财政开玩笑。

抄了方家,岭国将会面临一段经济的混乱期,刚历过一场全国性的叛乱,大岭伤不起。

」 「所以大哥现在还能在这里跟你这般说话,也是凭借着天下五大家在岭国的超然地位。

」 古新稍作思考,马上就懂了方财言下之意。

方家再大岭朝主财政,国库、货币发行都控在其手中,更别说几乎全大岭的钱庄,都在其掌握之下。

如果抄了方家,大岭朝就算家底再厚,也折腾不起失去

方家小说书包网

方家对国家所造成的严重损伤。

何况当时乐奇之乱方定,全国已经为了这场乱事付出了太大的代价,若是抄了方家,将会商业萧条、百业待举,到时将会民怨不断,百害而无一利。

狠辣如张风,终究还是碰不得天下五大家。

「我喜欢跟同是五大家的人聊天,那样我就不用解释得太多鸡毛蒜皮的小事,毕竟我们都一样,自幼所学的便是这些狗屁倒灶。

」方财微笑:「我想你已经知道我的身分了吧。

」 「是的,方直叔叔,外传你和方正叔叔一齐失踪,但后来只在郊外找着了方正叔叔的尸身,未找到你的。

」古新点了点头。

「好久没有人叫我这个名字了呢。

」方直无奈的笑了。

□ 「方富,许久不见。

」张风理了理身上的黄袍:「想必你一定不想和我再见吧。

」 「可以的话,微臣的确不想和陛下再见。

」方富跪着:「只是陛下龙运昌盛,实乃大岭之幸。

」 张风抚着腰间的龙头刀柄:「好一个大岭之幸阿,一想到那些镶着方家财的利刃,是怎样屠杀着我们大岭的好男儿,朕就心痛不止。

」 「你说说,这样的痛,朕该找谁来宣洩?」 大步一踏,刀起刀落,许氏的头颅带着鲜血,向着方家的厅顶飞去,重重坠在方富的身旁。

许氏脸上的表情依旧恐惧至卑微,从张风踏进了方家开始,她的表情就从未变过。

便可以知道,张风的刀有多快,连让人眨眼、错愕,更别说是回忆的时间都不留。

方富不敢看向已经身首分家的妻子,不敢去面对那双未阖上的眼。

那是一种不可言喻却清楚无比的无助,他知道,那是对于让生命延续下去的最后企求。

「你可知道,你的援助,让朕不得不与好友干戈相见?」 「你说说,这样的痛,朕该找谁来宣洩?」 长子,方正的头颅旋飞上了天。

方富的表情在这一刻,终于变得了无生气,之后他根本忘记了是谁的头先飞天,也不在意谁的头先落地,他就只是呆呆的望着前方,望着那道身着黄袍的身影,在他最熟悉的大厅内穿梭,并将其染红成一片花海。

红牡丹,遍地开花。

方富与他仅剩的两个孩儿,跪着。

应是不自觉的,泪水将其脸庞爬满,如同刚刚落下的头颅一般,豆豆豆落在地板上。

身旁的两个则是完全控制不住,屎尿流了一裤子。

龙怒,震天。

□ 「那天,我的运气很好。

几乎整个方家都死透了,我的脑袋却没掉,但是被皇上带走了,要成为他手上的一枚筹码,又或者是说他养的一条狗。

」 古新点头,接下来的故事,几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

方富的命在那场清洗当中留了下来,只是以往为世间所知,那个睿智、幽默而又风流的翩翩美男子,已经不复存在,或者说是跟着那几十个掉了脑袋的方家人一般,被张风的龙刀带走。

留下的只是个酗酒又好色的无能中年男子罢了。

成了一只被阉割的公狗,被圈养着,只能用无力的叫声引起别人的注意。

只是会注意他的人,早就没有了。

「于是你做为人质,被带进了李家的飞影,以方便监视,亦可在危急时后要挟方家,」古新叹了口气:「那云前辈和这个和平村是怎么一回事?」 「在我说这事之前,小弟可以先拿些水给我喝吗?受了伤又说了那么多话,口干舌燥的要紧。

」 古新拿了在逃亡途中打的些许溪水,慢慢餵进了方直的口中,一时之间没注意好,手滑了一下,把手足受缚的他呛的不轻。

「咳……小弟不愧是古家的大少爷,连餵人喝水这种事都能被你弄得像是在谋财害命一样,你还是坐在椅子上等婢女来服侍,以免出来害人。

」他的声音因刚刚被水呛着而略显沙哑,但仍是改不掉他话多的毛病。

古新脸微红,挥了挥手示意方直继续往下说。

「约在八年前吧,方家选出了新任的继承人,你总不会不知道吧?会在我父亲不过四十多岁的年纪便急着宣布此事,很不寻常对吧?」方直吞了口口水:「那是我那个没用老爸对于陛下的最后反击,他要像我

