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番外文 > 正文

转学生,米娜凯威国际礼仪学校

时间:2018-05-15 08:34:58 标签: 凯威,礼仪,学生,学校,国际

转学生 今年10岁的苓儿就读X市的安成钱江凯威250新款小学四年级,安成小学位在半山腰,从学校侧门进入就是一排教室的侧面,所以大部分的家长会送学生从侧门进入学校。

教室内的窗户打开就是草木茂盛的后山,走廊外只看的见一片片花圃和中央靠前的孙中山先生铜像,铜像位在司令台的正上方,铜像的左右两侧是长长的楼梯,们要到场玩则必须走这一段将近两层楼高的楼梯,场的最右前方有一棵大树,树下有一座由5座小便斗和5间蹲式马桶组成的厕所,厕所的前方设有栏杆、秋千等设施,右边则是摇椅。

场的左前方则是学校大门,校门边种着一排枝叶茂密的大树,树木环绕四周的学校,在白天看来真的很美...但是,只有白天。

苓儿的外公是花鼓团的团长,为了不让这项民俗技艺失传,家族们都会在晚饭后和大人们一同到学校侧门旁练鼓,当然也是避免吵到邻居。

们练的累了都会到铜像旁的石椅那玩耍、休息、吃吃零食,待大人们练完鼓,大约9点半就会回家休息。

从苓儿二年级开始,至今已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从来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

只知道晚上练鼓时,大人们总会再三提醒我们绝对不可以到没有半盏灯的漆黑场上玩。

有听说过"蓝婆婆"的故事吗?苓儿的故事也从那一刻开始了... 四年级开学的第三天,班上来了一位转学生。

这位长相甜美的小女孩,在台上笑瞇瞇的对大家说道:「大家好!我叫陈婉婷,妈妈都叫我婷婷,我是从T市的XX小学转学过来的。

」话刚说完,台下的同学们热烈的拍手欢迎予以回应。

「苓儿!你不觉得这个女生看起来有点奇怪吗?」坐在苓儿旁边坐位的凯薇身子微微向右靠,一脸狐疑的盯着婷婷低声问道。

拍着手的苓儿看着凯薇问:「蛤?哪里奇怪?」凯薇将身子更靠近苓儿,用更小的声音说:「我怎么觉得他的两个眼睛长的不一样...而且我觉得他在瞪我们!」说完,两人同时抬头看向转学生婷婷,却惊讶的同时别过头。

下课后,在铜像旁的两个人对望却好半天说不出话,终于凯薇鼓起勇气的问道:「你看到了吗?他是不是真的在瞪我们啊?」苓儿没回答,只是点点头。

「那你有没有发现他的眼睛不一样?我怎么觉得刚刚他好像一只眼睛瞪你一只眼睛瞪我?」苓儿沉默了一会,听见上课钟声响起,起身说道:「回教室吧!可能只是他的眼睛生病了...我们不要想太多啦!」说完便牵起凯薇的手往教室方向走去。

四年级只有一个班,坐位总共七排,每一排六组书桌椅,全班总共四十二个人,苓儿和凯薇是坐在靠近走廊第一、二排的第六个位子,由于班上坐位是满坐的状况,班导师请几个同学搬来一组桌椅,把转学生婷婷安排在第七排的第七个位子。

几天的上课情况后,在班上总是被同学围着转的苓儿和凯薇发现,其他同学看起来好像都没有人觉得婷婷怪怪的,反而都很喜欢这位新同学,甚至在分组活动时,只要不是和婷婷一组的同学似乎都提不起精神。

更让苓儿和凯薇感到奇怪的是,不论他们在做什么,不论他们在学校哪个地方,总能看到身边围绕着其他同学的婷婷在不远处在盯着他们看。

一天,苓儿和凯薇因为要制作校内比赛的海报,在前一天互相约了较早的到校时间,打算一起完成。

先到教室的苓儿拿出工具和材料,开始一边剪纸一边等带凯薇的到来。

别克凯威

没过多久,教室后门开了,苓儿头也没回的就说:「你迟到了喔!」这时,苓儿背后传来一阵轻柔的声音:「是吗?你在等我吗?」被不熟悉的声音吓到了的苓儿立刻回头一看,婷婷瞪大着那双不协调的眼睛,缓缓的走向自己,看着婷婷脸上那好像快要掉出来的眼珠子,吓得苓儿摔在地上抱头大喊:「不是!不是!我不是在等你!」小小的身躯缩捲在一起不住的颤抖。

