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番外文 > 正文

晋城行风大家谈主持人

时间:2018-04-14 08:04:57 标签: 行风,主持人,大家
还是没回答,聂行风侧头去看,发现张玄靠在椅背上睡着了,半天没见张玄动弹,聂行风抬起头,奇怪的看他,「你不去做事,呆在这里干什么

第二章 「董事长,开慢点儿,我不太医院行风建设内容舒服……」车开出不远,张玄突然说。

见张玄脸色潮红,坐在椅上东摇西晃,聂行风忙放慢车速,打开车窗,问:「你喝了多少酒?刚才出来时不

倚户重阁行风织念全文

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撑不住了?」 「好像有四五杯吧,我超讨厌喝高度酒,爷爷还一个劲儿灌我,我能撑着走出门已经是奇迹了。

」 张玄嘟囔着歪靠到聂行风肩头,却被他一把推开,「不能喝酒还喝那么多!」 「你以为我想喝?还不是你说不管爷爷说什么,都不许我反驳,我才着头皮上的!」 被粗暴对待,张玄气愤地抬起头,瞪大蓝瞳怒视聂行风,「为了你我把小狐狸都卖了,你还凶我!」 「……对不起。

」 聂行风无言以对,呐呐说完后,半天没见回应,他忍不住问:「那个……我爷爷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还是没回答,聂行风侧头去看,发现张玄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让不善饮酒的人喝没有加兑的烈酒,爷爷是故意的吧,不过他让张玄品酒,也就等于是承认了他的存在,要知道,能品到爷爷的藏酒也是一种殊荣。

聂行风将张玄拉到身旁让他靠在自己肩上,张玄哼了几声,得寸进尺自动趴进他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睡着更香。

「笨蛋!」 聂行风轻声说,嘴角勾起微笑,但笑容随即僵滞住,跑车驶过的瞬间,他恍惚看到昏暗道边上默立着一个白衣女子,直勾勾盯住自己。

前照灯的光芒在路旁一闪而过,聂行风只觉手心发凉,急忙转头去看,道边没有路灯,车后是一片无边暗。

一定是自己看花眼了,这几天太累,所以才会总出现幻觉…… 砰! 心念刚定,车前窗突然发出一声剧烈碎响,一个白衣躯体轰然扑到了车头上,透过车窗,聂行风看到那头被风吹乱的乌黑丝发,发下有双死灰眼珠定定盯住自己,女子冲自己不断张大嘴巴,好像在嘶喊什么,细长指甲划过玻璃,发出刺耳响声。

吱…… 心房剧跳,聂行风惊惧之下下意识猛踩刹车。

「啊!」 惨叫是张玄发出的,惯性下他的头撞在方向盘边缘,痛得捂着头爬起来大叫:「董事长你故意的是不是?」 「不是,抱歉……」 聂行风用力深呼吸令自己平静,看向窗外,外面一片寂静,没有任何恐怖景象出现。

「你怎么了?见鬼啊?」 顺着聂行风的视线看过去,张玄噗哧笑起来,「放心,虽然你的体质到见鬼,不过有我这个正牌天师在,没有哪只鬼脑袋秀逗,敢来找你的麻烦。

」 就是因为这个小神棍在,自己才担心啊。

苦笑一声,聂行风重新把车开动起来。

回到公寓,张玄已经完全陷入醉酒状态,幸好保安赵渊经过,看到他们,很热情的帮聂行风把张玄扶进电梯。

威士忌的后劲儿太大,张玄站在电梯里,只觉四壁都在摇晃,索性扑到聂行风身上,伸手抱住他的腰,把他当栏杆靠。

赵渊还是毛头小夥子,见张玄紧贴在聂行风身上一脸春情,不由红了脸,干笑两声,看他那表情,聂行风用半个大脑想也猜得出他在想什么,不过自己认命了,反正全天下人都认为他和张玄是那种关系,那就一路误会到底好了。