快手方家璐璐

和陛下说:方家已经不需要方直了。

」 「我的三弟,方行一样在那场清洗中活了下来,他一向聪明刚毅,与父亲最大不同处,就是他极度无情。

他明白了我的存在对方家不过是个累赘,更是威胁,切割掉我是最为正确的决定。

」方直的表情黯淡了下来:「况且我的存在一日不除,他继承家主便一日不安稳。

」 「不要露出这样愤慨的表情,大家族中的手足,原本就不该奢望太多不离不弃的情感。

小弟,你是独生子,永远不会懂得。

」 「方行叔叔在三年前,正式继承了家主的的位子。

」比起了愤慨,古新更多的是难过。

方富在五十五岁的壮龄,退下了家主的位子,并将这位子交给了不过二十五岁的三子,在当时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是吗?」反常的,方直没再多说什么,沉默的气氛添上的不是尴尬,而是只有他们这种富家子弟才能了解的悲戚。

□ 「云中天在乐奇之乱的最后,背叛了反叛军,使得最后一日自小丘森林突袭的计画曝光,而成了一场血战。

」过了一会儿,方直才又缓缓开口:「在叛乱之后,他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处罚,陛下甚至允诺让他能有个安稳的后半生。

」 「陛下话说的漂亮,其实仍是忌惮云中天在反党中的影响力,安稳的生活不只是云中天所盼,陛下也希望云中天能这样安分一辈子,所以为了要确保云中天能够在陛下的控制之下,这个村子随之而生。

