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腐书网 > 正文

秉烛夜话竟陵之章by阿素/towei(19)

时间:2018-03-03 09:23:06 标签:
秉烛夜话 120(全文完) 画面彷佛定格在此时此刻。整个演艺厅响起了掌声,为开场的壮阔抱以赞赏。但坐在最前方的竟陵却用手压住了鼻腔,眼眶涨得通红,泪水不受控制地爬满了面颊。 「啊啊原来」 他低声地细语,像在

  秉烛夜话 120(全文完)

  画面彷佛定格在此时此刻。整个演艺厅响起了掌声,为开场的壮阔抱以赞赏。但坐在最前方的竟陵却用手压住了鼻腔,眼眶涨得通红,泪水不受控制地爬满了面颊。
  「啊啊……原来……」
  他低声地细语,像在和什麽近在咫尺的人说悄悄话。
  「原来你说的,全部……全部都是真的啊……」他吸著鼻子。
  『……我打算把这里的一景一物全都描画下来,太鹄的服饰、太鹄的石屋,太鹄的祭典和狩猎,那些美丽音乐和歌,还有这片美丽的梧桐林,当然还有朝露池。』
  『我想通通记下来,这样就算我不在了……很久很久以後,我的子孙都还能透过这些记载,永远记住你们。』
  竟陵感觉自己身边空著的位置上,有个身影由淡至深,却又由深至淡,最终伸出了手来,覆住了他搁在椅把上的手背。
  『谢谢你。』
  竟陵隐约看见他的唇形,带著笑意。
  『谢谢你,让我拥有如此美好的一生……鹄子。』
  梧桐林里再次吹起了风,竟陵清晰地感觉到了。
  ***
  尚融走出了Lodus的後门。
  那已经是他在这里龟的第七天,连神农这种老朋友,都委婉地埋怨他打扰到自己的研究了。就算再不要脸,尚融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
  仔细想想,他能回去的地方还真的不多,神山太远了,而且待在神山会让他想起太多往事。而除了神农以外,大千世界里的妖神多数对他又敬又畏,要交新朋友也有点困难,亲人的话那就更不用说了,尚融对雌性和繁衍这种事委实提不起任何兴趣。
  他能回去的只有土地公庙,回去那个曾经饲养他的人类血亲身边。
  尽管那个唯一的栖身之所,也被他亲手破坏了。
  外头已经是夜色朦胧,尚融一如往常穿著他的花衬衫和夹拖,把手插在裤袋里,一个人走在空无一人的小巷里。
  他在已经打烊的蛋糕店前停下来,看著天上被云层遮蔽的月光,少有地叹了口气。
  然而下一刻他却顿住了,原因是他感觉到,有个尖锐的物体正指著他的背脊,高度就在气海的地方。
  平常尚融当然是不会容许任何人这样威胁他。但他没有任何抵抗,原因是他知道威胁他的是什麽人。
  「你知道过去那些用武器指著我的妖神们,我都怎麽处置他们吗?」尚融平静地问。
  身後的人开口了,「那你怎麽还不动手?」
  尚融低笑了一声。
  「好不容易从妖鬼手里捡回一命,马上就想自杀了吗?太鹄的遗孤。」
  尚融终於转回了头来,看著夜色里那个穿著白色西装,手上拿著一根不知哪里捡来的铁棍,正一脸严肃望著他的少年。
  即使看见尚融转过身来,竟陵也没有放下铁棍,尖端指著尚融的气海,他的精守在独自去看舞台剧前就获准复原了。铁棍的尖端缠绕著紫色的鹄火,证明他的威胁全然不是开玩笑的。
  「我有话要跟你说。」竟陵同样平静地看著尚融。
  「你觉得这是你一个前辈说话的正确态度?」
  「不爽的话就反击,我老早就想跟你打一场了,兽族的王子。」竟陵说。
  尚融把双手插回口袋里,完全无视在他气海前张牙舞爪的鹄火。
  「那麽,你想跟我说什麽?」他淡淡说。
  「你和衍之间,在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麽事?」
  尚融冷笑了一声,竟陵从他的眉目间看出些许阴霾。但尚融并没有答他的话,竟陵保持著持剑的状态,眯起了眼睛。
  「不回答我也没关系,我也没兴趣知道。」竟陵浅浅吸了口气,「我只问你一件事,神兽尚融,你喜欢衍吗?」
  大概是这问题问得太过直接,尚融少见地有了反应。他先是抿了一下唇,跟著凝起了眉头。
  「我并不讨厌那个人类。」他用比平常微弱的声量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也知道我是什麽意思,我问的是,你是以**的眼光看待衍的吗?你想亲吻他、跟他上床,甚至独占他,你是抱著这样的想法待在他身边的吗?」
