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腐书网 > 正文

兄受弟攻不科学by糖君

时间:2018-03-10 09:10:34 标签:
兄受弟攻不科学 by 糖君


兄受弟攻不科学by糖君

什么样的关系最可靠?

你亲生血缘的兄弟会不会背叛你?

你同父异母的家人会不会算计你?

你自以为的好朋友会不会抛弃你?

情仇爱恨**金钱,连人和人之间的感情都可以利用和设计。

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活下去。

                         -------------------------满玉


    ☆、三弟

  这一天,满庭和满嵝都早早地就被从学校接了回来,10岁的满庭刚刚进门就敏锐地感觉到家里气氛不对。家里的几个佣人都在院子里面站着,最亲近的阿姨刘婶一看他们从车上下来,就搓着手上去迎接,对着两兄弟就交代了起来:“大少爷二少爷,家里。。。来了个人,待会你们可都别乱说话。”
  满庭皱起了年轻的眉头,出生到现在除了爸爸好一个不知道什么高官见面,自己家还没有过这样的气氛,他看了一眼7岁的弟弟满嵝,显然还没有感受到家里的不对劲,正在聚精会神地吃手里的棒棒糖。
  一进客厅,满庭就看到自己难得一见的父亲坐在了当中,母亲坐着右边的沙发上,一脸的怒容,平时面容精致的脸上好像还有泪痕,在父亲的左边,站着一个小小的小男孩,身上穿着的新衣服已经被撕了一个大口子,正在那眨着泪眼却没有哭。
  厅里的三个人看见满庭他们走了进来,多齐刷刷地看向他们。母亲首先喊道:“满庭!满嵝!过来!离那个野种远一点!”
  父亲立刻呵斥了母亲:“李一柔!你还有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母亲被喊了一嗓子,气焰低了下去,却依然叫道:“我说怎么了!你在外面有了野种,还不让我告诉我亲生儿子?!”
  父亲瞪了母亲一眼,母亲没有再说话,父亲向他们招招手,又把小男孩推前了一步:“满庭,满嵝,这是你们的弟弟,今天刚刚找到家,你们要照顾好他。”又对小男孩说,“满玉,去,叫哥哥。”
  小男孩使劲抠着衣服,声音很低地喊道:“哥。。哥哥好。”
  满庭不理解,自己见过满嵝出生前的样子,那时候妈妈的肚子突出来很大一块,而且满嵝刚出生的时候,是光溜溜的,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小男孩,怎么看也有4岁了。
  满庭不敢答应,满嵝却嘬着棒棒糖走了过去:“喂!你叫我哥哥?那你是我弟弟么?”
  李一柔忽然从沙发上跳起来,一巴掌打在满嵝的脸上,棒棒糖都掉在了地上。满嵝不可置信地看着从来没有打过自己的母亲,立刻大声哭了出来。李一柔指着满庭骂道:“你个瞎眼的孩子!是个人叫你哥哥你也答应!街上是个女的你也叫她妈妈?!”
  满庭听出来母亲是在指桑骂槐,也不敢去安慰弟弟,只能偷眼看那个小男孩,和自己的弟弟不同,这叫满玉的小家伙眨着大眼睛,眼泪已经盈满了眼眶,可
  还是坚持着不敢哭。平日里就受够了自己无理取闹的弟弟的满庭,觉得这小孩也没有太讨厌,为什么妈妈不喜欢他呢?
  父亲也站了起来:“李一柔!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满庭,把你的弟弟们都带到房间去!”
  满庭不敢怠慢,赶紧把两个小孩都往楼上带。满家是四层半的别墅,第一层是客厅和餐厅还有一个会见室,第二层有一个家庭影院,一个游戏室,还有一个可以烧烤的阳台,三层是除了两个孩子的房间还有几个客房,四楼才是父母的房间,办公室和书房,楼顶上是一个小型的空中花园,有躺椅和几个天文望远镜。家里实实在在算是有五层,还有院子里一栋独立的佣人房。李一柔怕累,五层的房子还加装了一个观景电梯。不过电梯在屋外,满庭也不敢出去,只能爬楼梯。
  到了满庭的房间,满嵝还在哭,满玉已经止住了泪,却站在门外不敢进去。
  满庭拉他:“你进来。”
  “我不了。”满玉小声说,“李阿。。。大妈说我不干净,我不想把你的房间弄脏了。”
  一听这话,满嵝激动起来,攥着满玉已经被扯坏的衣领大叫:“没错!你就是脏!要不是你,我妈就不会打我!”说完,一个巴掌结结实实打在了满玉的脸上。满玉白皙的小脸上立刻出现五个清晰的手指印。打完这边,满嵝还想打第二个。
  “满嵝!”满庭赶紧制止了自己的弟弟,把两个小孩拉开,“你快回自己的房间去!”
  满嵝心不甘情不愿地瞪了满玉一眼,抹着泪珠回了自己的房间。
  满庭看着这个引起家庭风波的小男孩,虽然也没什么好感,但觉得自己还是得完成爸爸交代的任务,于是把这小孩拖进了房间,搬出一张小凳子让他坐下。小男孩也不