回到家,聂行风把张玄扶进卧室,刚放好,他就大叫:「董事长,我口好渴,帮我倒杯水。

」 看在今晚张玄表现不错的份上,聂行风没跟他计较,去倒了水,等他喝完,又把他外衣脱了,在解衬衣领口时,那因醉酒泛出诱红的双唇吸引住聂行风的视线。

脑里有一瞬间的净空,等回过神来,他的双唇已印在了张玄唇上,温温触感中弥漫着烈酒的醇香,引诱他的理智一点点崩溃。

搭在张玄领口处的手开始颤抖,不舍离去,索性将纽扣一粒粒解开,把手探了进去。

被压得很不舒服,张玄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

对上那双清澄蓝瞳,聂行风一惊,慌忙坐正身子。

张玄眯了下眼,眼瞳迷离,媚得似乎要滴出水来,迟疑道:「董事长,你好像在吻我耶。

」 他只是…… 没等聂行风做出解释,张玄又在床上懒懒翻了个身,嘟囔道:「一定是在做梦,招财猫哪懂这么感性的接吻。

」 「张玄!」 「连做梦都被吼,招财猫果然恐怖,不知道今晚跟爷爷的交易算不算失策,上下级关系,我都一点儿报酬得不到,要是升级到情人,照招财猫的吝啬,那今后我还不注定都白干……」 再也忍不住了,聂行风此刻一腔柔情全部化作愤怒,抄起被将张玄当头蒙住。

该死的小神棍,敢说他吝啬,那去另觅新东家好了! 床被占了,聂行风只好去了客室,洗完澡后,在镜前吹头发,忽听一阵吼叫传来,镜面突然变成血红,红光泛滥中他依稀看到张玄蜷倒

行风建设

在地,一柄利刃深深刺入他胸膛,殷红血滴溢满全身,新疆行风热线投诉电话那双蓝瞳变得灰白,茫然瞪着自己…… 「张玄!」 大叫声中,聂行风回过神来,眼前只有蒙着一层雾气的镜面,他伸手触摸,触到的是镜器的冰冷。

他忙转身奔回卧室,房里只亮着一盏床前灯,张玄躺在床上睡得正香,橘黄灯光映着那张精致侧脸,深谧恬静。

小神棍只有在睡着时才会这么老实。

聂行风慢慢走过去,坐在张玄身旁,伸手抚摸那一头秀发,轻声问:「告诉我,你真的是不死之身吗?」 「也许会死吧,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找到方法。

」张玄醉的迷迷糊糊,呓语着答。

「所以你不怕海水是吗?」 「是啊,我是师傅在海边捡回来的,好像在海里泡了很久都没断气……」 「那以后呢?」 没有回答,张玄鼾声响起,彻底进入梦乡。

聂行风替他把被盖好,关了床前灯,黑暗中轻声说:「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没人可以把他从自己身边夺走,哪怕是死神! 清晨,聂行风正在吃早点,卧室门打开,张玄从里面冲出来,一直冲到餐桌前,瞪大眼睛看他。

「董事长,昨晚、昨晚我们有没有那个……」 「什么?」 「就是,你……有没有亲我?非礼我?强……那个我?」 非礼? 要是亲吻算非礼,那之前他都不知被小神棍非礼过多少次了。

聂行风抬头淡淡扫了张玄一眼,这家伙睡相不是一般的差,衣衫凌乱,头发蜷窝,只有那双蓝瞳比较养眼,透着月光石般纯净的辉芒。

「放心,我对醉鬼没兴趣。

」 敢骂他吝啬,还强占他的床,这帐他会慢慢清算! 还不知自己即将面对被压迫的命运,见聂行风否认,张玄放下心来。

他就是说嘛,招财猫怎么可能热情的主动献吻?虽然……热吻画面感觉好真实。

偷眼看聂行风,双唇微薄柔韧,绝对性感好看,不过他现在的面部表情却绝对不好看。

直觉告诉张玄,招财猫现在心情不是很好,于是他继续打听内情,「昨晚我喝得太多,没乱说话吧?」 「没有。

」 「那就好……」 看来是自己多心了,张玄揉揉眼,准备再去睡个回笼觉,忽然觉得不对劲儿,他把目光落到聂行风笔挺的西装上。

「董事长,你要去上班?」 「公司有事需要处理,你也去。

」 「今天好像是周日耶,你工作为什么要拉着我?」 「我是董事长,这个原因够吗?」 无视张玄蓝瞳里溢满的愤慨,聂行风起身把餐具拿去厨房,道:「九点给我在公司待命,否则按迟到处理。