开心的提着早餐边跑边跳着进到教室的凯薇,看见缩捲在地的好友顿时吓坏了「苓儿?你怎么了?」听见好友的声音,苓儿缓缓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好友,问道:「你来的时候有看到其他人吗?」这莫名其妙的问题让凯薇白着眼说:「当然有啊!校门口的警卫伯伯啊!不然我要翻墙进来喔?!你到底怎么了?」听了凯薇的回答,苓儿鼓起勇气站起来四处张望,偌大的教室里只有他和凯薇两个人,根本没看见婷婷的身影,担心好友会害怕,苓儿只简单说了一句「没事!被蟑螂吓了一跳...」紧张的凯薇这才松了一口气,用着很夸张的表情对苓儿说:「蛤?!你这个在深山林里生长的还怕蟑螂喔?想笑死我吗你?」说完就拉着苓儿坐下,一起边吃早餐边讨论海报内容。

由于害怕再次遇到相同的情况,接下来的一连三天,苓儿和凯薇都相约在学校附近的早餐店,一起吃完早餐在进学校制作海报。

在截稿日的前两天,完成了海报制作的两人,开心的拿着作品跑到导师办公室,准备将辛苦制作的成品交给。

却没想到,看到海报后皱了皱眉说江铃凯威:「你们这两个,才多大年纪就学人家抄袭?!」边说边拿出另一张海报,看着那张摊开的海报,一模一样的内容让凯葳和苓儿傻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反驳,只能静静的听着训话。

离开办公室前,苓儿鼓起勇气的问:「...这张海报是谁做的?」生气的回答道:「抄袭还不知道抄谁的吗?这是婉婷早上交的海报啊!」失去比赛资格的两人,难过的走回教室。

「为什么?我们也没在同学面前做...还特地选了这么早的时间到学校...明明这几天也都没有其他人在啊...到底是怎么被看到内容的...?」凯葳疑惑的说道。

「其实...你知道为什么第二天开始我都跟你约早餐店吗?」苓儿开始与好友说出第一天遇到的情况。

「哇!那女的是人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等等...那也不对啊!只有第一天的话,我们只有讨论,根本什么都还没做呀!他交的是一模一样的耶!包括我们刚刚最后写上的字都一样!而且,刚刚我们离开教室的时候,他明明还没来啊!」激动的凯葳大声嚷嚷着。

「总之,不管他是不是人,我们这次都没机会比赛了!」苓儿难过的低下头。

看着难过的好友,凯葳在心里暗自下了个决定。

却不知这个决定给他们两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三天后的早晨,教室里 「刘凯葳?!怎么又没来?!有人知道凯葳怎么了吗?」在台上点名的,问道。

「谁知道啊~」 「我们班上有刘凯葳喔?」 「大概是感冒了吧?!」 海报事件过后,凯葳已经三天没请假也没来学校,平常围着转的同学们也都漠不关心,这些同学们的嬉闹声,让苓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馀光瞄向那个似乎无时无刻都在瞪视着他的婷婷,他发现婷婷今天居然是对着他笑...歪的很不协调的嘴露出一排似有似无的牙齿,明明有着一段距离,却感觉笑声就在耳边一样,这样怪异的情况让苓儿心里直发毛,赶紧收回视线,决定放学后去一趟好友家看看究竟。

放学后,往凯葳家前进的苓儿走在一条平常不太有人走的小路上,那不是去凯葳家必经的路,却因为离开校门后苓儿发现婷婷就走在自己前头,临时决定变更路线。

这条小路右边只有一户养着小羊的农家,三合院的房子还算大,但却破旧不堪,平时几乎没人在,而左边则是布满大树的山坡。

「为什么要走这里?」身后传来这句话,苓儿听出来那是婷婷的声音,却不敢回头,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走在我威凯威后面不好吗?」婷婷的声音持续从身后传来,苓儿加快脚步往前走。

威凯威

「我问你为什么要走这里!!!」尖锐刺耳的声音传进耳朵里,苓儿吓得猛一个回头,身后却什么人都没有。

苓儿环顾着空无一人的四周,心想『可能是我太在意他了,居然还出现幻听啊...』正当这么想的时候,树林里传来一阵阵婴儿的哭声。

凄厉的婴儿哭声从远到近,在苓儿的四周回响着,看向那密密麻麻的树林却什么也看不到,担心真的有小婴儿在树林间,苓儿股起勇气慢慢走向树林,一步步慢慢靠近,背上的寒毛却一根根竖起,越靠近越感觉到寒冷。

