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腐书网 > 正文

祸从口出,五台山的五爷全称法号

时间:2018-10-08 08:03:55 标签: 五爷,法号,全称

第九章 祸从口出(4五爷庙太灵验了) 第九章    祸从口出(4) 柴火还在有一下没一下的「劈啪」,烁闪的红光映上阿炳那副贪婪的嘴脸。

老人的这一番呕吐,丝毫没有败坏他的食慾。

他骨碌碌地一口气又把汤喝了个干净,没忘用细长的舌尖了一圈咧开的大嘴。

意犹未尽,他难舍难分地把啃剩的骨头「?啷」一声,脱手放回碗里说:「怎么?你吃素?那好极。

」说完,搁置了手里的大碗,又去抓灶台上另一根肉骨头。

肉骨头已经挨到阿炳的唇边,他终究觉得过意不去,又稍稍放低下来,讪讪地说:「这份是你的,还是你吃吧。

」 经过剧烈活动的老人,似乎连撑拐杖的力气都将耗尽,任它跌落在地。

他只有斜斜地凭靠最后一个支点倚在门柱上。

这时候哪怕只是一阵微风过来,他那巍颤颤的身体势必也将无法抵挡。

但五爷庙太灵验了老人似乎还有最后一抹的威严,虽有怒意却只能吐出平平淡淡的话语:「虎毒不食儿,你叫我怎么吃得下去?」 阿炳愣了愣,仍旧没有望向老人,反而悠悠地劝道:「多少吃点吧,再说故事我听,那才有劲啊。

」 「哦,你还想听什么故事呢?」老人仍旧淡淡地说,「从小听到大,还听得不够吗?」 这一回,阿炳算是彻底地怔住了,要是再听不出弦外之音的话,估计就别在道上混了。

五爷庙太灵验了

说实话,有时候还是糊涂点的好,听懂话的阿炳显然手心有些湿了。

他却还是没有朝老人这边望来,只是努力地控制着声带:「五哥来了,也不招呼一声。

」 「五哥也是你叫得么?」老人森森的声音彷彿由地底逼来,「小子,别说你今儿做了十月堂主,就算哪天坐稳了龙头的椅子,你还得管我叫一声爷五台山五爷庙骗局。

」 话音方落,就如变戏法一般,转过头来的阿炳面对面地看到了另外一个老人,他只得赔笑道:「是,是,是……五爷。

」 再看这个五爷,身体实得就像一座石碑,满面红光,头发也只有些许的斑白。

而此时,阿炳的阿公正毫无知觉地瘫倒在他的脚上,原来刚才被临时做了掩护。

幸亏,阿公经过那一番呕吐,早已昏死过去,否则看到这才露面的五爷会不会再一次地昏死过去呢? 这个五爷赫然便是死去八年的柳铁蛋。

难怪阿炳见了,也要恐慌,一直就没有脱过手的肉骨头一时间竟不知道要搁到哪里好。

他却强作镇静,心念一动,伸直了手,恭恭敬敬地说:「五爷还没有吃晚饭吧,这是孝敬您的。

」 柳五爷冷哼了一声,也不答话,迳自向后倒退了两步,拖来一只小板凳,缓缓地坐了6月6日五台山五爷显灵下来。

也不知道由什么时候起,地上竟多了一具尸首,只是头不见了,其馀部分还算完整。

五爷全称法号是什么

阿炳乍见之下,脸色不变,伸直的手却疲软下来。

却听柳五爷悠悠地说:「你那个太老了,会塞牙缝。

」说着,他猛然扯开死人的裤管,露出了带毛的稍显青白的小腿。

随后「哢嚓」一声,柳五爷轻易就拧掉了这只小腿。

阿炳的脚心也开始渗出汗来,稍稍分了一下神。

再看柳五爷,已是满嘴的鲜血,一边津津有味地说:「这样才鲜嫩,适合老人家。

」说完,更是「嘿嘿」了两声。

轮到阿炳彻头彻尾地折服,耷拉了脑袋,手一松,原只是用作吓人的肉骨头跌落在地,跟着人也跌坐下来。

他眼珠转得飞快,弓身抢前几步,奉迎道:「五爷就是五爷,只要还在这个镇上一天五台山十大灵异事件,谁也夺不去您昔日的名号。

」 「站着吧!小子。

」柳五爷伸长手去,「哢嚓」一声又拗下一条血淋淋的膀子,除去碎布说,「不怕我把你也啃了,你就过来。

五台山2017灵异事件

」 说完,他张开血盆大口径自咬下了一大块鲜肉,鲜血沿着嘴角往下直流。

阿炳瞧得全身寒毛直竖,竟僵在当地,腿脚早没了主意,进退两难。

柳五爷一面嚼,一面大声说:「这个死人怎么回事?你凭什么自作主张要了他的命。

」 此时的阿炳哪敢开声,但似乎清醒过来,恢复了知觉。

他一时没了再行造次的想法,讪讪地退了回去,却重重地一屁股坐了下来。

柳五爷不依不饶,更是呲牙咧嘴道:「你这龟儿子的,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连老板娘的话也敢不听。

」 他忽然跳了起来,抓着还没有吃完的膀子就去抽打阿炳,口五爷庙太灵验了里一个劲地嚷道:「我叫你胡作非为……我叫你胡作非为……」 好一顿的毒打,阿炳却是不躲也不避。

直打得他鲜血淋漓,也只是沉着脸,悄悄藏起了一抹恶毒的眼神。

真是奇怪的很,阿炳的性情变得如此之快。

他显然是摸透了柳五爷的脾性,方才如此地忍得,一声也不吭。

当然,会里的兄弟都知道,负责处罚的五月堂主柳五爷,谁若是胆敢反抗,他必定施以十倍的手段以恶制恶。

五台山五爷的尊称

就在这时,阿炳的身后远一点的地方轻轻地响了三下,柳五爷这才解气似的住了手,喝道:「小子,去把小门打开,看看是谁?」 原来这栋两层楼的土房除了大门出入外,在厨房的里头还有一个小后门。

浑身血迹的阿炳丝毫不作掩饰地就打开了这个出口,他忒胆大,真个是无法无天了。

外面已是6月6日五台山五爷显灵一片的暗黑,很快跃入一个娇小的身子,定睛一看,竟是镇上唯一客栈里的小倩姑娘。

这一会的功夫,已然面对两个恶魔的她居然毫无惧怕,只是平静地说:「老板娘让你们马上回去。

」 难道那个与薛晓桐一般打扮的老板娘,和他们口中所尊奉的「老板娘」是同一个人吗? 这还没有关上门的阿炳冷不丁冒了一句话出来:「是大哥叫我这般做得。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出去。

柳五爷怔了怔,心想,「正月」负责目标,如果真如「十月」所说,自己岂不是错怪了他? 当下,他也不及细想,便对小倩说:「那这里的后事……我留两个兄弟相帮你。

」说完,他拍了两下巴掌,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下就窜出了两条壮实的黑影。

临出门的时候,柳五爷忽然又回头交代了一句:「地上的老家伙成不了什么气候,姑且饶他一命,误不了事的。

」 然后他微微歎了一口气,终于心事重重地投身黑暗。

6月6日五台山五爷显灵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