」 「搞什么嘛,现在都八点半了,想让我上班为什么不早叫我起来?」 张玄大吼一声,秋风扫落叶般向楼下自己家跑去,叫声远远传来,「你别走啊,让我搭个顺风车,给我五分钟,在楼下等我!」 晃点小神棍的感觉真不错。

聂行风微微一笑,打开水龙头洗餐具,谁知指尖一凉,被瓷盘边上的豁口划出一道深痕,血顿时涌了出来。

血不断流淌,越漫越多,聂行风恍惚看到张玄躺在血泊中,那个白衣女子则立在他身旁漠漠观望,他的心不由自主猛跳起来。

「主人?」 身后传来颜开担忧的呼唤,聂行风回过神,发现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不断流淌的其实是水管的水。

「没事,我不小心割伤了手指。

」 颜开将OK绷递过来,见聂行风心神不定,他没废话,立刻又闪没影了。

聂行风贴好OK绷,定定神,把那个有缺口的盘子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他走出公寓,刚进停车场,就听身后大呼小叫传来,「董事长,等等我!」 张玄嘴里咬着半块面包追上来,把公文包塞给聂行风,腾出手来穿外衣,问:「有什么急事一定要今天做?」 「有几份海外邮件今天会到,需要我签字。

」 「签字又不用一整天,下午去哪里逛逛吧?」 张玄可不想把大好的周末时光浪费在工作上,开始殷勤提议,这时,有两个人从车道前方迎面走过来,一直走到他们面前。

「咦,这么巧。

」 来的是老熟人,上次张玄去圣安医院驱鬼时认识的两名警察——楚枫和常青,自此他的捉鬼生意成功的打进了警局内部,碰到捧场买灵符的警察顾客,他当然表现热情,笑嘻嘻的上前打招呼。

楚枫冲张玄点点头,算是做了回应,然后向聂行风亮出证件,道:「聂先生,我们有件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请跟我们到警

行风热线电话是多少

局走一趟。

」 「抱歉,我很忙。

」 聂行风冷淡的回绝了,绕道向前走,楚枫跟上去,不咸不淡地说:「聂先生,协助警察办案是公民应尽的义务,尤其受害人还是你以前的女朋友。

」 女朋友? 发现聂行风拿公文包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张玄蓝眸微眯。

聂行风也皱眉反问:「女朋友?」 「程菱,你大学时代的女友,一个星期前她失踪倚户重阁行风织念全文了,所以我们按例询问。

」 聂行风想了想,道:「好,不过我只给你们一个小时。

」 张玄曾在聂睿庭那里听说过程菱的八卦,不过没想到有见面的一天,不,确切地说,是看到了她的照片,看过后,他只能说一句——招财猫以前的眼光真不怎么样。

不过楚枫却说这位长得不怎么样的女生失踪了,她叔叔陆天安来报案说一个多星期都联络不到她,电话也打不通,怀疑她遭遇不测,请警方协助调查。

于是在楚枫给聂行风做笔录时,张玄也在一边旁听,他的副业深入警局,没事就跑来跟大家联络感情,他说要旁听,没人反对,生怕一不小心惹鬼上身。

「程菱和我在大学时交往过,不过分手后就再没联络,半个月前我在路上跟她偶然遇见,曾一起吃过两次饭,仅此而已。

」 「上周末程菱曾在别墅举办酒宴,你有应邀参加对吧?」 「对,我去了,不过宴会闹得很疯狂,我不喜欢那种气氛,所以中途就离开了。

」 「离开后你去了哪里?」 「回家。

」 没用半个小时,聂行风就回答完了所有问话,楚枫很客气的送他出门,突然又问:「初恋是最令人难以忘怀的,若非如此,聂先生也不会在遇到程小姐后,跟她保持联络了,可是我觉得对于程小姐的失踪,你好像一点儿都不担心哦。