兄受弟攻不科学by糖君

再说不,只是任满庭摆布。
  满庭心想,爸爸只说带到房间,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满玉应该在家里哪个房间,只能问他:“你知道你住在哪个房间么?”
  小孩立刻回答道:“不知道,爸爸说让刘婶待会给我收拾一个房间,可是刘婶还没来得及。。。”
  “哦。”那就只能让他在这里先呆着了,也不知道爸妈吵到什么时候。满庭见过母亲发飙,虽然母亲平时好像大家闺秀一样,可是只要一生气,是很吓人的。
  满庭没有说话,小孩也不说话,气氛一下僵了下来,满庭只好学着平时阿姨叔叔们问
  自己的问题,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满玉,是爸爸今天给我取的,爸爸说我不能再叫以前的名字了。”
  满庭本来想问他以前的名字是什么,又觉得还是不问好,只好接着说:“那你今年几岁了?”
  “我6岁了。”
  满庭吃了一惊,打量起小孩来,满庭也是看顾过弟弟的孩子,知道自己弟弟6岁的时候的个子,眼前的满玉最多就是4岁的模样,矮瘦不说,看着还很娇小,根本看不出来已经6岁了。
  肯定是挑食,满庭在心里总结道,也不知道该问什么了,只好说:“那你就坐着等刘婶过来带你吧。”
  满庭不再管自己这个多出来的小弟,拿出书包里的作业本准备写作业,写了没多会,就觉得满玉探头探脑地看自己,心里也静不下来,只好问他:“你要看什么?”
  满玉好像做贼被吓了一跳,红着脸说:“我还没上过学,我。。。我也想看看书。”
  6岁了还没上学?满庭心里充满了疑惑,招手道:“那你过来吧。”
  满玉挪动着身子坐在了满庭隔壁,因为不够桌子高,满玉只好站起来踮着脚伸着脖子默默看着满庭写字。满庭认真地做着数学,旁边的小男孩静静地呼吸着,时不时能感觉到温热的气息乎到自己的手上,站累了满玉又坐下去,坐一会,满玉又站起来继续看他写。
  弟弟?满庭心想,爸爸既然说是,就是啦,有一个三弟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这个弟弟比满嵝那个烦人精好多啦。
  写完数学作业,刘婶还没有上来,满庭也累了,趴在桌上决定睡一下。
  满玉看到满庭趴在桌子上,也不敢叫他,只是默默把自己的小凳子移开,坐在远离满庭的地方,秉着呼吸,不敢吵醒满庭。
  来满家之前,带路的阿姨就说了,来了人家家一定要很乖,无论人家要自己做什么,都要听哈,只有这样,才有饭吃,才能上学,才能活下去。
  他还不太理解这话的含义,不过他知道,自己除了这里已经没有别的去处。母亲一年前就病死了,自己在亲戚间搬了几次,家里的人都不想收留他,那天他偷偷听到姨父和啊姨商量,说为什么不把满玉送到满家?
  阿姨一开始不同意,后来经过姨父的劝说,也就同意了,没有多久,阿姨就带他去买了一件新衣服,把他带到了满
  家。告诉他,那个一脸严肃的就是他从没见过的爸爸,那个一脸愤怒的,就是他以后的妈妈。
  他虽然小,但是早就听家里人说过,自己是野种,是妈妈未婚生子生下的孩子。
  他虽然不喜欢这样的爸爸和妈妈,可是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处可去了。
  满玉看着趴在桌上已经睡着的满庭,比自己只大了4岁,可是看着已经很可靠的样子。
  哥哥?
  哥哥。
  满玉轻轻说道:“哥哥,你会对我好么?”
  这一天,满庭在梦里,梦见自己牵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问他,哥哥,你会对我好么?
  作者有话要说:难得写一次虐,请各位捧个场,坚持日更好了。。。