」 「与其说这是一座村子,你倒不如将这里看做一座大牢。

」方直努努嘴:「我们不过是群狱卒,不过囚犯不清楚我们这些狱卒的存在罢了。

」 「这里驻了整整一营的飞影,每个都是曾经任务严重失败,又或是像我一样,家族犯惹龙怒,不被陛下和李家信任的一群失败者。

」 「这座大牢,不只是困住了云中天,也连带关了我们这群失败者整整十五年。

」 「反正这天下无处不囚人,遍地都是牢。

」 「不过小弟,关于绑绳子这种事,还是交给我们飞影来比较妥当。

」 「什么?」古新见方直迅速的将手上綑的鞭子卸下,接着一个手刀就劈在他的喉头上,动作迅雷不及掩耳,叫古新防无可防。

原本在就在重伤之下,加上他几乎彻夜未眠,摇摇欲坠的身体挨不下这击,退了数步,咳了一口血,古家九拳架势摆出,便要反击。

「的确,论拳脚功夫,我及不上你,但你看看你的身子,残破不堪,大哥还没如此不济,连一个半残之人都收拾不了。

」方直拉了拉鞭子,弹而出,疾击中古新眉心,古新向后飞仰,落地之时已失去了意识。

「方财,放下鞭子。

」一道纯黑的剑锋指来,原来吴逸少听见打斗声,立刻醒转过来:「否则刀剑无眼。

」 「你才放下剑吧,刚刚你们以二敌一,已是如此惨况,更何况现在?你不会有任何机会的。

」方直冷笑,看着黑剑瞬间隐入半蒙的晨色,「穿涛江」一式杀将过来。

方直好整以暇:「看这剑,不过徒具形式,而无剑意,我根本连避也不必。

」手扬起,长鞭倏然击出,其速竟是要后发先至,如蛇一般扑向吴逸少门面。

吴逸少见情势不对,一个腰扭,险险避开了那一鞭:「好个灵蛇出洞!」「不,是『鞭长莫及』。

」只见那即将要抽空的一鞭,方向借着惊人的腕力以及灌注在其上的内力,突然转向,朝着吴逸少的大腿猛力一抽,皮开肉绽,他惨叫一声,吃痛跪地。

「方圆鞭法──『千里鹅毛』。

」这一鞭抽的彷若无物,犹如天女的彩带,轻的可乘上一片云彩,然后宛若千斤坠,重劈吴逸少左肩,皮开肉绽,当下哀嚎阵阵,痛不可当,弄的他连黑剑也险些拿不住。

吴逸少咬牙,忍痛站起,只是脚步早已不稳。

少年眼神中充满不甘,若是一开始没被那混战消耗,必定能有一拼之力,心思至此,一阵忿怒油然而生,手上剑由心转,劈下,已断了山川壮丽温柔。

这式与山水五剑之「分龙山」剑意类似,但山水五剑本是刘本山于青年时代游山玩水所领悟而出,本就是

快手方家璐璐

借天地之相,剑意浑然天成,但在吴逸少所出的这剑中,看不出应有的写意,反之则映出了他现在之心境:缓、重、沉,剑势窒碍非凡,一去无回。

「好剑,不过少年心性,便可劈出这样的一剑,无愧于你为剑老亲传弟子之名,天资过人,」方直讚叹:「可惜你活不过今晚,不然未来必定能够大成。

」 两条长鞭都已在手,方直在慢剑击中自己之前,两条长鞭分行,猛地朝着吴逸少腰间剪下,宛若一把缝纫用的大剪:「方圆鞭法──『分久必合』。

」 一声惨嚎,吴逸少几乎无任何反抗之力,任由那把大剪嵌进自己肉中,巨痛之下,连那把轻黑长剑都握不稳,匡的一声坠在了地上。

那一剑,并不是刻意出慢,而是以他的心境以及功力,为使剑境完整,所能劈出的极限一剑。

「吴逸少,以你一人的实力,想从我手下保住你俩人的命,实在太过勉强,甚至可以说是癡人说梦,」方直缓步向前,咳了口血:「联手的确有一套,但像这样放单对上,你们不会有任何机会。

谁管你们什么名门出身,在我眼中,你们什么都不算。

」 「的确我与思旧一家是旧识,但你也别想着我为因此放你们一马,」他将吴逸少的剑踢得更远,不让他有任何机会反扑:「飞影的责任,就是完成任务,否则人头就要掉。

我的任务是杀了你们两个,守住这村庄的秘密。

为了我的命,你们还是赶紧下黄泉吧!」 鞭抽落。

当吴逸少回过神来时,尿骚味从他的裤档传来,提醒着他,刚刚死亡就在他的鼻尖。

他矛盾了,为自己的生感到庆幸,也为自己的贪生怕死感到羞于见人。

他现在最想问的是:我怎么没死? 「子耿,许久不见,贤弟的气色看起来不错。

」黑衣,一个中年却掩不住俊俏的男子,徒手接下了这记杀招:「愚兄从未想过,这辈子我还能再见你一面,可惜的是,相逢总是短暂。

」沉稳,令人发寒。

「坏就坏在,贤弟你连我最宝贝的儿子也要杀。

」一颗朴实无华的拳头,自笼着的袖口伸出。

恐怕鲜少人认得这支手,但全天下人都知道有这样的一颗拳头。

吴逸少笑了,好不开怀,来的人,是天下最强的几个人之一,而且格外护短。

古家家主,古震。

「我从未想过,我们会在这种状况下重逢,古大哥。

」方财松开了手:「十多年不见,震兄武功进境果然是又更上一层楼了。

还记得幼时我们一同练武,打得好不畅快,想必现在还得请震兄多多留手。

」 「早在今日下午我便在几里外感觉到此处不对劲,赶忙跟了上来,没想到竟是看到了我家孩儿那么没家教的样子,是我为父不才,」古震带着溺爱的眼神看着昏在一旁的古新:「没错,是该罚,但也该由我来罚。

」 方直笑了,摇了摇头:「我倒是觉得思旧这样挺好,这跟你我比起来,更像个人。

这样很好,很天真,很可爱。

」他想到,若自己也有个儿子,应该也是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

「真的对不住,把小犬给宠坏了。

」古震灿笑,一脸和煦。

但古家的纯正拳意,不知在何时,印在了方直身上。

无招无式,但旁观者、接招者皆明白──这就是古家拳。

「噗哇!」鲜血不止自方直口中喷湧而出,他有如暴风雨中的小船,给风浪一捲,撞上石礁,支离破碎。

他一路飞退,直至撞上一颗足以五人合抱的大树,才停了下来。

更惊人的是,这样一棵大树,也被他直接拦腰撞断。

「你……出手好狠。

」方直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彷彿没有一根在它们应在的位子上,他现在甚至连动一根手指的能耐都没:「作梦也没想到,我是他妈的死在天下十大武尊手下,死的不冤,不冤啊!」他颈骨似也断了,低着头,大笑。

出身堂堂天下五大家,也是狼狈至此,凄凉至极。

没风光大葬,没家人在旁,孤身一人,没人知道,也就更没人记得,沉默的死去。

方直

快手方家所有成员

依旧低着头,面对死亡,没有哭,没有不舍,他是真的无牵无挂,而这并不幸福,只是代表了,这世界如此大,却是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甚至宁愿自己不曾活过。

□ 「直,起床了!」方直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他那从小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也是下都的名门之后,刘氏。

