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腐书网 > 正文

杜门雪——阴小刀

时间:2018-03-01 13:52:49 标签:
文案: 人在江湖,可以动手、动刀、动枪、动剑,独不可动情。 题记 所谓文案,竟使多少英雄豪杰摧眉折腰。盖一文之眉目也,去之怪诞,写之则烦。 久仰阁下大名,今日得见,定然是要切磋几招的


杜门雪——阴小刀

 文案:

 

人在江湖,可以动手、动刀、动枪、动剑,独不可动情。

 

——题记

 

所谓文案,竟使多少英雄豪杰摧眉折腰。盖一文之眉目也,去之怪诞,写之则烦。

 

“久仰阁下大名,今日得见,定然是要切磋几招的。”司马流长身抱拳,断水剑尚未出鞘,已然嗡鸣作响。

 

那厢卫有刀一个鹞子翻身,口中叱道:“却跟他废什么话!”锋刃幽寒,双刀直劈文案面门而去。

 

带棺居士默不吭声,双手一动,已从怀中取出一枚刮刀和一个碾盘。

 

温祁打着折扇方步踱来,明眸忽闪,笑颜与酒窝并现:“原来是文兄啊,有失迎迓!”他这里弓腰作揖,扇端却倏然一顿,堪堪指住文案颈侧气舍穴。

 

席钊喝道:“何方贼子,见了霍山派左护法还不退散!”

 

辜鼎天破口大骂:“他奶奶的,什么文案武案,且吃老子两斧头再说!”钩扇双斧高举齐落,势如猛虎。

 

冯清河作壁上观,半晌才郁郁开口:“这位想必就是名满江湖的文案文公子吧,请赐教!”

杜门雪——阴小刀

 

慕容悔撩了半边眼角,把玩着手上的陨铁刀:“今日我慕容悔不想杀人,识趣儿的就快些滚吧!”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主角:卫有刀,司马流 ┃ 配角:带棺居士(卫白),温祁,席钊,辜鼎天,冯清河,慕容悔 ┃ 其它:练笔,传统武侠,清水暧昧

 

第一回

 

已经一个时辰了。

 

司马流吐出嘴里的冰碴子,狠狠挤掉漏进眼眶的冰粒,解开腰间酒囊仰头就着朔风飞雪大口灌下,毛氅与指节结了薄霜,随他动作“咯吱”作响。

 

“酒。”耳旁有人轻喃。气息不稳,且若游丝。

 

“你不能喝。”

 

司马流拿余光看了他,断然回绝。

 

那人骂了声娘,再无言语。

 

——也或者是声气已尽,无法言语。

 

司马流也很想骂娘。要不是为着肩上这人,今日他依旧可以做着他逍遥不羁的游侠,执一把三尺青峰睥睨江湖,“断水剑”司马流,上不拜天下不跪地,何曾如此刻低声下气地求过

杜门雪——阴小刀

人?

 

然而今日他还能活着,却也全亏得那人。

 

肩上的份量越来越重,司马流情知不妙,搭他脉门,心下一沉,转过身子将人半抱,一手托背,一手掐他人中,掐了一刻,再灌了口酒,将满嘴酒气尽数喷入对方口鼻。

 

“好些没?”

 

那人已幽幽转醒,虽未完全清明,却也知晓当下境况,眼看着另一双有些裂口的唇凑上,几欲相贴,便不由向着那酒气之源更探近一分,偏要尝尝这许久未沾的甘琼。

 

司马流却及时缩了脖子,不教他得逞。

 

“重酿。”那人嘴角上弯,勾起一个虚弱的笑,“真是好酒。”

 

只是这笑隐于层层叠叠的遮盖之下,怕是司马流根本就没瞧见。

 

确乎是层层叠叠。

 

从头到脚被裹得严实不说,连面部都被掩去了八分,只约可窥得一双凤眼——假如未阖闭的话。棉套棉,袄加袄,再挂了一席破毛毡,远远望去,活像只熊。

 

只恐这人未病死,倒先给裹死了。

 

司马流替他掸去帽檐冰花,却自罔顾脸上凝固的冰柱,

杜门雪——阴小刀

生生压弯了稀稀胡茬。

 

起先还抬手拨弄几下,到后来颇感不耐,也便随它去。

 

毕竟这雪,还在下。还在下。

 

一个时辰了。整整一个时辰了。

 

“前辈若是执意不肯相见,明日起,江湖上便可人人皆知‘回春手’待棺居士见死不救,病人生生殒命门前!”

 

司马流运气发话,声音不大,每个字眼却切切实实击穿了对面茅屋的门墙,势教屋中之人听得无比分明。

 

十成七的内力。

 

“老家伙……”病人切齿骂道。他也是怪,似乎仅有得一分力便要用于这口舌之争,骂完又立刻泄了气神。

 

“前辈当真如此绝情?”司马流已然快控制不住声线,维持着扶抱姿态,一手悄然按住身侧剑柄。

 

“他可是你的——”

 

“吱呀——”柴门应声而开,吞截了下半句话。

 

一个老者,不,是个中年人,人未至老却已显老态,鬓发染霜,半旧白袍,几与这冰天雪地严合相融。

 

出人意料地,这中年居士全无冷傲之样,反目光柔和,扫了司马流和他怀中的“狗熊”一眼。

 

但司马流却从这三分柔和里读出了七分淡漠。

 

“进来吧。”

 

带棺居士转身,留了门让二人进屋。

 

“人放在炕上,去后屋多拿些柴禾,留神别弄脏了这里。”堪堪进房,居士便指手画脚起来。

 

司马流瞅他一眼,依言而行。那病人若非再次陷入了昏迷,这话要教他听去,只怕又得张嘴开骂几句方休。

 

房中简陋,却有一副画像挂在墙上,和居士的白袍一般泛着半旧的黄,煞为醒目。画上是一名女子,身姿窈窕,容颜姣丽,气质如兰。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