    ☆、回国

  满家无善类,满家无善茬。
  这句话既是对满家的怨恨,也是对满家的赞美。
  满庭的太爷爷家是地道的山里人,家里攒出一包烟钱就让太爷爷出去闯荡了。太爷爷在火车站买了一包烟,拆成一支支,借了一个餐厅的托盘,就这么在火车站售卖。太爷爷死得虽然早,但去世时,长江沿岸都是太爷爷的产业。
  太爷爷死后因为一些不可抗拒的原因,满家本家没有剩下任何产业,家里只有太奶奶带着四个孩子,两男两女,太奶奶是太爷爷鼎盛时取回来的大富人家小姐,知书识礼,尽管孤儿寡母,生活一下就破败了,但是太奶奶坚持孩子一定要读书,多苦多穷也让孩子上学。那时候上师范大学不用钱,满庭的爷爷没有辜负自己父母的培养,背着一个破布袋就去了上学,从一个文弱的老师,到后来成为了地方的监狱狱长,再到后来,爷爷已经开始重回商路,做起了早期的地产生意。
  到满庭父亲满江天这一代,更是发扬壮大,不仅成为了一代地产大亨,而且成立了自己的信贷公司,为了得到政策上的支持,还涉足了教育和文化产业,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可以说是赶超太爷,雄霸一方。
  李一柔是满江天为了拿下第一天信贷公司成立资格的

