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腐书网 > 正文

初识杨柳,家有大姐结局大姐嫁谁

时间:2018-10-08 08:04:24 标签: 大姐,初识,杨柳,结局

第八章 初识杨柳(3电视剧大姐演员表) 第八章    初识杨柳(3) 车站门口过去五十米,有一处类似广场的平地,停了好多计程车。

可是,居然没有一辆愿意去杨柳镇,多问了几句,别人反倒莫明其妙地望着冷然。

突然,斜斜地刺来一辆摩托车,目标竟是直指冷然手里的背带包。

虎口一震,脱了手的冷然暗叫不好,揉身一个箭步,居然又被他抓到了包的背带。

他猛地用劲,差点就把坐在摩托车后头的小年青给拽下来。

虚惊一场,有了防备的冷然还没整好行李,就对旁边的薛晓桐点点头,跟着听到身后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你们要小心?,这一带好多抢包的。

」 冷然转身,也是略略地点点头,向发声处表示感激。

不想竟是一位女司机,探出半边脑袋,正望着他们。

顿时有个主意,冷然示意身旁的两人先上车,自己也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坐到驾驶座旁边的位置,从容地说:「劳驾,开车,我们有急事。

」 女司机冲冷然温和地一笑,等后面的两人坐好位置,关上门,也就发动引擎,边问:「上哪?」 冷然佯装摆弄着背带包,一直没有理会她,直等车子上了大路,这才不慌不忙地说:「杨柳镇。

」 车速马上就减了下来,准备靠边的女司机埋怨说:「干嘛不早说,那地方我不去的。

」 「帮帮忙啊,师父,我们真有急事。

」冷然慌了,不暇思索地撒了一个谎言,「我父亲在那边出了意外,很急,马上要赶到,否则最后一面都见不了。

求求你了……大姐。

」 说完,趁她不留神,他朝身后的两个人挤了挤眼睛。

车子还是停了下来,一脸苦色的大姐歎了一口气说:「老人家什么地方不去?偏偏要去那个鬼地方。

这不?出事了。

说到底那个地方就不能去的。

」 她抽空瞄见冷然满脸的哀求,心一软又说:「不是我不肯帮忙,那条路实在不好走,车子损耗大,我按正常的收费,根本划不来。

」 冷然连忙说:「那就算大姐电视剧2018两倍的路费,无论如何还请大姐帮帮忙……」 他忽然想到原来一直跟女生戏说的那句话:「下辈子我做牛做马,由你差遣。

」这下却哪能生搬套,也就闭住了嘴。

「钱都不是问题,最主要的是……」大姐犹豫了一下说,「那地方真的好邪,只要在镇里呆上一阵,就要倒楣好几天。

大姐是什么意思

」 冷然歎了一口气说:「这个……倒也听人说起过,可……老人家执意要去,我们做儿女的怎么好拦?现在,想尽最后的孝都……」 他的声音渐渐哽咽,眼看就要哭出来。

「大姐,你就送我们一趟吧,你看他急的……」薛晓桐及时出来添油加醋。

而阿炳却像没事人一般,到处东张西望,也亏得他这般,否则他要是大咧咧起来,反而帮倒忙。

大姐终于把心一横,用商量的口气说:「那这样吧,我只送你们到兰亭,镇上我就不去了。

到了兰亭后,离开省道有一条小路,到时候我会指给你们看,大概还要走两公里你们就能到镇上。

」 说完,她拿眼睛瞅着冷然,显然是征求他的意思。

两公里?也就是两千米,绕着学校的场跑个十来圈。

冷然想,应该不会太远吧,也就点点头,谈好价钱也不打表了,一行人正式开拔。

这下,有了閒心,冷然不禁问:「石县很乱吗?」 大姐便说:「嗯,有点吧,现在就业成问题,社会上多了好多小年轻,成天游手好閒的,尽想捞偏门。

」 「哦,这样啊。

」冷然说,「这里可是沿海地区,经济应该发达才对,连就业问题也解决不了?」 「我们这儿虽然靠海,但经济还真的不如山沟沟。

大姐是什么意思

」大姐说,「没有什么工厂,资源又少,除了石头就只有石头,而且还经常闹水灾。

」 「……」 许多时候,閒谈会忽然中断,中断以后就再也聊不起来。

后排坐的那两人,也根本不对路,更是扯不起来。

于是车子就在省道上平稳地行进,途中也没有什么意外,两边的风景也大姐称呼很平常,只是越往前走越能感觉地下线在缓缓下降,就这样到了兰亭。

两根古色古香的门柱托着一幅长匾,上面刻有「兰亭人民欢迎您」,冷然放心了,准备下车。

车却没有停,又朝前开了五十米左右,遇见岔路口,便往右拐进一条更窄的柏油路。

又走了几十米,那条大姐嘴里所说的小路方才毕现眼前。

现在,三个人已经走在乡间土路上。

还没有干透的黄土,踩下去便能显露鞋的轮廓。

两旁没有树,只有阻挡视线的丛生的杂草,偶尔可以望到远一点的地方有一株被淹的垂柳,枝叶像尸体那样无力地垂着。

这就是冷然初见的杨柳镇,还没有看到人烟,他不禁问并肩走在一起的阿炳:「镇上应该有吃饭的地方吧?」 「那有。

大姐称呼

」阿炳摸了摸肚皮,很肯定地说,「我记得小时候最爱上这里的馆子吃馄饨,肉馅拌了剁碎的虾皮,特别好吃,一口气能吃三大碗。

」 提到吃,大家肚皮都在叫,走得也越发急了。

可越往里走,道路越窄、越不平,到后来竟成了崎岖的羊肠小径,只够一个人走。

最饿的人自然前头开路,冷然只好对着阿炳的后背说:「你祖父知道你要来吗?」 「不知道。

」阿炳说,「老头鬼精的很,家里没有装电话。

」 冷然不由地取出手机,居然没信号,这下好了,与世隔绝。

他又问:「那是在镇上吧?」 要拐弯了,阿炳看着路,仍然没有回头说:「那是。

两层楼的土房,亏了地势有些高,否则早被洪水冲走。

」 说话间,视线明显暗了下来,杂草顿时变作了竹林。

透过竹与竹的间隙,斜斜地望去,可以看到几个长着一层草皮的矮丘,六尺长,一尺阔,靠西都立有碑石。

马上知道是坟,三人便自然地屏住呼吸,彷彿不愿打扰长眠者的睡眠,这是通常人的习惯。

大姐称呼

终于捱过茂密的竹林,眼前豁然开朗,似乎到了小桥人家的后院。

这时,哪怕只是饭香,也能引得他们的垂涎慾滴。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