」 「我为什么要担心?」聂行风笑着反问:「我倒觉得是她叔叔太杞人忧天了,程菱性格外向,喜欢旅游,也许她是去哪里旅游了,她以前经常这样。

」 「可是手机联络不上。

」 「手机幷不是万能的,就比如,你忘了充电。

」 「那一声不响就离开吗?」 「有什么奇怪?程菱父母都已过世,陆天安只是她的叔叔,楚警官,难道你去哪里办案,还提前给自己的叔叔报备吗?」 楚枫被噎住了,一脸干笑着送聂行风离开,他们刚走,他就一拳捶在墙上,骂了句该死。

常青在旁边小心翼翼说:「头,聂行风好像没什么问题,有人证明他的确中途就离开了,他住的公寓里也有他回去的监控录像,是不是我们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 「监控录像幷不能百分百证明那个人就是他,而且,你怎么解释这条手机链?」 楚枫把放在证物袋里的一条小猫巴掌形状的小巧坠链扔到桌上,这是他们在程菱开晚宴的别墅二楼休憩室发现的,上面有聂行风的指纹,可是刚才聂行风却说他只在一楼大厅逗留过。

「他的回答太完美了,好像早就知道我们会去找他,我觉得他一定隐藏了什么,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他,我就不信他一点儿破绽都不露出来。

」 去公司的路上,聂行风除了打电话给他的律师外,再没多说话,来到公司,他让张玄把送达的文件拿进来。

半天没见张玄动弹,聂行风抬起头,奇怪的看他,「你不去做事,呆在这里干什么?」 「你在害怕,所以我想,我呆在你身边是最正确的。

」 「害怕?我为什么要害怕?喂,你干什么?!」 刚打开的手提电脑被张玄啪的一声又合上了,摆在桌上的几份文件也被他推到了一边,那台台式电脑更倒霉,主电源按钮被直接揿断,张玄盯着聂行风道:「董事长,别拿对付警察那套来对付我,我的第六感在这方面最灵光,不管程菱出了什么事,我知道一定跟你无关,所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神棍最近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他好像搞不清助理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聂行风微眯了下眼,沉默不语。

「董事长!」张玄又威胁性的大吼。

他很了解聂行风的个性,他不是那种听到别人出事还可以完全无动于衷的人,刚才他在警局表现出来的冷漠镇定完全不像平时的他。

还是一片静寂,张玄正准备再行威胁,聂行风忽然抬起眼帘,直视他。

「张玄,你说我会杀人吗?」 张玄吓了一跳,「杀人?开什么玩笑?你怎么会杀人?」 「会的,为了家族声誉,我会那样做!」 聂行风话语中透着张玄从未见过的冷,淡定道:「出去做事,这件事不要再提!」 「董事长……」 「把下周一的会议资料做好,我

晋城行风大家谈主持人

马上要。

」 不再看张玄,聂行风低头整理文件。

讨厌招财猫这种拒人千里的冷漠,张玄气的皱起眉转身离开,在门口他突然说:「也许对你来说,我不值得信任,还不如一个律师对不对?」 聂行风抬起头,门已经关上了。

该死,他怎么可能不信任张玄,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是值得信任的,那一定非他莫属,正因为太重视,所以才不想把他牵扯进来,不想看他受到伤害…… 外面很静,不知张玄在干什么,聂行风无心做事,几次拿起话筒想打电话给他,又犹豫着放下,一小时后,他终于忍不住打过去,却无人晋城市行风大家谈接听。

很正常,张玄一定在生气,聂行风拿自己的任性助理很无奈,只好出去找他。

张玄不在,桌上文件摆放整齐,电脑也没开,很显然,他从自己办公室出来后就直接走掉了,根本没做事。

这位助理真是当得越来越大牌了,被训几句就发脾气跷班,聂行风苦笑一声,拿出手机拨通张玄的电话。

铃声响了两下后被切断了,不死心又回拨,这次更好,直接是关机留言。

看来小神棍这次是真生气了,他从来没有拒接过自己的电话,聂行风关了手机,决定今晚一定要好好修理他一番。

「你的电话,为什么不接?」 已经被张玄逼到了走投无路,准备以死谢罪的地步,救命铃声就在这时及时响起,常青正准备松口气,却见张玄看看屏幕,将手机关掉了。

唯一的救命绳索也断了,常青趴到桌上,开始寻思自杀方式。

「在没问出答案之前,谁的电话我都不会接,小青青,放松一下继续说,我们现在是在茶馆聊天,你做出这副卧底接头的表情实在太夸张了吧?」 张玄蓝瞳里闪烁的微笑在常青看来简直比恶魔还恐怖,他就知道这家伙找他们准没好事,所有头才会把他派到阵前送死。