兄受弟攻不科学by糖君

时候娶的高官之女,也是名门望族。所以尽管这些年来,满江天的势力已经大大超越了李家,但是满江天在私生活上还是比较检点的。在外面不管有什么女人,都是处理得很好,绝对不留下什么把柄,李一柔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得就像个公主,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骑士居然会在外面有别人。
  可是满玉的母亲是一个例外。
  李一柔怀孕的那一年,正好时兴了包养女大学生的风气,满江天走在时尚尖端,也没有逃开这个风气。他在一次公司组织的校园文化活动上看到了郭婷,郭婷穿着一身几十块钱的裙子,头发扎成长长的马尾,纤弱瘦小的身形和脸上坚毅又柔和的表情引起了满江天的怜惜之情。
  满江天调查了郭婷的身世,知道她是贫困大学生,家里本来就不富裕,而且因为她是女儿,又坚决出来念书,父亲早就没有供养她了。大学的学费都是郭婷打工挣下的,那天穿的裙子,已经是郭婷的衣服里最昂贵的一条。满江天没有犹豫,直接约郭婷出来吃饭,在郭婷从来没有去过的星级饭店里,郭婷答应了满江天的追求。
  论身世,郭婷就是满江天不折不扣的小蜜,实在摆不上台。但是郭
  婷为人很聪明,学习劲头也很高,就算是满江天约她,她也绝不旷课,因为郭婷的这份不同,满江天对她和对别的莺莺燕燕也不同,多少跟上点心。也就是这一上心,让本来就生产不久,疑心病重的李一柔抓住了把柄。
  李一柔趁着满江天出国的那段时间,调查了郭婷的所有信息,随后动用权力,不仅让郭婷所在的学校开除了郭婷,还把郭婷赶出C市,又让郭婷有家不能回,只能在外流浪。等满江天回来,此事已经尘埃落定,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本来也没有多在乎的满江天也没有追究这件事。
  可是让李一柔,满江天,甚至郭婷都没有想到的是,郭婷怀孕了。
  郭婷离开C市以后无处可去,只在家乡附近的一个小城市打工,因为没有大学学历,只能干一些比较辛苦的工作,发现怀孕以后,郭婷本来打算把孩子打掉,可是医院的医生好心告诉她,郭婷的子宫壁很薄,如果把这个孩子打掉,郭婷也许永远都不会有孩子了。
  怀着最后一点母爱,郭婷还是生下了满玉,本来打算好好就这么带着儿子生活,但是生产时环境的恶劣,让本来就身体不好的郭婷从此落下了病根,一人赚钱两人花,郭婷只能比以前更加辛苦,没有几年,郭婷就因为重病没钱医治死去了。
  在满家所有人眼里,满玉这个遗腹子不但不值得待见,而且,似乎也没有遗传到满家聪慧的基因,要不是因为满江天第一天就带了孩子去验DNA,满家上下甚至认为,这个满玉根本就是郭婷在外面自己怀上的野种。
  满家大少爷满庭,可以说是满江天和李一柔优良基因的结合品,在国内的学校连跳了4级,大学直接去了英国留学,后来又在英国研修硕士,可以说是满家的栋梁。二少爷满嵝虽然不及大哥,但是在C市最好的学校里,一直是学校前一二名,高考之后虽然选择留在C市,但也是在C市最好的大学,可以说是这一辈公子少爷里的佼佼者。只有三少爷满玉,虽然多年来和满嵝同校,但是在学校一直只能算是中等偏上的成绩,最好也就在班上第九第十,对满家来说,实在是摆不上台面,加上满玉尴尬的身份,多年来,李一柔从来没有放下成见,每每对他冷嘲热讽,满嵝更是有样学样,不仅在家里会无故殴打满玉,只要是和满玉同校的期间,满玉就经常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回家。所以,尽管满玉待人亲切,谦卑可爱,平时没事经常帮满家的下人做做家务,不像满嵝那样眼高于顶,但是满家的人们都觉得满玉只是满家的一个寄
  养者,永远都扶不了正。
  这些满庭都不知道,出国以后为了专心学习,满庭很少回家,对满玉的情况也不可能放在心上。直到满庭硕士毕业,满庭才被李一柔千呼万唤要求回国的指令召回了C市。
  今年21岁的满庭已经长到了187,在国外fish and potato的伙食喂养下,满庭比普通青年看着壮实一点,不像文弱的书生,英国雾气连绵,满庭明显地缺少阳光的照射,皮肤有一点苍白,但是身姿挺拔,只是拉着行李箱站在出口处也显得英气逼人。在英国的7年,满庭除了念书,还结交了那边很多的权贵子弟,丝毫没有浪费父亲遗传下来的生意头脑。和满嵝阳光花花公子的形象不同,满庭身上已经多少带着满江天威严的气势,一下飞机,机场的女生们就频频向这个惹眼的男人投来热切的目光。
  李一柔也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赶紧让两个司机举起了迎接的牌子,自己也挥手叫道:“小庭!这边!这边!”
  满庭看见母亲立刻挂上了笑容,这些年李一柔因为保养得法没有变老,只是比以前稍微胖了一点,今天为了迎接儿子,穿了新一季的单肩短裙,配了一双露半个脚面的短靴,满庭把行李交给司机,抱住妈妈:“妈,你怎么打扮得跟个17的小姑娘就出门了,还好我没带同学来,不然还以为你是我在国内的女朋友。”
  李一柔被儿子一番话说的很开心,自己也频频打量儿子:“我家满庭就

