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腐书网 > 正文

百党项作乱,天下为什么不容西夏人

时间:2018-08-09 08:06:45 标签: 作乱,党项,不容

送葬的队伍超过了万人,而且外围还有上万人的大军巡视护卫,毕竟整个长安重要的贵族和官员都在这里了,假如有一支军队真的袭击了这支队伍,说不定大唐就会直接亡了,所以也不得不小心,当然长安是大唐的都城,周围也布置有重兵,基本不可能有军队杀到这里。

队伍中人多车多,而且有相当一部分是老弱妇嬬,再加上李渊的棺椁在运输时,还不能受到颠簸,道路虽然几经平整,但灵车的速度也依然很慢,所以等到了天色将晚时,整个队伍离三原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

等到了天色完全黑下来时,送葬的队伍总算是来到事先准备好的营地,这里已经扎好了帐篷,供送葬的队伍休息一晚,这一天下来所有人也都累坏了,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只是在坐上马车后草草的吃的点点心干粮,现在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

不过刚到营地,李休并没有急着吃饭,而是先去了平阳公主那里看了看,营地中男宾和女眷是分开住的,李休来的时候,平阳公主正和李晋吃饭,当然都是素菜,有点挑食的李晋这时却是吃的挺香,不过平阳公主却显然没什么胃口。

李休就知道平阳公主吃不下,所以才来劝一劝她,而且自己也坐下来陪她一起吃,最党项和鲜卑后平阳公主总算是勉强喝了碗粥,李休看到这时天色也不早了,而且平阳公主脸上也带着几分倦意,于是就劝她早点休息,这时李晋则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会照顾母亲,最后李休才放心的离开。

不过李休并没有回自己的帐篷,而是径直来到马爷他们这些文武官员居住的区域,当他进到马爷的帐篷时,结果发现已经有两个人在这里了,而且还都是李休的老熟人,一个是秦琼,另外一个竟然是程咬金。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来,刚好叔宝他们也是来打听消息的,我就一并和你们说了,免得再多费口舌!”马爷一看到李休,当下也是一笑道。

纯种汉人复原图

“老马,驸马既然都来了,你就别卖关子了,今天陛下的脸色也一直很难看,我猜肯定又是哪地方要打仗了吧,你快点告诉我,我也好早做准备!”程咬金看到李休进来先是拱了拱手,随后就一脸急切的向马爷道,看样子他来了已经有一会了,只不过马爷却一直没告诉他,毕竟飞奴司的一些消息是需要保密的。

“马叔,你们飞奴司的人竟然闯进送葬的队伍送消息,这件事肯定不会小吧?”李休这时也走过来坐下问道,估计今天也有不少人注契丹族是现在哪个民族意到了这件事,所以秦琼和程咬金才会不顾劳累的跑来打听消息。

“这次的确发生了大事,而且老程猜的不错,的确是要打仗了!”马爷这时喝了品茶,随后长叹一声道。

“真的?太好了!”程咬金是个战争狂人,一听说要打仗,立刻一拍大腿惊喜的叫道,不过秦琼却是露出担忧的表情,毕竟打仗最受苦的还是百姓,只是不知道这次是在境内打还是在境外打? “马叔,是哪边要打?”李休听到这里也急忙追问道,大唐虽然灭掉了最大的敌人突厥,同时也威慑的周边的敌人,不过周边也并不怎么太平,除了东边是大海外,其它三面都有可能爆发战争,当然以大唐的实力,也并不惧怕战争,只是战争打响,总会对国家产生一些影响。

“这次是西南边的党项人,党项羌拓跋部首领拓跋赤辞,打着为吐谷浑报仇的旗号举兵反叛,接连攻打轨、崌、奉、岩、远五州,挟裹更多的党项人随同他反叛,其中轨州刺史细封赖步战死,其它几州也是损失惨重,现在拓跋赤辞叛军势大,号称有十万之众,随时都可能攻打南会等州!”马爷这时神色凝重的道。

“党项?竟然是党项鲜卑他们!”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一皱眉,同时也还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程咬金,因为党项人反叛这件事本来就与程咬金有关。

说起党项人,他们本来是羌人一支,吐谷浑境内的羌人与他们也属同族,虽然吐谷浑是鲜卑人建立的国家,但鲜卑人与境内的羌人也已经开始融合,而且羌人的数量众多,所以吐谷浑也可以说是一个羌人国家,这也使得党项这些羌人天然与吐谷浑比较亲近。