「你要我说的我都说了,都是陆天安来报案说他侄女失踪了,让我们调查,我们才按例调查的。

」 「切,每天失踪人口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怎么没见你们查得这么卖力?」 常青瞪了张玄一眼,「你以为我们警察闲着没事干,喜欢帮他找人?可他们陆家是建筑业界的大亨,程菱的父亲陆天康生前又是享誉国际的建筑设计师,头面很广,得罪不起啊。

」 张玄边听边看楚枫让常青带给自己的资料,老实说,楚枫可上道多了,一听他要查程菱的家世,二话没说,就让常青把资料都拿来了。

原来程菱是陆天康的私生女,一直跟母亲同住,母亲病故后,她就去了国外,陆天康本来有一个儿子,几年前因病过世后,他大受打击,健康状况开始下滑,他们父女相聚后不久他就去世了,程菱很伤心,为此还酗酒开车,结果出了车祸,差点儿没命,所以她叔叔陆天安建议她回国休养,没想到会突然失踪。

陆家的固定资产保守估计也有几十个亿,他们陆家在建筑界里的分量跟金融界的聂氏旗鼓相当,尤其是陆天康,他设计的房屋建筑在海内外都颇有盛誉,难怪警方一接到陆天安的寻人申请就立刻出动人马了。

「为什么要怀疑我家董事长?」 「不是怀疑,我们只是请聂先生协助调查而已。

」 切,那晚被邀请参加狂欢酒宴里的有几十人,怎么没见他们让那些人协助调查,只来找招财猫?他以前可是在征信社里干过的,说到诱供套词,一点儿都不比这些警察差。

张玄品了口香茶,笑嘻嘻地说:「小青青,我家董事长有事,我没多少时间给你耗,你是选择现在跟我老实交待呢?还是今晚跟鬼魂交待?我想圣安医院那些鬼好久没看到你,可能很想去你家吃吃宵夜,联络一下感情……」 「不!」 想起上次在圣安医院的见鬼经历,常青脸色瞬间煞白,苦苦请求:「老大,通风报信也要有个底线,我把内部资料都告诉了你,很可能会被停职查办的。

」 张玄笑的一脸温柔,悠悠道:「停职查办好?还是被鬼缠好?」 常青想了又想,工作没了最多再找一份,要是整天被鬼缠,他就只有去地狱找工作了,于是一横心,说:「我们在程菱的别墅二楼会客厅里发现了一条手机链,上面有聂行风的指纹,而且……」 偷眼看张玄,他微眯蓝瞳里闪烁出的冷光让常青打消了隐瞒的念头。

「而且,我们在一个叫雅妮的女生口中打听到,那晚宴会结束后,程菱有给她打电话,说约了聂行风见面,想跟他重诉旧情,所以很可能聂行风在宴会后又返回了别墅。

」 「什么样的手机链?」 「一个小猫爪印形状的,很可爱,上面还刻着日文。

」 没错了,那链子是招财猫的。

手机链是上次他们在日本买的,当时小白看到说喜欢,所以他们买了四个,一人一个,难怪前几天聂行风突然把他的那个要了去,原来如此。

该死的招财猫,跟前任女友约会瞒着他,出了人命案也瞒着他,这笔帐回头再跟他算,现在关键是搞清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刚才他被聂行风赶出办公室后立刻就用自己最拿手的招魂来寻找程菱,谁知折腾了半天也没招到魂,灵符在空中化为灰烬后,既不堕地也不找寻,就在离地三寸的地方忽悠忽悠的飘,做了这么多年的招魂,他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异景,这证明内情被想像中要诡异得多。

「把雅妮的联络方式告诉我。

」 被魅惑蓝瞳温柔扫,常青仅犹豫了半秒钟就弃械投降,乖乖把资料上交,头也不回的跑出了茶馆,速度快得像被鬼追。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