兄受弟攻不科学by糖君

是帅,看这机场里的小姑娘都看着你,”又掩嘴笑了,“肯定都嫉妒我呢。”
  两人正说着话,满庭才发现李一柔身后还站着一个男孩,也有180的个子,留着齐眉的碎刘海,也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满庭愣了一会,马上认了出来:“满玉!你是满玉啊!都长那么高了,刚怎么不叫我?”
  满玉这才开口,喊了一句:“哥,欢迎你回来。”
  几年不见,满玉没有了当初那个低声下气说话的样子,但还是看着那么文弱,即使已经180,还是给满庭一种小弟弟的感觉。对这个弟弟,满庭虽然感情不多,但看到他来接机还是很高兴,过去拍拍他的双肩:“我回来了。”
  李一柔撇撇嘴,满庭看母亲好像不高兴,也不再多说,问:“满嵝呢?他在干吗?”
  “满嵝约了几个同学去海边玩了,他说这会沙滩比基尼美女多,有几天没回来了。”李一柔抱怨道,“你们这
  两兄弟都是,不爱在妈妈身边待着。”
  满庭赶紧和李一柔打起哈哈,司机领着两人上了一台宾利,满玉却和另外一个司机上了另外一台奥迪。
  满庭刚还想怎么来着两个司机,现在是明白了,随口问道:“妈,怎么还让满玉坐别的车,一起坐不好么?”
  李一柔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我可受不了和那个野种坐一辆车。”
  满庭心里也明白自己母亲的感受,这些年在国外,满庭认识的那些权贵家族里面,有这种情况的不算少。抛开正统野种不说,还有好多人因为担心被野种分掉家产,对付外来的孩子可以说是用尽了办法,像自己妈妈这样,虽然是不拿正眼看满玉,但好歹也没有太过苛刻,至少还让满玉跟来接自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回了家,李一柔又跟满庭闲话了半个小时,直到赶着出门打麻将去了满庭才有时间收拾自己的行李,满家经过几年,原来的佣人大部分都换了,只有用惯了的管家张伯和阿姨刘婶还在,这两人和满庭关系都很好,也和满庭闲聊了几句,刘婶原本还打算帮满庭收拾,不过被满庭婉拒了。
  满庭的房间照满庭的吩咐还保持着出国前的原样,只是刚换上了新的床上用品,原来的学习桌换成了新的红木电脑桌,满庭把自己不多的行李都放好了,门外才响起敲门声。满玉在门外问:“哥,我能进来么?”
  “快进来吧。”满庭打开门,回了家的满玉换了一身休闲服,宽大的衣领露出满玉纤细的锁骨,满庭看在眼里,心想这弟弟怎么长高了还是那么瘦。
  满玉把手里的礼物递给满庭:“哥,这是我自己做的,送给你的回国礼物。”
  满庭打开看,是一个陶土制的小花盆,上面雕了玉兰的图案,花盆底下刻着“给哥哥”三个字,做工算是精细。满庭很高兴:“没想到你还会做这种东西,你怎么直达我喜欢玉兰?”
  满玉居然红了脸:“喜欢就好。”
  比起不来接机的满嵝,满庭觉得果然还是这个弟弟比较亲切,尽管母亲对他有所忌惮,但是满庭却认为像这样的孩子,绝对不是什么坏人。
  满庭也把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给满玉,是一条玉刻的小鱼,用黑绳简单系着,满庭不好意思地说:“唐人街买的,不贵,我看挺适合你的就想送给你。”
  满玉珍惜地捧在手里,紧张地问:“真好看,哥,你。
  。。你能帮我现在带上吗?”
  满庭看着满玉忽闪的大眼睛,今年也小17的满玉长相已经和以前有很大不同,只是这一双眼睛还跟小时候一样,给人感觉清澈见底,出国这些年,满庭也交往了不少女人,可是满玉这样的一双眼睛,满庭还真觉得在别人身上没有遇见过。
  满庭帮满玉带上项链,满玉高兴得直笑,满庭又发现,自己这个弟弟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
  满庭问他:“满玉,你今年是不是要高考了?”
  满玉点点头:“已经高考完了,过两天出了成绩,就能决定要去哪里上学了。”
  “你自己有心仪的学校吗?”
  满玉不好意思地笑了:“大家都知道我脑子笨,成绩不好,我自己也觉得能考上哪就是哪,”说完又低下头,“不过,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满嵝哥读的那间大学念书。”
  满嵝念的是C市最好的学校,分数不低,在全国范围内竞争也很大,满庭心想这可不容易,但是嘴里安慰道:“不用担心,只要你过了线,能报上名,像专业什么的可以让爸爸交代一下校方给你调剂一下。”
  满玉感觉也很受鼓舞,频频点头,满庭觉得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小猫。其实满玉180的身材就算是猫也是大猫了,只是满庭自己长得更高,这么看着满玉,只觉得他娇小。
  满庭随即说道:“你要是能和满嵝一间学校也好,他那个个性肯定是学校的霸王,有他看着你你也不会受欺负。”
  满庭本来是随口的一句话,没想到满玉刷一下脸就白了,僵在那里,只吞吞吐吐地说:“是。。。是。。。也对。。。。”
  满庭感到不对劲:“你怎么了?”
  “没什么。”满玉摆摆手,“只是。。。”说