  尚融插在口袋里的手抽了出来。「我没有必要回答你这种问题。」
  「那麽,我就当不是了。」
  竟陵微微笑起来,「这倒让我安心一点,对手是尚哥你的话,你在衍心中的地位太过特别,我从第一天和他上床就晓得了,你是衍心目中无可取代之人。若追求衍的人是你,我还真没有必胜的把握。」
  「喔,这麽说你现在就有了?」尚融忍不住冷笑。
  「衍会喜欢上我的。」
  竟陵盯著尚融说,清楚看见他指尖微微一颤。
  「虽然现在我在衍心中的地位,或许还远远及不上你。但尚哥恐怕不如我了解人类,人类这种生物过於弱小,总是害怕寂寞、害怕黑暗,只要给予他们温暖和安心,他们就会逐渐习惯你,并屈就於那种习惯,习惯终有一天会变成真正的情感。」
  竟陵忽然有些自嘲地笑笑,眼神往旁边一偏。
  「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在感情上。衍虽然现在对我很好,在床上和我也很契合。但今天换作任何一个落难的少年,衍也会这麽仁至义尽地对待他,我在那个人的心里,向来就不特别。」
  他深吸口气,又说:「所以我想通了,我决定用我的方法,重新开始追求衍,让衍真正喜欢上我,让我在衍的心中变得特别。而总有一天,衍的目光会不再跟随著你,不再为你的任何举动而受伤难过。」
  竟陵像是没有注意到尚融越变越难看的表情似地,迳自说下去。
  「总有一天你在衍的心中,会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你大可去追寻你的回忆,永远沉浸在已经消逝的事物里,而我会从你手中把你的小衍抢过来,从现在开始。」
  面对竟陵肯定的宣言,尚融一时没有反应,半晌才忽然仰起颈子,先是一声嗤笑,跟著一连串地低笑起来。
  低沉的笑声回荡在夜色里,虽然竟陵在看完音乐剧後,就下定决心要为自己的感情做个了断。
  但实际面对这个男人,竟陵不得不承认,那种道行差距造成的恐惧感还是如影随形。特别是他现在清楚地感觉到,尚融发散出来的压迫感越来越浓重了。
  「你要把谁抢走,我管不著……」
  竟陵隐约听见尚融发声。夜幕笼罩下,他只觉尚融身上的气压越来越低、越来越阴暗,周身彷佛笼罩著一层看不见的黑雾,光是嗓音,就足以把他整个人压垮。
  「但是,被一只小自己几千年的雏妖,这样指著胸口威胁,还真是,令人十分不痛快哪……」
  竟陵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但又不愿在尚融面前就次馁了气势,他微一咬唇,铁棍往前直递,鹄火顿时绽放,旋转著袭向了尚融的胸口。
  要是被这样的鹄火沾到,就算是千年道行的妖神,也不见得能够毫发无伤。
  但令竟陵惊讶的是,尚融竟完全不闪不避,他连眼睛也没眨一下,徒手便抓住了竟陵缠满鹄火的铁棍。
  「你……」竟陵讶异地看著尚融被鹄火烧灼的手。
  但神兽的肌肤并没有像他想像的那样,被烧得骨肉分离。
  尚融看起来一点疼痛的表情也没有,鹄火顺著铁棍烧上他的手臂、直攀到他的肩头,尚融只是冷笑了一声,张口不知念了什麽,霎时间所有的紫火忽然畏惧似地全数倒退,反噬向铁棍的方向。
  铁棍瞬间被烧得只剩下灰黑的荠粉,剩馀的火袭上竟陵的手背,鹄子竟被自己释出的火焰灼伤。
  「唔……!」
  竟陵捂著手臂跪倒在地上,他大为吃惊,按理说鹄火是属於太鹄的能力,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产物,他从未遇过他以外的人也能操控鹄火的状况,更何况尚融指挥的还是他的鹄火,一时失去了反应能力。
  鹄火在空中缭绕一阵,蓦地凝结成一团,把竟陵包裹在中央,像野兽一般张开獠牙,对准竟陵的头,眼看就要把他整个人烧融。竟陵只得闭上眼睛,准备承受噬人的痛楚。
  然而鹄火还没有完全合拢,在接触竟陵发梢的倾刻,忽然从空中消失无踪,只留下空气中炽热的馀温。
  他看见尚融再次把双手插进口袋里,从头到尾,他连脚步都没移动一下。
  「把你弄伤的话,小衍又要把帐算在我头上……我可不想让你得逞。」竟陵听见尚融冷笑一声。
  他惊讶地抬起头,却发现尚融早已转过身,迈开步伐,朝著土地公庙的方向远去了。

    -竟陵之烛 熄灭-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