突然,树林间闪过一抹黑影,还来不及看清的苓儿吓得转身就跑。

「阿姨您好~我来看凯葳了,他在家吗?」气喘吁吁的苓儿终于跑到凯葳家。

「...」凯葳的妈妈没话话,只是开门让苓儿进去。

一进到凯葳的房间就看到婷婷坐在床边,对着凯葳念念有词却听不清说什么,而床上的凯葳紧紧拉着棉被缩捲成一团,无助的看着前来探视自己的好友,心急的苓儿对着婷婷一声大喊:「你来这里干什么?!」婷婷看了苓儿一眼,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后就向门外走去,眼看着表情怪异的婷婷走出去,苓儿松了口气来到床边,凯葳却焦急的抓着苓儿的手,不停的喊着:「苓儿!救我妈妈!快出去救我妈妈!」苓儿立刻冲向客厅,看见婷婷正对着瘫坐在沙发上的凯葳妈妈,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什么,看着凯葳妈妈空洞无神的双眼,苓儿对着婷婷大喊:「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出去!」婷婷瞪着不协调的大眼睛,看了看苓儿就转身离开了。

「阿姨!阿姨!您没事吧?!」苓儿一面拼命的摇晃着凯葳妈妈的身体,一面喊着。

「咦...是苓儿呀?你来看凯葳吗?他在房间里哦~」像是睡梦初醒,凯葳妈妈似乎根本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情,就连刚刚开门的事情好像都不记得了。

「凯葳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苓儿走进房里,担心的询问好友。

「就那天我们的海报被说抄袭之后,我很生气呀!想找他问个清楚,却发现下课的时间根本没机会跟他说到话,放学的时候他也一下就不见了。

所以我就想说隔天早一点到学校,看看会不会遇到他刚好也这么早到学校...」 「可是你隔天就没来学校了呀!」 「我有去!不信你可以问警卫伯伯!我是在我们第一天约做海报的时间去的...」 「呃...威凯威那怎么又回家了?」 「苓儿...你去请你外公帮忙好不好?我觉得这事情真的没有这么简单...」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请外公帮忙啊?」 「好吧...那天早上我进教室后,就边吃早餐边等着他来学校,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他就进教室了,面对着黑板站在讲台那,什么话也没说,就好像根本没看见我一样,我就走过去想问他到底海报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你该不会也看到他眼珠子快掉出来了在对你笑吧?」 「不!不是...我看到他的身体四周好像围绕的一团好像雾一样的东西,一下发出微微的绿光一下又发出微微的蓝光,然后他的身体根本没动,头却直接转过来面向着我!那个角度根本不是人能办到的!」 「然后呢?发生什么事了?」 「还然后嘞!!!我都快吓死了!只好赶快跑回家啊!」 「那他又为什么会跑来你家?!」 「我不知道...那天放学时间后他就来了,这三天我都看见他不知道在跟我妈妈说什么,我妈妈从那天开始也变得很奇怪,跟他说话好像都没有听到,问他婷婷跟他说了些什么,他也都没有回答我,连煮的菜都五味杂陈。

」 「那他刚刚坐在床边跟你说了什么?」 「他连着三天都跑来我家,但是只有今天进来我房间,刚刚他说的话我根本听不清楚,只是隐约好像听到他说『好玩吗?好笑吗?我要报仇!你死定了!』之类的...」 「什么好玩吗好笑吗?我们根本也没跟他玩过啊!笑?怕他居多吧!哪笑的出来啊?!而且我们跟他之间哪有什么仇好让他报?」 「所以我才觉得很莫名其妙啊!你可不可以请你外公帮忙?」 「我外公又不是道士,这种事情怎么帮?应该要去庙里吧?」 「去庙里让他们觉得我们小在开玩笑、乱讲话吗?全X市都知道你外公身上有一股特别的正气,我只是猜想也许正气能压得住那些东西呢?」 「好吧...那我们去问看看好了...」俩人决定直接到苓儿外公家,和外公说这件事情。

一路上 「苓儿...你外公如果不相信我们怎么办?」 凯崴和苓儿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深怕说出这些自己遇到的事情会被大人责备。

「既然决定要去,就只能说给外公听看看啦!是不是乱讲话我相信外公看得出来吧?!不然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呀~」 苓儿的外公家距离学校大约15分钟的路程,一路上怀着忐忑的心情,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转眼也就到了。

「外公...钱江凯威250我们有事情想跟您说。

」苓儿将自己和好友遇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向外公说明。

外公很认真的听完苓儿的叙述,虽然没有责备但是却始终沉默着。

「苓儿的外公,我们真的没有说谎!」看见苓儿的外公不发一语,凯葳着急的说着。

江铃凯威

「,外公没有不相信你们,只是在想什么样的原因会发生这些事情。

」 「可是在他转学过来之前我们根本不认识他呀!哪有什么原因能让他这样对我们呢?」凯威依旧焦急的喊着。

「,这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情是没有原因的,我们暂时先不去讨论那位婷婷究竟是不是人,但是你们有没有仔细去想过,为什么全班这么多同学却只针对你们两个呢?」 「没有...我们也不清楚。