天下为什么不容西夏人

当然党项人也并不是一支统一的势力,他们内部也分为数个大部族,其中有细封氏、费听氏、往利氏、颇超氏、野利氏、米擒氏、拓拔氏等八个部落,此外还有黑党项、雪山党项等部落,其中拓跋部落最为强大,而这次反叛的就是最为强大的拓跋部。

本来党项人以前生活在吐蕃人治下,只不过随着吐蕃的强大,对党项人的压榨也越来越厉害,逼得他们不得不丢掉故土迁移,最后一些党项人依附于大唐,比如细封氏就是第一个投靠大唐的党项部,为此大唐设立了轨州、崌州等五个党项州来安置党项人,却没想到这次拓跋部反叛,而最先遭殃的就是这五个党项州,细封氏的首领,同时也是大唐轨州刺史的细封纯种汉人复原图步赖战死,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向大唐宣战了,李世民怎么会不愤怒? “没想到竟然是那些党项羌,早知道当初攻打吐谷浑时,就该直接把他们一并灭了,这样也不会有今天的麻烦了!”程咬金听到这里却是不屑的冷笑道。

那几个党项州本来就与吐谷浑挨着,而且这些党项人一向与吐谷浑人走的很近,彼此间也经常联姻,可以说不分彼此,只不过他们毕竟名义上依附于大唐,所以之前程咬金和侯君集以天花灭掉了吐谷浑,但却没敢往党项人那边打,毕竟党项人那里毕竟是属于大唐的领土,他们打吐谷浑没事,可要是攻打党项人,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到时连李世民都不好保他们。

“拓跋部是党项人最强大的一个部落,而且也是与吐谷浑关系最紧密的一个,拓跋赤辞更是娶了慕容伏允的妹妹为妻,之前咱们灭掉了吐谷浑,慕容伏允的人头也送到长安,这在党项人中也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其中以拓跋赤辞为最,前段时间他终于起兵反叛,而且他很有谋略,率先攻打的都是党项州,以此来挟裹更多的党项人反叛,否则只凭他们拓跋部的实力,恐怕根本不足为虑。

”马爷这时再次补充道。

“党项与鲜卑党项五州的党项人数量应该在三十万左右,不过就算是将族中成年的男子全都武装起来,顶多也就七八万左右,再加上还有一部分党项人并不服从拓跋赤辞,所以这次反叛的党项人撑死了也就五万人左右,绝对不可能有十万之众,不过党项人性情凶悍,五万大军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剿灭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秦琼这时也终于说道。

秦琼之前一直镇守西北,南边就是党项人的居住区域,几年前有党项人做乱,结果被秦琼杀的大败,可以说秦琼之名在党项人中也有极大的威慑力,所以他对党项人的情况自然也十分的了解。

“党项人做乱现在主要还只是集中在党项州,换句话说,对咱们大唐的影响还不是太大,只不过拓跋赤辞实在太会挑时候了,竟然选在太上皇大葬的日子,我现在最担心还是陛下的怒火该怎么平息?”李休这时摸着下巴轻声道,秦琼他们主要是从军事角度考虑问题,而李休则是从政治角度,李世民这个皇帝就是大唐的化身,他的一言一行都将影响到大唐未来的走向。

其实在李休看来,那个拓跋赤辞简直就是在找死,大唐这边正在给李渊举行葬礼呢,结果他竟然敢在这个时候起兵反叛,这简直就是在打李世民的脸啊,估计现在李世民都恨不得把个拓跋赤辞给碎尸万段,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李休才怕李世民因愤怒而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

“嘿嘿,这还用说吗,想要平息陛下的怒火,自然要用党项人的鲜血,特别是那个什么拓跋赤辞,如果陛下派我用兵的话,不出三月,我定会将对方的人手拧下来送到陛下面前!”程咬金这时龇着牙笑道,只不过他的笑容里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血腥气,这家伙就是个战争狂,一天不打仗都感觉浑身不舒服。

“老程你也别高兴,要知道你和侯君集上次的屁股还没有擦干净呢,这次肯定轮不到你,不过倒是觉得叔宝很合适,本来他以前就镇压过党项人的叛乱,那些党项人对叔宝十分畏惧,而且叔宝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只要派他去,用不了多久就能平定党项的叛乱!”马爷这时却给程咬金泼了一盆冷水道。

“那可不一定,以陛下的脾气,现在肯定想要把叛乱的党项人屠戮一空,论到杀人,整个大唐谁能比得过我?”程咬金这时却是不服气的叫道。

不过就在程咬金的话音刚落,忽然只见一个小内侍飞奔而来道:“陛下有旨,宣翼国公与卢国公觐见!”。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