「你忘了吗?今天是你父亲五十大寿,也是大哥正式接下家主之位的大日子,赶快起来盥洗整理,晚一点陛下可是要到场祝贺呢。

」刘氏边说边唤婢女前来帮方直伺候换装。

一番整理过后,悠閒的用了早膳,出了房门外,整个方家早已经忙成一片,方正指挥着奴仆布置环境,方行则是早早与方富聚在一块,共商今日大宴细节。

方家一向如此,大哥方正做事谨慎,小弟方行聪明绝顶,方富早已不管家理的生意事,将担子交给下一代,以方正为首,方行则是负责辅佐大哥,几年之下方家反倒更加兴盛,方富也就决定提前将家主之位传给方正了。

方直在两个才华洋溢的兄弟的兄弟之中,显得格外平庸。

但他也乐得平庸,反正天塌下来,也有人顶着,没有人对他有太大期待,他也就自得其乐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子耿,你起床啦。

」方正见到了方直,笑了笑:「你先去门口吧,算算时间,客人也要来了,你可要好好接待贵客,千万别落了我们方家的面子。

」 「大哥,你在里头忙吧,外头的事就交我打理了。

」方直本就是个好交朋友的人,在江湖中他那一手方家鞭也是颇有盛名,虽不至十大武尊境界,却也已是一等一的高手。

午时刚至,门外的客人慢慢多了,方直正好觑见古家家主──古震带着他刚满十岁的儿子前来赴宴。

「嘿,古大哥,许久未见。

自从这过满月后,已经要十年没见到面啦!」他走上去行礼。

古震爽朗的笑了几声:「贤弟免多礼,愚兄淡出江湖已久,还是偶能听道閒的在武林中打抱不平的侠名,待会儿就让我们喝个几杯,谈谈江湖事,岂不乐哉!」 「思旧,好久不见,还记得叔叔吗?」方直摸了摸古新的头:「没想到转眼间,也长那么大了。

」 「说到这,弟媳的肚子一样没有动静吗?」古镇溺爱得看着自己的儿子,问道。

「是啊,大夫看了,药也吃了,可就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没动静就是没动静,都要结婚十年了,就是连个女儿也不给我生一个。

」方直苦涩的一笑。

「这种事急不得的,你也别催弟媳妇,命到了老天自然会给你。

」古震拱手:「我先进去,待会再让我们好好聊聊。

」 等到宾客陆续到齐,已经是丽日临空,方直也请奴婢稍作整理后,进屋等待宴会开始。

「皇上驾到!」太监尖细的声音,在这时格外令人注意,平常说是刺耳,现在却显得庄严。

一道金的身影,踏进了方家大厅,霸气而威武。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轰然跪地,只见上百人不约而同,彷彿是先前排练好的默契,同时磕头。

「平身吧,在这种大喜之日,不用跟朕太重礼节,大家玩得开心比较要紧。

」张风带着微笑,看着这群王公贵族对自己的敬重,很是满意。

「谢皇上。

」众人站起身,而方富带着三兄弟前去向张风请安。

「以后大岭的钱可都要交你管了啊!朕看你那么年轻,想必一定是有过人之处,否则方富怎么敢把这重担交给你?」 「陛下言重了,微臣刚开始学习,很多地方还需要父亲提携照顾,弟弟们也会帮微臣分忧。

微臣愿为大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怕成果陛下未能满意,但微臣能会尽其所能为大岭奉献。

」 「子刚年记还轻,若有得罪,还请陛下多多指点。

」方富跪下:「微臣现在这里谢过陛下了。

」 张风抚掌大笑:「你还跪?朕方才不是说过,今日是大喜之日,别跟朕来文诌诌的这套,来人啊。

」 「方家平乱有功,这几年来于财政上更是大大的有功,朕赏你们黄金千斤,另外封方富忠蓄公。

方富,还不领旨?」 「谢陛下!」方富拉着三兄弟跪下,语气满是感激。

是日,宾主尽欢。

□ 在弥留之际,方直总算是从幻觉中醒来,看到自己的黑衣、再也站不直的身子,他才意识到,刚刚那种如梦的场景,此生已经无望。

「那才应该是我的人生啊!」他低着头,又咳出一口血。

他想起了他的青梅竹马,刘氏,被陛下带至他的面前,然后断首。

「这女人还不相信你已经死了,既然你真的未死,那只有她死了。

」 张风那时的表情,愉悦。

如果他的平凡,不是属于方家,而是像他所扮演的这个方财,不过是个农家的穷小子,是不是会活得开心的多? 至少,可以有个善终吧。

于是他唱了起来,声调沙哑,曲调悲伤:「望族好,望族好,世人皆道望族好,心宽体胖品佳肴,饱读诗书功名到,带人处是总陪笑,家规处世莫忘掉。

兄弟反目家主位,只得夜里独举杯,婚娶何必知爱谁,不得张翅自由飞。

望族好,望族好,世人皆道望族好……」 「无人知晓望族悲。

」古震唱出了最后一句,替已经断气的方直阖上双眼。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