兄受弟攻不科学by糖君

完又不说了,只是摇头。
  满庭急了:“只是什么?”
  “没有,只是。。。只是满嵝哥哥不是很喜欢我。”
  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一回来就听到你这个野种跟我哥告状!这不要脸!”
  满玉听声音就知道是满嵝回来了,吓得更不敢动,满庭看向门口,自己弟弟正倚在门上,穿了一件夏威夷款的衬衫,沙滩裤,头发梳成了英式飞机头,手上拿了一副墨镜,正恶狠狠地看着满玉。
  “满嵝”满庭赶紧迎过去,“你不是去海边么
  ,怎么回来了。”
  “美女的魅力也比不上我哥啊,”满嵝张开怀抱拥抱了一下满庭,“我当然要回来看一眼我哥再说。”又瞪了一眼满玉,“就是没想到一回家就听见有人挑拨是非,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
  满庭看满玉紧张得都不敢正视满嵝,心下反而肯定了满玉刚刚说过的话,恐怕自家弟弟不是不喜欢满玉,恐怕是经常欺负他。
  满玉低声说:“满庭哥,满嵝哥,你们聊,我先走了。”说完就要出门。
  满嵝盯着满玉,忽然伸出脚来,结结实实地踹在满玉的腿上,直把满玉踹出去好几步,满玉也不敢回头,赶紧走了。
  看满嵝哈哈大笑的样子,满庭更觉得满玉在满家的日子恐怕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好,不禁对满嵝也有点不满:“小嵝,你经常这么打满玉吗?”
  “这就不叫打。”满嵝不在乎地说,“你是没见过这小子在学校那样子,下贱!”
  满庭也不好再说什么,心下却觉得不安,自己的弟弟变成这么无情的人,完全不像小时候只顾着吵着要吃棒棒糖的满嵝了,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满玉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门,脸上刚刚还有的苍白恢复了过来,双眼没有了那种闪亮的神采,而是摘下来脖子上的玉鱼,直勾勾地盯着,半响,自己又带上。
  满庭,满嵝,满玉。
  满玉浅笑一声。
  他才不是满玉,这一辈子,他只有一个名字。
  郭玉。