」苓儿和凯葳异口同声的回答外公的问题。

「外公知道你们两个从苓儿一年级转学过来之后就一直很要好,凯葳甚至因为住得离学校近,晚上鍊鼓的时候也常常会来陪苓儿一起玩...难道是学校?!」外公像是突然惊觉到什么,不可置信的盯着两个。

「学校?!学校怎么了吗?」两个一脸纳闷的问着。

「你们仔细想一想,然后老老实实的告诉外公,你们有没有曾经在晚上练鼓的时候跑下去场玩?」 「没有啊!我们每次都在国父铜像那边玩,学校的场晚上这么黑,我们根本就不敢下去啊!」 「那你们在玩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外公的提问似乎都坚信着与学校有关。

「啊...好像是二年级的时候吧?!」苓儿和凯葳对看了一眼,开始诉说起两年前的一件诡异的事情。

两年前的一个晚饭后,苓儿一样和家族成员们来到学校练鼓,凯葳的妈妈因为拗不过的坚持,带着凯葳来到学校。

练完鼓的苓儿和凯葳两个人绕着国父铜像玩耍,两个的妈妈则坐在一旁的石椅上聊天,绕着铜像奔跑的凯葳突然停下脚步,一脸狐疑的指着场最右边角落的大树,说:「苓儿...你看那一团绿绿的是什么啊?怎么看起来这么脏啊?!」苓儿顺着凯葳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顿时呆站在原地。

发现苓儿没有什么反应,凯葳急匆匆的去喊来两位妈妈,谁知苓儿妈妈只瞄到一眼就立刻跑到学校侧门去请外公过来,很奇怪的是,外公才刚走到国父铜像的边缘,那团东西就在那同一时刻消失了,呆站在原地的苓儿也在同一时刻能动了。

「可是我那时候看到的不只是一团绿绿的...」苓儿颤抖着身子,低下头,似乎不愿回想那段往事。

「可米娜凯威国际礼仪学校是我看到的就是一团绿绿的呀!」凯葳认真的说道。

「苓儿,能不能告诉外公,你看到什么了?」 「我当时看到场大榕树下,那个绿色的光中间站了一个全身穿着红色洋装、长裙的女生,没有看到他的脚,感觉上就好像整个人飘在那边一样,而且他的表情看起来很生气!两个眼睛流着红红的眼泪,可是好像没有看到眼珠子,只看到两个黑黑的洞,但是感觉得出来他很生气的一直盯着跑去找妈妈的凯葳...后来妈妈跑去找外公过来的时候,他就好像在瞪着我看,感觉那个眼睛好像就在我面前,越来越靠近,我想跑可是都不能动,接着我就听到一阵很刺耳的笑声,就在我感觉那双眼睛好像就快要碰到我的时候,外公来了!他就不见了!」苓儿浑身寒毛直竖的说出了当时他所看到的情况。

「苓儿你别害怕,应该没什么事情的!只是凯葳啊...外公觉得有没有可能是你当时说的话让祂生气了?!你们两个回家之后都请妈妈带你们到土地公去拜拜,请土地公保佑!你们只是,一时口无遮拦、不明白禁忌也是有可能的,我相信应该不会太严重!只是记得以后如果看到不明白的情况,安静走开就好!如果拜过土地公之后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再来跟外公说。

」 离开外公家后,回家的路上﹒﹒﹒ 「我还是不懂,那个绿色的东西都已经是这么久之前的事情了,跟婷婷有什么关系啊?!两个人应该没有关联啊!有关系的话怎么可能过了这么久才出现?!而且我那个时候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也没说什么啊!乌漆摸黑的场突然出现一团绿绿的东西,本来就很脏很恶心嘛!是说,苓儿你看到的东西真的跟我看到的不一样喔...?」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看到的真的就像我刚刚跟外公说的那样,现在想起那个画面心里还是觉得很恐怖...」 虽然凯葳和苓儿一直都在思考着,到底这么久前的事情跟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有什么关系,也打心里觉得这两件事情一定没有关联。

但是,回家后的两个人也很听话的各自请妈妈带他们去土地公去拜拜,面对两位妈妈的疑问,倒是很有默契的闭口不谈。

接下来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受到土地公的保佑,还是婷婷家真的出了什么状况,婷婷一连请了好多天事假,学校里也没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

但是,人总是耐不住好奇的性子,不论大人还是小孩,对于好奇这个东西,都是一样的,不解开疑惑心里总是觉得不舒服。

凯威制衣厂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