    ☆、拥抱

  满庭回家有一个礼拜,在外出差的满江天才回家,和满庭也没寒暄几句,就是问问在外国怎么样,交了什么有来头的朋友,学到了什么东西,只是在晚饭席上说,休息好了就到公司来看看,如果觉得适合就准备到满氏集团上班。
  满庭作为大少爷,又是海归,比起不着调,又贪玩,连满江天回家也在外面开派对的满嵝,满庭早点接手满江天的产业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现在满江天还是不过五十出头,身强体健,只是想让儿子稍微锻炼一下,也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李一柔听了这话很高兴,有意无意地说着什么亲生儿子就是应该继承父业之类的话,一边说一边斜眼看饭桌下席的满玉。
  满玉也只是听着,好像没怎么放在心里,一个劲替满庭高兴,说哥哥那么厉害,以后一定能帮爸爸更好地发展满家。
  原本满江天日理万机,也没想起来满玉高考完的事情,这下照顾起了大儿子,也想起了自己这个地位不高的小儿子。郭婷的事情暂且不说,满玉到底是亲生的,满江天对满玉还是比较亲切的,也就问满玉:“满玉,高考成绩下来了吗?”
  满庭这也记起来,算日子满玉的分数已经下来,是决定志愿的时候了。
  满玉回答:“下来了,考得比预想的好,老师说我可以去上小嵝哥哥那所大学,我已经填报了。”
  满庭正要替满玉高兴,李一柔已经放下了筷子,用怀疑的口气问:“就你的成绩,怎么能考上那所大学?”
  满玉只能说:“可能是我运气好吧,这次高考确实是我第一次考出这样的成绩,我也没想到。”
  李一柔不着痕迹地羞辱他:“真不知道是不是在考场上干了什么。”
  满江天听了有点不高兴,本来是值得开心的事情被李一柔这么一说,倒好像是满玉作弊了还是怎么,就接茬道:“满家的孩子都聪明,考上好学校是应该的。”
  本来李一柔还不生气,一听这话是在肯定满玉是满家人的地位,不禁气从心来,对满玉骂道:“外面的好学校多的是,为什么一定要留在C市上学,你马上就18了,还想让满家养你一辈子吗?!”
  “我只是想在离家里近一点的地方上学,”满玉争辩道,“这样离爸爸,大妈,哥哥们都近一点。”
  李一柔更觉得这满玉留在C市是有目的的,指着满玉:“大妈大妈的叫我!我才不是你什么大妈,我告诉你,
  我家满庭满嵝也不是你哥哥,你最好有多远走多远,永远都别回来!”
  满江天本想在家好好吃顿饭,还没吃几口又听见李一柔吵闹,只觉得心里很烦,重重地扔下筷子,瞪了一眼李一柔就走了。李一柔也觉得自己不好,可是不愿意认错,只能继续发泄,看满江天一上楼,就继续对着满玉骂道:“别看江天还会问你两句就把自己当成满家的人,我告诉你!”李一柔看着满玉那张脸,越看越觉得像当年的郭婷,“狐狸眼妖精脸,你这一辈子都是那个贱人郭婷生的贱种!”
  李一柔这种话多年以来满玉已经听习惯了,满庭却觉得很刺耳,将心比心,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妈妈被人骂是贱人,赶紧打圆场:“妈,吃完饭了就上去看看爸爸吧。”
  李一柔一愣,不知道满庭是什么态度,但是看着满庭关切的眼神,又不像是有意维护满玉,这才站起来,一边往楼上走去,一边还不忘骂道:“贱种生下来的永远都是贱种!垃圾一辈子都别想翻身!”
  李一柔刚上楼,满玉就站了起来,低着头收拾碗筷,满庭想帮忙又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帮不上:“满玉,别收拾了,待会让刘婶来收拾。”
  满玉低着头,满庭也看不到弟弟的表情,只听见他回答:“不碍事。”
  满玉收拾了碗筷往厨房走去,原本身高180的背影因为低着头抱着碗筷,蜷缩在了一起,满庭看着弟弟的背影,只觉得他好像在哭,又好像在强忍什么。忍不住走过去抓住满玉:“满玉,你没事吧。”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